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秘宠甜妻:男神老公,求放过 > 第247章 叔叔,你太老了,耳朵没用了

第247章 叔叔,你太老了,耳朵没用了

    “画画,等等。”佟露根本就没想过要放童画走,在她即将离开的时候赶紧追了上去。

    童画不耐烦地转身,看着佟露脸上精致的妆容,“还有事儿啊?”

    “画画,你不能这样,我们两个是姐妹,如果我们关系不好,你说妈妈她该多难过啊?”

    听到关于红裳的,童画脸上坚毅的表情果然有所松动,佟露赶紧再接再厉,“妈妈这辈子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说着,佟露一只手臂已经缠上童画的,“昨天我做的事,妈妈也知道了,她已经把我臭骂了一顿,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好不好?”

    童画实在没想到,红裳居然这么敏锐,能察觉到唐子皓和佟露之间的不正常,还会出言维护自己。

    “也怪我的大脑太简单了,总把事情想得理所当然,不然也不会让你和妹夫闹了。”

    佟露的解释件件在理,童画竟然无言以对。

    一想到今天早上,妈妈的脸色比自己还难看,可还要强颜欢笑让自己多吃一点,童画的心就跟刀割似的。这个世界上对自己好的人本来就不多了,除了唐子皓和宋蜜蜜,就只剩妈妈了。

    “画画,你就看在妈妈的面子上,饶了我这一次吧。”

    佟露抱着童画的手臂不断地撒娇,加上那漂亮的脸蛋,让童画突然生出一种错觉,自己要是不原谅她就好像犯了什么天大的罪似的。

    反正口头原谅她又不会少块肉,至少不会让妈妈在两姐妹中间那么难做人,最多以后和佟露接触的时候,多留一个心眼了,“好吧,我是看在妈妈的份上的。”

    “真是太好了,画画。”佟露像是真的很开心的样子,把童画紧紧地抱在怀里,“我们错过了那么多年,今后我们可要好好相处啊。”

    童画不适地躲开,才冷冷地回应:“好。”

    之后两姐妹一前一后出了咖啡厅,佟露站定,等着后面的童画,“画画,你现在有要去的地方吗?我送你一趟。”

    “不了,我坐公交车就好了。”童画本分老实,从不会占人家的便宜。

    佟露一听,不高兴了,“怎么,你是不肯给姐姐一个机会了?以前我们还不知道彼此的关系时,我们两个人还有很多话说的,怎么现在一成亲姐妹了,你反而和我疏远起来了?”

    “不是的,我还有事要去叔叔,就是我老公的公司一趟。”

    择日不如撞日啊,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啊,佟露的心里笑开了花,赶紧提议道:“嗨,不就是NK大厦吗?我正好路过,你就给姐姐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好吗?”

    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童画要是再坚持自己坐公交车,多少显得有点不近人情,只能跟随佟露上了车。

    红色奔驰在NK大厦楼前停下,童画解开安全带的同时,佟露也在街。

    发现童画疑惑的眼神,佟露无所谓地傻笑着道:“刚才咖啡喝多了,上个厕所再走。”发现童画还在看着她,佟露只得道:“没事的,你去吧,我去上个洗手间再走,你不用管我的。”

    童画犹豫再三还是先下了车,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如果按照佟露刚才说的,那么她昨天晚上的确是冤枉叔叔了,怪不得叔叔面对她的时候,一点也不心虚,反而还正大光明地问她是不是都看到了。

    最最要紧的,是她现在必须告诉叔叔,自己已经怀孕了,今后可不能像最近这样,老实让她生气,到时候宝宝生出来成了个小老头该怎么办?

    毫无阻拦的,童画直接到了NK顶层总裁办公室,秘书姐姐告诉她叔叔和一扬伯伯出去开会了,给她拿了点心和牛奶,让她自己玩一会儿就出去忙了。

    无聊之下,童画把桌上所有的点心都吃完了,又迷迷糊糊地在沙发上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童画发现身上盖了一件味道很熟悉的大衣,是叔叔的,有着淡淡烟草香味。

    耳边是唐子皓办公桌那边传来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哎,叔叔照旧很忙啊。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童画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扭扭捏捏地在沙发上蠕动着,唐子皓远远看去就知道小混蛋醒了。

    “既然醒了就起来吧,一会儿出去吃饭去。”

    童画:“……”叔叔能不能不要那么灵敏啊?可还是老实地答应:“哦。”

    刚睡醒的小丫头,头发乱糟糟的,白皙的小脸粉扑扑的,让人看了想啃一口,两只眼睛迷离着看着陌生的办公室,看得唐子皓心软,直接扔下工作,来到她身边,将她抱在怀里,“睡懵了?”

    童画抓抓脖子,摇头,“我知道这里是叔叔的公司。”

    唐子皓好笑,捏捏她的小脸,“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连我是谁都认不出来了。”

    “不会,我认得。”

    “那你说我是谁?”

    “你是叔叔……唔。”

    话还没说完整呢,童画的小嘴儿就被人堵住了。深深地吻了她一顿,唐子皓这才放开她,“说错了,该罚。”

    童画:“……”这不是变相地吃豆腐吗?

    心满意足的老婊砸,突然揉着她的发顶,“想通啦,不生气了?”

    童话这才想起自己是来办事的,赶紧抱住男人的脖子,“叔叔……”

    刚睡醒的小坏蛋,小嗓音沙哑,有着成年男人难以抗拒的诱惑,让唐子皓回应她的声音,也不知不觉地温和下来,“怎么了?”

    “我、我、我想你了。”想来想去,童画还是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错,转而用一种婉转的方法,表达对唐子皓的抱歉。以往唐子皓出差在外,最喜欢的就是在电话里听到她想他了,因为每一次只要她在电话里这么说了,电话那一头的叔叔,总要隔上好一会儿才骂她臭傻子。

    果然,当唐子皓听到她的思念时,看着她的蓝灰色眸子越发深沉,抱着她的手臂不知不觉间也用力了不少,粗糙的拇指摸索着她的粉唇,薄唇微翘,似乎意犹未尽,声音柔和地不可思议,“你刚刚说什么,老公没听清,你再说一次好不好?”

    老婊砸就是故意的,童画可不会上当,然而她却伸出小手,对着唐子皓勾了勾。唐子皓听话的将耳朵送过去,只听到小混蛋小声说:“叔叔你太老了,耳朵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