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酒吞脸上带着微笑,一脸“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无辜样子。

    --联系到他刚刚说了什么话,真是欠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揍他,尤其是现在,姥爷还轻轻的的拉着姥姥的手呢,态度表明的真是再明显不过了。

    姥爷虽然一贯脾气好,但是,那都是因为,他身边的人除了姥姥,女儿和女婿外,就是宝贝外孙,就算是小赵,那也是关系融洽、帮忙做事绝不含糊的同事兼经常一起出去钓鱼的忘年交。

    西泽尔开着的直播间里,那些观看的吃瓜观众们也被惊得目瞪口呆。

    西泽尔忍不住微微一笑,冲着姥姥眨了下眼睛,把镜头避开了姥爷和酒吞童子的方向,继续拍摄另一边的百鬼,然后才对着手机轻声说道:“不是呀,是我的姥姥和姥爷!”

    还有一个打字慢的才刚刚把弹幕发出来:

    “爸爸妈妈明天的飞机。”西泽尔随口说道。

    而在他说话间,姥爷已经慢条斯理的撸起袖子,干脆利落的把酒吞童子按在那里揍了一顿。

    另一边的百鬼脸上的表情,几乎是尤为生动的从看热闹不嫌事大,变成了目瞪口呆。

    敢在阴界之门打开,阴气最重的百鬼夜行之时出现在这里的“人类”,必然不会是普通人类,本来,那些百鬼还在猜测,这些人会不会是阴阳师,不过,看到姥姥刚刚把妖狐一巴掌抽飞的动作,以及姥爷揍酒吞时的游刃有余,身边却没有任何式神和符咒的模样,猜也能猜得到,他们肯定和阴阳师无关了……

    至于茨木童子,他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变成依然眼神灼灼的望着自己的好友酒吞童子了。

    茨木童子一脸“不愧是挚友啊!即使被揍成狗啃屎依然还是那么的霸气”的表情。

    而且,说实话,看到酒吞童子惹事被人当面怼回来了,他的内心,其实是有点小激动的--有了这次的教训之后,挚友以后大概就会收收心,不会再去故意惹事了吧!

    收拢羽翼从旁边走过的大天狗瞥了茨木童子一眼,再瞅瞅另一边的酒吞童子,神色冷淡面无表情的丢下了一句:“蠢货。”便不想和他们为伍的走到另一边去了。

    茨木童子:==喂!

    西泽尔看到弹幕上的内容,有些不解,随口问了一句道:“什么ssr?”

    随着弹幕里的吃瓜观众更加热情的开始卖手游安利,西泽尔眨了下眼睛,正好这会儿,他看到姥爷已经收手了,便把镜头转了回来,结果,镜头一闪的时候,恰好拍到了姥爷手臂上正好露出来的白虎纹身。

    吃瓜观众们等谁目瞪狗呆起来。

    一群还沉浸在主播的姥爷居然有白虎纹身上,刚刚被揍了一顿的酒吞童子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却稍稍正色起来,他看向姥姥和姥爷,面上再无刚刚的轻佻之色,沉静道:“你们来这里,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姥姥瞥了他一眼,不得不说,变得正经起来的酒吞童子,比刚刚被胖揍的模样看上去舒服多了,姥姥的手里还拿着自己的平板电脑,不以为然的随口说道:“来日本旅游参观呀!”

    刚刚从阴界之门涌出来的形形□□的百鬼们还有些懵逼脸:……原来不知不觉间,我们都变成了日本的景点?还有外国人跑来这里参观?

    姥爷重新把平板电脑接了过来,帮姥姥拿着,正好看到论坛里,之前那个推荐他们来参观百鬼夜行的网友正在详细的科普那些百鬼的资料。

    “咦?”姥爷有些惊奇的睁了下眼睛,“论坛里说,红叶一会儿男一会儿女的,跟黄鳝精或者是牡蛎精似的……”

    百鬼的眼神不自己的往鬼女红叶身上瞟,茨木童子反应最激烈,并且,激烈中还带着些兴奋:“你到底是男是女?酒吞,你过来!”

    鬼女红叶:“……关我什么事!?”

    姥姥没理似乎马上就要内讧起来的百鬼,而是随着姥爷的话音落下,理所当然的接了一句道:“牡蛎好吃。”

    姥爷顿时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来,“等下回去我给你和言言做生蚝当宵夜。”

    西泽尔的手机直播一直没关,他自己没怎么说话,不过,姥爷的声音倒是也传到了直播间里。

    西泽尔被这些吃瓜观众的弹幕逗得一直忍不住笑,姥姥姥爷那边则是还在一边围观百鬼夜行,一边看论坛上的百鬼资料,不由得啧啧称奇。

    随着百鬼全部出现,并且还看到百鬼内讧了一圈之后,姥姥、姥爷也就带着西泽尔一起离开,打算去吃夜宵了。

    西泽尔也在把直播平台的app关掉之前,对着那些以为这就是一场大型spy舞台秀的吃瓜观众道了声晚安,而在他的身后,手机镜头收录到的最后一个场景,就是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孩首无正一脸无辜的玩着自己掉下来的脑袋。

    首无站得比较远,这个镜头也只是侧面,并不太清楚,一开始的时候,其实很多人估计都没注意到,偶尔有一些还在努力舔那些他们以为的ser颜的观众,才恰巧眼尖的看到了这一幕,随着百鬼的身形一晃,仿佛从地面上直接飞了起来,那零星几个吃瓜观众却是在屏幕前面被惊得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

    等到这条弹幕刷出来的时候,西泽尔已经关掉了app,重新把手机装进了兜里。

    而在刚刚直播画面转为视频录像的过程中,刚刚那个被吓得语无伦次的吃瓜观众反应过来之后,开始在评论里疯狂的打字:

    然而,直播平把直播录像全部放出来,有人看到这个评论,专门去研究最后一分钟的画面之后,却后知后觉的惊恐发现,首无的身高体型比例摆在那里,按照正常人的比例,他绝对是真的把自己的头也拿了下来。

    顷刻间,好多围观看热闹的吃瓜观众都要疯了,这段截取的小视频也开始在网友中疯传,还有些胆子大的吃瓜路人,专门跑回去从头开始回看主播主播的百鬼夜行全程,发现,原本他们以为是舞台效果的灯笼鬼,帚神,居然全都是真的飘着的,登时吓得无数瓜都掉在地上捡不起来了。

    晚上,西泽尔祖孙三人回去后,姥爷果然如他说的那样,在厨房里做了新鲜的生蚝当宵夜,西泽尔吃了些之后,才和姥姥、姥爷道了声晚安,回房间洗澡睡觉。

    翌日一早,西泽尔仍然是先和姥姥、姥爷继续去了别的景点参观,快要十一点的时候,妈妈祝琥才打了电话过来,说他们刚刚下了飞机。

    “那我们直接去酒店里碰头吧?”姥姥拍板说道。

    西泽尔和姥姥、姥爷到了约好的酒店之后,从机场过来的爸爸妈妈则是已经等在那里了。

    “爸,妈,”正在喝茶的祝琥直接起身,走过来和姥姥姥爷分别拥抱了一下,最好才抱住了西泽尔,露出一朵灿烂的笑容来,“言言,想不想妈妈!”

    西泽尔的爸爸令狐也跟了过来,同姥姥姥爷问好,还殷切礼貌的帮两位长辈拉开了桌旁的椅子。

    只可惜,女婿不是那么好当的,因为昨天晚上妖狐那件事,令狐就算处处周到,依然还是免不了的被迁怒的丈母娘怼了一顿。不过姥爷一直笑呵呵的看着他,态度倒是一切如常,甚至还笑着调侃了女婿两句。

    一家五口人在日本又玩了几天,然后才一起乘坐飞机回了帝都。

    不过,因为西泽尔这次的寒假很短,所以,西泽尔才和爸爸妈妈一起回家住了没两天,便又被想念外孙的姥姥、姥爷给叫了回来,反正西泽尔的爸爸妈妈工作都忙,平时也就晚上会在家里,还不如住在姥姥,姥爷这边,至少热爱厨房、并且厨艺精湛的姥爷会给一天做至少三顿新鲜美味的热乎饭,还不算各种点心下午茶和宵夜那些。

    随着西泽尔的假期结束,在家人的依依不舍中,西泽尔再次从首都国际机场乘坐航班,飞往了美国。

    因为帝都飞纽黑文的航班,大多要从美国的芝加哥或者费城转机,耗时将近一天,所以,西泽尔这次依然还是选择了直飞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打算下飞机之后,先去斯塔克工业大厦里面的实验室转一圈,和彼得碰个面一起吃个饭,然后再自己乘车回纽黑文。

    不过,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充满了多灾多难的意外。

    随着国际航班的飞机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的跑道上落下,还没等到飞机打开舱门,飞机上的乘客正在解安全带的时候,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隆声,机场外面便突然爆发了一阵冲天的火光。

    西泽尔正站在自己的座位旁边,打算伸手够行李架的背包,结果,他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东西拿下来,因为被机场跑到外面的剧烈震动所连累,已经停在地面的飞机也随着晃了两下,机舱里的人群已经发出了一阵惊恐震惊的尖叫声。

    穿着制服的空姐几乎是跌跌撞撞的扶着椅背,在最初有些失控的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呼只,很快便力持冷静,竭力的安抚飞机上那些受惊的乘客们。

    “现在不能下飞机,地面一直在剧烈晃动,会发生意外的!”看到有游客焦急的冲到了舱门前,一个空姐焦急的说道。

    不过,那个焦急的乘客在说话时,却表现得比空姐更加冷静,“外面在不停的爆炸,根据爆炸产生的火光和动静,方位应该是在机场大厅那边,如果我们一直留在机场里面,万一爆炸范围波及到了飞机跑道这边,想想飞机邮箱里剩余的那些燃料吧,我们所有人都会被炸上天!”

    那个焦急的乘客给出的理由还是颇为让人信服,就连空姐的面上都露出了些许迟疑的神色。

    西泽尔一手扶着椅背固定身体,把自己的背包扔在肩膀上,单肩背着,拿出手机按下开机键并且解除飞行模式之后,就发现,就在之前五分钟内,彼得已经连续拨了有七八通电话进来,与此同时涌进手机的,还有好几条短信,大概是彼得见自己一直关机,实在是联系不上的情况下,便改为匆匆忙忙的发信息了,因为时间紧迫,那几条短信的内容里,还有一些手误导致的拼写错误。

    “西泽尔,纽约机场发生了爆炸,你现在在哪?你还好吗?”

    “上帝啊!托尼刚刚打电话跟我说,除了纽约警方之外,神盾局那边都派了不少特工过去,也不知道这次引发爆炸的究竟是什么人物。”

    “西泽尔,我已经在机场外面了!你在哪?我发现机场的前面,天空中有各种车辆、电脑、座椅,看在上帝的份上,什么东西都在飞!”

    “额……我的天!托尼也穿着他的机甲过来了,现在半空中全都是各种失控的金属部件,我有点担心托尼!”

    “唔,好吧==,托尼刚刚飞过来跟我说,他现在穿着的是用碳纳米管材料做成的装甲,不会被磁力控制,他好像知道导致这一切的人是谁,我现在在救人,西泽尔,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西泽尔看完彼得的这几条短信的时间里,刚刚那个焦急的成功已经成功的说服了飞机上的机组人员,随着飞机的舱门打开,因为飞机场正在遭遇爆炸,地面工作人员可谓是一团乱,自然也就来不及把客梯车之类的工具开过来。

    这架国际航班上的乘客们,在没有客梯车和登机桥的情况下,几乎是以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从飞机的舱门处掉下去的,西泽尔即使很轻巧的跳下来了,依然还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美国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在这里,有多少难以想象的意外事件西泽尔都遇上了。

    随后,西泽尔直接用手机,回拨了一个电话给彼得。

    几乎是瞬间,电话便被接通,“西泽尔!”彼得惊喜中还带着些担忧的声音立传了过来。

    “哦,不,天哪!”一个在机场外面的旅客因为腿部受伤,而正被穿着紧身衣带着头套包裹得半点不露的蜘蛛侠拦腰抱起送到安全的地方,结果,就在那个受伤的旅客被蜘蛛侠抱起来,并且,随着弹射蛛丝的牵引飞快的从半空中飞掠而过的时候,那个旅客突然听到了一阵手机铃声,旋即,他就震惊的发现,蜘蛛侠竟然在半空中摸出了手机开始接电话……!?

    “我很好,刚刚从飞机上下来,机场跑道这边有些震动,但是还没有发生爆炸,你没事吧?”因为知道彼得那边还在救人,西泽尔并没有喊他的名字,只是简单直白的先说明了自己的情况,让彼得安下心来,然后才转而询问正在救人的彼得的这边的情况。

    蜘蛛侠轻巧的落在地面上,把那个吓得脸色都白了,落地之后还像个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受伤乘客放下之后,彼得转身继续对着电话那边的西泽尔说道:“我也没事,现在正在机场大厅这边,托尼刚刚似乎已经找到了发生爆炸的事件中心位置,他说他能处理那边的事情,让我不要过去。我在机场大厅这边等你?”

    “好,我马上就到。”西泽尔立即道。

    虽然蜘蛛侠那一身红尤为显眼,不过,现在的人群中还是一团乱,为了方便招人,西泽尔干脆就没挂电话,直接拿着手机一路从机场跑道那边跑了过来。

    到达机场大厅之后,看着慌乱的人群,西泽尔站定脚步,四下张望了两下,很快便发现了一道红色的身影,“嗨,蜘蛛侠!”

    “西泽尔!”彼得和他拥抱了一下,然后把手机收了起来。

    不得不说,虽然这次机场的爆炸范围似乎波及很大,而且,刚刚半空中还一直有各种东西在飞,看上去尤为骇人,但是,和之前几次的肯尼迪机场意外爆炸事件相比,这次受伤的人员反而是数量最少的,似乎产生冲突的双方在争斗时,虽然场面壮观,但是在破坏力方面,却均有所克制。

    就在彼得焦急的等待西泽尔和钢铁侠的时候,他几乎已经把刚刚还滞留在外面的受伤旅客都送到了机场大厅里面,交给了机场的工作人员照顾和安置。

    “西泽尔?”彼得看向西泽尔,有些不确定的询问道。

    “去找托尼?”西泽尔想了一下,提议道。

    彼得瞬间无视掉了托尼之前说的让他这个“年轻的男孩”在这边好好救人,不要去事发现场的嘱咐,当机立断的点头道:“好!”

    因为彼得大概知道钢铁侠所在的方向,所以,西泽尔他们两个人的步伐十分迅疾,离开了机场大厅,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西泽尔终于开口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肯尼迪机场,为什么又爆炸了……”

    彼得也不由得微微蹙眉,他轻声同西泽尔说道:“好像和变种人有关,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与此同时,造成这一切爆炸和混乱的根源,心情暴躁得也快要爆炸的万磁王,正和泽维尔教授的开办的“x学院”那边的人员对峙着。

    “把泽维尔教授交出来!”金刚狼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恶狠狠的冲着万磁王吼道。

    万磁王脸上的表情十分不耐烦,他冷冷的开口道:“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你们了,查尔斯不是被我抓走的,我也正在找他,你们到底闹够了没有?”

    虽然万磁王没明说,不过,他一脸“你们这些蠢货闹够了没有”的厌烦表情,简直能把脾气比较直的金刚狼一秒钟点炸。

    “信你的鬼话!”金刚狼低声诅咒道。

    小淘气就站在旁边,她有些担忧的看着金刚狼嘴角的血迹,再看看那边一脸阴沉却并不像是在说谎的万磁王。

    泽维尔教授突然被绑架失踪,不只是“x学院”那边瞬间陷入了恐慌和愤怒,就连一直和他们作对的万磁王其实也快急疯了。

    因为之前的一些意外变故,为了孩子们的安全,万磁王故意任由快银和旺达这对儿双胞胎从自己身边离家出走,现在问题解决了,他也亲自来到美国,打算找到孩子把他们接回家去。

    哪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传来了查尔斯被绑架失踪的消息,发现查尔斯失踪这件事似乎和九头蛇有关,万磁王本来已经在想办法救查尔斯了,然而,与此同时的,却是“x学院”那群直接找上他让他放了查尔斯的蠢货们跟着跑到了纽约来搅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