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大力嬷嬷掌 > 38打脸倾世宠妃10双更合一

38打脸倾世宠妃10双更合一

    “你说淑妃去和皇上诉苦了?”

    永福宫中,德妃冷笑着看向回来禀报的太监。

    对于比赛地点的事情,她索性就直接和往年一样选在可后宫中一处空地上,那个地方倒也可以容得下数名奴才跑动,两边还有树荫凉亭,非常适合坐在上面喝点冷饮吃些水果,慢慢观赏风筝。

    “启禀德妃娘娘,淑妃娘娘是今早去的乾澈宫,一刻钟后捂着脸出来的,听守在门边的宫女说淑妃娘娘脸上留着泪水呢。”小太监绘声绘色的把当时的场景给描述了出来,他尽量把淑妃说得可怜一些,道,“后来淑妃娘娘回到钟灵宫后,气得砸了不少东西,因为看见那边要丢掉的垃圾都多了不少!”

    德妃笑了笑,道,“那皇上定是没有答应她的要求。”

    一旁的大宫女配合道,“还是娘娘您稳重些,淑妃娘娘那样的唐突想法,根本就不像是一名妃子说得出来的呢。”

    德妃笑而不语,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心情显得非常高兴。

    能看见淑妃吃瘪,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

    只是她的好心情只是持续到了下午,同样是那名小太监过了禀报,脸色却不像是中午那般带笑,对方苦着脸道,“皇上去了钟灵宫,今晚留在那里用饭,也是不会离开了。”

    德妃神色不变,她淡淡的说道,“淑妃的手段无非是撒娇讨喜罢了,皇上也不会因为一件小事就厌恶于她,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

    小太监见德妃娘娘似乎没有生气的模样,他才磕了头后,步伐悄然的退了出去。

    等大宫女进来的时候,德妃的脚边却是摔了一个杯子。

    “那个狐媚货!”

    “娘娘消气,皇上也只是图一时新鲜,那样不懂事的人儿,哪里比得过稳重大气的娘娘呢。”大宫女连忙细身劝道。

    德妃冷哼一声,“看着吧,她得宠的日子肯定不会长久。”

    “娘娘说的是。”大宫女点头赞同道。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德妃心里并没有多少信心,皇上宠爱淑妃的日子也不短,可见是真爱了。而且淑妃既不爱参与别人的事情,也不喜欢搭理宫中事务,一时之间,她找不出什么把柄来往淑妃身上按去。

    永福宫中德妃气得晚饭只吃了几口,在长青宫那边贵妃却是恨不得一下子把沈悦给塞胖起来。

    “娘娘,奴婢实在是吃不下了。”沈悦对着贵妃娘娘伸到她唇边的拿一勺子燕窝,连连摇头。

    在外边都已经吃过了宵夜,回来竟然面对着一大桌子丰盛的美食。

    若是在之前,她肯定会好好的吃一些,就算是已经吃过了,那也不至于太浪费食物。

    可是今天不止是吃过了,沈悦是快要撑到胸口上来了。

    萧亲王的爱好广泛,没想到食物也不挑剔,而且非要每一样都买来试试,也不多就买一份,两人分着吃,说这个也算是体验下民间生活,节俭一点为好。

    因为吃小食的时候有分开竹签和勺子,而且亲王殿下都说不要太浪费了,沈悦也不好多说什么,她没有想到,这一路下来,哪怕是每一种食物都只吃一小口,那也足以让她快要走不动路了!

    夜市之繁华……

    果然应该饿着肚子去逛吃的。

    贵妃挑了挑眉梢,却是柔声笑道,“怎么不吃了,你才吃了这么一点点,哪里能够呢?”

    “够了,娘娘,奴婢不要了……”沈悦新夏无奈,连连告饶。

    贵妃却是不依不饶,她伸出手,环上了沈悦的腰肢,顿时两人靠得很近。

    一股馨香的气息萦绕在身侧,沈悦抬眼便对上了那一双含着秋水的美眸,她听见贵妃娘娘道,“相亲是一项力气活,看你走回来的时候,步伐都不太正常了,肯定是饿坏了,别害羞该补充体力就补充体力。”

    她那是撑着走路困难罢了!

    沈悦哭笑不得,她拉过贵妃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处,道,“娘娘,奴婢真的吃过了,不信您摸摸。”

    贵妃娘娘仔细的摸了摸,确定自家嬷嬷的小胃没有干瘪着,是被喂得饱饱的时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看样子,今日那位陈家的儿郎还不错。”

    沈悦犹豫着,要不要解释喂饱她的其实不是陈家公子,而且神出鬼没的和硕亲王。

    突然贵妃的手一下子往上移,细腻雪白的手攀到了某处,沈悦忍不住压低声音道,“娘娘!”

    贵妃微眯着眼笑道,“他待你如何?可是看得上眼了,要不下次再约出来见见?”

    沈悦把贵妃娘娘的那双手轻轻拉开,才无奈道,“回禀娘娘,奴婢只是同那位陈家公子第一次见面罢了,也说出什么来,但是若是第一眼的感觉,却是很平常。”

    “果真?就没有什么让你记忆深刻的事情吗?”贵妃一脸的好奇。

    沈悦摇了摇头,说出陈云鹤是亲王殿下脑残粉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影响青年的名声,毕竟狂热到了相亲都能一直提亲王的地步,应该是不常见的吧。

    “原来是这样无趣的吗。”贵妃娘娘一脸意兴阑珊,她到底是喂了嬷嬷那一口燕窝,然后才摆摆手示意宫女进来收拾餐桌。贵妃娘娘询问沈悦,“那改日我们再换一个试试,相亲这样的事情,还是要多多益善,也许下一个就能遇见好的了呢?”

    “娘娘,今日事情比较多,不如暂且放一放。”沈悦推脱道。

    “能有什么事情,现在天热,本宫也不爱出门了,正巧让你空闲一些可以多申请出去。”

    沈悦只好提点道,“风筝大赛。”

    顿时贵妃的脸色就不太好了,她道,“你不说,本宫都想不起来那件事情了,记得就在近日罢。”

    “回禀娘娘,正是要开始了,宫中无论位份如何,都可以参加,只是一人只能放一次,用同一个风筝,当天谁飞得最远、最高,就是得胜者,裁判员会综合评判,皇上也会对喜欢的风筝和放风筝的人做出奖赏!”沈悦一口气不停的把需要注意的事项给说了一遍。

    贵妃微微颔首,“德妃办事倒是比淑妃要稳妥,只是既然有皇上的奖赏在,那其他的妃子贵人们可就卯足了劲,当天的场景足够激烈的呢。”

    沈悦毕恭毕敬的回道,“人多手杂,空气也不好,娘娘那日需更注意身体,就坐在小亭子里看看便是。”

    贵妃摸了摸她的手,道,“本宫知晓,你随意派一人去参赛罢了,风筝就在之前皇上赐来的民间小物里找,本宫记得是有这么一个的。”

    “诺。”

    沈悦伺候贵妃歇息后,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回味了下初次相亲的经历和体验,闭上双眼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她果然从长青宫的库房之中,找到了那个尘封已久的风筝。

    因为即便是库房,每天也会有专人过来清理和擦拭,所以这个燕子形状的风筝非常的干净,也没有任何破损,沈悦遵照贵妃的指示,让一名小太监去放风筝了。为此小太监还特意练习了几日,一直到风筝大赛的当天。

    在后宫中被清理出来的一块十分宽敞的空地上,几乎大半个后宫的女子都集中在了这里。

    除掉一些生病体虚的,其他的贵人、答应等都表示要亲自上阵放风筝。

    开玩笑,这么好的机会,这么不费力的机会,只要放风筝就能得到皇上的青眼有加,天大的好事谁不想要呢?

    贵妃便是不想。

    她捧着珍贵的大肚子,即便是在走入凉亭的时候皇上正在和淑妃腻腻歪歪的,一看见贵妃过来,便连忙走了过去,又是搀扶又是关怀,还特意让人准备了软垫和靠腰,就怕贵妃给累着了。

    过了一会,各位嫔妃走过来齐齐行礼,而后便按照顺序,依次开始了放风筝。

    皇上对于一些妃子独特的放风筝手法有些好奇,便走出亭子上前去观看了,于是亭子里只留下了四位妃子,以及周边的一些等候的贵人和答应。

    “没想到贵妃姐姐肯赏脸出席,妹妹以为姐姐不会来了呢。”淑妃在一旁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贵妃雍容华贵的坐在那里,看了她一眼,道,“本宫何时说过不来?”

    “这……”淑妃没想到一开口就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原以为贵妃会和她客气几句的,“姐姐自然是没有,是妹妹多想了。”

    贵妃面上带笑,“现在天热炎热,容易上火,妹妹别多想了,放空脑子才会觉得凉爽。”

    淑妃还没转过弯来,贤妃便补充了一句,“贵妃姐姐说的是,这人啊,想多了就觉得心烦,什么都不想才是自在呢。”

    德妃今日较忙,她急着要在皇上面前表现好,于是不时往场地看去,生怕是出了什么乱子。

    淑妃见了,便讥讽道,“德妃姐姐看上去有些不安呢,是不是有事情没有做好,如果有的话不如直接说出来,也让皇上放心,让妹妹们提前有个应对的措施才好。”

    德妃冷冷的说道,“本宫并没有什么做事的漏洞,妹妹费心了。”

    淑妃收回目光,见到皇上回来了,便盈盈起身,面上带着娇媚的笑意,声音非常柔嫩,“皇上,臣妾想死您了!”

    “噢?才那么一小会不见,就这么想朕了吗。”萧帝笑得开怀,他道,“你的风筝呢,方才朕好像没有看见。”

    淑妃轻轻拉了拉萧帝的袖子,这个小动作要是其他三位妃子,那是万万做不出来的,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来。但是淑妃却是没有什么忌讳,她一直得宠,就算是在皇上面前,那也是被放在心尖尖上的。

    “皇上,臣妾可是要亲自去放风筝的呢,好东西自然要留在最后才出场,不然怎么能让皇上眼前一亮呢!”

    萧帝握住那双白嫩的小手,道,“怎么又要给朕一个惊喜?昨天听说你去朕的库房里找了好东西了,还让守门人待在外边,说说,你是不是又拿了朕什么贵重的物品随意玩耍了。”

    淑妃顺势就靠在了萧帝的身上,娇柔的笑道,“哪里是贵重物品,臣妾只是找了一副山水画做成风筝,看着让人心情放松而已,要说贵重,那画许是哪位大家的真迹,皇上可是舍不得?”

    萧帝哈哈大笑,他拍了拍淑妃道,“库房中的字画哪里有爱妃来得贵重,只是你昨日是悄悄去拿的,若非朕今日问起,恐怕会被一直瞒在鼓里!”

    这句话说得有些严重了。

    淑妃连忙面容正经了起来,她娇声道,“臣妾知错了,是因为皇上公事繁忙,每天批阅奏折到深夜,奴婢不想为了一点小事就惊动皇上您休息呢,所以才自作主张……臣妾是不是让皇上生气了……”说完后,脸上已经带了几丝泪花。

    萧帝连忙安慰道,“爱妃别怕,朕说出来就是没有放在心上,相信爱妃是个懂事的,那些太过于贵重的也不会随意拿来玩弄。”

    淑妃被哄了一会,这才破涕为笑,道,“皇上放心,臣妾没有动那些看着就是出自名家手笔的画卷,臣妾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吗?!”

    萧帝虽然安慰着淑妃,却是早已经下令处罚了库房的守门人,更是直接将其换掉了。就算是喜爱的妃子,也不能瞒着他来做事。

    德妃在一旁冷眼看着皇上和淑妃恩恩爱爱的,自己却要为了比赛的事情烦心,心里非常的不平衡,她忍不住说道,“皇上,臣妾为了今日也是准备多时,不知皇上方才下去转了一圈,可是发现有何不妥之处吗,臣妾愚钝,希望皇上能提示一二。”

    萧帝的眼神这才从淑妃身上,转移到了德妃的位置,他点头道,“德妃此次做得很好,哪里有什么错处,朕应该大赏才是!”

    “皇上……”淑妃不依了,她道,“这可是臣妾的注意呢,若不是臣妾,哪里有这场让皇上眉开眼笑的风筝比赛呢?”

    “好好,都赏,都有赏!”

    德妃和淑妃站起身来,谢了恩。

    私底下,德妃却是感到不忿的,凭什么她辛辛苦苦的操劳了这么些日子,而淑妃只是动了动嘴皮子,两人的赏赐竟然是一样的!

    贤妃即是羡慕淑妃得宠,又是嫉妒德妃被夸,她看了看贵妃,这位更是稳坐钓鱼台,肚子里揣着个金疙瘩!

    这么一想,她对于面前的食物一点胃口都没有了,只是简单的喝了几口玫瑰露,而后就眯着眼闭目养神。风筝大赛不过是为了淑妃举办的,那些小贵人小答应也跟着露露脸,没看见宫里边不少人都开始称赞淑妃了吗,说她虽然想要独占皇上,但是也知道分点甜头给其他人。

    贤妃可是看出来了,这位淑妃娘娘哪里是想要分点甜头,她只是完全为了让皇上开心罢了,一点都不愿意同其他女人分享皇上的!

    虽然每个女人要是有得选择,都不喜欢脏了的黄瓜,但是无论是在宫里还是在宫外,都是没有得选择的,所以她们只能学习平衡之术,学习贤妻守则,学习如何管家管小妾……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会儿的功夫,贤妃是被身边的贵妃给叫醒了。

    “最后一场了。”贵妃同她说道。

    贤妃揉了揉眼睛,发现萧帝正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她连忙起身行礼,羞涩道,“臣妾失礼,皇上莫怪。”

    萧帝今日心情很好,他关切的问道,“贤妃可是身体不适?”

    贤妃很想顺势说自己不想继续在这里呆着了,不如回去凉快凉快,但是连怀孕了的贵妃都还没有走,她不想落下一个体弱多病的名声,于是道,“并无不适,只是看多了风筝觉得眼神有些花,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萧帝点点头,让一旁的宫女给端上一杯醒神的花果汁,这才将目光重新投入到了风筝比赛的场地上。

    此时代表四位妃子放风筝的人正在排队走出。

    沈悦伺候着贵妃坐了起来,到了最后总得做做样子,她站在贵妃娘娘的身后,垂手肃立,目光笔直的望过前方。

    首先出场的是德妃代表队,她们雌姿英发,眉宇间全是滔天战意,手里拿着的大雁风筝看上去闪闪发光,耀人眼目。

    其次出场的是贤妃代表队,她们信心十足,步伐稳健,巾帼不让须眉,手里拿着的火鸟风筝通体红纹,艳丽十足!

    第三出场的是贵妃代表队,他走得不快,但是动作轻盈,手里拿着的燕子风筝构造独特,别有风姿。

    “咦,贵妃姐姐派出的是一名小太监?”淑妃捂住唇角,惊叹出声。

    她的话让萧帝看了过来,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道,“太监怎么了?”

    淑妃一本正经的说道,“皇上有所不知,臣妾的队伍也是宫女组成的,若是让小太监来放风筝,那岂不是乱了套了,一会跑起来冲撞到了怎么办!”

    贵妃适时站起身来,说道,“皇上,臣妾觉得宫女在太阳底下跑动,容易晕眩,才选了小太监,一会让他距离宫女们远一些便是。”

    沈悦在一旁心想,放风筝又不是和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的,而且场地够大,很难会撞上。

    至少比赛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生碰撞事件。

    反而是因为太阳毒辣而导致中暑的嫔妃宫女们有很多,不少小贵人、小答应到了后面也不愿意自己跑了,能不能得到皇上青眼是一回事,当场晕倒了岂不是什么都没了?

    淑妃娘娘可还在上面坐着呢,也不见得会让皇上过来看看她们的!

    萧帝正要点头,却听见淑妃道,“贵妃姐姐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为了公平起见,还是派出一名宫女罢了,如若不然,妹妹还是觉得用太监不好呢。”

    下边的小太监一脸尴尬,他为此练习了好几天,正要大展身手,没想到还会有嫔妃介意这个。

    放一个风筝,并不需要很多体力,太监和宫女的区别并不很大,只是宫女经常在室内干活,太阳底下更容易被晒晕罢了。

    萧帝无奈道,“贵妃说的有道理,这样的天气下跑动,很容易让人中暑,之前朕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同意了举办风筝大赛,现在想想真是失误的决定。”说完后,他也表明下次不能再举办这样的风筝大赛了,天气太热,容易把人给晒坏了。

    淑妃对此闷闷不乐,皇上的意思就是说她这次提的主意不好了?

    “皇上!臣妾只是为了让您开心罢了,就这么埋汰臣妾。”她不满的说道。

    萧帝只好又安慰了几句,但是语气坚定的说以后杜绝在盛夏举办这种比赛。

    淑妃没有法子,只好皱着眉同贵妃道,“贵妃姐姐,不如就让您身边的沈嬷嬷去放风筝如何?妹妹看她身体应该是挺好的,总是能为姐姐去御膳房弄食物呢。”

    贵妃冷冷一笑,道,“沈嬷嬷要伺候本宫,淑妃妹妹对本宫嬷嬷的身体,倒是了解得很呢?”

    淑妃瞥了沈悦一眼,对那个嬷嬷的身体?她几次都没能下手,还不就是对方太过于沉稳谨慎,这样的女子肯定是心机深沉。

    “娘娘。”沈悦突然附在贵妃耳畔道,“让奴婢去吧。”

    贵妃眼底沉了下来,刚要开口,却听见沈悦轻声道,“娘娘,奴婢看那小太监手上拿着的风筝,似乎和奴婢之前拿出来的有点出入,奴婢需要去确定一番才是。”

    什么?

    贵妃见沈悦这么说,犹豫片刻,便点了点头,她直接同皇上道,“皇上,本宫见那风筝好像有点问题,让沈嬷嬷去看看罢。”

    萧帝有些疑惑,但还是允许了。

    沈悦从小太监手里拿过风筝的时候,就知道被做了手脚,也不知道是谁的暗线做的,竟是将风筝的骨架给改了改,外表看不出来,一会是很难起飞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