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翌日午后,姥姥随便从民宿的电视柜里面拿了盒录像带放,然而,这个录像带的内容却尤为古怪。

    明明是老式的片子,但是视角却仿佛是从观众的角度来拍摄的,姥姥无所谓的瞅了一会儿,里面正播放到,一个老太婆抱着一个看不见脸的孩子,然后把这个孩子递到了镜头前,仿佛要让看着镜头的那个人接过来似的。

    姥姥当然没有被带入这个录像带的视觉之中,她更不会因为这个电影诡异的视角而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接那个孩子——那个被老太婆递过来的襁褓就那样孤零零的托着停在了那里。

    姥姥抱过的孩子,其实就只有两个:她和姥爷的宝贝女儿刚刚出生的时候,姥姥对这个自己孕育的小生命当真是爱不释手。

    然后就是后来西泽尔出生的时候,第一次成为祖辈,意识到自己家竟然又有了一只新的、柔软又乖巧的小幼崽的时候,看着小宝宝身上软软的黑色条纹皮毛和九条小巧的毛绒绒尾巴,还有被女儿用手指尖轻轻的戳了两下后,小宝贝抱着妈妈的一根手指呼呼大睡的模样,姥姥的心都要融化了。

    不过,对于别人家的孩子,姥姥自然不会有这种源于血脉的发自内心的喜爱了。

    姥姥越看越是只觉得这个录像带里的情节这样拍摄简直别扭得要死,赶客方面简直一流,这种烦人的意识流剧情,谁还要继续往下看啊!

    对录像带再没有兴趣的姥姥扭头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午睡没醒的姥爷,把电视静音,遥控放在了桌旁,走到床边轻轻的推了推姥爷,小声问道:“醒了吗?”

    “嗯……?”姥爷的声音里还带着睡意朦胧,姥姥看着他眨了下眼睛,“我想去泡温泉,要不你再睡一会儿?”

    姥爷闭着眼睛点了点头,打了个呵欠,继续含糊的说道:“嗯……阿玖你先自己去,我想再眯一会儿,等会儿我给你和言言做点小点心拿过去。”

    “嗯,不着急。”姥姥低头看着姥爷穿着样式简洁的短袖t恤,露出来的胳膊上大片白虎形状的纹身,还有他脖子上挂着的一个特别粗的金链子,眨了眨眼睛。

    ——大家都说姥爷这幅打扮土里土气的,可是,她就是觉得,黄金的颜色亮晶晶的很漂亮啊,而且比宝石更多了一种厚重感……

    姥姥又给姥爷盖了个薄被子,虽然是冬天,位于温泉旁的民宿里面也挺暖和的,尤其对于从来不怕冷的姥爷来说,就更随意了,但是,特别喜欢暖和这种感觉的姥姥还是忍不住把“睡着了要盖被子”这件事贯彻执行到底了。

    西泽尔本来正在院子里散步,不过,随着一只诡异的黑猫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非但没有被吓得急速逃走,反而用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的时候,西泽尔便已经觉察出了不对劲。

    正常的小动物,可不会有这样一双猩红色的仿佛还在泣血的眼睛。

    几乎是瞬间,那只黑猫的旁边,又突然出现了一个脸色惨白,眼睛同样泛着诡异血色的小男孩,他弯下腰伸手抱住了那只黑猫,张口说话的时候,发出的却是一声刺耳的猫叫声。

    西泽尔不由得背脊一凉。

    这幅场面简直太瘆得慌了,尤其是那个男孩明显不正常的面色,让他有种,对方其实是一具尸体的感觉。

    那个小男孩和黑猫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盯着西泽尔,却并没有再往前一步的凑上来。

    从前天夜里的那双大得离奇的血色瞳孔,昨天中午饭店里有翅膀的青年,再到今天下午,这两个和鬼一样瘆得慌的小孩子和黑猫,西泽尔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

    尤其是今天这还是大白天,竟然就出现了这种阴森森的东西,西泽尔飞快的打量了四周一眼,只觉得这个民宿仿佛都透着一股荒凉阴森的气息。

    就在这时,民宿的房子里面,却突然发生了一阵“噼里啪啦”声,还伴随着几个女人凄厉而又尖锐的尖叫声。

    听到那种刺耳的尖叫声,西泽尔头皮有些发麻——姥姥和姥爷还在屋子里,说是中午吃完饭想先睡个午觉。

    听到女声的尖叫声,刚刚那个小男孩顿时也发出了一阵猫一样的细细尖叫声,声音尖利的几乎要把人的耳膜都给喊穿孔。

    西泽尔再也顾不上这个诡异的小男孩和那只黑猫了,他的脑海中只有屋子里面姥姥和姥爷的安危,听到屋子里传来的一阵阵凄厉的尖叫声,西泽尔整个人几乎都被急疯了,他头也不回的转身跑了过去,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要炸开了。

    然而,当西泽尔冲到姥姥和姥爷的那个房间门口,推了一把没推开,发现这扇门居然被锁死了,西泽尔的心中更是一急,他的动作顿时变得极其粗暴起来,手上用力,直接把这扇门的门把手使劲拧了下来,就差没把门直接从门框里拆下来了。

    西泽尔猛地推开门后,却错愕的发现,屋子里并没有他刚刚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姥姥和姥爷受伤的危险场面,相反,现在屋子里的情形,在一片诡异和阴森中,甚至带着几分荒诞的滑稽。

    一个头发几乎垂到脚的女鬼,还有后半截头发被嵌在电视机里,她披着白色的长裙,肢体扭曲而可怖,而在它的对面,另一个差不多打扮的女鬼,浑身是血,面容枯槁,一副生前死后都不得安宁的惨状。

    两个女鬼掐成一团,不停的发出凄厉刺耳的尖叫声,原本还躺在床上打个盹睡午觉的姥爷从睡梦中被惊醒,觉得这两个东西简直吵得自己脑袋疼。

    西泽尔猛地把门推开的时候,眼睛里还带着些惺忪睡意的姥爷正微微拧着眉头,一手抄起旁边的电蚊拍,冲着还在鬼咬鬼掐架,不停的发出凄厉尖叫的伽椰子和贞子这两个白衣女鬼拍下去了。

    姥爷是真受不了这种乱吵吵的声音,尤其是他刚刚睡觉的时候,就算是没有起床气的人,被两个女鬼给这么吵醒了,搁谁谁都得炸。

    随着姥爷的电蚊拍拍下去,伽椰子和贞子的尖叫声更加尖利了,姥爷却是丝毫不为所动,眉头皱得更紧,“吵死了……”

    姥爷有些不愉的念叨了一句,又是一拍,直接把贞子还连着电视剧的黑色长发全都打散了。

    西泽尔站在门口,手里还攥着一个坏掉了的门把手,看着姥爷的动作,还有屋子里的场景,整个人都有些精神恍惚。

    姥爷当然也听到了门被暴力打开的声音,不过,自家外孙弄开的,和别人弄开的,自然不是一回事。

    姥爷看到西泽尔还有些微微走神的模样,却是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个笑意来,轻松道:“言言你稍等一下,姥爷马上就把这两只鬼清理干净了,厨房里有新鲜食材,等下姥爷去给你做点心吃!”

    “……”西泽尔嘴唇微微动了动,他想说话的,但是,看着仿佛根本不觉得现在的场面有些不对头的姥爷动作利落的用普通电蚊拍把那两只女鬼拍得彻底消音然后直至消失,他就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大概几分钟之后,姥爷挥舞着电蚊拍,把那两个白衣女鬼都清理干净之后,随手关了画面还停滞在老太婆双臂托着襁褓的电视,发现那盒录像带竟然有了碎裂之后,姥爷随手把录像带拿了出来,打算回头和民宿的主人说一声,毕竟是在自己家租住期间发生了物品损坏,到时候该赔给人家就赔好了。

    “言言想吃什么?”姥爷如此从容随意的态度,仿佛刚刚发生的只是一件完全无关紧要的小事,甚至根本不值一提一样。

    西泽尔看看依旧温柔慈和的姥爷,再看看刚刚那个被他随手放在电视柜旁边、像是用来打蚊子一样打飞两只女鬼的电蚊拍,大脑中几乎是一片空白。

    若非现在是大白天,西泽尔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

    西泽尔还记得,当初在英国伦敦,遇到凯林的那天晚上,凯林说过,自己是混血——其实就算他不说,西泽尔自己看着自己当时幼崽状态四不像的模样,也免不了会有类似的怀疑。

    而就在刚刚,姥爷用电蚊拍打飞了两个正在掐架的女鬼,算是彻底证明了,姥爷这边的血统肯定不是普通人类。

    也就是说,至少自己的姥爷和自己的妈妈,应该都和自己幼崽状态的血统有关,至于姥姥这里,还有爸爸那边,仍旧存疑……

    姥爷放下电蚊拍之后,就去洗手了,随后,见宝贝外孙还没拿定主意,他便干脆叫上了西泽尔,一起进了民宿的厨房,一边挑挑拣拣顺手的厨具,一边乐呵呵的笑道:“看看想吃什么,姥爷给你做。对了,你姥姥先去后面泡温泉了,她肯定喜欢这种偏高的水温……我先给你们弄点吃的,这个点,应该算是下午茶吧!然后咱们俩再一起过去。”

    “……”西泽尔下意识的跟在姥爷身边,整个人都有些精神恍惚了一会儿,才终于回过神来,他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姥爷,刚刚那两个——”

    “嗯?两只女鬼,怎么了?”姥爷一边在厨房动作灵巧飞快的捏点心,一边有些不解的抬起头来看向西泽尔。

    看到西泽尔一脸茫然懵逼的模样,姥爷突然恍然大悟,“哦哦,你是想问问,那两个女鬼是怎么回事吗?”

    西泽尔立即点头。

    “可能是以前在这家民宿的位置留下的地缚灵吧?日本这个地方太窄了,又有些阴森,活人都搁不下,鬼就更没地方空间了。本来就容易滋生怨灵,刚刚那两个,我觉得大概是为了抢地盘什么的,直接就打起来了吧,正好是大家睡午觉的点呢,它们简直吵死人了。”姥爷一边和西泽尔絮絮叨叨着,手上捏点心的动作竟然一点也不慢。

    “……”思维恍惚的时候,西泽尔还在忍不住的走神,姥爷解释清楚了日本这个地方为什么容易出现鬼,还提到了那两个女鬼为了抢地盘打起来了,难道姥爷就不觉得,他用电蚊拍把正掐架互撕的两只女鬼一起打飞了这件事,明明更加的匪夷所思吗?

    西泽尔忍不住道:“姥爷,你刚刚用电蚊拍——”

    姥爷闻言,却是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理所当然的跟西泽尔唠嗑道:“噢,那个电蚊拍顺手啊!其实晾衣架、擀面杖或者大勺也可以,但是晾衣架太细,厨具的面太小,还是电蚊拍面积大,拍起来顺手。”

    至于不直接用手的原因就更简单了,为了干净卫生呀!就算是用电蚊拍打完了,姥爷也是先去洗手了然后才能干别的。

    人类社会的发展,其实也是使用各种工具的发展,换做非人类也是一样的,有飞机了,自己不着急赶时间的时候,就算自己有翅膀自然也不用自己辛辛苦苦的飞;有烤箱可以调温,自然就不会再选择用自己点火根据经验来控温烤肉,这都是随着科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而逐渐演变的过程。

    “不是,姥爷……”西泽尔纠结了半天,因为这些事情千头万绪的,他都不知道从哪说起。

    “到底怎么了,言言?”发现西泽尔明显是有心事,姥爷也稍稍正色起来,暂且放下了手里做到一半的点心,关心的向外孙问道。

    西泽尔轻轻的舒了口气,将自己当时莫名其妙变成了幼崽状态的事情说给了姥爷,然后恳切的望着姥爷,忍不住的问道:“姥爷,我当时的模样——”

    “哦,你的原型是小虎崽呀,和姥爷小时候一模一样!”姥爷听了之后,根本没有半点纠结的样子,反而表现得很开心。对于他们这些血统纯粹又强大的大妖怪来说,后代的特征像自己,其实也是对自己实力的一种证明,这是刻在血脉中的一种生物本能,姥爷自然也不能免俗。

    西泽尔整个人都是目瞪口呆的表情。

    姥爷却是忍不住的回忆起了宝贝外孙刚刚出生时的模样,想起西泽尔小时候的样子,姥爷的眼睛里仿佛都萦绕着喜悦的亮光。

    “姥爷到现在也都记得你小时候的模样,特别可爱!言言你刚刚出生的时候,纯白色带黑条纹的小虎崽,那漂亮的,长得跟小猫一样,可像我了!你姥姥她也特别喜欢你,就是她的手经常会比较冰,一开始都不敢抱你,生怕把你冷着着凉,结果后来才发现,你其实最喜欢你姥姥身边的气息了,应该是隔代遗传,连你爸爸妈妈都比不上。”姥爷忍不住的念叨着。

    话夹子一打开,就关不上了,西泽尔站在姥爷的身边,听着姥爷津津有味的回忆着他小时候的事情,“……当时你就头顶上毛绒绒的一对儿耳朵是尖尖的狐狸耳朵,随你爸,本来我们以为就这一处长得像令狐呢,哪想到你自己睡迷糊了一翻身,九条狐狸尾巴都冒出来了,之前一直压成一团,毛绒绒的,都没发现。那会儿你的尾巴跟身子相比,就特别大了,结果一个翻身,尾巴太重,直接就跟不倒翁似的顺着尾巴的方向翻过去,又把尾巴压在身子下面了……家里的老相册里都有你五天、十天、满月、百日的照片,当时也都录像了,上次你姥姥还跟我说,什么时候有空了,想把家里那些旧照片重新翻新一下,都弄成数字版的呢!”

    西泽尔:=口=!

    今天这一问算是值了,自己长成四不像的原因,哪块随哪姥爷都跟他解释清楚了……

    至于照片什么的,因为那会儿自己太小,大概是都被爸爸妈妈收起来了留作纪念了,家里爸爸妈妈有给他特意做的一面照片墙,主要都是从幼儿园之后的每年照片留念了……

    西泽尔的三观经历了不断的崩塌和重建,站在姥爷身边的时候,还有些意识发飘。

    而对于姥爷来说,这却只是一段无关紧要的闲聊而已,西泽尔不问了,他也就继续把注意力放在了做点心上。

    趁着点心还没捏好的时候,他先把烤箱220°预热了十分钟,然后等时间到了,就把刚刚捏好的点心全都放进铺好了锡箔纸的托盘里开始用烤箱烤。

    过了好一会儿,西泽尔终于声音有些发飘的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姥爷,你们之前,为什么谁都没有告诉我,我其实不是正常人类……”

    上次被旺达小姑娘力量失控一番的空间扭曲卷到英国伦敦去,刚刚变成幼崽状态的时候,西泽尔简直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哎?”姥爷愣了一下,然后想也没想的下意识回答道:“因为你还小啊……”

    西泽尔家里全都是有血统有来历的大妖怪,他们本身的寿命都十分漫长。然而,同样是生物本能,越强大的妖怪在孕育诞生后代方面越不容易,八百年生不出一只幼崽的情况多得是。

    对于人类来说,十八岁已经成年了,但是,对于妖怪、尤其是那些血脉力量强大的大妖怪来说,一两百岁之内都是每天还在吃饭睡觉醒了自己玩泥巴的小幼崽,家长们除了自言自语,谁会和这么小的小幼崽喋喋不休的说那么多的事情呢?

    说白了,这些大妖怪的脑子里根本没有自己亲自教导孩子的概念,反正都是妖族传承,长大一点之后,自然什么都知道了,西泽尔之前什么都不明白,就是因为他还太小了。

    毕竟,人类社会发展才多少年的时间,对于这些大妖怪们来说,在人类社会居住的时间再久,本质上的很多想法也始终都是妖怪的观念。

    不得不说,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一定就是学校了!

    比起自己跟幼崽解释,估计跟这些大妖怪们提起教孩子的事,他们的第一反应还是送学校……吧?

    ——看,隔壁的人类都把人类小孩送到了学校里,我们也都跟着送吧,那么多幼崽聚在一起玩多好,省得自己在家里玩没意思!

    姥爷当时还跟另一只认识的关系不错的华南虎推荐过学校这种东西,理由简单直白:“人类发明的学校挺好的!我家邻居的小孩八百年都没学会写自己名字,现在都在学校里学会看书了!而且一直有人陪着玩,省得幼崽自己在家里没意思呀!”

    至于被送到人类学校的幼崽,思维观念和人类孩子一样,一起长大一起变得渐渐成熟起来,大妖怪们却是依然没有任何的概念,在他们的观念中自己只是给自家的幼崽找了个人多可以尽情玩耍的地方,至于幼崽在学校里学到的人类社会的知识,那都是些他们从一开始完全没考虑过的意外收获……

    姥爷简单的解释清楚之后,西泽尔现在的状态,已经不只是懵逼两个字可以表达的了。

    他的脑海中闪过千头万绪,却不知从何理起。

    种种思绪撞击在一起,最后,西泽尔只能是哭笑不得的总结出了最精炼的一点:他今天才后知后觉、还有些恍恍惚惚的意识到,在姥姥、姥爷的眼里,自己还只是个年幼的宝宝,纯粹字面意义上的那种。

    家长们当然会哄孩子,但是,哄一个宝宝用什么语气,说什么内容,很多时候,都太过随意了。

    面对一个宝宝、或者说是小幼崽,当然没有人会去特意和他强调自己的血统种类这些事情,毕竟,这完全是长大了之后自然而言就会知道的东西。

    闲聊间,姥爷的点心也都做好了。他把吸油纸平铺在两个小竹篮的底部,然后把刚刚烤熟的点心一个一个捡到里面来,直接把其中一个竹篮递给了西泽尔,“这个给你,那个给你姥姥,都是你们两个喜欢的口味。”一向很享受给家人做饭这件事的姥爷愉快的说道。

    “……”西泽尔接过了竹篮,还有些发怔,没忍住,先咬了一个,有些烫,但是,依然非常美味。

    随后,姥爷又给了西泽尔一大杯用牛奶和红茶煮出来的奶茶,这才提着点心篮子去了后面的温泉池。

    西泽尔自己挑了个僻静的温泉池,打算泡在有些热的水里冷静冷静。

    另一边,姥爷把奶茶递过去的时候,却是看到姥姥手里还拿着平板电脑在刷论坛。

    瞥了一眼之后,姥爷有些惊讶道:“你在问日本旅游好玩的地方吗?”

    “嗯,”姥姥点了点头,直接把平板电脑递给了姥爷,“刚刚有人发帖说,明天晚上日本有百鬼夜行,我们可以带言言过去看热闹!”

    “冬天年前?”姥爷有些诧异,按照传统,日本的百鬼夜行是在立春的前一天,而并非是现在。

    “日本当地的妖怪在搞事呗!”姥姥不以为然道。

    在她看来,带自家的孩子去看百鬼夜行的热闹,其实和去游乐场,都是一回事,无非就是去的地方、玩的项目不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