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60 她的心动

    文/镌心

    一连三天,白尹都没见到弗兰茨。

    长时间待在一处,没事干真的很无聊。某日,她向房主波兰寡妇借了些书,那位寡妇对她还算和气。

    期间,白尹见到了她的一对双胞胎女儿,10岁左右,很是可爱却缺了点灵气。白尹忽地就想到了米娅和古斯塔夫,心头愈加闷的慌。

    白尹待在房间里看书,偶尔会望望阳台外头的世界,不时看到街道上三三二二的德军宪兵、党卫军人、波兰警察在四处巡逻,或是德军部队匆匆跑过,像是要去执行什么任务。

    又过了几日,街口的大喇叭传出德国纳粹对犹太人下达的硬性指令,大致意思是:波兰犹太人必须按德国纳粹的规定,在衣服上绣上黄色为底的大卫星即六芒星(两个三角形组合而成的图案),以示与其他人区别。

    白尹合上书,心里默想,这就像打上了标签的物品,区别对待在所难免。心中一凛:看来纳粹对波兰犹太人的迫害就要开始了。

    脑子一过她又想到自己,医院那头几天都没有啥动静,想是海蒂没有看到她写的信啊~!怎么破?纠结来纠结去,她又将目光投到院门口,却看到了令她喜不自禁的一幕。

    一个高挺男子,穿着军医白大褂,距离有些远,加上白尹本就有点小近视,面容看的不是很清楚。她两手握成了“望远镜”,放到眼前,屎命睁眼睛——有,有救了!真是他……他来找她了!

    她非常确定,这人就是她十分想念,十分期盼能把她带出“牢笼”的艾德里安-冯-格莱姆。

    军靴踏木质地板的咯吱声越来越近,白尹听到了敲门声,她立刻在门前站定。

    她等到了!怀着期待忐忑的心情,白尹站在门边又是紧张又是激动。

    “白小姐,军医来给您复查了,请开一下门。”

    白尹眼前一亮,艾德里安的这个借口太棒了,她深呼吸平稳下激动外显的情绪。

    吱呀,门打开了,是她熟悉的高大身形,白尹胸口跳的欢快,但因士兵没有离开,她只好装模作样道:“请进医生!”

    士兵一步跨到门边,没有离去,也不让白尹关门。白尹皱眉,耐着性子说道:“你可以走了,复查完后军医自会原路返回,这么点地方他不会迷路的。”

    士兵诧异的看着白尹,想了会儿回复:“上尉叮嘱过属下,不能让异性接近您,如果非要接近,我们只能寸不不离的保护您。”

    “你不是异性么?”白尹忍不住道。

    士兵一噎,一对小眼睛转了一圈:“您完全可以把我们忽略。”

    “……那你站着吧!”白尹朝天花板翻个大白眼,这死脑筋的古板士兵。

    一转头,便见艾德里安站在一旁看着她很久了,白尹尴尬的摸摸鼻尖,艾德里安露出个微笑,示意她稍安勿燥。

    白尹扁嘴走到沙发上坐下,艾德里安坐到她身边,打开出诊用的小箱子,一步不差的给白尹检查起来。完后,他不动声色的将一个便条塞到沙发垫底下,白尹眼神一闪,霎那明白过来。

    送走艾德里安,白尹迫不及待的打开便条,一行行看下来面色渐转红润,这下总算吃到了一颗定心丸。接下来,她就安心等待他的安排了。

    这日,白尹早早吃过晚饭,心情大好的走到楼下开始绕着院子散步数天上的星星。门口站岗的两名德兵,见白尹没有外出的意思,同时一松气,但两双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她,愣是不肯放松警惕。

    白尹很想笑,外头这么乱,她一个亚洲人虽没有犹太人这样无地位,可也不会令德国纳粹笑脸相迎,她还是有自知之明,吃饱撑着才会想出去被人抓小辫子。

    她安安静静的走了几圈,又认认真真的做了一套广播操,接着静悄悄的进了屋子回房锁门,洗洗就睡了。

    白尹睡到半夜,开门声吵醒了她,她揉揉眼睛,一个巨大身影直直往她身上压下来。白尹吓了一跳,这还没跳起来,就被一张满是酒气的薄唇亲了个昏天黑地,差点被酒味熏死过去。

    娘滴,白尹怒了,一巴掌掴到对方削尖的脸上,响亮的“啪”声打的她一阵汗毛倒竖,打的他酒醒了大半。

    “弗金毛,你干什么?”她这才发现是他!他吃错药了吗?回来就撬锁爬她的床。

    他原本漂亮到一塌糊涂的碧绿眸子,有些浑沌,巴闪了半晌,忧郁而缓慢道:“怎么了?吻你不行吗?你是我的未婚妻子,我们亲/热不行吗?”

    最后几个字,白尹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意味儿。

    不对头,这厮受到什么刺激了咩?

    他继续逼近,用了讥讽的语气:“你可以在答应我的求婚后,与那名该死的军医情/意缠/绵……他该死的竟然威胁我,竟敢从我身边掠走你……”

    噗,白尹吓尿,什么……什么情/意?什么缠/绵?

    “你……胡言乱语什么!”白尹用力推开他,她本就没有答应他的求婚,一切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套上睡衣,白尹跳到地板上,10月天赤脚还不冷,脚底板却突然泛上凉意,白尹感到浑身冷的不舒服。

    一头栽到床上,弗兰茨哈哈笑了一阵,最后以咳嗽结尾,又以解他的军装开始下一步动作。

    白尹冒汗了,转身就往门口跑。用力拉门,她顿时傻眼,这家伙用钥匙把门给反锁了。

    “过来!”他潇洒的坐在那儿朝她招手,细长的眼睛微眯,尖下巴突出了他阴柔的美,柔软的薄唇招摇而艳红。

    紧张的盯着他,白尹吞吞口水,虽然他这模样,美丽妖孽的天理全失,可是她仍旧选择坚定摇头,坚定抵制他的吸引。

    “那我过去!一直都是这样……白尹,你不愿意,就让我来……你知道,我从不介意主动是谁……这样做或许会难受一点,可是心不会疼了……只要最后结果是好的,过程怎样我都无所谓……”

    “……”

    “我不会在意有没有人暗恋你、喜欢你、追求你……”沙哑缓速的喃语,暴露了他顽固求全的心理,“你在我这里,我会保护你,你可以依赖我,我愿意为你做你希……”

    “别说了!”白尹没有因他的亲吻红了脸,却被他的表白说的面红耳赤,心跳莫名。

    他歪歪扭扭走到她跟前,伸手抱住她,紧实又固执:“你心动的是不是?虽然现在没有到……我那般的爱恋,可我知道你并不讨厌我,只是时间问题,我会等待你的心与我同步,只是……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尹?”

    脑袋当机,一片空白,白尹睁着墨色眼眸,与他碧绿的眼睛交漆在一处,白尹的心里有什么破开了一条口子,血水沽沽冒了出来,她逃难似的捂脸躲进了手心。

    她不是冷血动物,不是没有感情。弗兰茨洒后吐真言,他说的那些话,白尹发现自己心动了,竟然就被他说的难以去拒绝。

    他抱着她回到她柔软的小床上,他们就这样合衣相拥,一整个夜晚,像是达成某种共识,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各怀心思,沉默睡去。

    翌日,弗兰茨待在屋里没有出门,白尹则默默吃完早餐开始吃水果。

    挥退陪在周围的人,弗兰茨在她身旁坐定。

    白尹自是知道他有话与她讲,她放下手中的餐具,将吃了一半的水果捏在指尖把玩。

    他轻轻啜着咖啡,绿眸流转到她瘦成了“娇巧”的脸蛋上,深深看了一眼。

    “白尹,下面说的话不是交易。”他没有废话,直切主题。

    她吐了口气,点头回应,该来的终归要来:“你说。”

    “你的那番话,我一直在考虑。在占领区做事与我的本意也有差距,等我抓到杀害母亲的凶手,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我准备申请上前线作战。”

    白尹一滞,指尖把玩的水果掉到了桌上。

    她的内心因他的话,竟纷乱如麻了。他说他要申请上前线,他说占领区做的那些事不是他的本意。

    他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这是他的真心话吗?为什么她听到了有种如释重负和纠结担忧的情绪呢?

    是什么事情影响了他?他现在能这么想,并且在计划中了,这不正是她一心希望的吗?

    定定盯着她,弗兰茨踌躇用词:“如果,待会儿有一个选择需要你来做,尹,答应我,请你慎重做出选择。”

    他说的十分郑重,不是请求的语气,没有她拒绝的余地。白尹忖度一瞬,同样谨慎的做出回答:“好的,我答应你。”

    他执起她的手,深深地吻下去。

    白尹的指尖,碰上了他冰凉的唇,他离开时她轻颤了。

    卢卡:“长官,格莱姆少校到达!”

    就在这个时候,屋内客厅,迎来了一位戎装军服的轩昂男子。

    弗兰茨站起身,向进入屋内的男子走过去。

    看清来者何人,白尹浑身震了震,激动之余站起的她碰歪了餐桌上的花瓶。

    卢卡看了白尹一眼,眼角微动,向他的长官敬了个军礼,从容不迫退了出去。

    艾德里安-冯-格莱姆,一身得体的军装,面露得体的微笑,自然地伸手与走来的党卫军官弗兰茨握手。

    “欢迎您的到来!格莱姆少校。”

    “荣幸之至!”

    “请坐!”

    艾德里安见到白尹难掩喜悦的站在那儿凝视他,对她轻轻一颔首,便将注意力继续转到弗兰茨身上。

    他对弗兰茨摆手,道:“不坐了,柏林有指示,时间紧迫耽误不得,这两天我就得赶回德国。您要的人我已经带来了,我现在是否可以带回我的秘书,白尹小姐呢?”

    弗兰茨面色一沉,侧目便见白尹面上挡都挡不住的雀跃表情,美丽的绿宝石眼睛陡然闪过一丝冰寒与哀伤。

    见对方站着不想坐下,弗兰茨反倒幽雅坐下来,端着杯子继续喝那没喝完的咖啡:“不急,为了尊重女士,我们还是请女士来做出选择吧!”

    这句说完,白尹脸色白了三分。

    弗兰茨说的选择,就是指这个“选择”吗?他明明知道她曾经逃离过他,之后中弹不得以二选一下(集中营和他),才选择暂时在他身边,现在让她自选……又不是花样游泳,可以技术自选……= = 。

    两双眼睛,一绿一紫一同向她投过来,白尹头皮发麻,徘徊间三双眼睛互瞪。尴尬,顿时爆棚!

    放在以前,她什么都不会考虑,必定是跟上教授欧巴离开,去完成哈特曼老先生交予她的委托。

    但现在,自从35年来到德国至今,经历了四个多年头,草木都有生机盎然,何况是她这个有七情六欲的人类?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她凝目弗兰茨,那样对待他的她,何德何能让他如此喜欢呢?没有女孩子会抵挡住他的追求吧!何况,是在纳粹的统治下,战乱即将开始的时刻,抱他的大长腿都还来不急的节奏……

    她这是要反其道而行,成为作死女么?≧▂≦

    可她白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有自己的使命,不断的强制自己不能喜欢他不能爱他,可是她真的做到了吗?真的对他的追求和示爱无动于衷吗?

    眼眶变得湿润,白尹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天使浮雕,不想他们看出她眼中的挣扎与难过。昨晚,心底深处那丝疼痛,还不足以证明她对他的感觉吗?她可以麻痹自己、欺骗自己,却欺瞒不了自己的内心。

    她开始回忆与弗兰茨之间的点滴经历,却蓦然发现细节如此清晰,故事如此平淡,可就是在这平静淡然里,一点一点的陷烙进彼此的心底,很难遗忘,不,是——永难忘怀……

    “我……”白尹绞着手指,话不成句。

    艾德里安:“不用担心,没人可以强迫你,你有要做的事不是吗?说出你的选择。”#

    西西里战役,美军投放“炮弹传单”,传单说,这些传单可作为“投降证”,带上它们就可以到盟军的后方领取食物并获得安全保障。

    就在第二天清晨,一批意大利人跑了过来,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传单,有的人还忐忑不安地问:“这是投降用的凭证吗?”在得到美军肯定的答复后,他们全部都高兴地交出了手中的武器。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开始是数十名一批,后来则是成百人拿着传单跑过来“投降”了。

    有一次,两个意大利士兵带着传单投降后,告诉美军说,他们连队还有60 多人想来投降,但是又不敢过来,因为他们手中没有“投降证”,于是,美军马上派人带上“投降证”将这些人全部带来。还有一次,一名意大利士兵专程过来要求再给他一份传单,以便让他的弟弟也能来投降。

    对上意大利军,敌军的士气就会上升;意大利负责的战线就会被突破;连续打赢意大利两次的将军会被人嘲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