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大力嬷嬷掌 > 37打脸倾世宠妃9
    沈悦出宫相亲的事情,后宫之中很多人都知道,之所以传播得这样的快,是因为很快就得到皇上的批准,这远远的超乎所有人想象之外。

    后宫中的女子想要出去一次,非常的不容易,很多人一进入后宫,终身都没能再踏出宫门口一步了,更不要说是请假出去同陌生男子吃饭见面。

    上午黄易黄公公才去御书房同皇上说了这件事情,刚刚过了中午,沈悦的行程就被批复了,也不用继续等待几天接受审查,下午便被直接带出了宫。

    沈悦此时也感到有些不对劲,她第一次见识到皇上的办事效率会如此迅速。

    而且身为一名嬷嬷,竟是真的可以和贵族子弟来……相亲?

    对面坐着的青年看上去仪表堂堂,卓尔不凡,谈吐清晰有礼,身体强壮肌肤呈现一种淡淡的蜜色,光是看着就知道对方一定是个非常勤快锻炼的阳光大男孩!

    没错这个青年看着虽然沉稳,但是依旧算不上是成熟的男人,据说雄性生物比较晚熟,沈悦对此还是非常的赞同。她笑容温和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等待对方做自我介绍。

    “沈姑娘好,我叫陈云鹤,是当朝兵部尚书家的次子,比姑娘大一岁,所以若是不介意可以叫我……”

    “陈哥哥?”沈悦想着既然是出来了,也得给一直为这件事情担忧的贵妃长长脸,至少不能在外边丢了贵妃娘娘的面子,她摆足了淑女的姿态,叫得很甜。

    “不!”没想到,陈云鹤却是犹如听见了什么夺命**音一样,动作幅度大得差点把茶杯弄倒,他惊讶道,“沈姑娘,你若是不介意,叫我一声陈公子便是。”

    “哦?”沈悦脸上带着几许疑惑,好奇的问道,“不是应该叫陈郎君,或者直接称呼为云鹤……”

    萧王朝的民风开发,就算是第一次见面,若是气氛良好,叫叫也是无妨。

    她听其他有经验的相亲宫女是这么传授经验的!

    沈悦发现坐在对面的青年,顿时脸色变得十分沉重,就好像下一秒会撒手人寰一样……

    陈云鹤镇定了一下,才开口尽量让语气正常的劝道“沈姑娘有所不知,在下实在是才疏学浅,根本就配不上沈姑娘这样的国色天香,所以叫得太亲热反而是折煞了在下了。”

    沈悦完全没有想到,国色天香这个词语还能和她沾上关系?至少对于一名嬷嬷,用这样的赞美是太高了。

    忍住抬手摸了摸脸的冲动,她神情冷漠的说道,“听陈公子的意思,今日的相亲便是黄了?”

    “黄……什么?”

    沈悦解释道,“就是没戏了。”

    “哦……自然,在下同沈姑娘本就没戏……不,等等!”陈云鹤点着头差点就要为这场相亲饭画上一个终点了,他反应过来后,连忙矫正道,“沈姑娘不必这样认为,戏是两人才能唱下去的,哪两个人都是人对吧,我们还是先聊聊,看看话投不投机如何?”

    难得出来一趟,沈悦也不是说非得那么快回去,她一会还可以到处走走,给贵妃娘娘带些民间的小玩意,想当年还没有进宫的时候,贵妃家里可没少找人出去买点有趣的东西回来涨涨常识。

    两人对坐着沉默了一瞬,沈悦发现对面的青年好像张了张口,有闭上了嘴,而后吃了点东西,又继续张开,再闭嘴。像是想要说点什么,却不好确认话题一般。

    陈云鹤心里正是百感交集,他终于要开始做任务了!能得到和硕亲王的信任和鼓励,这件事情一定是要办得妥妥的,可是现在,要如何才能出手呢?

    就算是找媳妇经验丰富,但是帮其他男的找媳妇,这个经验陈公子表示他还没有想要积累的意思。

    “陈公子,不知平日里有何兴趣爱好么,如若方便,不如一起谈谈?”沈悦好心的先开了口。

    陈云鹤听了之后脸色变好,眼神清澈,仿佛是一下子找回了状态一般!

    沈悦心想,果然是大男孩,太紧张了。

    “说到兴趣爱好,谁人不知京城当中的潮流都是由亲王殿下引领的……”陈云鹤目光灼灼,慷慨激昂的表达着对于站在“兴趣爱好”这股变革风潮顶端的男人,那深深的佩服和敬意。

    沈悦:“……”

    她等着青年把话说完,还意犹未尽的重复了一遍后,才继续开口道,“听闻陈公子年轻有为,现在就在兵部任职?”

    “要说在下的职位,那是不值得一提的,年轻有为这个词语用着倒是心虚,现今最厉害的青年俊杰,还是要属身居重职的亲王殿下了……”

    又是滔滔不绝的一段话。

    沈悦保持微笑,等到对方说得口渴了喝水的时候,才努力想出第三个问题,“不知陈公子的家里……”

    她实在是找不到话题了。

    结果陈云鹤一句“在下家里人口简单,不足为奇”就给轻飘飘的说了过去,反而是把萧亲王的身家背景、家庭情况都给讲了个清清白白!

    一顿饭结束后,沈悦除了觉得登云楼的饭菜味道好之外,她现在对于这名陈公子没有什么了解,一点都没有,反而是知道了萧容的许多公事和私事。

    看样子陈云鹤的眼线不少,连萧亲王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平日里有什么温柔助人,或是体贴动物的小习惯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沈悦看向青年的眼神变得十分敬佩!

    能对那样的男人监视得如此全面,人才啊。

    陈云鹤觉得被这样看着不太好,他心里焦急得不行,怎么这名沈嬷嬷好像看过来的眼神非常亲切火热呢,陈云鹤回想了一下,确认没有说过什么会夺走亲王殿下风头的话。

    他想夺也夺不走,难道这种相亲是看脸?

    陈云鹤心里一片阴郁,说笑呢,他能比得上亲王殿下一个眼神儿!

    为了努力转移沈悦的好感,陈云鹤提出要不要去逛逛夜市?

    沈悦欣然答应,以前的年代都会有宵禁,这里却是有热闹的夜市。只是这个夜晚并非指的是深夜,而是指戌时期间的闹市。

    一般这种情况,男人大多会给女人买点小东西、小玩意,哄哄愉悦心情。

    于是陈云鹤一路上给沈悦买了亲王亲笔字画纪念版、亲王爱用物件大礼包、亲王评语集全册……

    沈悦觉得这名青年极有可能是萧容的脑残粉。

    晚上的行人不多,小河边倒是多了几分清净,陈云鹤看了看这花前月下的美好时光,开口问道,“沈姑娘觉得今日如何?”

    沈悦笑了笑,“不虚此行,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场景了,多谢陈公子。”

    “谢我做什么。”陈云鹤有些心虚的笑道,“沈姑娘想放花灯吗?”

    沈悦对于往水里丢东西破坏环境没有兴趣,不过既然对方都说了,她便点了点头,“可以,正想试试。”

    “那太好了,沈姑娘现在这里等一等,我去去就来!”陈云鹤迈步便走。

    沈悦以为对方是去买花灯了,卖花灯的小摊距离这里有点距离,她便站在河道边,看着两岸灯火通明的热闹景象,一边欣赏着,一边舒服的放松心绪。

    “沈姑娘久等了。”

    一个带着磁性的男音在耳畔响起。

    沈悦蓦地一回头,却是看见了一名身姿笔挺,气质无双的男人站在后面,皎洁的月光透过云层洒下,照耀在那张俊美无双的面颊上,男人周身散发出的凌厉气息似乎柔和了几分,却又更加的沉稳内敛。

    “亲王殿下?”沈悦惊呼出声。

    男人笑了笑,顿时眉眼展开,目光深邃,风度翩翩,淑人君子。

    他却是道,“沈姑娘叫得生分了些。”

    沈悦怔了一下,这可是在外边,公众场合呢!

    “亲王殿下,这……”

    “嗯?”男人眉梢上扬。

    沈悦想了想还是不要得罪亲王,以免贵妃担心,于是她双颊划过一丝绯色,而后迅速恢复正常,开口道,“萧容,萧公子。”

    “若是沈姑娘不愿直呼其名,便叫我萧郎即可。”

    这不是更难为情了吗?!

    “……萧郎。”沈悦支支吾吾的喊了一句。

    而后看见那个男人很不要脸的把耳朵侧了过来,一副没有听清楚的模样。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一直以来毕恭毕敬的神情、修身沉稳的心态,在对方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萧郎!”沈悦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特别有礼的询问道,“实在是巧,竟是在此处遇见,但是刚好已经和人有约了,所以……”

    萧容看见女子一副要炸毛的模样,便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方才看见陈云鹤好像有事情,所以托我过来把花灯送到,并且叮嘱一定要让沈姑娘享受到放花灯的乐趣才行。”

    “……是吗。”

    两人放了花灯,一直到顺着河流看不见那一点亮光后,沈悦才拍拍膝盖起身,准备回宫了。

    “沈姑娘别急,先吃个宵夜再走,陈公子可是再三强调要让沈姑娘吃饱喝足,然后安安全全的护送回宫。”男人缓缓的开口说道。

    沈悦:“……”

    于是两人吃了宵夜,还沿着街边一路品尝着小吃,直到吃得差不多了,才踩着夜市结束的点回到宫中。

    一路上,沈悦都在想着,她要怎么同贵妃描述这次相亲的经历呢。

    一不留神,脚下绊了一下,沈悦抓着身边的依靠站稳了身体,心下稍稍松了口气。

    萧容目光下移,放在了被她紧紧握住的手上。

    “抱歉。”沈悦反应过来后连忙放手。

    “无妨。”男人笑道。

    沈悦告别萧亲王后,一路不回头的往长青宫走去,她疑惑的握了握手指,总觉得方才手心被什么东西轻轻划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