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引凰为后 > 《引凰为后》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咫尺间

第一百九十五章咫尺间

    刚走出二房主院,司徒曜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谷雨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扶住他:“爷……”

    司徒曜脸色有些苍白,但还是摆摆手道:“不妨事,爷就是有点儿累……”

    谷雨道:“爷,要不您在这儿稍等一会儿,小的去二门处寻一乘软轿。”

    他真是越来越看不懂爷了。

    之前还只是说话的语气和脾气变了,现在却……

    自小就养尊处优的人,向来吃不了半分苦受不得丁点儿痛。

    前日流了那么多的血,额头上的伤所有人看着都瘆得慌,可他自个儿却愣是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非但如此,才刚一清醒他就不愿意好生养着。

    先是闹腾着把苏、云两位姑娘撵走,后又急急火火带着他来寻二爷和二夫人。

    方才他还觉着奇怪,爷额头上虽然缠着白布,整个人的情绪却无比亢奋,走路更是直接带着风,浑然不似一个才刚受了伤并且发了高热的人。

    如今看来爷并非钢筋铁骨,之前就是靠一口气硬撑着,现下终于撑不住现出原形了……

    虽然他不清楚爷为什么非要这么做,但看着真是让人心里揪着疼。

    想着想着谷雨的眼圈就红了。

    司徒曜偏过头看了看他,轻笑道:“算了,你这一去难免又惊动各处的人,爷就更别想休息了,咱们慢慢走回去吧。”

    “是。”谷雨强忍着眼泪把小匣子往怀里一揣,用力搀住他的胳膊。

    司徒曜边走边打趣道:“知道你方才揣进怀里的是什么吗?”

    谷雨闷声道:“这种样式的小匣子,除了装银票还能装什么。”

    见他情绪不高,司徒曜叹道:“是不是觉得爷变得越发俗气了?”

    “没有。”谷雨低着头嘟囔了一声。

    爷不管是雅还是俗都是他的主子,只要他别再折腾就行。

    司徒曜苦笑了下。

    他也不爱折腾。

    可不折腾的话他们一家人就别想过得好。

    主仆二人不约而同地住了嘴,慢慢朝二门那边走去。

    司徒恽虽然偏疼莫老姨娘和司徒明,但内宅中事情一直是卢氏做主。

    所以嫡出的大房三房居住的院子不仅位置比庶出的二房四房好,也宽敞很多。

    二房和三房虽不在同一个方向,但中间其实就隔了一座很大的花园。

    左右各有两条小径通往二房和三房,在花园门口形成了一个岔路口。

    来时司徒曜满腹心事,强忍着没往三房那边看。

    此时行至岔路口,他的脚下不禁顿了顿。

    谷雨知道他的心事,忍不住开口道:“爷,您回去看看吧。”

    司徒曜朝三房那边张望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朝那边走。

    “爷现在这个样子,让夫人看见她又要担心了……”

    这话别说谷雨,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阮氏早已经不是那个热情纯粹,一心一意恋慕自己的女子了。

    不是他喜欢诅咒自己,就算是丧了命,她也未必会掉半滴眼泪。

    想到这里他不免有些灰心。

    阮氏变了,自己又何尝不是变了?

    从前他总觉得没能娶到一位处处合心意的妻子,自己的人生多少有些缺憾。

    如今……

    要说一点也不遗憾那是假话,但他已经懂得了珍惜。

    他不想同上一世那样,隔着一座坟向再也回不来的妻子忏悔。

    “走吧。”他迈开长腿,加快脚步朝前方走去。

    然而,不到一炷香的工夫,主仆二人又一次停下了脚步。

    谷雨看着前方轻呼道:“爷,那是六——”

    司徒曜早已经呆了。

    前方大约一百尺左右,一位身披雪貂斗篷的少女带着两名丫鬟正迎面走来。

    少女十二三岁,样貌秀美绝伦,文雅的气质中隐隐带着一丝尊贵之气,让人见之忘俗。..

    几乎一模一样的容颜,根本不给人半分猜错的机会。

    “箜……那是我的箜儿……”司徒曜的身子晃了晃,踉跄着脚步朝前方走去。

    他的箜儿,他的宝贝女儿……

    上一世没来得及看他一眼,这一世分离了三年……不,应该说是六年的宝贝女儿,终于……来了。

    不再是上一世那个没有呼吸的婴孩,不再是三年前那个满眼疏离的小女孩儿,而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娇美少女。

    凤凰儿也呆了。

    她本想去三房寻阮棉棉说话,没曾想才刚走出小院子迎面就遇上了“父亲”。

    上一世她是个遗腹女,从来没有见过父王。

    但她对父王的容貌并不陌生。

    俊美若仙惊才绝艳的大燕昭惠太子,从来不缺人挂念。

    虽然东宫里原有的画像被绝望到近乎疯狂的母妃付之一炬,但每逢父王的生辰和忌日,司徒兰馥总会为父王画一幅新的画像。

    还有……

    说来也可笑得很。

    明明是皇祖父亲手算计了父王,让他英年早逝尸骨无存。

    却又在失去了最出色的儿子后做出一副沉痛追忆的模样。

    不仅追封了父王“昭惠”的谥号,还在他的寝殿和御书房中都挂上了父王的画像。

    皇祖父每次召见她,总会指着父王的画像对她念叨许久。

    她每次流的眼泪都比上一次多,心里的恨意也比上一次更浓。

    同时,父王的容貌也一次比一次更加清晰地刻在她的心上,永不磨灭。

    然而画像终究只是画像,和有血有肉的真人不可同日而语。

    原来她的父王就是长成这个样子的么?

    凤凰儿的身子晃了晃,头脑却瞬间后便清醒过来。

    不,这不是她的父王,这是“司徒箜”的父亲,棉棉姐口中的“渣男”司徒曜。

    他虽然长了一张和父王一模一样的脸,但他永远也不可能像他的父王那般出色,那般耀眼,那般让人仰慕。

    一百多尺的距离并不遥远,对于长了一双长腿的司徒曜来说更算不了什么。

    很快他就来到了离凤凰儿不足十尺的地方。

    他鼓足勇气朝女儿伸出了手,却再也没能往前再靠近半步。

    咫尺间,天涯处。

    箜儿眼中没有了三年前那样的疏离,却多了一种更加能刺痛他的东西——陌生。

    箜儿不认得他了么?

    不,箜儿自小过目不忘,短短三年而已,怎么可能会不认得他。

    她是打心底里不想认他这个父亲,所以才……

    司徒三爷哀伤之极悲愤交加,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