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好吧,苏航,别紧张,你是个代理人。”苏航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顺着门外的这条通道向前走去。在这前进的道路上,苏航突然有种错觉,仿佛自己是过去古罗马竞技场里即将出去送死的角斗士。

    出去之后,一个八角笼出现在面前。这个八角笼比普通的八角笼要大得多,差不多有个四五十平米的样子,能够很好的在里面游走,甚至连逃跑都能做得到。

    不过,这地面上的那些已经变成黑褐色的血迹,看着让苏航有点不安。

    他进去的这会儿,里面已经有另一个男人,正靠在墙角吊儿郎当的抽着烟。

    苏航抬脚走上台阶,然后进入了八角笼内,身后的笼门立刻自动放下了,边上的黑暗中传来了阵阵嘘声。很显然,在这笼子上方,应该还有一圈观众席。从这情况看,这地下拳场应该和古罗马竞技场的规格一样,毕竟这里以黑拳的赌外围为主要收入。

    没有任何规则,也没有裁判,更没有任何通知,两人只是这样被关进笼子里。

    周围的黑暗中传来了催促开打的声音,苏航看了看自己的对手,这是个留着黄色小平头的年轻男人,大概二十七八的样子,胡子拉碴的。

    这人光着上身,身上能看到不少纹身和刀疤,肌肉相当结实,一看就知道是经常打架的主,表情也很凶悍。这会儿,他还在角落里不慌不忙的喷吐着烟圈。

    相比起对方那结实的身材,苏航的身材就很尴尬了,肌肉没多少,赘肉倒是有一些,人家有六块腹肌,而他大概有两块。

    所以,为了避免曝光自己的身材,苏航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服,还带上了自己的东京食尸鬼的口罩。

    大概正是苏航的这身行头,引得周围的观众一片嘘声:他这副模样哪像是来打黑拳的,根本就是夜跑走错了场地吧?还是来搞笑的?

    “沙包,赶紧解决他!”“沙包,我压了十万在你身上!狠狠的揍他!”“喂,新人,我压了你二十万撑不过第一回合,让我输掉的话我就宰了你听到没!”周围的观众们纷纷叫嚣着,

    而这个绰号叫沙包的男人将烟丢在地上踩灭,嗤笑道:“真是帮性急的家伙。”

    说完,沙包摆好了架势,向苏航笑道:“新人吧?运气真好。”

    “你是说我运气好,还是你运气好?”苏航也跟着摆好了架势问道。他毕竟学了一个多月的搏击,基本的架势还是有的。再加上他在实战中也有不少练习的机会,虽然对手是没有生命的时间亡灵,但至少不会让人看得出他是才学了一个月的门外汉。

    “哼,打过拳又怎么了,黑拳和你以前打过的拳,可不一样啊!”沙包咧嘴笑道,一个箭步上前,就是一记老拳向苏航腹部闷了过来。

    苏航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体力量是不可能和对方抗衡的,所以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流的能力。他只用了两倍速的减速带,稍稍减缓了对方的挥拳速度,然后用小臂挡住这一拳。经过时间流的减速,苏航好歹是扛住了这一下,但还是觉得胳膊一阵胀痛。

    然而,对方接下来就是一脚撂向他的下体。苏航一开始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也知道自己是来打黑拳的,当然不会这么天真的喊着不公平了。但是他现在毕竟只学了一个月的拳,不可能和这类真正的拳手对抗,所以他需要用点小花招。

    苏航开启了闪电反应,看清了对方的动作。由于沙包也只是个普通人,所以他完全可以在开启闪电反应的情况下,以正常速度进行移动。苏航不慌不忙的绕到对方的侧面,躲开这一脚,顺势一记上勾拳打在沙包肋下。当然,这一拳没有经过时间流加速。

    那感觉就像打在健身房的沙袋上一般,平时在完成时空裂隙时,苏航的手套是经过静止时间流的加持的,再加上有闪电跃迁的加速效果,打在敌人身上时并没有这么强的反冲力。这一拳苏航其实已经用尽全力了,但对于对方来说,似乎不痛不痒。

    “哦吼吼,你这是在干嘛?给我挠痒痒吗?”沙包耸了耸肩笑了,然后挺起了自己的肚皮“啪啪”拍了拍,嘲讽道:“来来,我再让你打一下。”

    苏航愣了愣,接着不服气的用尽全力再次一拳打了过去,然后手腕一阵生疼。

    “哎哟哟,你平时就是这么打拳的吗?”沙包调侃道,然后冷不丁的反手就是一拳打在了苏航的脸上。苏航觉得好像有人给了他一锤子一般,当时脑袋里“嗡”的一声就炸开了,身体旋转一圈,轰然摔倒在地。

    他忽略了黑拳中的另一个要素:重量级。没错,在黑拳里没有规则,自然也就没有重量级一说,敌人的体重大概要比他重个二十来斤,他的拳头是不可能威胁到敌人的。

    但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苏航倒在地上,半边脸疼得发麻,但脑子却很清晰的飞速转动着,柯教练的话也从脑海中逐渐浮现:打拳其实就是一种节奏,双方的攻防都有节奏,他因为紧张而乱了节奏,同时也把柯教练教他的东西全都忘记了。

    “耶!”沙包举起双臂,向周围的观众席发出了咆哮,而观众们则是情绪高涨的叫嚣:“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苏航在地上晃了晃脑袋清醒过来,然后一把从地上站起。

    “冷静,没必要慌张。”苏航深呼吸一次,告诫着自己:“冷静点分析,就像那时候回想起来,回想起和开膛手对上的那天晚上,性命攸关的那一刻。毕竟对方是普通人,而我可是代理人,好好分析,我有的是时间”

    这么想着,苏航重新扶正自己的口罩,冷静下来,再次摆好了架势。

    “就是这样嘛,不这样的话,就没有摧残你的乐趣了。”沙包嘿然笑道,也跟着摆好架势,然后突然冷不丁的伸手抓住苏航的肩膀,一圈向他面部打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