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翌日一早,西泽尔从睡梦中醒来,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本来还有些意识迷蒙,然而,回忆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后,西泽尔却猛地清醒过来。

    他动作飞快的起身下床,走到窗边,重新检查了一下,却没有发现任何的痕迹,不由得有些微微愣住。

    旋即,西泽尔一把拉开卧室的门,就看到姥姥和姥爷正坐在客厅里,桌面上摆着些早餐。

    随着他出门的动静,姥姥和姥爷也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姥姥笑着招了招手,“言言醒啦?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看到姥姥姥爷全都安然无恙的模样,西泽尔不由得松了口气,现在回想起来,若非记忆太过清晰,西泽尔恐怕都要以为,自己昨天是在做梦了。

    “还行吧……”西泽尔没提那个血色瞳孔的事情,只是笑了一下,走到姥姥身边坐下。

    “先吃早饭,”姥爷一边摆盘子一边说道,就算酒店里有餐车,他们也一早就点了餐,但是,姥爷依然还是自己又去厨房里鼓捣了一点吃的端了上来。

    “等会儿上午我们先陪你姥姥逛街,半下午的时候,我们去温泉附近,我订了一家民宿,今天晚上就直接住在那边了。”等到祖孙三人都坐在桌旁开始吃早饭的时候,姥爷随口说着今天的日程安排。

    “好啊,”西泽尔根本是出来和姥姥、姥爷一起玩的,对于怎么玩这点事,完全没有任何意见。

    不得不说,对于姥姥而言,带着姥爷和外孙出门逛街,虽然肯定比不上和自己的朋友单妙妙她们一起逛街的时候,可以一直聊衣服的款式、料子等等,但是,单就享受购物这个过程来说,却是丝毫不差。

    姥爷从来都是知情识趣的性子,姥姥看到什么东西,有点好奇,姥爷肯定第一时间就过去帮她拿过来了,至于西泽尔,这种时候,小辈就是用来多走几步路,去做各种等售货员开单、结账之类的零碎的琐事。

    等到临近中午的时候,祖孙三人的手上已经提了不少的袋子,下楼梯时,姥爷毫不费力的伸手接过了姥姥手里的东西,替她拎着,然后又转过头来微笑着问道:“中午咱们吃什么?”

    “不知道……”姥姥迟疑了一下,接着扭头,“言言,你说呢?”

    “我什么都吃……”西泽尔眨了下眼睛,他一向没有什么忌口的东西。

    姥姥琢磨了一会儿,又开始戳姥爷的胳膊,“你之前整理的旅游计划里,有哪家店味道很好吗?”

    姥爷想了下,“日式料理,日本火锅,寿司,关东煮?”

    “都可以啊,我们可以一家一家的吃完,你带路吧!”姥姥看到西泽尔在点头,便也笑眯眯的说道。

    最后,姥爷看看附近的地图,干脆选了最近的一家据说味道很不错、很多游客都推荐过的关东煮的店——当然,信息来源是论坛的特别版块。

    姥姥前两天闲着没事就在论坛上水了一贴,阿玖大神的威名一直都在,她说想去旅游,下面的网友们很快就热络的回帖讨论起来,甚至还总结出了“到了日本不容错过的十佳店”名单。

    然而,到了那家店门口,走进去的时候,西泽尔却突然微微一怔。

    ——这家店的位置并不偏僻,甚至可以说是坐落在了日本最繁华的银座区域内,但是,挂着关东煮牌子的店铺却十分古旧,也显得有些矮小,和它旁边高楼大厦的现代样式繁华建筑,形成了一种极其鲜明的对比。

    “味道闻起来似乎不错。”姥姥的眼睛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这家小店明明在人潮拥挤的步行街上,而且,还是声名在外的店铺,但是,里面的客人却并不多。

    西泽尔不免有些诧异,在走到这家小饭店里面之前,还特意又看了一眼店的牌子。

    走到店铺里面之后,西泽尔和姥姥姥爷一起找了个空桌子坐下,这才看到,除了堂食,这家关东煮的小店似乎还提供外带服务,柜台那边,还有几个人正在排队等着打包。

    “您好,大人,请问您要点什么?”一个身材瘦弱的服务员走了过来,站在姥姥和姥爷身边的时候,他似乎还有些瑟瑟发抖,但是,看到西泽尔之后,那个服务员的眼睛却瞬间便亮了起来,和西泽尔说话询问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几乎满含仰慕和尊崇。

    西泽尔看向姥姥和姥爷。

    “你们这里的招牌菜都上点吧!”姥爷干脆的说道,他们祖孙三人没有一个存在忌口的问题,自然是有什么好吃的都要尝一尝。

    “大人……?”那个服务员还是忍不住的往西泽尔身上看。

    “嗯,”西泽尔也点了点头,觉得这个服务员给人的感觉简直怪怪的,而且,他为什么要一直喊自己“大人”,日本人的习惯真难理解……

    西泽尔点过头之后,那个服务员根本是依依不舍的拿着菜谱离开了,西泽尔被他搅得一头雾水,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等待上菜的过程中,西泽尔百无聊赖的抬头往柜台那边排队打包的人群中看了一眼,却突然猛然间怔住。

    一个青年模样的人,身形不高、穿着宽松的白底暗蓝纹和服,腰间还系着一个面具,正伸手指了指店铺里挂着的招牌菜谱。

    这个青年容貌秀气雅致,脸上的表情神色却十分清冷,嘴唇微抿,一副似乎很不爱笑的模样。

    最重要的是,他的背后,有一双带着银芒的黑色翅膀从和服里面支出来,依稀之间,甚至还有亮晶晶的黑羽在翅膀上闪烁。

    “我还要一份三文鱼寿司,不加芥末。关东煮里面也不要加其他的酱料。”那个青年说话的声音里也透着清泠冷淡的味道。

    “啊?可是不加酱料味道会不好吃啊……”看样子应该是店主的年轻人愣了一下。

    那个神色清冷的青年微微拧眉,重复了一遍:“不要酱料。”

    “好吧好吧……”店主瞬间就屈服了。

    西泽尔的视线,很快从店主给那个青年打包的位置,滑向了青年的背后——那对黑色的翅膀时不时的摆动两下,深色的羽翼上似乎有碎金般的光芒闪过。

    然而,对于这双翅膀,周围的人,却仿佛谁也没发现一般,西泽尔默默地盯了好一会儿,才在那个青年都察觉到背后的视线,忍不住回头的时候,垂眸收回视线。

    大天狗狐疑的收回视线,拿起店主狐狸妖刚刚打包好的关东煮和寿司,转身出了店铺。

    “言言?”姥姥和姥爷看到西泽尔一直盯着那个日本妖怪的翅膀看,还在猜测,他是不是对那个翅膀感兴趣。

    然而,西泽尔回过头来,看到姥姥姥爷有些关心的看向自己,但是却始终神色如常的目光,却是心神微微一动——姥姥和姥爷,也都没有看到不对劲的地方吗……

    因为刚刚那个青年的翅膀,再加上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西泽尔多少有些心神不宁,就算是美食,都只是稍稍吸引了他一小会儿的注意力,这趟原本轻松愉快的日本旅游之行,因为这些让人心烦意乱的不确定变数,在西泽尔心里,仿佛都随之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在日本有名的狐狸开的关东煮小店美食一顿之后,西泽尔和姥姥、姥爷又在银座附近逛了小半天,然后才乘车前往今晚的目的地,一座位于温泉度假村的民宿。

    因为这里的民宿都是一整栋的房子出租,所以,地方依然十分宽敞。

    西泽尔继续住在了姥姥、姥爷隔壁的房间,因为想着昨天夜里的血色眼瞳,还有今天吃饭的时候碰到的那个打包的带翅膀的妖怪,因为一直都在忍不住的担心姥姥、姥爷,西泽尔免不了有些心神不宁。

    夜色渐深,星月清冷。

    等到西泽尔睡下之后,隔壁卧室的姥姥、姥爷还正靠躺在床上随意的播电视放录像。

    “小赵给你回信了吗?”姥姥的手里还拿着遥控器,电视的声音几乎已经被调到了最低,姥姥说话也是压着声音的。

    “嗯,他说是日本常见的寄生魂,稍微一碰就没的东西,非常的脆弱。”姥爷拿着手机,一边刷微信朋友圈,一边说道,“还有被你泼水的那两个,灯笼鬼和唐纸伞妖,都是自我意识非常弱的小鬼魂精怪,除了本能外,它们昨天飘在那里的时候,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这样啊。”对于这种弱得不行的妖怪,姥姥甚至根本没兴趣多了解,得知昨天的事情可能真的只是意外,顶多是那些东西本能的察觉到了姥姥和姥爷身上存在着巨大的力量,忍不住的想要靠近,除此之外,应该并没有其他的原因了。

    “对了,你说,言言今天为什么一直在看那个家伙的翅膀?”姥姥突然想起来中午在狐狸开的关东煮店里吃饭时候的事情。

    至于那只狐狸会管西泽尔叫“大人”,原因很简单,西泽尔哪怕仅仅只是个幼崽,他也有九条尾巴,毕竟是传承自青丘九尾的血统。而那个开关东煮饭馆的狐狸,尾巴却只有一条。

    “你是说在狐狸的店里买关东煮的那个大天狗?”大天狗毕竟也是日本出名的大妖怪,所以姥爷看了他一眼之后,就认出来了。

    仔细的想了想,姥爷又道:“可能是小孩子看着那个翅膀带光,还挺漂亮?你小时候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吗?”

    姥爷觉得东北虎似乎并没有这个习惯,不过,烛九阴和龙差不多,大概会有这种喜好?其实他也不太确定,不过,感觉上,就算是人类的小孩子似乎也都喜欢亮晶晶的东西。

    姥姥愣了一下,然后肯定的点了点头,愉快道:“喜欢……唔,言言随我!”她以前都喜欢住在岩浆附近的,火红色的岩浆也很漂亮。

    ——至于西泽尔一直纠结的,那个人竟然有翅膀这件事,在姥姥和姥爷这边,外孙的纠结,其实却是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

    对于他们来说,长翅膀才是正常的呀!还有那些长尾巴、长犄角、尖尖的耳朵长在头顶上,都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事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