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就和西泽尔、死侍两人所在的大学隔着一条街的路边,快银和旺达这对儿双胞胎兄妹慢慢悠悠的的走着,他们两个人刚刚从一家快餐店里出来,旺达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粉色的棉花糖。

    “纽约时间下午15点27分,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突然发生意外事故,直接导致机场前的广场彻底毁损,受伤人数达……”

    街头的一个巨大电子屏上,正在播放新闻,而新闻的画面,则正好是拍摄的一段肯尼迪国际机场大厅前面,蜘蛛侠救人的录像,而在大多数人的视线都被尤为显眼的红色蜘蛛侠吸引的时候,旺达抬起头来,却敏锐的注意到,那道匆匆从机场前面走过去的瘦挑身影尤为熟悉。

    旺达的眼睛顿时一亮,“那个人是西泽尔,他昨天回美国了!”

    旺达轻轻的拉了拉快银的胳膊,快银虽然心里隐隐有些不甘愿,不过,还是点点头,答应了对西泽尔好感度非常高的孪生妹妹的要求--回头陪她一起去找西泽尔道谢。

    之前,西泽尔和康斯坦丁同时被卷入旺达力量失控引发的空间扭曲的时候,旺达本人还在住院。

    等到一番辗转,旺达、快银,还有留在的医院病房这个第一事故现场的彼得,总算是接到了终于恢复人形的西泽尔报平安的电话。

    至于西泽尔终于从英国伦敦飞回来,则已经是一周之后的事情了。

    然而,同一段时间里,当西泽尔这边传来安然无恙的消息时,康斯坦丁那边却始终都是失联状态。

    因为康斯坦丁的缘故,一直密切关注着旺达这边消息的布鲁斯·韦恩,在始终联系不上康斯坦丁的情况下,甚至私下里亲自从哥谭市来到纽黑文,和旺达小姑娘聊了一会儿。

    当然,作为前来拜访的礼物,得知旺达和快银目前都是“孤儿”,并且,得知旺达和快银都不想再被任何一个家庭收养,甚至宁可回去孤儿院之后,布鲁斯干脆把韦恩集团平时做慈善捐助和照顾孤儿的名额又增加了两个,也算是让这两个孩子在纽黑文的生活再无后顾之忧。

    就在旺达已经在计划着,向彼得询问一下,西泽尔平时什么时间没课,然后自己才好趁他没事的时候去找他,公园路口的那个巨大电子屏上的画面,却突然出现在了尽数漂浮在半空中的画面。

    “那是万磁王?”快银失声叫了出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旺达小姑娘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担忧的神色,她嗫嚅的动了动嘴唇,拉着快银的手臂,“他会是来找我们的吗……”

    快银轻轻的拍了拍妹妹的头,低声安抚她道:“别怕,哥哥一直都在。”明明他自己也还是个孩子,但是,在旺达面前的时候,身为哥哥的快银,却仿佛成熟了许多。

    旺达微微点了点头,面上还带着些微的不安。

    为了不让她一直心事重重的,快银索性用旺达最在意的事情来转移话题,道:“走吧,我们现在就去给彼得打电话,问他西泽尔什么时候有时间!”

    又用自己的好友彼得耿直的刺了死侍一回之后,想着自己下午没有课,西泽尔索性真的先给彼得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他的时间,确定彼得下午只有一节课后,完全是临时起意的西泽尔还背着上午上课用的教科书,甩开死侍之后,直接就乘车去了纽约。

    半路上,他还给艾利克斯和克莱尔打了个电话,得知他们下午也都有空闲之后,几个人干脆打算下午的时候一起去巴基那里碰个面。

    总算是彻底摆脱了各种死亡意外,让自己的生活真正的重新归于平静的艾利克斯和克莱尔都十分想念和感谢西泽尔,并且,他们上次约好的秋季野营,也因为种种变故,一直被推迟取消,现在圣诞假期都结束了,天气正是一年之中最为寒冷的冬季,想要一起出去野营野炊,可能就要等到今年春天了。

    西泽尔还是第一次来帝国州立大学,进了教学楼之后,西泽尔随便找了间空教室,看着室门口挂着的课程安排表,弄清楚彼得的下课时间之后,便在这间空教室里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打算等彼得下课之后再给他电话。

    没有课的空教室里,除了西泽尔之外,还有几个背着书包或者是笔记本电脑的学生。在西泽尔坐下之后,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一个金发女孩走到了他的面前。

    “嗨,你好,我能打扰一下吗?”那个金发女孩的外套上,还别着帝国州立大学的徽章。

    西泽尔稍稍一怔,旋即抬起头,礼貌的微笑了一下,然后开口询问道:“你好,你是?”

    “我是格温·斯泰西,生物化学科学学院的的大二学生。”名叫格温·斯泰西的金发女孩轻声自我介绍道。

    因为是在教室里,两个人说话时都自觉地把声音压得很低,不过,格温·斯泰西脸上的笑容十分阳光明媚,看着就让人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开朗自信的女孩。

    “请问,你愿意加入我们的话剧表演吗?”格温·斯泰西向西泽尔询问道,眼神里仿佛都带着鼓励和希望的笑容,“我们正在为马丁·路德·金诞辰纪念日排演一部关于美国历史的话剧,嗯……我们现在还需要两位东方面孔的演员。”

    西泽尔有些哑然,旋即却轻轻的摇了摇头,平静的回绝道:“很抱歉,事实上,我只是来这里等人的,我也并非是帝国州立大学的学生。”

    格温·斯泰西愣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西泽尔手里的一本书上,还印着耶鲁大学图书馆的章。

    意识到对方并非自己的同学后,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有些遗憾,也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个开朗又自信的女孩还是微笑了一下,压低声音却也大大方方的说道:“啊,抱歉,打扰了,我刚刚没有看到……真遗憾你不是帝国州立大学的学生。”

    西泽尔也笑了一下,开了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我也同样感到遗憾。”

    就在这时,正拿着手机走过来的正单肩背着书包,他站在门口,看到正站在西泽尔面前的格温·斯泰西,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些许惊讶和意外的神色。

    “彼得?”感官尤为敏锐的西泽尔下意识的抬起头,正好和彼得的视线对上。

    彼得露出了一个笑容,冲着自己的朋友招了招手,又对在大学里认识的这个性格开朗的学姐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嗨,斯泰西。”

    格温·斯泰西看看彼得,再看看西泽尔,不由得有些惊讶道:“呃……你们认识?”

    等到西泽尔把书收好,拎着书包走出教室,格温·斯泰西也跟着走了过来,带上门之后,三个人站在楼道里,彼得才开口,笑着说道:“这是我的高中同学,也是我的好朋友。”

    “怎么这么快?”西泽尔和彼得说道,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距离彼得的下课时间还有二十来分钟。

    “我们课程中间没有休息,教授直接讲完,然后就提前下课了。”彼得简单的同西泽尔解释道,说着,他还向格温·斯泰西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过去巴基那里吧?正好我今天是开车过来的。”彼得说道,又和格温·斯泰西道了个别,然后才和西泽尔一起离开。

    看着两个都拒绝了自己的话剧表演邀请的男孩,格温·斯泰西有些遗憾的耸了耸肩,没想到他们两个人竟然也是朋友,世界真奇妙。

    就在彼得和西泽尔驱车前往巴基家中的时候,万磁王也已经成功的摆脱了金刚狼和小淘气,以及神盾局那些盯梢的特工们。

    纽约市一个偏僻而隐蔽的庄园里,表面看似十分普通,然而,在这个庄园的里面,却充满了各种让人惊叹的布置。

    “欢迎来到九头蛇。”沃尔夫冈·冯·斯特拉克男爵一身华贵而考究的贵族服饰,缓缓的出现在了万磁王的面前。他的声音优雅中还带着慢条斯理的腔调,脸上的笑容克制而又疏离。

    万磁王脸上的表情并不太好,冰冷中带着变种人所有的傲慢,“泽维尔在哪里?”他显然并不耐烦斯特拉克男爵这种贵族式的腔调,相当直率的开口道。

    因为再次见到了蜘蛛侠,却始终无法把他抓到而一脸阴郁的阿尼姆·佐拉博士站在监控室中,他的眼神剜肉一般的落在万磁王的身上时,无比贪婪而又如同手术刀的刀锋般锐利。

    万磁王似乎有所察觉,他微微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脸上的不耐似乎越发明显起来了。

    然而,另有目的的斯特拉克男爵却仿佛没有看到万磁王的不耐烦一般,他反而露出了一个有些神秘的笑容,悠然道,“泽维尔教授当然也在这里,不过,在我们去看到他之前,万磁王先生,我这里还有另外一个有趣的主意,也许你会喜欢。”

    “哦?”万磁王抬了抬眼皮,应付性的给出了一个音节的答复,一副尤为不耐烦的模样。

    “万磁王先生,你对神盾局,有兴趣吗?”斯特拉克男爵慢条斯理的声音里,仿佛带着些微的蛊惑意味。

    万磁王愣了一下,他对于经常和他作对的神盾局,当然没有好感,但是,在万磁王至少明面上鲜少涉足美国的情况下,神盾局对万磁王的动作也较为克制,至少目前,他们虽然隐隐敌对,但是,却始终没有爆发直接的、大规模的冲突。

    “神盾局现在保管着一个具有极为特殊的神奇力量的能量立方体,叫做宇宙魔方。”看到万磁王的眼睛里,终于露出了些微思考忖度的痕迹,斯特拉克男爵不露声色的微微一笑,然后继续说道:“事实上,我们之前已经拿到了神盾局内部的警戒防卫部署的资料。”

    万磁王神色微微一动,他抬起头,眼神沉静的盯着斯特拉克男爵。

    斯特拉克男爵却只是露出了一个优雅的笑容来。毕竟,交叉骨可以说是九头蛇十分核心的成员了,并且,他打入了神盾局之后,在神盾局内部,同样也是十分核心的高级特工。为了不暴露交叉骨的卧底身份,斯特拉克男爵宁可选择把交叉骨的事情隐藏在宇宙魔方这个更大的秘密之下。

    “但是,现在,这份资料出了问题?”万磁王微微挑眉,虽然斯特拉克男爵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但是,他若是真的那么有把握,就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再邀请万磁王和九头蛇一起合作了。

    “不,”出乎意料的,斯特拉克男爵却是直接否认了万磁王的说法,顿了顿之后,他冲着万磁王礼貌的做了一个“请坐”的邀请手势,然后才坐在沙发上,继续缓缓的说道:“很遗憾的是,我们那位拿到资料的卧底人员,因为一个意外,失去了一部分记忆,现在,甚至连同他自己都算上,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把那份资料藏在了什么地方。”

    万磁王瞬间了悟,“这就是你们抓走了泽维尔的原因?”为了取信于九头蛇,平时一口一个查尔斯的万磁王直接改口,连“教授”这个带着些许尊敬的词语都被他给省略了。

    “事实上,我们更想用一种十分礼貌的方式,来邀请泽维尔教授来这里做客。”斯特拉克男爵微笑着说道,不过,看到万磁王脸上一闪而过的阴沉表情后,以为对方是因为自己对泽维尔教授的礼遇而心生不悦,斯特拉克男爵瞬间把后半截话语咽了下去,只是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虽然事实上是,万磁王已经在谋划着,找到查尔斯并且把他从九头蛇的地方带出去之后,接下来,他要怎么回敬九头蛇这一局了。

    “泽维尔教授就在下面,万磁王先生,请随我来。”斯特拉克男爵重新起身,一派优雅的邀请道。

    万磁王紧随其后。

    在这个僻静庄园隐蔽地下二层的一个房间里,泽维尔教授正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脸色带着些微微的苍白,他的呼吸很轻,均匀中带着些微微的急促——显然,他的昏迷是药物所致,并且,这种让他长时间昏迷的药物,对他的心脏也带来了一定的负荷。

    万磁王的脸色几乎是瞬间阴沉了下来,不过,幸运的是,在几乎所有人的眼中,都只知道,万磁王和泽维尔教授是分道扬镳的死敌,时间久了,以至于,除了他们自己,还有旺达、快银这两个在万磁王身边长大的孩子以外,几乎没有人会想起,万磁王和查尔斯还是彼此最重要的朋友……

    “听说泽维尔教授的特殊能力是心灵感应,如果他能够唤醒我们那个不幸失忆的成员的记忆,那么我想,我们攻破神盾局的把握,会增加很多。”斯特拉克男爵声音悠扬,缓慢而又蛊惑的说道。

    “那听起来可真不错。”万磁王也轻声笑道,他静静的看向躺在床上还处于昏迷状态的泽维尔,眼睛里不见丝毫的笑意,不过,这种见到虚弱无力任人宰割的“宿敌”时隐约的愉悦、还有微妙中又有几分志得意满的神态,被一直从监控中盯着万磁王脸上种种细微变化的阿尼姆·佐拉博士所捕捉,他完全已经确信,万磁王和泽维尔教授之间的关系,果然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转圜余地。

    对手往往比任何人都要更了解你——坚信这一点的九头蛇自然也相信,想要对付泽维尔教授,万磁王才是最合适的那一个。

    殊不知,对于性格有些别扭,甚至可以说是扭曲的万磁王而言,他所表现出来的所有冷酷和恨意,其实都是在针对着造成查尔斯如此虚弱狼狈模样的九头蛇他们……

    “把他弄醒吧!”万磁王紧紧的盯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泽维尔教授,缓慢的开口道。

    “可惜,他的心灵感应——也许他会和x学院的人联系上?”斯特拉克男爵悠扬的话语中有意带着些微的迟疑之意。

    “没关系的。”万磁王并没有解释为什么,只是装模作样的凭借自己的能力,在周围布置了一圈金属层。

    ——说真的,这种金属屏蔽,一般用来屏蔽手机信号还不错,但是,对于泽维尔教授的心灵感应,效果自然是没有半点用处。

    不过,万磁王要的效果,本来就是能够糊弄住九头蛇的人员就好了。

    在万磁王对斯特拉克男爵的虚与委蛇中,很快,斯特拉克男爵示意一个人拿来了一支针剂,万磁王冷眼看着斯特拉克男爵把那只针管里的药剂推入泽维尔教授手臂上的静脉血管中。

    当这一支针剂注射完成之后,并不打算把自己暴露在泽维尔教授面前的斯特拉克男爵冲着万磁王做了一个“轻便”的手势,很快便转身离开。

    片刻之后,随着被注射进入的药剂发生作用,泽维尔教授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喉咙里也发出了两声低低的闷咳。

    他的眼睛还有些微微的湿润,应该是身体的不适带来的生理性泪水,不过,当他睁开眼睛之后,除了一瞬间的震惊和错愕,他的眼神很快便变得沉静下来。

    万磁王眼神冰冷,居高临下的看着双腿残疾、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泽维尔教授,然而,通过他的心灵感应能力,直接用思维进行交流的两个人,所说的内容却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泽维尔教授的视线缓缓的扫过整个房间。

    显然,这座房间里,定然布置了各个角度的监控摄像头。

    万磁王用最简洁的词句把现在的情况通过心灵感应告诉给了泽维尔教授,最后又提了一句快银和旺达此时应该还在美国,他此行本来是为了找孩子然后把两个还在带回家的。

    只不过,因为泽维尔教授的意外被绑架失踪,万磁王的行程里,不得不先加上了找到并且救回查尔斯的安排,当然,他还没忘记当着泽维尔教授的面抱怨甚至是踩几句无辜中枪的金刚狼他们。

    两个现在的“死敌”、多年的挚友,默契十足的当着那些隐秘的摄像头的面,演了一出足以迷惑人心的双簧。

    就在万磁王和九头蛇最终达成合作意向,决定一起袭击神盾局,打算给似乎每天都在发生各种爆炸的纽约市再搞个大新闻的时候,西泽尔和彼得也已经赶到了巴基和罗杰斯的家中。

    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两个人来得比他们要早一些,因为之前被死神盯上,频繁遭遇各种意外事故,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两个人都不得不休学,现在,一切似乎都解决了,他们两个也就重新回到了高中,打算继续读一年高中,然后再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活。

    不过,也是和艾利克斯他们聊起了再没有死亡意外的事情之后,西泽尔才突然想起来,当时,他和康斯坦丁,还有死神一起被卷入失控扭曲,后来,他和康斯坦丁都各自出现了,唯独死神,却再无踪迹……

    至于之前莫名其妙被十几年前的那个巴基所牵连,躺在床上也中枪,后脑勺被砸肿甚至还有些脑震荡的巴基,在一段时间的修养过后,也完全恢复了过来。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上次的昏迷不幸之后,巴基找回了一部分年轻时候和罗杰斯一起参军的记忆,他甚至回忆起了霍华德·斯塔克这个曾经的神盾局创始人之一的身份,然而,再之后的一些记忆,却依然隐藏在脑海里面深深的迷雾之中。

    而从罗杰斯的角度,也许,巴基忘记那些事情,并非是一件坏事。

    人总是要着眼于未来的。

    沉湎于过去,只会让本来已经渐渐好转的一切,重新陷入过去的困局之中。

    因为西泽尔的到来,原本还正在和艾利克斯、克莱尔玩成一团的小猫狸子和小虎斑猫,也被巴基关到了隔壁书房,小猫狸子现在仍旧只有巴掌大一点的个头,西泽尔看到它似乎总也长不大的模样,再想想自己同样巴掌大的的四不像幼崽状态,其实还有点心有戚戚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