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科幻小说 >时空妖精之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洛城

第一百一十五章 洛城

    入夜不久,雨幕连天遮地,黄裳寻个山洞,一夜警惕,竟然无事。..天亮后沿河西进,数日间横穿大半豫地,直到悬河尽处,又兜转回来。

    既然敌人不主动来袭,黄裳决定给他们一个机会。

    又到河洛交汇处,清浊太极图轮转不息,永无休止。

    从晚上一直站到次日清晨,黄裳瞧着那图入了迷,将那阴阳交汇的意韵反复琢磨,渐有所得,一一印入心间,化作资粮。

    雨水中传来奔跑声,嘻闹声,抬眼望去,几个半大男孩赤着脚跑在泥巴地里,手中提着渔网渔叉水桶等物事,似是渔家少年,猛然瞧见威猛煞人的羽龙兽,吓了一跳,互相,其中一个最高的像个领头的孩子王,竟凑近了大声问道:“你是天上的仙人吗”

    为防偷袭,黄裳早将生命盾化成盔甲笼住全身,只露出半张脸,异兽异人,异形异事,这少年竟还敢跑过来问,实在大胆。黄裳道:“我不是仙人,你们快些离开,这里危险。”

    那大男孩欢呼一声,五六个人都跟着喜笑颜开,纷纷道:“真准今天一定能捕到神鱼,虎子姐姐有救了”

    黄裳心中奇怪,遂问他们缘由,男孩们七嘴八舌嚷嚷起来。却是其中一个男孩叫虎子,姐姐身染重病,他父母到处求医问药,都言无救,眼见将死,近日城中忽然来了位算命先生,起得一手神签,凡来求算者,无一不中,直是铁口神算消灾解难的神仙,虎子父母前去求问,那先生说:“某日某时到黄河边上某处,若遇见一头异兽,一位异人,这病便有三四分可治。可向异人搭话,若是回答,就有七八成准。实乃借言引神,遂天机,生息不绝,应在河中一尾金色鲤鱼上,若能捕捞回来,炖汤服下,百病立除。切记尔等大人深染尘毒,不可前去,须得小儿辈,心地纯真,才能引动机缘。”

    黄裳听了,心中冷笑,世上哪有这等巧事,必是陷阱无疑,正欲装作上当,忽地想起西游记中开篇一个故事来。

    道士袁天罡于长安城中卜卦,无有不中,有渔人借此大肆捕鱼,惹怒泾河龙王,化作人形前去砸招牌,二人对赌明日雨数。龙王执掌一方水事,自料必胜,岂知回府不久便有天庭使臣传玉帝旨意,着他明日如何如何行云布雨,所有细节竟与道士所算一丝不错,龙王不服偷改雨时点数,顷刻获罪,终在剐龙台上被人梦中斩,遂引出后来梦问太宗魂游地府水6大会三藏观音临尘西去取经等一干事来。

    道士,算卦,渔人,捕鱼,生死,现如今尽皆牵涉到,黄裳不觉起疑:“难道真是位风尘高人”又想起传余图南剑法的那神秘老人,愈不能肯定,沉吟片刻,有了决断,笑道:“现在水急浪高,哪里能捕什么金色鲤鱼那先生是我一位好友,在和你们开玩笑呢,且带我去找他,无论你姐姐得了什么病,我二人合力都能治得。”

    男孩们半信半疑,不知该信哪个,黄裳微微一笑,举起手来,凝出一颗乒乓球大小的雷电小球,光芒四射,轻挥而出,砸中十数丈外一块大石,轰地一声大震,大石碎为一地粉末。

    这一手乃是黄裳从「海纳百川导引术」中新悟所得的壬水法雷,与癸水法雷不同,阳刚浑厚,声势浩大,拿来震慑场面最好不过。

    少年们登时了,欢呼一声,抹掉脸上雨水,飞快跑着在前面引路,黄裳收了羽龙兽,微微激一下掌心东极青耀法印,又收敛下去,随他们来到洛城卦摊处,找来找去,却不见那位算命先生。一问旁人,却说先生一早便没来,那叫虎子的男孩急的直掉眼泪,黄裳:“莫急,带我去你家,瞧瞧病人,或我一人也可医得。”

    孩子们又惊又喜,领着七拐八绕,来到一片破落民房区,转到一条小巷子里,还没进门,虎子便叫嚷起来,一个中年妇人走出来,听孩子们一说,眼眶登时红了,便要跪下去:“仙人要是能救活俺妮子,俺全家天天供您的长生牌位,感谢您的大恩大德哇”

    黄裳忙扶住了:“治病要紧。”妇人慌忙迎进屋去,揭开一道已来原本颜色的门帘,内间床上躺着个长少女,双眼紧闭,虽在病中,消瘦的厉害,仍显出几分清丽颜色来,甚是可人,只是无论呼吸心跳微弱之极,如风中火烛,随时可能熄灭。

    一进到屋内,黄裳便莫名觉得不大舒服,原本清如湖明如镜的敏锐心灵好似染上片片缕缕的杂尘,难以照见外物。

    妇人站在一边,惴惴不安地搓着手,黄裳暗中皱眉,道:“我治病时最忌旁人在场,可否请夫人暂且回避”妇人犹豫少许,一步一回头地走了出去。

    黄裳凝视床上少女,若真是陷阱,最大的可能便是她。

    少女长零乱,乌黑如缎,披散在床被上,一张苍白小脸埋在里面,几近透明,泛着微微的青色,像一块玉,睫毛轻轻颤动,透出几分惊慌味道,似乎在做着一个醒不来的噩梦,随时可能拽她沉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试探着伸出手,灵觉平静无波,并无危险预兆,黄裳却总觉得不对劲。回想一路种种,并无破绽,全然一个奇遇故事。

    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反复沉吟,现在立刻掉头离开最为安全,但如果这少女是真的重病呢去请梁青雅,很可能也来不及,病人生机已非常微弱,随时可能香消玉陨。

    若是未见未闻,也就罢了,见死不救,黄裳做不到。

    心乱则智去,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寻到不安的最大来源,霍然晋入定境,坐忘论心,轻轻拭掉杂尘,睁开眼来。

    “如果这是一个陷阱,布置者一定非常了解我”

    黄裳喃喃着,伸出手去,按上少女胸前。

    公告: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