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防盗章,周二晚上20:00替换

    ============

    此时,花满楼和陆小凤也已经追了过来,看到霜晴手执利剑,如白玉般清冷锐利的剑锋直指对面那女子的面门。

    然而,当陆小凤的视线凝固在那女子的脸上的时候,他自己的面色却陡然一变,失声叫道:“上官飞燕!”

    上官飞燕笑容哀婉,鬓角的发丝还有些湿润,她应该刚刚才用那个铜盆里的水梳洗过,随即,霜晴的剑气将铜盆击碎,里面溅起的水花也扑了上官飞燕一身,让她看起来,颇有几分可怜。

    “花公子,陆公子,”上官飞燕微微以手掩面,声音哀婉凄楚的轻声说道。

    霜晴手中的剑依旧平稳,剑锋直指上官飞燕,似乎完全不会被楚楚可怜的上官飞燕所打动。霜晴微微蹙了蹙眉,看向陆小凤,平静的问道:“你说她是上官飞燕?”

    点头的不只是陆小凤,就连花满楼也微微颔首,柔声说道:“是,霜晴,她是上官飞燕。”

    “你们确定,她真的不是丹凤公主吗?”霜晴手里的剑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轻轻的冷笑了一声。

    “霜晴——”花满楼还想再劝。

    上官飞燕一脸凄楚无助、楚楚可怜的样子望着霜晴,有些惊惧的弱声说道:“这位姑娘是不是有哪里误会了……飞燕、飞燕怎么可能是丹凤公主呢……”

    “你自己的事干嘛问我?”霜晴完全不为所动,双剑鸾歌凤舞的剑锋似乎距离上官飞燕那张脸又近了寸余。

    陆小凤只得苦笑,道:“我之前见过丹凤公主,她和上官飞燕虽是姐妹,长相却并不相同。霜晴你先把剑放下,有话慢慢说……”

    “她刚刚还要跑,你却让我放下剑?理由呢?难道就因为她是个弱女子?”霜晴特意在“弱女子”三个字上停顿了片刻,不敢置信的瞪着陆小凤,“见到这个女人之后,你们两个的脑子里都进水了吗?”

    霜晴的指责太犀利,饶是风流浪子的陆小凤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本就对上官飞燕隐隐约约有几丝好感的花满楼更是不敢再和霜晴针锋相对的言语……

    两个漂亮的女人之间,如果不是最好的朋友,就一定是天生的敌人。

    这句话,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是至理名言。

    上官飞燕用隐隐含泪的眼睛望向陆小凤和花满楼。

    霜晴看着上官飞燕可怜兮兮双目含泪的模样,直接一点也不矜持的翻了个白眼,微微扬了扬手中火红色孔雀羽的长剑,然后言辞平静、字字清晰的缓慢说道:“你敢哭,我就敢揍你!”

    陆小凤张了张嘴,随着霜晴的话语落下,又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嘴闭上了。

    女人之间的战争,男人最好不要插嘴。

    否则,谁多嘴,谁就会是炮灰。

    陆小凤对此,深以为然。

    更何况,陆小凤也实在是说不出口,让霜晴稍微让着一点那位都要哭出来了的上官飞燕姑娘。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说,你应该让着点那位姑娘,旁观者多少总要赞叹一句。

    可是,一个男人若是对一个漂亮姑娘说,你应该让着点另一位漂亮姑娘,那就是找揍了!

    自诩风流又从来怜香惜玉的陆小凤觉得,自己还是不要上赶着找揍的好……

    “这位姑娘,你真的误会飞燕了……”被剑锋所指的上官飞燕看上去可怜极了,她苍白着脸,身上的衣物还有些被水浸湿的狼狈,她努力露出一个笑容来,望着霜晴,还在试图解释。

    “我有没有误会你,这点事稍后再说。”霜晴冷声说道:“你还是先解释解释,你一个‘弱女子’,为什么要在深夜间跑到这么阴森偏僻的庙宇里唱歌,为什么刚刚唱完歌把花满楼和陆小凤两个人引来之后就要跑吧?”

    霜晴的态度虽然多少有些咄咄逼人,可是,她提出的问题,却也是陆小凤和花满楼所急于知道的。

    之前,陆小凤还认为,上官飞燕已经失踪,甚至很有可能遭遇了不测。而此时,上官飞燕突然出现在这里,又是怎么回事?

    上官飞燕只是神色哀婉无奈的摇摇头,强忍着不让自己眼睛里的泪水落下来,对于霜晴的质问,却并不做解释,只是不停的摇头哽咽:“我……我真的……”

    夜里,山林间有风吹过。

    夜风里似乎还夹杂着淡淡的花香,抚在人的脸上,宛若情人间低喃含笑的眉眼和柔软的唇。

    对于现在这个场面,花满楼略有些无奈的轻叹了一下,柔声开口道:“霜晴——”

    话音未落,那座简陋的小庙宇里,提着钢鞭、跨着黑虎的黑面山神像,突然从中间裂开,一条四尺长的钢鞭,突然断成七八截。巨大的山神像也一块块的裂开,染着色的石土块哐啷啷的滚落在地上。

    庙宇周围,顿时尘土飞扬,烟尘弥漫。

    霜晴下意识的用手背挡了下眼睛,防止沙土飞到眼睛里迷了眼。

    上官飞燕却抓住时机,一招袭向霜晴。

    最为擅长听声辩位的花满楼是唯一一个不被飞起的烟尘所困扰的,在掀起的漫天灰尘中,他依然敏锐的察觉到了霜晴和上官飞燕之间的动作。瞬间出手拦住了想要偷袭霜晴的上官飞燕,却再没拦住反击速度着实惊人的霜晴。

    ——上官飞燕的手被花满楼挡住的时候,还有些眯着眼睛的霜晴已经挥剑一招剑影留痕将人击飞了出去,鸾歌凤舞火红色的孔雀羽剑穗划出一道令人惊艳的弧度,旋即接上一招剑气长江,直指上官飞燕右肩。

    上官飞燕被剑影留痕打飞出去,又被霜晴冰寒的剑气击伤,摔落在地之后,却是伶俐的一个翻滚,一手捂着受伤的右肩,转头就跑。

    霜晴刚想要纵身追过去,却被陆小凤和花满楼双双拦下。

    花满楼淡淡的笑了笑,可是他的笑容,却让人分不出是欢喜,还是悲伤。在有些迷离的夜风里,蓦地,便有了几分令人落泪般的伤感。

    陆小凤挡在霜晴面前,道:“让她走吧,想必,她也是有苦衷的。”

    “……”霜晴只是深深的看了陆小凤和花满楼一眼,也没有再说话,只是一把甩开他们两人挡在前面的手,转身往庙宇里,刚刚碎裂开的山神像那边走去。

    陆小凤和花满楼两人直接被霜晴甩在后面。

    花满楼的脸色有些苍白,从刚刚上官飞燕被霜晴截住用剑指着,上官飞燕的楚楚可怜与霜晴的咄咄逼人,然后又是两人之间的针锋相对,再到上官飞燕趁乱偷袭霜晴不成反被霜晴一剑击伤,自己拦了上官飞燕,又阻拦了霜晴……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几人之间,却发生了太多的变故。

    花满楼的情绪,似乎有种说不出的低落

    陆小凤看着霜晴的背影,无奈苦笑了一下,摇摇头,伸手轻轻拍了拍花满楼的肩膀,低声对花满楼说道:“怕是真生气了……”

    花满楼微微一怔,倾听着霜晴平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也是只能无奈苦笑。

    漫天弥漫的尘土散去后,终于可以清晰的看到,碎裂开的山神像后面的墙壁上,竟有一个浑身血迹的人被挂在了半空中。他的胸膛,赫然被一双判官笔所刺穿,甚至还钉在了山神像后面的墙壁上,在判官笔的尾部,还悬着两条招魂幡一样的黄麻布。

    “以血还血!”

    “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

    ——那两条黄麻布上,赫然和之前载过萧秋雨的那辆黑色马车上的内容一样,同是用未干透的鲜血写成。

    萧秋雨命大,被人追杀后遇到陆小凤等人,侥幸一息尚存。独孤方却是在这偏僻孤冷的山神庙中遇害,早已鲜血流尽,含恨而终……

    独孤方此人,霜晴当然不认识。可是,她认识那两条招魂幡一样的黄麻布,也认识那上面的两行字。

    尤其“多管闲事”那句话,毫无疑问,依然是留给陆小凤的。

    霜晴轻轻叹了口气,一双漆黑如墨的漂亮眼睛在迷离的月色中,宛若星辰,她认真的看向陆小凤,意外平静的说道:“看到这番场景,有没有后悔刚刚放走那位上官丹凤?”

    陆小凤只得苦笑,承认道:“后悔。”

    霜晴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没有陆小凤想象中的冷笑,也没有丝毫的冷嘲热讽,只是十分平静的看着他,半响,才十分平静的说了一句:“嗯,你后悔去吧!”

    说完,霜晴转身就走了。

    走得毫不犹豫。

    沿着下山的方向,转瞬间,那道身影,竟是已经消失在了薄雾渐起的深深夜色里。

    山间的夜风带有几丝湿润的凉意,雾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

    陆小凤顿时怔住。

    雾里看花,人在雾中,身影依稀,终于消失不见……

    陆霜晴这是,连她说要好好保护的花满楼都不管了?!

    这般说走就走——不,连说她都懒得说,分明是转身就走……

    良久,陆小凤转身看向神色间难掩失落和怔然的花满楼,再一次无奈的苦笑道:“怕是真的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