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对面撑伞的女人将伞一收,然后轻轻一挥,卓飞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就失去了意识。等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了。

    他被绑在一根柱子上,靠近窗台,窗外能看到大片的蔬菜,以及两条若有若无的铁轨线。

    目光偏转,这层楼应该不高,只有两层。

    不过,绝对不是什么善地!

    因为卓飞看到了一点点血黄色的痕迹,飞溅的墙壁、地面上全都是。这是血液干涸后形成的凝固体。

    墙角满是灰尘,还有蛛网,不过上头的蜘蛛,却早已经枯瘪的只剩下一个空壳。

    没有尸骸,但空气弥漫着一股陈年的腐臭味。

    啪嗒,啪嗒。

    有脚步声从外面传进来,似乎是来人踩着楼梯台阶上来。在吱嘎一声后,房门被人推开。卓飞不无意外得看到了那个女人。

    她看了眼被绑在柱子上的卓飞,就朝着他伸出了手掌,轻轻地挥了挥,顿时五根手指在卓飞眼中,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皮肤变得褶皱,如同枯死的老皮,但却逐渐凝聚成青黑色的六棱形,最终形成一片片的鳞片。

    蹭!

    五根弯弯的指甲突然像是猫爪一样钻出,同样青黑色,她往房门上一扣,夺的一声,房门上就被穿了五个肉眼可以望过去的孔洞。

    “可以好好说话吗?”她问。

    “可以。”卓飞赶紧点头,这个女人的恐怖远在他想象之上,无论是号称90后最强进化者的贾燕平,还是有女侠之称的张鄂英,都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

    卓飞有种诡异的直觉,他觉得自己面前这个女人,应该是一个开启了超级进化之门的强大人形生物。

    之所以说人形,是卓飞也不太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人。

    从那个活死人能说话来看,活死人最终完全恢复意识,变成具有人类外形的另外一种生物,也是极有可能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卓飞在那堆资料书上看到过,融合了核甲武装的进化者,在形态也会产生变化,有些进化者会直接变化成一座庞大的移动堡垒,长年累月漂浮在天空,直到寿命耗尽或者被杀死,才会坠落。

    荆山被打沉的那一战中,就有好几个身化移动堡垒的超级进化者坠落。

    “你的来历。”

    “我的来历?”卓飞一愣,然后他犹豫着问道:“我说我来自天上的另外一个世界,你信吗?”

    出于考虑到这个女人的太过恐怖,卓飞决定说实话。

    他不敢想象自己说假话的下场。

    这个女人看了卓飞一眼,神色有些古怪,然后只听她道:“那你飞啊!”

    “”

    这话卧槽怎么这么熟悉!

    卓飞有些懵,怎么他说实话,总是没人相信?

    “算了,也没指望你能说实话,毕竟你也算是我的祖先。”这个时候,这女人却说了一句令卓飞目瞪口呆的话。

    卓飞瞪大两眼,他张大嘴,好一会儿才发出声:“祖祖先?”

    “我是一名原始食种,不过已经是第四代了。而你,是第一代的原始食种,所以理所当然是我祖先。”这个女人看了卓飞一眼,用很认真的语气解释道。

    “这样啊”

    卓飞点点头,然后道:“我说重重孙女啊,既然这样,你先把我放了,再给我弄碗混沌面怎么样?之前的蟑螂腿吃得我有点反胃。”

    对于卓飞的这番话,这女人只用两个字来回应:“煞笔。”

    然后就上前,拿指甲划了三两下,直接扒光了卓飞的衣服,随即指甲用力一划,刺入了卓飞的身体里。

    鲜血喷涌而去,卓飞则感觉到了体内在不断升温,然后在双耳嗡的一阵响动后,意识昏沉。

    而在这女人眼中,卓飞整个人则是瞬间黑化,如同黏稠的黑色血液,在不断蠕动,突然一挣,就从捆绑的绳索中逃了出去,接着两只带爪的手臂凝聚出来,一闪而逝后出现在她面前,两爪子距离她的面庞,则不到一根指头的宽度。

    “果然是最初形态,也是最难被杀死形态的原始食种,拥有源自灾变源头的力量”

    女人缓声说道,她抬手,只是一拍,就将黑化形态后的卓飞拍飞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几下,黑化状态就快速消失,整个人也恢复原貌。

    不过当这个女人逼近时,黑化状态再现,然后又一次得朝着她攻击过来。

    每一次出手,都极为迅速,如同在进行捕杀的野兽。

    展示着根本的猎食者力量!

    但这个女人依旧没有在意,几下就把卓飞击退,接着再靠近。刚退出黑化状态的卓飞,则是又一次在被刺激下,形体黑化。

    女人这一次,花费的时间,要比前两次加起来都久,才将狂暴攻击的卓飞打出黑化状态。

    这一次,卓飞没能再黑化。

    “要不是最初的原始食种没法进化到天干层次,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能杀死这种原始食种的生物。”似乎是得到了她想要的数据,这个女人眯了眯眼,如同偷到了鸡的狐狸。

    “可以在短时间内进行四次黑化,而每一次黑化,都将获得前一次黑化两倍的爆发力。当第四次时,近乎可以拥有半个天干一级的战斗力。”

    “好了,看在你也算我祖先的份上,就到此为止了。”女人看向了倒地的卓飞,只见卓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起来吧,都说了放你走了。”

    不过卓飞还是没有动静。

    女人眉头不由一挑,“行了,起来吧,你可以走了。”

    但卓飞依旧没有动静。

    歪了歪头,这女人想了想,然后走到了卓飞身旁,抬起脚,一脚猛踹过去。

    “痛痛痛痛!”

    惨叫着,卓飞从地上爬起来,龇牙咧嘴,这一脚踹得他比被时速六十码的车被严重,整个人都仿佛内脏破碎了一样。

    好一会儿后,卓飞才双眼夹着眼泪缓过来,他吸着冷气问道:“我真可以走了?”

    “可以。”

    “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不走,怎么帮我吸引走那些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