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缺德道人太混蛋,刨人家祖坟,偷人家异宝,甚至连贴身的衣物都不放过,祸害了各层天不知道多少人,到哪只要被认出肯定会向过街老鼠一样被追杀。

    在这里遇上缺德道人,阮尘就觉得晦气,可万万没想到,缺德个王八蛋又坑他!

    出门没看黄历,流年不顺,真是流年不顺!

    阮尘暗骂,看着眼前三个少年人王和一大群义愤填膺的年轻男女,嘴角抽抽,问道:“各位这是什么意思,我初来此地,与各位好像也不认识吧,你们这样大动干戈,突然将我们包围,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小贼,刚才缺德道人跟你那么熟络,称兄道弟,你还问我们干什么!?”一个年轻公子骂道。

    “小贼,把金蝉仙子的异宝交出来,否则,让你横尸街头!”另一个少年喝道,杀气浓烈。为金蝉仙子讨要她的异器。

    身后,几十位少年才俊义愤填膺,出言声讨阮尘的盗窃行径,是为无耻行为。

    “竟然盗窃金蝉仙子的异宝,该死!”

    “交出来,不然必将你五马分尸!”

    这些人,都是金蝉仙子的拥护者,听闻缺德道人的踪迹被发现,一个个义愤填膺,追杀缺德道人,逼他交出偷到金蝉仙子的异宝。

    “还有洪钟公子的宝物,别说你不知道,既然你跟缺德道人是兄弟,一定分到不少偷窃的宝物,全都交出来!”一个少女喊道,气愤的指责阮尘。

    “跟缺德道人称兄道弟,肯定也是个小贼,把霍公子的千影刑交出来,不然打到你哭!”另一个年轻女孩喝道,直接动用能力,向阮尘发难。

    这些少女,不是洪钟公子的爱慕者,便是另一个年轻公子霍公子的仰慕者,都是追杀缺德道人的。

    但缺德道人遁术太快,她们从城外追杀到城内,难以将他拿下。追了半天,却意外发现了缺德道人的兄弟,当然不能放过。

    “各位,我跟缺德那个王八蛋根本不是兄弟,我被他陷害了。”阮尘委屈说道,心里诅咒缺德道人不得好死。

    真够倒霉的,怎么会遇上那个混蛋道士。

    “不是兄弟,也是同谋,都不是好人!”

    “对,立刻教出霍公子异宝!”

    “金蝉仙子的蝉衣金镯你要敢拿,不交出来,别怪我们不客气!”

    义愤填膺的少男少女们,根本听不进阮尘的解释,就是他咒骂缺德道人全家都没用。

    因为,他们清楚看到缺德道人跟阮尘热情相拥,听到缺德道人称呼阮尘兄弟了。

    “你们怎么不讲道理呢,我们与缺德道人根本不熟悉,他陷害阮尘。”陈四小姐说道,为阮尘作证。

    一开始,缺德道人还骂阮尘来着,他们根本没那么好。

    “不熟悉,好,我本姑娘相信你们不是兄弟,带我们去找缺德道人,只要找到他,我相信你与他无关。”金蝉仙子开口,根本不相信阮尘跟缺德道人没有关系,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蝉衣金镯,就在阮尘身上。

    金蝉仙子有苦难言,因为她被偷的可不止蝉衣金镯。

    还有一件贴身的衣物,同样是异器,被缺德道人盗走。这件异器的丢失,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就是察觉到蝉衣金镯在阮尘身上,金蝉仙子也没有点明,想先稳住他,找到缺德道人的藏身地,再将这两个偷她异宝的小贼统统拿下。

    “都说了不熟悉,我哪知道王八蛋道士在哪,各位,得罪你们的是缺德那个混蛋,又不是我,你们应该去找他。”阮尘说道。

    “仙子,别跟他废话,这个小贼跟缺德道人一路货色,先拿下打一顿再说,看他还狡辩!”一个年轻公子怒斥。

    “对,拿下他,敢偷洪钟公子的异宝,必须给他颜色看看!”

    “一起出手,对霍公子不敬者,不可饶恕!”

    两位年轻公子的仰慕者不遑多让,这些少女,都是两位少年人王的粉丝,不容许外人亵渎她们心中的仰慕者。

    就是个年轻男女义愤填膺,声讨阮尘,气愤越来越紧张,很快,便有人按耐不下,直接出手,攻向阮尘,要将他拿下。

    碰!

    阮尘巍然不动,抬手将攻来的一只雪白脚蹼接下来,没有动用全部实力,硬接下一位十二级年轻人的攻击,说道:“最后一遍,我与缺德道人并非兄弟,也不是好友。你们要找的是他,抓不到他,别把怨气撒到我身上。你们若是再不知进退,别怪我不客气!”

    马嬛已经激发了能力,挥出一副画卷,随时准备开打。

    敢对小主不敬,才不管他们是什么人。

    她身上携带的画卷可不只是自己的,还有马清明亲手绘制的两幅杀神图,在她离开之前,特地交代,必要关头使用,保护阮尘。

    陈四小姐气愤,说道:“你们怎么不讲理呢,都说了,缺德道人在陷害阮尘,我们跟他根本不熟,他也陷害阮尘得病,害的阮尘被嘲笑挤兑了好长时间,我们怎么可能跟他是朋友!”

    琅玲珑同样有些气恼,站在阮尘身边,呵斥对阮尘斥责的一群少女,说道:“缺德道人的为人众所周知,谁会跟他做朋友。我们只是恰巧在此相遇,彼此并不相熟。”

    金蝉仙子横眉冷目!

    不相熟,不相熟阮尘身上,怎么会有她的蝉衣金镯!

    “给过你机会!”金蝉仙子冷冷说道,随后身上散发金芒,一双轻薄半透明的翅膀,在她身后伸展而出。

    随着她能力的使用,阮尘身上顿时亮起一层金色蝉衣,覆盖住他躯体,形成一层轻薄的保护膜。

    “小贼,还说你跟缺德道人无关!?”

    看到阮尘身上的变化,几个年轻男子顿时大怒。蝉衣金镯,可是蝉翼人王亲手炼制的异宝,记录在异器图谱之上,谁不知道蝉衣金镯被激发后的样子。

    那层防御膜,就如同一层薄薄的金色软甲,是最有力的证据。

    “敢偷仙子异宝,别废话,大家一起出手拿下他,为金蝉仙子讨回公道!”

    群情激奋!

    阮尘有口难辩,咬牙骂道:“别找死!这件金镯,是我从缺德道人那里抢来的。若是你们不信,可以把缺德道人抓住问询。”

    “信你才有鬼!”

    蝉翼仙子轻吒,张口发出一声刺耳蝉鸣,双翅震动冲上云霄,化身一只金蝉,俯冲向阮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