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也是宁欢知道是他,不然还真要把他当成劫匪叫人来了。

    “你不热吗?”这大夏天的,他捂得那么严实宁欢真怕他脸上起痱子。

    确定没有狗仔跟踪后,沈暄这才将口罩和帽子墨镜一起摘掉。他将带来的花和补品扔给宁欢,还嫌弃的翻了个白眼。“亏你还说是我的小迷妹,你到底看不看新闻啊,知不知道哥现在有多火?!”

    宁欢还真不知道沈暄现在有多火。她最近因为忙着照顾奶奶和找工作,根本就没有注意看新闻,只知道沈暄在《笑卧桃花间》拍摄到末尾的时候就已经曝光在众人视线下了,前两天的确是引起了不少轰动,各大娱乐版块全部都是他的影子。

    “奶奶,最近身体好多了吗?”沈暄长的白净帅气,虽然身上自带嚣张跋扈的气质,但是他笑起来的时候却极为有亲和力,这种笑容,还真是男女老少通杀啊。

    宁奶奶不知道沈暄是干什么的,只觉得自家姑娘和这大男孩看起来很是亲密。宁奶娘一联想到前几日她抱着手机笑的那一脸甜蜜的样子,就自动和这大男孩联系起来了。哦,原来搞半天,自家姑娘是看上这小伙子了。

    沈暄很有礼貌,而且看起来对宁欢颇为照顾熟稔,举止谈吐也很是大气。宁奶奶自己没什么要求,只要自家姑娘喜欢就好,也就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也许是因为搞娱乐这块的,沈暄还真是和谁都聊得来,三人完全没有代沟,而且沈暄还好几次把宁奶奶逗笑了。看到宁奶奶笑了,宁欢也跟着高兴。她不仅也从心里开始佩服起沈暄来,连她都没有让宁奶奶笑的那么欢畅,看来她以后还得多找沈暄来陪陪奶奶。

    沈暄似乎很忙,从这儿待了不到一个小时,电话倒是来了不下十个,到了后来,他直接是不耐烦的关机了。宁欢看不下去了,只好催促他赶紧离开,宁奶奶便吩咐着宁欢出去送他,临走前还笑的意味不明。

    “总感觉奶奶刚才怪怪的。”宁欢走在沈暄身边嘟囔着。

    沈暄翻了个白眼,心情却大好。“你是不是没有将你和秦渊的事儿告诉你奶奶?”

    “你怎么知道?”宁欢疑惑的看着他,她的确没有告诉奶奶啊,她怕奶奶不同意自己和温家的大少在一起啊。

    “傻丫头。”宁欢看不出来,但是沈暄刚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宁奶奶这是把他当成宁欢的男朋友了啊。恩,他还真想看看秦渊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沈暄忽然就笑了出来,宁欢看的莫名其妙。“你忽然笑个什么劲儿啊。”

    “没什么。”沈暄挑眉,也不准备把这事儿告诉宁欢,他还等着以后看热闹呢。

    宁欢本来只是想把沈暄送出病房就离开,但是没想到这送着送着,直接就送到了楼下。

    此时沈暄已经又把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一出门小助理就蹬着个高跟鞋蹭蹭的的跑了过来。“小暄总……”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这不出来了嘛。”沈暄懒洋洋的阻住助理要说的话,原本想给宁欢挥手告别,却眼尖的看到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车。

    “亲爱的,我要走了哦。”沈暄一把就将宁欢揽到了自己身边,倾身将脸埋到了她的耳边。从别的地方看,就像是沈暄在亲吻她的脸颊。

    宁欢虽然和沈暄关系好,但是两人也没靠的那么近过,宁欢下意识的就想推开他。

    “先别动,我有话要说。”

    宁欢的手一顿,真的就乖顺的没有动。“什么事儿?”被气氛所感染,宁欢还特意压低了嗓音。

    “你身后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跑车。”

    “嗯。”沈暄的声音忽然间就正经起来,连带着宁欢也认真起来,以为沈暄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

    “那辆车内坐着一个男人,正满脸凶光的看着我们。”

    “啊?”宁欢的神色一紧,第一反应就是。“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沈暄不答,在宁欢看不见的地方正满脸挑衅的看着脸色越来越冷的某人,忽然就惊呼道。“啊,他从车里出来了!”

    “……”宁欢屏住了呼吸,下意识就想回头去看。

    “别回头,千万别回头,让他发现我们就完蛋了!”沈暄双手箍住宁欢的肩膀不让她回头,靠的她更加近了一些。开玩笑,要让她回头看到了是谁,他这戏还怎么演下去?!

    沈暄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声音却是异常的严肃认真。“欢欢。

    “我数到三,咱们就分头狂奔,记住,千万别回头!”

    啊?宁欢一愣,分头狂奔?她要往哪跑啊。然而不等宁欢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沈暄就已经开始数起来:

    “一”。

    “二”。

    “三”。

    “跑!”几乎是沈暄一声令下,宁欢脑袋一空就撒丫子狂奔起来。接着,她便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像是有人在追赶她。

    天呐,宁欢的心吓得砰砰直跳,慌乱的她都没有听到身后某个熟悉的声音。

    “欢欢!”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到最后直接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往后一拉。

    “啊!”宁欢发射性的就尖叫了一声,身体却被那人拉的一把跌入他怀中。

    宁欢下意识的就要挣扎,却被那人箍的更加紧,甚至霸道的将她的脸转向了他。“欢欢,看着我。”那人低沉的说道。

    这声音十分熟悉,宁欢睁开紧闭的双眼,直接抱紧了秦渊的脖子,此刻的她还有些心有余悸。“你、你吓死我了。”宁欢一直以为身后追她的人是手持大刀的凶悍男子,没想到却是秦渊。此刻的她仍有些惊魂未定,抱紧秦渊向后看去。“那人没追我吗?”

    “什么人?”秦渊的脸色此刻十分的不好,他将宁欢紧扣在怀里,冷冷的问道;“见到我你跑什么?”

    “啊?”宁欢呆愣愣的说道;“沈暄说身后……”她的话猛地一停,回想起刚才沈暄说的话,顿时恍然大悟。

    “沈暄!”这个混蛋!

    宁欢气的牙痒痒,往沈暄跑的方向看去,却发现他此刻正坐在保姆车里开着窗户对她笑的前仰后合,看到宁欢望他,他摘了口罩露出了一口白牙,朝着她招了招手就扬长而去。

    见宁欢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沈暄离开的方向而不去看他一眼,秦渊的脸色更差了。他一把将宁欢的脸给扭过来,冷冷的说道;“不准再看!”说着,捧着宁欢的脸就吻了上去。

    宁欢刚才慌不择路,没有往医院跑而是朝着大街上跑。此刻在这种公共场合被秦渊给吻住,宁欢感觉十分的不自在,一吻过后,她直接将脸埋在了秦渊的胸口上不肯出来了。

    秦渊淡淡的瞥向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周身散发的寒气硬是吓得人群四散。他揽近怀中害羞的小姑娘,直接将她带到了车里。

    车内的寒意四处流转,充当司机的罗西很有眼色的下车离开,将空间留给气氛明显不对劲儿的两人。秦渊此刻的神色并没有因为一个吻而好转,反而有越来越冷的趋势。

    “秦、秦渊。”宁欢小心翼翼的扯了扯秦渊的衣袖,小声的说道;“刚、刚才是沈暄骗我来着……”

    “刚才他靠你那么近为什么不推开他?”秦渊淡淡的将视线瞥向宁欢,吓得宁欢反射性的将手给抽了回来。秦渊已经很久没有用那么冷淡的神色望着她了,宁欢有些委屈得搅了搅手指,小声的说道;“是他说有事要告诉我的。”

    “所以你就让他靠你那么近?”秦渊嘴角勾着的笑意很是薄淡,他忽然间就倾身靠近了宁欢,姿势和刚才她和沈暄的一样。“你们当时就是这样?”

    宁欢呆愣愣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么轻微的动作竟然和秦渊的脸颊相蹭。光滑的感觉令宁欢的心一荡,吓得她瞬间就不敢动了。

    秦渊冷哼一声,周身冷冽的气息瞬间就极具危险性。宁欢有些慌了,下意识就解释。“我、我们当时哪里也没有碰到的。”

    “哦?”秦渊懒散的一应,接着他将手放到宁欢的肩膀上,泛着凉意的嘴唇直接印在了宁欢的脸颊上。“那如果他当时像我一样亲了你,你怎么办?”

    “我……”宁欢一噎,很是小声的反驳道,“他那不是没亲么。”他丫要是真敢上嘴,宁欢就把他从偶像打成呕像。

    “你说什么?”放在肩膀上的力道猛然加大起来,秦渊这次直接将宁欢抱到了自己的腿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看来你还是没有长记性。”他秦渊的女人,怎能允许别的男人触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