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西泽尔看着那行拼音,心中顿时生出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意味。原本还想换小号回一句的,不过,看着凯林的这些画,西泽尔感觉得到,对方应该对自己的幼崽状态十分在意,偏偏,这种让人猜不透的重视,却让西泽尔有种隐隐的不安。

    思来想去,迟疑半晌,西泽尔最终还是打定主意,凯林这边先放着看看,他还是先相信一下以托尼为首的斯塔克集团的现代科学与科技的力量吧……

    在帝都的两天时间里,西泽尔只来得及把自己关系最好的两个朋友,一个是自己的高中同桌,一个是前座的女同学约出来,三个人一起在龙潭湖公园玩了一天。

    到了晚上,西泽尔他们三个又一起吃了个饭,闲聊的时候,还提到了一些各自了解的其他同学的近况。

    趁着手机里的王者荣耀正在比配,同桌、西泽尔和女同学三人拿着手机组队开黑的时候,同桌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说道:“嗯,咱们班的于沐,还记得吧?他不是高三才插班进来的复读生嘛,我前几天正好碰到了班主任,老班说于沐又复读了。”

    女同学拿饮料的手指顿了一下,“他这次又没发挥好?”

    “可能吧……”同桌也不太确定,毕竟高考成绩这种东西,自己不愿意说的话,老师一般也不会随便说出去。

    “于沐是不是复读好几年了?”西泽尔仿佛记得自己刚刚上高一的时候,第一次参加校运动会,公布成绩和决赛排名时,就听到过于沐的名字。

    “好像是。”同桌也迟疑的点了下头,“哎呀,开始了,先打完这局!”

    关于同学的小插曲很快过去,反正下个暑假还有同学聚会,西泽尔和朋友们小聚之后,回到家,很快便又开始收拾准备去日本旅游的东西。

    因为帝都和日本只有一个小时的时差,感觉并不明显,所以,姥爷订的航班是白天的,中午从首都国际机场起飞,半下午的时候,差不多就到了东京的成田机场。

    飞行过程虽然不长,但是毕竟也有些疲惫,等西泽尔和姥姥、姥爷到了东京的酒店住下之后,正好先休息一晚,打算从第二天开始,再去各处游玩。

    姥爷订的是五星级酒店的高级套房,他和姥姥在一间,西泽尔则是自己在套房的另一间卧室,不想专门去餐厅的话,祖孙三人坐在一起吃饭也方便。

    繁华的都市里,星空早就随着夜晚灯光的闪耀而变得暗淡,只有晚间夜空中漂过的零星几片云朵,证明这是个清朗的好天气。

    然而,随着夜色渐深,万籁俱寂之时,原本晴朗的夜空,却渐渐的被一层阴沉的雾气所笼罩起来。

    午夜凌晨时分,本来已经熟睡的西泽尔突然从睡梦中惊醒。

    他觉得有些口渴,打算拿杯子喝些水,伸手在床头摸索着,试图按开床头光线昏黄柔和的壁灯,然而,正当西泽尔稍稍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视线不经意的往窗外一扫,却猛然间看到,拉着窗帘的窗户上,原本还是一片浓重夜色,这会儿却有一只血红瞳仁的竖形眼睛,正趴在窗帘上往屋子里望着。

    西泽尔被惊得脸色顿时一变。

    就算胆子足够大,三更半夜从睡梦中惊醒,在整个人都还有些迷迷蒙蒙的时候,刚刚睁开眼睛,突然就看到这么一个东西,也够让人被惊吓得心绪失控呼吸一滞了。

    ——尤其这里还是酒店的高层,再加上那个血红瞳仁的大小,几乎和正常人的头部一般大,怎么看,也绝对不是正常的东西。

    和那个漂浮着血色瞳孔对视了片刻,西泽尔的脑海中有一瞬间的空白,然而下一瞬,他却是猛地想到了隔壁卧室的姥姥姥爷,不过,就在西泽尔几乎是手忙脚乱的想要从床上爬起身冲到隔壁看看姥姥、姥爷那边的情况时,窗外的那个血色瞳孔却突然冷不防的消失了。

    西泽尔几乎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按了按额头的位置,刚要起身下床,却突然依稀的听到了从隔壁卧室传来的姥姥、姥爷说话的声音。

    “言言没被吵醒吧?我看看他去。”姥爷的手里还拿着一把电蚊拍,正随着他轻轻的挥舞,发出了“啪”的一声清脆电击声。

    “去什么去,本来言言没醒的,你一开门也把他吵醒了。”姥姥不同意姥爷的看法。

    听到这两句不甚清晰的声音,西泽尔却是顿时松了口气,姥姥姥爷都没事……

    西泽尔动作极轻的起身下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的一角,往外看了一眼,夜色中,不远处的高楼大厦间,依旧是一片霓虹光影,仿佛他刚刚看到的那个血色瞳孔,只是错觉一般。

    不过,西泽尔对自己的记忆很确定,他刚刚不可能看错。

    那个东西,是已经离开了么……

    怀着心底些微的不安,西泽尔喝完水之后,重新躺回了床上,不知不觉间,又安静的睡着了。

    就在十五分钟之前,隔壁的房间里,同样突然被惊醒的姥姥睁开眼睛,平时漆黑深邃的双眸在夜间睡梦中,恢复了原本淡金色的竖瞳模样。

    看着屋子里漂浮着的半透明的淡红色寄生魂,她不由得微微拧眉,伸手推了一把睡在旁边的姥爷。

    原本睡得正香的姥爷顿时也睁开了眼睛,眼神清晰、冷静而明亮,任是谁,恐怕都看不出,他刚刚还睡意朦胧的模样。

    “阿玖?”姥爷低声嘟囔道。

    “屋子里有奇怪的东西进来了。”姥姥也尽量压低声音说道。

    就算是再高级的酒店套房,隔音效果都十分堪忧,完全无法和他们在帝都那座四合院的家里比,尤其是西泽尔就睡在旁边的房间里,以他的五官感知程度,很容易就会被吵醒了,而估计没有哪家的家长,会喜欢在自家幼崽呼呼大睡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把孩子给吵醒的。

    看到那些漂浮在屋子里的寄生魂,姥爷愣了一下,他没见过这种日本本土的鬼怪,自然不认识,不过,感觉上一个个都阴森森的,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

    姥爷轻手轻脚的起身,穿着拖鞋踩在地板上的时候,几乎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

    姥姥则是抬头盯着床边位置的一只寄生魂,金色的竖瞳直勾勾的,带着摄人的冰冷。

    姥爷在酒店房间的柜子里大概翻了翻,很快便随手抄起了放在抽屉里的一个电蚊拍,打开了开关确认里面还有电之后,直接一拍子打碎了一个寄生魂。

    “阿玖你认识这些东西吗?”姥爷一边用电蚊拍打寄生魂,一边随口小声问道。

    论起见多识广来,就算是一直在给协管办帮忙,在某些方面都被当做资深教授的姥爷,其实也比不上随着漫长时间的积累而对很多事务的了解都非常渊博的姥姥,从她的记忆中,甚至能够描绘出种花家沧海桑田慢慢演变的模样。

    ——只不过姥姥以前自己的时候,都不怎么爱到处出门旅游,对于国外的事情,自然就有些了解不够。

    姥姥顿时摇了摇头,她好奇的伸手,捞了刚刚被她盯住的那个寄生魂过来,那东西似乎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还想跑,却被姥姥毫不费力的重新捞了回来,用手指轻轻的捏了一下,寄生魂淡红色的半透明身体变如同被刺破了的水母一样,瞬间化成了一滩水消失。

    “不见了。”姥姥惊奇的眨了下眼睛,淡金色的竖瞳里神色明明很无辜,却因为与生俱来的强大力量,生生的带上了极其浓重的压迫感。

    “是被你捏散了。”姥爷随口说道,“啧,连个具体的形体都没有,看着不像是妖怪,倒像是玄玄乎乎的鬼怪,太弱了,这是被风吹到屋子里的吗?哎哟,先等等,别打了,我拍个照,发给小赵,协管办那边可能知道。”

    “我明明记得我睡前都把窗户关上了,哪里来的风,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东西。”姥姥有些郁闷的轻声说道。

    说话间,姥爷手起拍落,电蚊拍扫过之处,原本的寄生魂迅速化为乌有,不过还好房屋角落里还飘着几只寄生魂。

    对于姥爷所说的拍照片发给协管办的事情,姥姥则是有些狐疑,“日本这边的鬼怪,协管办也有登记吗?”

    姥爷暂且把电蚊拍放下,拿过自己的手机,对着缩在墙角的一只寄生魂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打开微信,也没刷朋友圈,直接把照片私聊发给了小赵,并打了一行字道:“小赵,睡醒了之后帮王叔查查,这个是什么东西。”随后,姥爷又对姥姥说道:“肯定不登记姓名、年龄、家庭住址这些详细信息,不过,最基本的物种类别他们肯定还是有所了解的。”

    这时候,姥姥下意识的又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却突然发现了拉着的窗帘外面,正有几只唐纸伞妖睁着血红色的眼睛往屋子里面看——旁边的灯笼鬼在风中摇曳,刚好把唐纸伞妖纸糊的身体给照得有些透明了。

    “日本这是灯笼和纸伞都成精了?”姥爷稍稍愣了一下。

    不过,看到灯笼鬼照亮的一片灯光,姥姥却顿时拧起了眉,有些不耐烦起来,她压低声音催促姥爷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三更半夜冒鬼火,有亮光影响孩子睡觉!”

    姥爷安抚她道:“别急,马上就打干净了。”随着又一声“啪”的电蚊拍轻响,房间里的寄生魂大部分都已经被姥爷全部清理干净,只剩下缩在角落里的几个,姥爷还没顾得上它们。

    不过这个时候,有点急性子的姥姥也已经拿过了床头柜上放着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轻轻的拉开窗户,微微蹙着眉看了三更半夜夜深人静正要睡觉的时候乱放光的灯笼鬼和唐纸伞妖一眼,旋即,干脆利落的一瓶水直接泼了过去。

    灯笼鬼顿时一个激灵,里面的火苗几乎都被浇灭了,只剩下零星一点火花,还维持着比萤火虫还不如的些微亮光,旁边还在和西泽尔隔着玻璃窗和不够厚的窗帘对视的唐纸伞妖,也随着破旧的纸质伞面被矿泉水打湿,身体顿时一沉,直接也超重一般的从窗户外面的高层猛地竖着掉了下去。

    当然,和它一起被浇了水,同样身体发沉的灯笼鬼完全是紧随其后的往下掉。

    “……”手里还拿着电蚊拍的姥爷。

    “可算是消停了,三更半夜扰人清梦,这么亮的灯光还让不让睡觉了,明天还要带言言出去玩呢!”姥姥重新轻轻的关好窗户,掩去高层窗外时时呼啸而过的飒飒夜风声。

    冬日的晚风带着刺骨的凉意,因为被风吹了这么一下,并不惧怕低温但是却不喜欢“寒冷”本身的姥姥又忍不住有些皱眉,“明天我们换家酒店吧!楼层太高,风也大,住起来感觉更冷。”

    “那明天晚上,我们去住温泉边上的民宿?”姥爷想了想,和姥姥商量道。

    “温泉啊,会不会暖和一点……”姥姥眨了下眼睛,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