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秘宠甜妻:男神老公,求放过 > 248第248章我生的,你要吗?

248第248章我生的,你要吗?

    唐子皓:“……”果然是狗胆子越来越大了,现在居然还敢开始打趣他了?

    只见唐子皓萧然一笑,也对童画勾了勾手指头。

    童画小逗逼屁颠屁颠地就将耳朵伸过去,可是……

    “呀……”童画捂着耳朵紧张地躲开,“叔叔您咬人。”

    “叔叔不止会咬人,而且还会让捅人呢,你信不信?”唐子皓近乎无赖地说。

    和这污污的老婊砸相处久了,童画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吓得她赶紧躲开这个老司机,义正言辞地说:“叔叔,您能不能正经一点?”

    “能啊。”沙发上的男人优雅地双腿交叠,看着童画的眼睛,就连他自己也不曾发现,竟柔和地不可思议,“叔叔还有一个道理要教你呢。”

    “什么道理?”童画警觉,抱着自己的手臂,从沙发的这一头滚到那一头。

    唐子皓展露出风华绝代的笑,依旧对着她勾勾手,“过来,叔叔马上告诉你。”

    童画肯信他才有鬼咧?这个不要脸的,每次露出这种不怀好意的笑容,都没什么好事,童画才不会再上当呢,“您这么说不也可以,这里也没有别人。”

    哟,小混蛋居然学聪明了,都有对付他的招儿了?可唐子皓要是能让人拿捏在手里,那他也不是唐子皓了。

    男人依旧在笑,美艳得让小丫头看得都呆了,老天爷真不公平,一个男婊砸,为什么会长得比女人还好看呢?

    正当童画心里愤愤地想着,只见唐子皓突然站起来,走到办公桌边,按了下秘书室的电话,“从现在开始到接下来的两小时,我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到我。”

    两小时?不希望任何人打扰?这坏叔叔到底要干什么啊?童画表示怕怕!

    当唐子皓坏笑着冲童画这边走来的时候,童画终于经不住他的高压政策妥协了,双手合十,不断地求饶道:“叔叔,有话好好说,我听就是了。”

    唐子皓站在童画面前,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痞痞地弯腰,在小丫头的耳边小声地说:“叔叔想告诉你,女人是不可以随便在男人的面前勾手指的。”

    童画:“……”这难道会犯法不成?

    可接下来她就知道了,女人在男人面前勾手指不是犯法,而是……

    激烈地撞击中,童画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小腹,不断地求饶:“叔叔,嗯,轻点儿。”

    可好几天没吃到肉的唐子皓,此时全世界只剩下这身下的小混蛋。

    欢畅淋漓之后,已是下午四点,童画特别无语特别害羞地被男人牵着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使劲儿地拉着自己皱皱的衣服,企图掩饰自己和唐子皓的关系。

    “想吃什么?”吃饱喝足的男人,心情特别好,搂着童画往总裁专用电梯走去。

    唐子皓不说还好,一说童画只觉得自己饿得两层肚皮都黏在一起了。刚才又和叔叔干了羞羞的事,居然连宝宝都没有顾上,这会儿宝宝肯定饿坏了,自己真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

    “叔叔,我想吃酸辣粉。”

    唐子皓无语了,“叔叔不是告诉过你,街边这些小吃不干净,你不能吃。”

    “可我现在特别特别想吃。”童画说着,还砸吧了下小嘴儿。

    唐子皓实在不忍心,电梯门刚开,男人就捏着她的小脸,妥协地说:“说好了,只能尝半碗。”

    “谢谢叔叔,叔叔最好了。”童画能吃到自己想吃的,高兴地找不着北了。

    酸辣粉摊位前,唐子皓一脸冷凝,吓得其他想要买的人自动躲得远远的。

    男人身形本就高大,加上气质高贵,神情肃穆,吓得好这一口的人都呆了,连动都不敢动,就连酸辣粉摊的老板,也碍于唐子皓的气势,吓得连话说不利索了,“先、先生,您也来一份吗?”看着停靠在路边的幻影,实在想不出这种人也会来吃路边摊。

    “老板,一份酸辣粉多加生菜多加醋。”幻影里,一个漂亮的小丫头伸出头,冲着老板说。

    童画实在心疼其他人,她都被唐子皓奴役惯了,可其他人是无辜的,别把人吓出毛病来才是真的,所以她才会在唐子皓站了半个钟头之后,忍不住自己点了。

    唐子皓默不作声地转身,看了正朝他吐舌头的童画一眼,“滚进去,外面风大。”

    众人:“……”真的好凶,吓死宝宝了。

    拿了一碗和他格格不入的酸辣粉,唐子皓敲开车窗。

    “哇,好香啊。”顾不得和唐子皓说声谢谢,童画捧着碗就狼吞虎咽起来。

    男人一直站在车窗外,宠溺地看着她吃得欢腾,半晚的寒风吹得他挺直的鼻子通红,可吹不灭他内心对生活重新燃起来的火焰。

    直到吃得快见底了,童话才想起来,叔叔说不能全吃完,只能吃半碗,这才恋恋不舍地擦了擦嘴角的油迹,小混蛋惊讶地发现,在她吃酸辣粉的这段时间里,叔叔一直站在车外。

    要知道,今天是寒流到访的第一天,寒风夹杂着雪花,温度是零下十度以内,叔叔该冻坏了。

    可童画知道,叔叔洁癖,不喜欢这些古怪的味道,所以宁愿自己站在车外,也不让她在寒风里跑到路边吃。

    想通这些的童画,心都快被唐子皓捂化了,赶忙下车。

    “你要干什么?给我回车里去。”有他在的地方,还轮不到小混蛋亲自动手。

    被重新塞进车里的童画,捧住小碗眼泪汪汪地看着唐子皓,“叔叔,您冷吧,花话不好,画画自私。”

    唐子皓苦笑,也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还哭着喊着,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呢?

    “不吃了吗?”唐子皓接过小混蛋手里的碗问。

    童画甜甜地笑着说,“叔叔说不能吃太多的。”

    “废话。”男人冻得有些冷的大手,伸进车里揉了揉她的脑袋,说完唐子皓径自走到路旁的垃圾桶边,将童画吃剩的小碗丢进了可循环的收纳桶里。

    回到车里的唐子皓,看到小丫头笑得贼兮兮的,好气又好笑地问:“老公扔个垃圾就那么好笑?”

    “不是,我是惊讶,叔叔竟然也懂得垃圾分类。”

    “老公不仅懂得垃圾分类,老公还懂得造小人呢,你要不要给我生一个?”

    她现在肚子里就有一个了,童画难掩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地问:“我生的,你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