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某个政府部门建在鲜为人知的郊区地下,以一座闲置的别墅为地面掩护,要从正门进入的话必须触发正确的机关并且录入指纹,身份经过系统验证后才能进入。

    但是……总会有人找到不那么常规的方法让这些安保措施形同虚设。

    比如优秀的巴顿特工。

    他带着唐辛和托尼绕了一个圈潜入到别墅后面稀疏的小树林,熟门熟路地踩着规划好的路线,完全无视隐藏在暗处的监控设备,径直来到了一个破旧残缺的木栅栏跟前。

    他在周围软塌塌枯黄的草地上踩了一圈,跺了跺脚下的地面说:“这里是他们用来转移特殊物品的地方,我们的人可以争取一段时间的开放不被发现。”

    唐辛好奇地低头看着似乎没有缝隙的地面:“特殊物品?”

    鹰眼笑了声:“就是秘密部门里的秘密。”

    “比如火种源?”唐辛偏了偏头。

    “对,虽然他们并不知道那叫火种源。”鹰眼在木栅栏背后摸了一会,掀开一片木片,背后居然露出了一块密码屏,按钮上印的不是数字,而是一些看不懂的特殊符号,“他们只知道那东西能源源不断地提供能量就够了。”

    他随手按了几下,然后挥手示意另外两人往后退开,一直退到以木栅栏为中心八尺远才停下。

    原本浑然一体的草地陡然下降了一寸,然后开始缓慢而安静地上升,直到隐藏在地面下的钢铁支架上升到可容一人直立的高度,看起来像是个原始简陋的电梯。

    唐辛哇喔了一声:“好棒!你们怎么发现这的。”

    鹰眼耸肩:“过程十分漫长而且无趣。”

    这时一直抱胸站在旁边的钢铁侠歪了歪头,突然道:“老贾,关门吧。”

    唐辛和鹰眼一同侧目,对他突然冒出来的一句感到不解。

    托尼咳了一声,摊出一只手状似无奈:“我以为你会想省事一点,所以让贾维斯破解了正门入口的启动装置,不过既然你要走后门那就算了吧。”

    鹰眼:“……”你也没说啊!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好了背上的箭筒,跨步迈入电梯里转身,拧着眉毛看向唐辛:“他可真讨人厌。”

    唐辛摆手:“别当面说,还指望他给我发甜品呢。”

    她刚说完就被从后面来的钢铁手掌压住了天灵盖,被迫低了下头,唐辛怒了,小腿一拐把身后人的右脚踢起来,差点让钢铁侠当众表演了就地劈叉。

    完全忘了刚刚还说指着那人发甜品的事。

    “那就这样。”鹰眼才不想多呆看这俩人比着下限地幼稚,伸手在电梯内侧按下下降按钮,“我会在半小时之内回来,红女巫就交给你们了。”

    唐辛挥手目送他渐渐下沉入地面,草地也恢复成了与原先别无二致看不出痕迹的平整自然。

    她和托尼找了颗树干相对粗壮点的大树,坐在树杈里等旺达出现。

    “她会从哪个门进?”唐辛探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远处的别墅门口,猜测着红女巫可能会出现的位置。

    托尼伸手摘着无辜的半黄树叶,吹了吹就扔掉,使它们被迫提前回归了大地母亲的怀抱化作春泥更护花,凑头过去语气狡黠:“想知道?”

    唐辛斜眼看他拒绝套路,后背靠回干燥的树干,掏着口袋摸出一把包装奇特的糖果来。

    “吃糖吗?”

    糖果被闪亮花哨的糖纸包裹着,每一个都有车厘子那么大,圆滚滚的很饱满。

    托尼清楚地看见其中一个包装纸上满脸白胡子的老人摘下眼镜擦了擦,慢条斯理地又戴回去。

    “……”他觉得在糖果上印老人头这种行为实在很影响食欲,“这是巫师界特产?”

    “嗯嗯!”唐辛点头,剥了一个比较正常的蜂蜜黄瓜味塞进嘴里,兴致勃勃地介绍,“糖纸上的人就是霍格沃茨的校长,也就是我这次拜托的邓布利多教授,是个伟大的巫师。”

    托尼掀开面甲,无视了动来动去显得有些风骚的老人,挑了一个金红相间的糖果剥开往嘴里一扔。

    “就是他教你那个大脑封闭术?看起来……唔什么味!?”

    在嘴里灵活转了一圈的糖果留下浓烈的味道,直击钢铁侠的天才大脑深处,舌头一僵停在了口腔中间的位置,他瞪大了眼睛差点把糖吐出来。

    “啊。”唐辛敲掌想了想,“那是格兰芬多主题的纪念版,好像是狮子皮毛梳理过的味道。”

    托尼:???

    他认为出这种味道的糖的人,不,巫师绝对是智障!

    唐辛看他那副怀疑人生即将黑化的表情,明智地转移话题:“话说我们就这样拿走了火种源,万一被政府知道怎么办?”

    托尼还是没忍住吐掉了口中的糖,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来缓冲呕吐感,声音都带了点虚弱。

    “谁说是我们拿的?”

    “啊?”唐辛眨了眨眼,觉得自己是不是想错了什么东西。

    哪知钢铁侠懒洋洋地双手垫头往树上一靠,咳了一声恢复了精气神,眼里带着不安分的笑意。

    “我们是一路跟着霸天虎来的,已经尽力阻止了还是让他们带着东西跑了,说到底还是政府防护不严,跟我们见义勇为的有什么关系?”

    霸天虎对火种源的渴望可是从始至终都表现在明面上的,而跟托尼合作的汽车人们明显低调的多,稍微误导一下转移视线什么的真不要太简单。

    唐辛琢磨了一下,忍不住夸赞:“……太不要脸了!”

    托尼:“我允许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唐辛顿了一下,把糖果装回口袋,弯起身子:“来了。”

    “老贾控制住旁边的机器人。”托尼伸手把面罩拉下来,眼前的虚拟屏幕里迅速锁定了别墅附近红女巫的位置,她倒是十分旁若无人,直直地就朝别墅大门去了。

    “先生,对方的系统被完全不同的算法更新过,强行入侵可能会让我暴露。”贾维斯反馈回来并不算好的消息。

    树叶掩映间,远远能望见别墅门前杂草丛生的大理石地砖上行走着三个高矮不同的身影,托尼计算着距离,预判着与对方交手的行动轨迹。

    “那就强攻。”他转眼看向唐辛,点了点别墅,“我认为那姑娘应该会很想和我聊聊,你去对付机器人。”

    唐辛皱眉:“红女巫很擅长精神控制……”

    托尼隐藏在面罩下的嘴角扬了扬,按了按唐辛的头顶,淡淡地说:“相信我。”

    旺达一身短裙皮衣踏过没脚踝的杂草,皮靴踩着干枯的草梗发出细微的嘎吱声,她目不斜视往别墅正门走去,手指尖晃动着偶尔盘旋着几缕红色能量,身边的机器人自发地屏蔽替换掉沿路所有的监控。

    光洁的额头上还带着鹰眼留下的淡淡的伤痕,十分醒目而且仍在隐隐作痛,不过对于她所执着的行动目标来说,这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远处突然惊起一小片栖息的鸟雀,她驻足,转头凝望片刻,然后径直走到别墅门前,一手按上虚掩着的厚重木门。

    “这种地方可不适合小姑娘进行课外实践。”

    旺达顿住,眼里染上一抹不可思议,她缓慢地转身,当看到那个刻入脑海深处反复仇恨审视的红色身影,瞳孔瞬间缩紧。

    “托尼·斯塔克……”

    她一字一顿,仿佛在牙齿间把这名字嚼碎了又吐出来。

    托尼站在他们刚刚走过的石砖路上,态度轻松地踱着步,打招呼一样抬起手。

    “你要是想聊天我们可以找个环境优雅的咖啡厅坐下来亲切友好地交流一下。”

    “友好?”红女巫勾起唇角,眼眸被愤怒所淹没,“我确实该感谢你造的炮弹在炸死我的父母之后友好地放过了我。”

    能力一瞬间的暴动,掀起了地上的石砖游龙一样一块块浮起,像一条舞动的鞭子狠狠抽向路中央的钢铁侠。

    任务什么现在已经被她抛到了脑后,心中唯一想到的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从自己眼前逃走!

    托尼及时腾空,躲过了一大波来势凶猛的坚硬石块,落到了旁边荒废的草坪上,红女巫紧随其后,手里变换不停不断撬起地面上所有可以进行攻击的东西追击着左右乱窜的钢铁侠。

    他并没有还手,只是灵活地闪躲着各种石块钢筋,堪堪把女孩引到了临近树林的草坪边缘。

    旺达混乱中被仇恨遮蔽的大脑清醒了一秒,渐渐停下脚步,扬手抬起一堵石墙挡住了钢铁侠的去路,冷冷地盯着他。

    “你在打什么卑鄙主意?”

    托尼在石墙前顺势停下,落到地上转身。

    他手掌翻转,指尖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色物品。

    “这是你之前掉的,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旺达看见熟悉的东西,视线一凝。这就是这次她完成任务的关键物品,她的口袋里还有一个一样的u盘,因为之前那个莫名不见了。

    “果然是你们偷走的。”

    托尼没有理会她的冷笑,继续举着手中的u盘说:“这是导弹的启动程序,你插到地下任意一台电脑里都能连接到数据中心,强制更改既定程序发射出威力恐怖的核武器。”

    旺达面色不变,直视托尼,仿佛早就知道这个东西的作用。

    “所以呢?”

    “我猜你并不知道。”托尼手指用力,捏碎了那个连使用者都没意识到有多危险的引火线,“这个启动程序不是针对我的。”

    “——而是瞄准了地球上数十个国家,只要成功启动就能几乎毁掉整个地球……我想你应该不至于为了报仇要置更多的无辜人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