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妻为大都督 > 章节目录 第45章官匪勾结下
    这照身记录着使用者的姓名、相貌、籍贯、身份等内容,相当于后世的身份证般。

    王县令接过一看,果见上面写着大佑八年赐秀才出身,断然不会作假。

    王县令无可奈何,只得把照身吩咐人递回,甚是不情愿的言道:“既是秀才,本官允许你站着答话。”

    “谢大人。”崔文卿抱拳致谢,还不忘挑衅的看了跪在他旁边的鲍和贵一眼。

    见状,鲍和贵鼻子都差点气歪了,暗道:狗秀才,权且让你先得意一下,待会大爷就要让你吃尽苦头。

    升堂之后,程县尉首先禀告了成事非,鲍和贵双方打斗的情况,末了言道:“大人,光天化日大打出手,实乃有辱律法,请大人你一定严格处理,以儆效尤!”

    王县令微微颔首,一拍惊堂木沉声言道:“鲍和贵,你再将你们双方打斗的经过说来听听。”

    鲍和贵抬起头来,目光与王县令一接,待到后者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后,他这才彻彻底底放下心来,将刚才对程大志所讲的话又原原本本重复了一次。

    闻言,王县令颔首言道:“鲍和贵乃本县知名乡绅,一直奉公守法,知书达理,多行善举,不意竟遭到歹人欺凌,实乃本官之失啊!”

    此话落点,鲍和贵喜上眉梢,反观成事非,却猛然色变,显然没料到王县令居然这样明目张胆的袒护鲍和贵。

    这时已有不少百姓前来县衙围观审案,听到王县令之话,顿时响起了一片嘘声,显然大是不满。

    王县令老脸一沉,拍案喝斥道:“公堂之上岂容喧哗!倘若再有人胆敢随意出言,本官必定赏他一顿板子。”

    此话落点,百姓们的喧哗声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崔文卿轻轻一哼,拱手言道:“明府大人,在下对你刚才的话不服。”

    “有何不服之处,你说!”王县令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抬手示意让崔文卿开口。

    “大人,鲍和贵是府谷县内乡绅不假,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人披着一身光鲜外衣,背后却干着阴谋勾当,强买强卖,霸占一方,若有人胆敢违背他的意思,便拳脚相加,实乃府谷县的第一恶霸!”

    “放屁!”崔文卿的话音落点,鲍和贵就怒了,“大人说我是良民,难道还有假不成?你这狗秀才休要在这里危言耸听,颠倒是非。”

    崔文卿面色一沉,拱手道:“明府大人,鲍和贵污言秽语,干扰审案,还请大人处罚。”

    王县令猛然醒悟,顿时责怪的瞪了鲍和贵一眼,连声言道:“鲍和贵也只是无意失言而已,崔秀才你用不着大惊小怪。”

    崔文卿闻言冷笑不止,暗忖道:果然是官官相卫,这府谷县的吏治还不是一般的黑啊!

    成事非跪在地上开口道:“启禀明府大人,长期以来,鲍和贵欺行霸市,对骡马市多有打压,许多商人都惨遭他的剥削欺压,草民前不久在城东开了几间店铺,也因抢了鲍和贵些许生意,而被他整日派人上门骚扰经营,不得不含恨关门,这事草民也向县衙举报过几次,但却一直是石沉大海,县衙也没有半分说法。”

    话音落点,王县令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这些事王县令自然是知情的,但他拿了鲍和贵送来的不少孝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成事非在此时提及,实乃有些不给他面子,故而心头顿时生出了一股恶气。

    成事非耿耿直言,却没有意识到刚才那番话已是冒犯了县令,继续开口言道:“前些天在下有名帮众前去鲍和贵的平乐赌坊玩乐,因手气太好赢了不少银子,赌坊掌事王二狗就污蔑他出千作弊,不仅将我那手下痛揍了一顿,还抢了他赢来的钱,这件事有不少人在场,相信他们都可以作证,我成事非虽然粗鄙无文,但还懂得什么叫做义气,故而才令人前去砸了那间坑蒙害人的赌坊。”

    “至于今日我们双方在骡马市斗殴一事,乃因鲍和贵气不过之下,带领百余手下前来报仇雪恨,若非草民早有准备,说不定已是被他痛殴于市前,故而响马帮也是自保而已,还请大人你明鉴。”

    未等王县令开口,鲍和贵立即怒声言道:“胡说!明明是我前去响马帮理论,而你们却埋伏山腰进行偷袭,是你们率先动手的。”

    崔文卿冷笑道:“鲍和贵,你领着百余打手气势汹汹前来,岂会是理论?不要以为有人撑腰,就可以在公堂上胡作非为!”

    一句“有人撑腰”立即就让鲍和贵和王县令脸色一沉,暗自生怒。

    特别是王县令,他知道自己时才袒护鲍和贵已被这秀才看出了端倪。

    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

    一个小小的秀才能够掀起多大的风浪,在府谷县他可是县太爷,弄死一个人实在是轻而易举之事,要怪就怪这崔秀才不长眼睛,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死了亦是活该。

    心念及此,王县令已经打定了主意,重重一拍惊堂木喝斥道:“大胆崔文卿,本官问案何须你多嘴插言!现在此案的具体经过已经非常清楚了,成事非、崔文卿有错在先,派人打砸平乐赌坊,其后又殴打前来理论的鲍和贵,实乃罪大恶极,为维持本县良好持续,现本官判成事非、崔文卿各五十大板,当场执行,以儆效尤!”

    王县令的话音刚落,堂外的百姓登时就议论开了:

    “噢呀,五十大板?!”

    “寻常人连三十大板都受不了,这五十大板不是要人命么!”

    “谁不知道王县令与鲍和贵交好,这明显是公报私仇啊!”

    “完了完了,成大当家这样好的一个人,居然受如此冤枉,实在可惜啊。”

    “那有什么办法,咱老百姓要与官斗,肯定就是一个死字!”

    ……

    嗡嗡哄哄议论不决,崔文卿却是忍不住笑了。

    见状,王县令老脸一沉,怒声言道:“崔文卿,你笑什么笑,莫非是对本官的判罚不服?”

    崔文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陡然正色言道:“对,不服!你这昏庸官儿断昏案,将恶霸说成了好人,颠倒是非黑白,一点对错不分,你如何对得起你头上的这顶乌纱帽!”

    话音落点,王县令勃然色变,起身怒斥道:“好你个崔秀才,竟敢污蔑本官,实乃可恶之忧!现本官就革去你的秀才身份,将你贬为平民,另在加罚杖责三十,以正视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