小说巴士
    不得不说,钢铁侠托尼·斯塔克亲自守门口,就算是在美国的常青藤名校之中,依然还是免不了的引起了很多学生的热情。

    在这种情况下,西泽尔早晨这节大课的后一半,想继续上完简直就是在做梦。

    趁着中间休息的时候,西泽尔直接拎着书包,向教授道了个歉并且请了后半节课的假的之后,从教室里出来,顺手把教室的门关上,隔绝了满眼好奇的同学们和教授的视线之后,才转过身来看向托尼,“你好。”

    “你好,”托尼点了点头,“我们出去聊?”

    “可以。”西泽尔自然没有意见。

    霍华德·斯塔克和玛丽亚·斯塔克是托尼的父母,而他们毕竟是被自己给带回来的。昨天夜里,玛丽亚还躺在手术室中,一团乱的情况下,自然谁也顾不上细究,等到事后,托尼·斯塔克和他的父亲交流过,免不了会过来找西泽尔这个当事人问清楚具体的情况,区别只是早晚的问题。

    不过,托尼会顶着黑眼圈直接第二天一早就过来,多少还是有些出乎西泽尔的预料了。

    学校里面就有咖啡厅,西泽尔带着托尼去了一家这个时候相对客人比较少、也比较清静的地方。

    “这里和麻省理工的风格真不一样。”托尼看了一眼窗外哥特式和乔治王朝式古典又秀丽的建筑风格,随口说道。

    此时已经是深秋,林荫道上渐渐洒满了飘飘摇摇的落叶,随着一阵风的拂过而翩翩起舞。“你是麻省理工的毕业生?”西泽尔本来只是随口一说。

    奈何,托尼那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却把西泽尔的话语给稍稍哽住。

    “当然,你竟然不知道吗?”大名鼎鼎的托尼·斯塔克,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甚至还带着些微微的诧异。

    --毕竟这是一个极其自信的男人,这种让人想要吐槽他的性格,大概从他还仅仅只是个富二代花花公子的时候就开始了。

    “是的,我不知道。”西泽尔的语气十分冷静,他带着几分不以为然的表情看向托尼。

    “好吧,你毕竟是个才来美国不到一年的留学生。”托尼一脸的我理解你。

    “……”西泽尔不觉侧过头去微微扶额,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有想要糊他一脸的冲动。

    好吧,虽然这次直接接触之前,西泽尔从来没有想到,在纽约市如此出名的超级英雄钢铁侠本人竟然会是这种性格,他和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的画风完全不一样,彼得为什么也那么崇拜他?

    几句话之后,见到西泽尔的反应,托尼大概也突然意识到,西泽尔毕竟是来自于人们性格相对内敛中庸许多的种花家,对于这种美国式的自信过头和理所当然,很多时候,并不太符合他们的理念。

    想到这里,托尼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即将开口的关于正事的言辞,确定变得比之前极为直接的言语要内敛委婉了一些之后,才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很抱歉今天会打扰到你上课,我只是想向你询问一下,关于我父亲和母亲的事情。”

    “我明白的……”西泽尔点了点头。

    托尼迟疑了一下,似乎还在纠结下面一句话的语序,他顿了顿,然后道:“我母亲在两个小时之前从手术室里出来了,虽然还需要调养一点时间,但是很幸运,医生说她的身体应该没有大碍。”

    “恭喜。”西泽尔微笑了一下,眼神深邃而真诚。

    能看到一位母亲恢复健康,对于他的家人,总是一件格外幸福的事情。

    “谢谢。”托尼微微颔首,脸上也露出些真诚的笑容。

    说起来,昨天托尼和他一向不对盘的父亲霍华德居然没有吵起来,一是父母的出现太过离奇,即使是以托尼这个高速运转的大脑,也连续死机了好几次,更何况,玛丽亚那个时候还在手术室里,他们父子俩最关心的事情,自然是自己的妻子和母亲的安危。至于二么,不得不说,很多时候,生离死别其实都是美化一个人最好的手段。

    对于托尼来说,在他最叛逆、也年少轻狂的时候,父母骤然遇到车祸离世,失去亲人的巨大打击,让托尼瞬间成长起来,虽然本质上的性格是一点没变,但是,在克制和自律上,他却收敛了许多。这么多年过去,托尼已经渐渐习惯了父母的离世,记忆中的他们,也只剩下美好的、温柔的、一家人在一起的最温情的画面,至于和父亲之间暴躁的争吵、互相指责和挑剔的毒舌,似乎都随着记忆的自然美化而烟消云散。

    再次面对霍华德的时候,托尼根本是只想的起来他是自己的父亲,自己曾经那样想念过他和母亲。至于激烈的争吵?等他们意识到,对方重新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中,也就是早晚的事而已……

    “我想问,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托尼看向西泽尔,认真的问道。

    说真的,霍华德和玛丽亚以他们十几年前的年龄重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别说是托尼了,就连贾维斯这个智能管家这个绝对理智的计算机在给自己杀了两次毒,并且检查了一下程序运行状态之后,都差点运算到死机。

    正巧这时,咖啡厅的使者把两位咖啡送了上来。

    “谢谢。”西泽尔点了点头,木着脸喝了一小口之后,才声音沉静、用感觉像是自己小时候看电视时里面江湖神棍的语调问道:“你听说过穿越时空吗?”

    托尼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答道:“根据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来看,把世界列入三维世界的第四维,进入存在于量子泡沫的虫洞之中,理论上就会出现沿着时间向前、或者向后的时间旅行。目前在量子尺度上,有个实验是一个光子可以通过虫洞进入过去的时光,并且同过去的自己相互作用,或者另一个光子通过虫洞后同卡在ctc封闭类时曲线内的光子相互作用,使得后一颗光子的行为被观测,至于空间的话--”

    “不,等等,”西泽尔向他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我说的不是量子尺度上的穿越时空,而是现实中的、以自然人为基本单位的、群体穿越事件。”

    “……”托尼并没有说,那太荒谬了,虽然早在一天之前,他可能还是这么想的,不过,结合西泽尔刚刚的话语,还有自己以十几年前的年龄突然出现的父亲和母亲,托尼也只能接受这种简直不可能的可能。

    顿了顿之后,他忍不住的说道:“这太不可思议了!真的,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我没办法解释具体的原因,”西泽尔总不能说,大概按照那个陌生的凯林·齐的理论,作为一只混血幼崽,自己的身体状态似乎很不稳定,然后直接导致了穿越时空的发生吧!

    稍稍沉吟了一下,西泽尔选择把昨天从下午到晚上发生的事情简单而又直白的告诉给了托尼,“事情的完整经过,就是这样了。”

    还带着特明显的两个黑眼圈的托尼点了点头,他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没加糖的特浓黑咖啡,不是为了忧郁的装逼,而是单纯只为了提神用==

    略微考虑了一下之后,托尼很快便抓住了一个错误的点,开口继续问道:“你们是在美国队长的博物馆里发生了第一次穿越的?”总不能是美国政府的神盾局或者哪个神秘科研机构在那里动了什么手脚做实验吧!托尼在心里嘀咕道。

    “让我想想,第一次穿越如果不是意外的话,那么,我们先略过它不谈,至于第二次的穿越,因为你们全都不属于那里,所以导致了那个时空对你们的排斥。也就是说,你们的穿越回来,是正常现象。至于我的父母——或者说是参考平行世界理论,那个时空的父母,在遭遇了车祸的时候,又遇到了你们这三个时空的‘搅局人’,额,请理解,我的这个称呼并没有恶意——你们改变了原本的世界线,导致了我的父母也被那个时空排斥,所以和你们一起穿越到了这里。”大脑高速思考的情况下,为了保持足够的清醒,托尼又给自己灌了一口特浓黑咖啡。

    “……”西泽尔觉得他想得有点多。

    不过,理工科出身的科学家就是这点好,多不科学的事情他们都能给你找个差不多合适的物理理论加上小概率时间的巧合来完美的解释出来。

    大概弄清楚事情的经过之后,托尼也稍稍让自己的大脑休息了一下,他放松的靠在了椅背上,突然对西泽尔说了一句话道:“刚刚外面好像有人偷拍。”

    “……”就身体素质而言,感官要比托尼敏锐太多的西泽尔比他更早注意到这个问题,不过,在谈论这么严肃的问题的时候,西泽尔觉得,一张照片而已,难不成还先冲出去夺了对方的手机或者照相机不成?对他来说,和托尼·斯塔克把事情解释清楚,顺便想想回头怎么和罗杰斯和巴基说,显然要重要很多。

    旋即,托尼看着西泽尔,结合昨天才发生的关于他和讹兽阿诞的事情,诚恳的说道:“我完全不介意和我传绯闻的是男是女……你介意吗?”

    西泽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