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吃完点心泡完温泉,西泽尔和姥姥、姥爷回到民宿之后,一起吃过晚饭,又在温泉度假村里散了散步,才各自回房间休息。

    大概是因为贞子和伽椰子虽然都被姥爷打散了,不过,这栋民宿里依然还残存着两个女鬼消失前的气息,以至于,到了夜深人静之,再也没有没事找事的日本鬼怪冒出来,三观彻底炸碎的西泽尔一觉酣眠,随着太阳初升,柔和的冬日暖阳顺着菱格窗子照射进来,他才缓缓的睁开眼睛。

    等西泽尔起身下床,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就听到姥姥正和妈妈打电话。

    “你和令狐什么时间的航班飞过来?”姥姥正拿着手机说道,听到西泽尔开门后的轻巧脚步声,她瞬即转身,笑着朝宝贝外孙招了招手,放轻声音说道:“你妈妈的电话,先跟她打个招呼。你姥爷还在厨房里忙活呢,言言过去看看早饭想吃什么,等下我们出去景点参观。”

    西泽尔点了点头,又冲着电话和妈妈爸爸道了声早安,得知他们是明天上午飞过来之后,才重新把手机还给了姥姥,然后去厨房里找姥爷去了。

    “明天上午的飞机?”姥姥还在问妈妈具体的时间行程,“中午来得及一起吃饭吗?来得及的话,我就先把午餐的位置给订上。”

    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之后,姥姥继续随口说道:“我听朋友说,今天晚上日本这边有白鬼夜行,估计很多已经隐居的传说中鬼族首领都会出现。正好碰见了,我带言言去看看热闹,你和令狐明天上午才飞过来,刚巧赶不上了。”

    和宝贝女儿又闲聊了几句,姥姥才挂断电话。姥姥、姥爷还有西泽尔祖孙三人吃过早饭后,白天一整天,都在日本一些著名景点参观,到了晚上日暮四合之时,才在另一家声名在外的饭店里用过晚饭,然后,再去围观百鬼夜行的路上,姥爷还随手从电影院买了饮料喝两桶爆米花带上了。

    在日本人种流传的百鬼夜行,其实就和种花家的过年差不多,是一种传统节日,或者说是习俗。每逢立春前一天,也就是“节分”之时,日本人都会“除旧布新”的大扫除,并且进行“撒豆驱鬼”的活动,当然,这里的鬼,都是每个家庭中的父亲、或者是寺庙里的僧侣,带上鬼面具,然后让孩子们把豆子抛洒到“鬼”的身上,场面不见恐怖,只觉欢快和热闹。并且,传闻中,吃掉和自己年龄相同的这种撒出去的豆子,可以祈愿平安。

    但是,姥姥和姥爷说的,带着西泽尔去参观的百鬼夜行,却并非水这种节日习俗,而是字面意义上的真百鬼夜行。

    在这种情况下,围观看热闹的时间,自然也就是阴气最盛的午夜时分。

    根据晋江论坛特别版块上那个网友给出的地址,西泽尔一行三人到了目的地之后,却发现,这里现在还十分安静。

    “我们来早了吗?”姥爷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差半小时零点,就半个小时而已,那些百鬼未免也太守时了,居然一个提前到的都没有?

    “阴界鬼门没开吧?”姥姥从爱马仕的包里把平板电脑翻出来,开机,联网,上论坛,也没再找上回那个帖子,直接新发了一个帖子道:“坐标日本,正在等待围观百鬼夜行中,还有半个小时,竟然一只鬼也没有出来。”随后,姥姥还在下一个楼层艾特了一下上次那个似乎在日本生活了一段时间的网友。

    “阿玖大神行动力依然这么强……”看到熟悉的8888888888的固定ip,帖子下面很快便活跃起来。

    不一会儿,那个和姥姥似乎是旧识的全部是9组成的ip也很快冒了出来,不解道:“我明明记得你以前并不喜欢旅游的……怎么前段时间才去了英国玩,现在又去了日本,怎么突然改性子了?”

    反正现在一只鬼都没出现,闲着没事的姥姥很快就回复道:“和我对象一起带孩子出来玩呀=v=”

    “天辣,阿玖你竟然已经有孩子了?我、我不行了……我要出帖缓缓。”有个资历比较老的大妖怪爪子一抖,直接把键盘给捏碎了,旋即,他轻手轻脚的用爪子捏着鼠标,用输入法的软键盘艰难的敲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扇着翅膀转身就从十八楼的高层窗户飞到楼顶天台上冷静去了。

    --烛九阴都能有孩子了,身为上古四凶神穷奇的自己,是不是也该努力一把,去找个顺眼的对象,说不定也能生个小幼崽出来,让饕餮、混沌他们羡慕得连东西都不想吃了……

    想到这里,穷奇收起翅膀,恢复成人类的模样,然后在兜里翻了翻,找出手机后,小心翼翼的解锁,按下号码,一个电话打给了协管办。

    正巧,今天夜里,协管办的值班领导就时小赵。

    “嗨,赵主任,你还记得我吗?”穷奇热情的招呼道:“我是穷奇呀!”

    看到这个陌生的号码,正打盹的小赵被吵醒之后,本来还有点心烦,不过,听到穷奇这个凶□□字之后,顿时一个激灵,“记得。”

    “哦哦,那就好,”穷奇认真的说道:“你们协管办现在还在忙非人类登记的事情呢吧……那个,你们登记非人类信息的时候,和民政部门联网不,现在要询问婚否信息吗?”

    三分钟之后,穷奇客客气气的谢过小赵,然后才满怀期待的挂断了电话。

    只剩下办公室值班间里一脸懵逼、精神恍惚的小赵,整个人都木在那里,听着电话里不断传来的忙音,他甚至连把电话放回去都忘记了。

    穷奇这是和饕餮一起瞎吃,然后吃坏肚子里吗?他居然告诉自己,魔都有房,收入偏上,希望自己碰到合适的非人类的话,能不能帮他介绍个对象……?

    等待百鬼夜行出现的时候,姥姥在那里拿着平板电脑刷论坛,姥爷则是站在旁边,伸手帮她拿着平板,方便她敲字。

    四处看了看夜景的西泽尔,很快也把手机拿了出来,同样找到了晋江论坛的特别版块,刷了几个帖子之后,干脆又把之前重新下载安装好的晋江直播平台打开,登陆了自己的直播间。

    西泽尔不由得微微莞尔,先用手机镜头收录了一下日本的夜景,然后才对着手机轻声说道:“我现在在外面呢,和家人来日本旅游,今天是来参观百鬼夜行的。”

    吃瓜观众陆续一个接一个的冒了出来,直播间的弹幕很快也开始刷得飞起。

    直播间里有观众感叹道,对二次元比较感兴趣的网友,往往也比较熟悉日本的事情,自然知道,这个国家的cos十分发达。

    这时候,正在陪着姥姥一起刷论坛的姥爷,也看到了之前被姥姥艾特的那个网友的回复,“现在不是正常情况下百鬼夜行的时间,应该是有人或者有停留在人世间的鬼打开了阴界之门,所以才能出现百鬼夜行,估计要等到午夜子时,阴气最盛的时候,百鬼才会一起出现。”

    “和你猜的原因一样。”姥爷小声跟姥姥笑道。

    姥姥也眨了下眼睛,“唔,那时间就快到了。”

    随着姥姥的话音落下,原本空旷的原野上,突然涌上了一阵森冷阴寒的气息。

    姥爷帮姥姥拿着平板电脑,姥姥则是伸出一只手来,轻轻的搭在了西泽尔的肩膀上,几乎是瞬间,刚刚那阵让人背脊发凉的寒气便消散了。

    西泽尔的手机尽头还正对着无形的阴界之门,随着鬼气涌出,蹲在直播间里的吃瓜观众也不由得发出阵阵惊叹,不停的刷屏道:

    西泽尔:“……”

    看到两个似乎是影视圈内行的吃瓜观众竟然就干冰和舞台特效的问题讨论起来了,西泽尔抬头看看那些真实的鬼气,只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就说,吃瓜观众的那些脑洞真心让人佩服……

    虽然那两个业内人士还在热情如火的讨论着,不过,别的吃瓜观众,更关心的自然还是主播正在直播的“百鬼夜行”内容。

    西泽尔抬头,就看到,一个衣衫、发饰上都带着红叶装饰的和服女子正缓缓的走了过来,她的脸上带着妩媚的笑,然而,见到这边竟然有三个活生生的“人”站在那里的时候,鬼女红叶的脸色猛地一变,难以置信的看向这边。

    姥姥抬头瞥了红叶一眼,评价道:“这个女鬼好像还挺漂亮的。”至少,比姥爷昨天跟她说的,那两个披着白裙子头发像海带、面容一片阴森扭曲的贞子和伽椰子,而且还掐架掐得没有半点形象的女鬼好多了。

    姥爷聪明的没附和这种话题,只是笑吟吟的继续帮姥姥拿着平板电脑,还拿了一桶爆米花问西泽尔道:“言言来点爆米花吗?”

    鬼女红叶之后,陆陆续续又有各种鬼怪从阴界之门中涌现出来,西泽尔默默的直播,那些吃瓜观众们理所当然的把这个当成了一场盛大的cos舞台秀,随着那些百鬼的出现,自然开始一个个的辨认身份造型,还有不少在日本留学的学生激动的“嗷嗷”叫着,不停的刷弹幕来抒发他们的心情。

    西泽尔低头瞥了一眼手机屏幕,不由得微微莞尔,轻声笑道:“你都要逃课了,我就更不能告诉你地址了。”

    一大片求舞台地址和表演团队的弹幕刚刚刷过去,随着镜头里,有着极其英俊的少年外表的鬼,背后背着一个大酒葫芦出现,直播间里,瞬间又是一阵弹幕被刷得飞起。

    有对日本百鬼比较熟悉的人一眼就从那个酒葫芦才出来,这个英俊少年应该是鬼族首领酒吞童子后,顿时有正在一边看直播,一边挂机刷手机游戏的吃瓜观众也兴奋起来,

    这个弱弱的弹幕刷过去之后,直播间的屏幕上有一瞬间的停滞。

    就连西泽尔,都不由得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刚刚那句话。

    他虽然对日本传说并不怎么熟悉,但是,织田信长这个名字也是听说过的,就算不了解他的情况,不够,这个名字是个男人,总还是知道的。

    短暂的停滞过后,有人被惊得根本打不出字来,只有表情包能够表现出他此时复杂震惊的心情:

    紧随其后的就是一句,可惜,还不等西泽尔表态,很快便已经有闲着没事的吃瓜路人帮忙怼了回去:

    突然之间,随着一个有着一对尖尖的狐狸耳朵、披散着银色长发、还带着银色面具的“人”出现,当他略带茫然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时候,弹幕里顿时又是一阵狂潮。

    就在这时,那只气质尤为吸引人的妖狐看到西泽尔后,却突然怔住,下一瞬,他的眼睛里焕发出无比绚烂的光彩,都没理酒吞童子的调笑声,径直朝着西泽尔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妖狐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自己,西泽尔微微愣了一下,姥姥和姥爷的视线也瞬间落在了这只妖狐的身上。

    就连之前出现的那些百鬼,看到妖狐竟然朝着那三个活生生的“人”走了过去,都不约而同的把视线放在了他的身上。

    因为姥姥和姥爷的气势太强,站在他们中间的西泽尔身上的气息被掩得朦朦胧胧的,妖狐根本分辨不出西泽尔的原型还是萌哒哒的小幼崽状态,但是,同样都是狐族,就算气息再怎么模糊,妖狐也能觉察得到,西泽尔身上,明显有着九条尾巴的强大力量。

    很快,妖狐走到了西泽尔的面前几步停下,他抬手,轻轻的摘掉了自己脸上的银色面具。

    西泽尔的手中还拿着手机,手机镜头对着妖狐的脸庞,理所当然就是一个近距离的大特写,就连妖狐额头和脸颊一侧上,鲜艳的红色花纹都分毫毕现。

    吃瓜观众们有的被惊呆了,手快的已经直接开始屏幕截图。

    酒吞童子微微挑眉,“他为什么要摘面具?”

    站在他身侧的茨木童子表面冷静,内心却在疯狂吐槽,旋即,他冷冰冰的开口说道:“自荐枕席。”

    旁边的百鬼顿时背脊一寒。

    妖狐原本微微蹙着细长好看的眉,不过,走到西泽尔面前之后,他却瞬间眉目舒展,露出了一个尤为美丽的浅浅笑容来。

    “大人,”妖狐深深的弯下身来,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心脏处以示郑重,“大人,请允许我追随侍奉您吧!”

    妖狐背后的百鬼闻言,下巴瞬间掉了一地。

    就连刚刚冷冰冰的说出了“自荐枕席”这句话的茨木童子,都不由吃惊得瞪大了眼睛,在周围百鬼敬畏的目光中,忙不迭的解释道:“不是,我刚刚就是胡说的!”为了洗刷自己的冤屈,一向高冷的茨木童子甚至不惜自污了。

    酒吞童子颇感兴趣的瞅了他一眼,身上还带着浓郁的酒气,忍不住笑道:“别解释了……”

    茨木童子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猛然间意识到这只妖狐刚刚说了什么的西泽尔,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一只妖狐“告白”了。

    看热闹的吃瓜观众只当是妖狐的coser在突发奇想的加戏,也跟着刷弹幕起哄开玩笑。

    不过,拿着手机的西泽尔还处在一脸懵逼当众,刚要断然拒绝,一直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的姥姥,已经轻飘飘的抬手,毫不费力的一巴掌抽飞了那只妖狐。

    “都是令狐的错!”姥姥微微拧眉,跟姥爷低声说道。西泽尔的狐狸血统,完全来自于他父亲那边,明显因为九条狐狸尾巴惹出来的事情,令狐要是这会儿正在姥姥面前,肯定也得跟着吃挂落。

    姥爷笑了笑,给了西泽尔一个“没事”的眼神,便专心安抚姥姥,毕竟,若是令狐真的也在这里,说不定那个妖狐盯着的就变成令狐了。西泽尔的血脉力量强,但是最强大的力量部分基本是遗传自烛九阴,相较之下,纯血青丘九尾的令狐,显然会更得妖狐重视。

    跟自己还是个宝宝的宝贝外孙告白,姥姥的反应是把那只妖狐打飞完事,要是那只妖狐想要挖亲女儿的墙角,姥姥估计就不仅仅只是把他打飞,而是肯定要亲手撕了他了。

    反正都是令狐的错……

    妖狐被姥姥毫不费力的一巴掌打飞之后,百鬼看向姥姥的视线顿时就变了。

    无比强大的力量,却又丝毫看不透的来历,对于从来信奉强者的这些百鬼来说,姥姥的地位瞬间拔高到了一个只能仰视的位置。

    姥姥刚刚出手太快,在场的百鬼看到了,但是,直播间里的吃瓜观众却基本无法捕捉到这种细节,他们只能看到妖狐如同流星一样飞出去的动作,在一片惊呼中,还有人忍不住好奇道:

    当然,也有特殊的情况。

    酒吞童子身为鬼族首领,本身的实力也非同一般,他能够感觉到,姥姥和姥爷身上,应该是大妖怪的气息。

    随着妖狐那张美得让人心动的脸尤为精准的砸在地面上,在其它百鬼想要退避三舍的时候,酒吞童子却主动朝着姥姥的方向迎了上去,眼含笑意的用敬语道:“您好,您真十分强大和美丽。”

    如果酒吞童子脸上的表情不是那么肆意的话,这句话倒是看不出调笑的意味来。然而,配上他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这句话,就平白多出了三分微妙来。

    姥姥不由得微微挑眉,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却不见丝毫温度,然而,在她再次出手之前,姥爷却轻轻的拉了下她的手,阻止了姥姥打算继续把这个家伙也送到妖狐身边去的动作,礼貌的微笑道: “小伙子眼光很好,就是眼神有点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今天迟到了,码字的时候一直在查日本百鬼的信息,还时不时在翻阴阳师的传记,时速骤降到了一小时几百字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