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与萌娃的文艺生活 > 313大家都盯着他的裆为大家伙的众筹加更,厉害啦伙计们

313大家都盯着他的裆为大家伙的众筹加更,厉害啦伙计们

    啊?什么?

    唐霜和叶梁对视一眼,似乎要确认刚才有没听错,《另一只鞋子》拿了二等奖?

    身旁的缪雯在恭喜,周围不少人也纷纷看了过来。

    二等奖?!

    唐霜不知该笑还是哭丧着脸,如果没有叶梁的事,二等奖他也满意。

    但叶梁非一等奖不行!

    这话很装逼,但事实就是这样,通往梦想的路只此一条。

    “拿了二等奖?”叶梁懵懵懂懂地问唐霜。

    “拿了二等奖!”唐霜答道。

    前排那个贱贱的青年导演回过头来,先是惊诧地看了看懵了的叶梁,随即想到他吹的牛逼,揶揄道:“恭喜,二等奖,很不错啦,但一等奖就别多想了。”

    唐霜和叶梁懒得理他,两人起身上台领奖。

    领奖时,唐霜示意叶梁上,快讲获奖感言。

    唐霜看到台下黑压压一片人,但是奇怪的很,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商慧,或许是因为众人皆坐,而她站着。

    两人视线一接触,纷纷避开。

    唐霜又看到白发苍苍的张天峰,老院长坐在前排的领导位置,满面欣慰。

    张天峰不知道叶梁的野心,他认为叶梁能拿到第二名,已经是惊喜,这不是学校的评比,而是面向全国,能入围已经不易,何况获奖!

    《另一只鞋子》获奖,实至名归!投票时有5票赞成,4票反对,赞成票仅比第一名少了一票!

    缪雯满脸艳羡,没想到叶梁真拿了奖,还是二等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荣誉。

    虽然她看不惯叶梁,但是心底仍为他高兴。

    认识叶梁的人都在为他高兴,唯一不高兴的,就只有他自己!

    说出来显矫情,但正如他所言,这次是冲着金奖来的,拿不到金奖,其他都是白搭。

    叶梁镇定精神,说了些感谢的话,第一个感谢的就是身边的唐霜,没有他的出色剧本,就不可能有这部优秀作品,然而又感谢了拍摄组的成员,最后特别感谢张天峰……

    最后,叶梁说道:“能拿到这个奖,是对我莫大的鼓励,我非常开心,但是心底有另外一个想法,就是特觉得对不起我兄弟唐霜,这么好的一个剧本,因为我导演功力的问题,导致作品不够完美,很愧疚……”

    唐霜笑着轻拍他的手,看似在告诉他不用对不起,其实是在说,别讲这些不合时宜的话,赶紧撤了。

    前排那个贱贱的青年导演笑着对身边的人嘀嘀咕咕,台上的这个傻子竟然真的一心冲着金奖来,没拿到金奖看样子就要哭,这又不是你家开的,想要金奖就能拿到金奖?

    下台之后,唐霜和叶梁来到后台,有媒体记者等在那里。

    唐霜见叶梁这会儿有些不正常,开始胡言乱语,便主动接受采访,说些感想。

    好不容易接受采访完,两人直奔厕所,主要是叶梁,他今天从进场就开始紧张,一泡尿憋着,这会儿尘埃落定,才发觉憋不住了,一路小跑。

    不是冤家不聚头!

    贱贱的青年导演老远走来,嘿嘿笑道:“看!我有金色的大宝贝,你们的是银色的,嘿嘿~”

    这个家伙虽然够贱,但是有才学,竟然被他拿了金奖!

    咦?不对!

    鸭蛋!什么金色的大宝贝,就是根香蕉!

    俗话说闷声发大财,拿了根香蕉到厕所得瑟,不怕死吗?

    唐霜和叶梁对视一眼,同时对他招手说道:“你过来~”..

    然后不等贱贱过来,两人就扑上去一顿胖揍!

    叶梁下手最狠,狂捏人家的脸!

    你说你什么时候得瑟不好,非得这个点,正好一肚子闷气无处发泄!

    于是贱贱就成了垃圾桶!

    “喂喂~别打脸!我还要接受采访,别打脸啊啊!”

    “停,别捏哪里,卧槽,我要怒了!”

    “拿开那只手,往哪儿放呢,哎哟,唔唔唔~谁特么扯我的舌头~”

    ……

    唐霜和叶梁虐了贱贱一顿,才发现同在嘘嘘的宾客们都愣愣地看着他们。

    哎呀,不好,光顾着嗨皮,忘了这些同行,这要是传出去,青年电影节后台导演发生斗殴,那就事儿大了。

    贱贱显然也想到了这点,刚才还扬言要报复唐霜和叶梁,这会儿绝口不提,张开双手,搭着他们的肩膀,忍着心中的痛,哈哈大笑道:“两个臭小子,拿了大奖,就这样招待我?今晚都别走,不醉不归!”

    唐霜和叶梁都有急智。

    叶梁说道:“看到哥拿了金奖,一时冲动,就揍了两拳,别误会,都是爱啊。”

    唐霜说道:“其实没怎么揍,都是捏捏脸,打闹打闹,哥你问问大家,脸上有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除了岁月的风霜和痘子,滑溜的很。”

    贱贱白了一眼唐霜,那风情,让唐霜寒毛直竖!

    “什么金奖啊!千万别这么说,就是根香蕉。”

    说着,贱贱终于舍得把藏怀里的大香蕉掏出来!

    唐霜一阵无语,这家伙带根香蕉来厕所是做何解?

    叶梁问出了唐霜的心事,“剑,你随身带着香蕉,是吃的还是用的?”

    贱贱姓曾,名剑,座位后背上都贴着呢,昵称贱贱。

    叶梁憋不住了,让唐霜看住曾剑别捣乱,他要嘘嘘。

    曾剑也走过来,掏出家伙嘘嘘,恶狠狠地小声说:“你俩大爷的,敢揍老子,这事没完,有你没我!”

    叶梁:“剑啊,确实有我没你,再得瑟,往死里揍。”

    曾剑大怒,心想今天受到了巨大的侮辱,士可杀不可辱,就要翻脸打一架,闹大就闹大,他又不靠人设,不靠脸面吃饭的。

    唐霜似乎感受到了这座死火山要爆发了,连忙摁住他,安抚道:“剑哥别激动,冷静点,冷静点,我们是不打不相识,何必这样呢,今后大家都是混影视这口饭的,多个朋友多条出路,认识一下嘛,我叫唐霜,我是大哥,他叫叶梁,他是二弟,你是曾剑,我们都知道了,你是三弟,好兄弟~”

    曾剑原本听进去了,结果一转眼他成了三弟,这是要结拜还是怎么的,结不结拜暂且不说,这个三弟就让他很不满意。

    尤其听到叶梁还在说“嗯,这个可以有。”

    “怎么排的位!我年纪最大,怎么就成老幺了!”

    唐霜和叶梁对视一眼,呵呵笑道:“我们不是按年纪排的。”

    曾剑:“那按什么来的?”

    唐霜:“按身高!”

    “……”曾剑一副便秘的样子,我太阳啊,第一次听说按身高排座次的,这是明着欺负人。

    “滚蛋!谁跟你们称兄道弟的,揍了我一顿就想糊弄过去,没门,这事没完。”

    叶梁二话不说,就要干架,唐霜连忙抢先一步,一把搂住曾剑的肩膀,作亲热状,准备甜言蜜语一番。

    曾剑大怒:“走开,放手,放手,日,老子尿裤子上啦~唐霜你这家伙故意的!”

    叶梁坏笑着向曾剑道歉,真不是故意的啊三弟,是不是太短了,尿不尽啊~

    曾剑大怒,提了裤子和叶梁推搡。

    唐霜连忙劝架,把两人分开。

    叶梁冷笑:“你放马来啊,再打就不是捏捏脸的问题了,切,真以为怕你呢,冷嘲热讽的,粤州是我们的地盘,信不信让你有来无回……”

    唐霜连忙制止叶梁发布这种恐袭言论:“大家也没多大的仇、多大的怨,何必呢,叶子你今后在导演这行混,说不准就有剑哥帮衬的时候,来,握手交个朋友。”

    叶梁抛下一句“还混个毛线,金奖没拿到,回家卖凉茶”,走了。

    曾剑问唐霜:“这小子什么意思。”

    唐霜:“没拿金奖,他爸就不让他干导演,回家开公司去。”

    曾剑:“还有这么好的爸,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开公司当老板比做导演舒服多了。”

    唐霜白了他一眼,快步离开。

    曾剑连忙追上去:“喂喂,唐霜,告诉我,龙蛇卖谁了?”

    “不说。”

    “哎呀,都是年轻人,别卖关子,你告诉我,揍我的事情,既往不咎。”

    唐霜站定,招手对曾剑说:“你过来,我悄悄地告诉你。”

    曾剑不疑有他,走过去就听唐霜说:“……裘森。”

    反正下午就会公布消息,没什么保密的。

    “裘,裘森?!!我靠,昨天他不也在吗?”,曾剑看了看离去的唐霜,嘀咕了一句:“咬人的狗不吭声,武导要被气死。”

    随即发觉不对!这里已经接近会场了,有摄像机在过道上架着,旁边就是黑压压的观众,此刻,许多人看着他呢,更确切地说是看着他的裆!

    他低头一看,二话不说,掩面狂奔回去!

    他风骚的白色西裤上,洒了一片水渍!

    唐霜那狗日的!故意把他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