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西泽尔随手用自己几乎只有空白的账号点了关注,然后又点进了凯林的主页,发现除了头像用的是真人图片外,他的账号里似乎并没有其他的个人照片了,里面的内容除了工作信息外,也只有少量的风景照,并且,近期的内容里,就有一张是前几天发的英国泰晤士河畔的夜景。

    ——应该也是在他脱离那个时间轮回之后,又过去了几天才上传的图片。

    念及此处,西泽尔不由得联想到了当初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参观第一场三强争霸赛的时候,同样出现在那里的康斯坦丁,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后来是怎么从时间轮回中离开的。

    西泽尔看着凯林的主页,迟疑了好半晌,终究还是因为,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自己就是之前英国那个四不像幼崽的事,就干脆先只关注着,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联系好了……

    不知不觉间,车子已经到了罗杰斯的住处。

    彼得放慢车速,然后把车放在了路边的停车位上。

    “走吧!”彼得拔下车钥匙,在手指间打了个转。

    西泽尔和彼得并肩走过去,随手按了下门铃。

    罗杰斯好说歹说的才勉强把一直粘着巴基不肯挪窝的小猫狸子给抱到了隔壁没有人的书房里,至于小虎斑猫,则是一早就乖乖的蹲坐在那里等着了。

    “等下西泽尔和彼得过来,”罗杰斯揉了揉小猫狸子的脑袋,轻轻的关上门,正在这时,家里的门铃响了起来。

    罗杰斯过去开门,看到西泽尔手里拎着的探望病人的果篮还好,发现竟然还有一袋子给小猫狸子和小虎斑猫的东西时,却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西泽尔若是知道了那两个小家伙对他的态度一向是避如蛇蝎,会露出什么表情……

    不过回想一下,似乎从当初刚刚认识不久,西泽尔遇到小虎斑猫的时候,他就已经很清楚小动物会比较害怕他的事情了。

    “巴基在卧室里躺着,医生说让他近期不要随便活动,尽量一直平静的修养。”罗杰斯把西泽尔和彼得让进来的时候解释道。

    西泽尔和彼得同时点了点头。

    三个人一起走过去,西泽尔伸手,轻轻的推开的巴基那间卧室的门,打了个招呼道:“嗨,巴基,好点了吗?”

    “喵喵喵?”刚刚从隔壁书房的窗户上跳过来,重新围着巴基的机械臂撒欢的小猫狸子和小虎斑猫,听到西泽尔声音的一瞬,浑身的毛就炸开了。

    “……”西泽尔哭笑不得。对于这种变故,在场的所有人显然都有些始料未及。

    “喵嗷qaq!”小猫狸子猛地窜进了巴基的枕头底下,亏得它身体小,枕头边缘就能勉强把它藏起来,只有一条带着尾巴球的尾巴还露在外面瑟瑟发抖。至于现在长大之后,身形高大许多的小虎斑猫,则是一个飞窜,直接跳到了窗户外面逃走了。

    “史蒂夫都说了让你在隔壁玩一会儿……”还躺在床上不能随便移动的巴基更无奈,看着小猫狸子抖得尾巴球都要掉下来了,他伸手把巴掌大的小猫狸子拿出来,递给了罗杰斯。

    罗杰斯向西泽尔和彼得稍稍示意了一下,重新把这个小家伙送到了隔壁的书房,关好门之后才舒了口气走回来。

    四个人在房间里,除了巴基之外,西泽尔他们三个各自找位置坐下,然后,巴基主动开口道:“西泽尔,之前史蒂夫告诉我说,我这次突然晕倒受伤的事情,你知道些原因?”

    “嗯,”西泽尔直接把讲给托尼的事情经过又说了一遍,只不过,这次是把巴基当时正在追杀斯塔克夫妇的部分给去掉了,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下,当时他和彼得发现,巴基的状态不对劲,情急之下,为了控制住巴基,就顺手把他给打晕了……

    至于回到现在这个时间点之后,之前那个巴基的身形突然消失,还在家里睡觉的巴基惨遭飞来横祸,就不是西泽尔能够解释清楚的了。

    “……”看着一脸歉意的西泽尔,还躺在床上的巴基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后脑勺上还没消肿的包。

    罗杰斯却是瞬间想到了更多,之前巴基被九头蛇洗脑控制的事情,一直让他放心不下,这会儿听西泽尔说,巴基当时的状态很不对劲,罗杰斯自然是第一时间想到了九头蛇的洗脑。

    几个人又坐在那里聊了一会儿,一直等到西泽尔和彼得起身告辞的时候,罗杰斯才借着出门送他们的时机,压低声音的问道:“西泽尔,彼得,巴基那会儿的状态,究竟是什么样子?”

    彼得稍稍有些迟疑,西泽尔则是定睛看了罗杰斯一眼,然后才坦然相告道:“眼神冰冷,完全没有人类的情感,那个时候,巴基似乎也完全失去了和人交流的能力和理智。”

    “……我明白了。”罗杰斯点了点头,“谢谢。”

    西泽尔笑了一下,“巴基没事就好,我们先走了。”

    彼得也跟着挥了挥手,“队长,我们下次一起去野营吧!”

    因为工作原因,上次就推脱掉了的罗杰斯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些无奈的笑容,不过这次,他却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好。”

    临近傍晚时分,西泽尔和彼得告别,重新回到了自己在纽黑文的住处。

    他从冰箱里拿了些姥爷寄过来的新鲜饭菜,自己热好之后,端着饭菜坐在了餐桌旁,吃饭的时候,还把手机拿了出来,连上家里的无线随便刷了两下,意外的发现,凯林竟然发了一条新的信息。

    西泽尔随意的点了进去,却被画面上的内容惊得差点把手机掉进汤碗里。

    凯林发的新图片是水墨风的国画,图片的内容则是只有一只幼崽——九条毛绒绒的大尾巴、狐狸耳朵、还有白虎的条纹,竖瞳的眼睛倒是没有画出来,因为画中的这只幼崽正抱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呼呼大睡,一条尾巴弯过来盖在毛绒绒的胖爪子上,睡得十分香甜。

    图片的下面,已经有人用英文评论道:“哇哦,凯林,这是你们种花家神话传说中的动物吗?看上去好可爱~”

    西泽尔点进去这个评论的头像看了一眼,似乎是凯林在英国的朋友,或者生意伙伴。

    凯林似乎在线,他竟然很快的回复了一句:“不,这是在记录伦敦夜晚一个意外却美妙的偶遇。”

    那个英国人立刻又回复道:“好吧,哈哈,你的梦境总是这么充满了童趣色彩!”

    “……”西泽尔盯着那个明显是他自己当时幼崽状态的画像,沉默了片刻之后,担心自己的信息被曝光,西泽尔瞬间放弃了原本打算从凯林这里打探消息的想法,他果断的申请了一个资料信息全部虚构或者是直接不填的空白小号,重新关注了凯林的社交账号。

    然后,西泽尔又从网络上搜索了几篇种花家的小学生作文,尽量按照一年级小学生的说话习惯,给凯林发了一条全部由拼音构成的站内短信,“你画的人是我,你还把我的画像挂出来了。”

    随后,西泽尔直接把手机扔到了一边,专心吃饭,然后收拾碗筷,根本不去管凯林那边的反应。

    ·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巴基被砖头砸伤的后脑勺渐渐康复,托尼关于“穿越时空”的新实验室建设,也已经完成了初步的雏形。

    虽然那天托尼和西泽尔说的是,要他真正的参入到这个试验中,大概还需要等他读完博士学位,不过,话虽这么说,西泽尔还是一早就拿到了出入斯塔克工业大楼的权限,在没有课的空闲时间,也直接进入了托尼的新实验室中——毕竟,现在这个仅有三个人的实验室里,除了托尼和西泽尔之外,其实就只剩下霍华德·斯塔克自己一个人了。

    对此,托尼的理由十分充分,甚至还充满了理所当然的意味,“虽然这个实验非常的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但是,它对于大多人来说,还是一个不可想象的、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把那些从根本上就否定这个实验可行性的研究人员拉进来,根本不会给我的实验室带来任何有意义的进展。”

    “……”西泽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他本来是坐在实验室的的椅子上,翻看托尼之前捋顺出来的一些关于《相对论》和《虫洞理论》等基础理论资料的,不知不觉间,托尼和霍华德便已经激烈的争吵起来。

    被吵得实在是无法继续无视这父子俩的西泽尔冷静的从资料里抬起头来,就看到,完全无法介入那对父子之间争吵的智能管家贾维斯正在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显示出了一个投影,无比认真的和西泽尔说道:“现在的托尼简直充满了活力。”

    “……你说的真对。”西泽尔单手托腮,看到理直气壮的托尼和暴跳如雷的霍华德,简直完全无法想象,这会是当初那个紧紧的握着自己妻子的手、在生命中最危险的一刻都始终不曾放松丝毫的男人。

    “我以为你只是在家庭中对我很不负责任,为什么你在工作中也这样不可理喻?”托尼盯着霍华德,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调说道。

    ——说真的,霍华德虽然还是当初遇到意外时的年龄,但是和现在的托尼相比,就好像凭空年轻了二十岁,父子重见最初的激动和温情过去之后,托尼和他吵架都更有劲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