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妻为大都督 > 章节目录 第44章官匪勾结上
    说完之后,鲍和贵转身对着快步而来的程大志抬手一拱,亢声言道:“程县尉,是我,鲍和贵,你一定要为我做主,收拾这个仗势欺人的恶霸。”

    “噢呀,是鲍兄弟,你怎么在这里?”程大志显然与鲍和贵极熟,一句称呼就可看出两人亲密的关系。

    鲍和贵捂着血淋淋的额头悲声道:“县尉明鉴,今日响马帮的牛康带领一群恶徒来我平乐赌坊,不问青红皂白就入内又打又砸,草民许多伙计都受了伤,你看,赌坊掌事王二狗,更是被他们打得头破血流。”言罢,大手一招示意王二狗上前,便让程大志察看他满头的大包。

    见状,程大志脸膛一沉,转身问成事非道:“成大当家,不知鲍东家所的可是实情。”

    成事非淡淡言道:“是实情,不过这其中也另有隐情。”

    “只要你承认是实情就对了!”程大志冷冷一句,紧接着又问,“鲍东家,后来又怎么一回事?你速速如实道来。”

    “是,”鲍和贵点了点头,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得意,“其后草民气不过,亲自前来找成大当家理论,谁料他们响马帮竟在山腰设伏,用擂木从山腰上滚下砸伤了草民不少弟兄,草民气不过之下与他争辩,谁知他成事非居然用木棒打伤了我的头,我的伤势就是最好的证据。”

    一席话可谓搬弄是非,颠倒黑白,俨然将自己说成了是占据道理的一方。

    程大志也知道鲍和贵的话中有不少猫腻,但此人毕竟是折惟本的妻舅,又与县令交情匪浅,于情于理他都得给个面子,所以事情的真相根本就不重要,这就叫做官官相卫。

    至于成事非,区区一个低贱的草民,即便是个劳什子当家,也不起任何作用,欺压他他又能如何?

    心念及此,程县尉已经打定了主意,严肃的脸膛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戾色:“好你个成事非,居然在府谷县为非作歹,看来今日不把你那抓衙门里问话,你还不知道我大齐律法之森严。来啊,给我锁了。”言罢,挥手示意让一干捕快上前。

    成事非见成县尉这样维护鲍和贵,顿时就怒了,强忍不满沉声言道:“县尉大人只听信鲍和贵的一面之词,如何能够执法公允!”

    见到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程大志猛然挺起了胸膛,一拍腰间长刀霸道开口:“本官乃府谷县县尉,官拜从九品掌管一县治安,一直执法公正,刚正不阿,现在正是要拿你到衙门里问罪,听从明府大人裁决!有什么冤屈对明府大人说就可!”

    鲍和贵狰狞笑道:“对,有什么冤屈咱们到王明府那里说去,成事非你丫这次死定了。”

    成事非知道府谷县王县令与鲍和贵可是称兄道弟,自己这么一去铁定被屈打成招,栽赃陷害,也不知崔文卿说的话是否靠谱?他真的能够摆平王县令?

    正待成事非有些忐忑不安间,崔文卿摇着折扇缓缓而至,拱手笑道:“这位大人就是本县县尉?”

    程大志双目一瞪:“本官正是,尔乃何人?”

    “在下崔文卿,幸会了。”

    一见崔文卿,鲍和贵这才明白原来他与成事非两人竟勾结在了一起,登时大喜,连忙言道:“程县尉,此人亦是成事非的同党,请你将他一并缉拿。”

    崔文卿冷冷一笑,望向鲍和贵的目光说不出的鄙夷:“打不过我们就请官府出面,阁下真是好深的心计。”

    鲍和贵一脸得意的言道:“小子还不服气是吧?哼,这次你们两人都得死,让你们见识一下惹上我鲍和贵的厉害!”

    程大志仿若没听见鲍和贵的话一般不为所动,吩咐衙役上前将崔文卿和成事非两人套上了枷锁。

    崔文卿也不挣扎,高声道:“等等……既然鲍和贵也是此案的嫌疑人,岂能只锁我们不锁他?还望程县尉你能够将之一并锁上,带回县衙问罪。”

    程大志一直包庇鲍和贵甚多,闻言顿觉不能让这些百姓看出了他包庇之态,颔首道:“此话不错,鲍大东家,就请你委屈一下。”言罢,对着鲍和贵连使眼色。

    闻言,鲍和贵气得脸都差点青了,但也无可奈何,只得依言带上了镣铐。

    在衙役的押送下,崔文卿等人很快就被押到了府谷县县衙内。

    县衙不大,却透露着威严气度。

    堂内正北面高悬“公明廉威”四个金色大字,一排手持水火棍的衙役分列堂内两厢而站,个个目不斜视,神情威严。

    三尺高台上,正襟危坐着一个绿袍官儿,四十些许须发斑白,小脑袋上戴着展脚乌纱,正是府谷县王县令。

    见到衙役将崔文卿、成事非、鲍和贵三人押入堂内,王县令猛然一拍惊堂木,高声喝斥道:“大胆刁民,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聚众闹事,还不快快跪下!”

    面对着威严一喝,成事非和鲍和贵均是无奈下跪,唯有崔文卿一人依旧傲立当场,丝毫没有跪下问答的意思。

    王县令没想到居然有人胆敢顶撞他的官威,登时怒气满脸,指着崔文卿喝道:“本官问话,岂容你不跪!来人,给我拖出去杖责二十。”

    “喏。”两名衙役闻言而上,便要来拿崔文卿。

    鲍和贵见状大喜,暗忖道:这傻小子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居然胆敢冲撞王县令,这二十大板打下去,非要了他半条命不可,若能直接打死,那就最好!

    成事非心内大急,连忙拉住崔文卿的衣袖道:“明府大人面前,贤弟万不可冲动任事,还不快快跪下!”

    崔文卿却是不慌不忙的一笑,拱手言道:“这位明府大人,在下崔文卿,乃有功名在身的秀才,按照大齐律例,见官不跪!”

    轻飘飘的一句话,登时让王县令微微一愣,也让鲍和贵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这人,居然是秀才?

    王县令老脸一沉,吩咐道:“既是秀才,可有身份凭证?”

    崔文卿从怀中掏出一块光滑细密的竹板,笑言道“自然是有,这是在下的照身,请明府过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