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妻为大都督 > 章节目录 第47章大都督之威
    王县令面露苦色,只得回身坐在了高台上,语调竟比刚才萎顿了不少:“崔文卿、成事非两人打砸平乐赌坊、殴打乡绅鲍和贵一事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现根据大齐律法,判处两人……”

    一言未了,崔文卿立即不服气的反驳道:“明府大人,我们是受了鲍和贵的欺压才愤然反抗,岂能算作故意之举?还请大人你不要混淆视听,颠倒黑白。”

    一番直接了当的指责,登时就让王县令的脸红成了猪肝色,他当真没有想到,崔文卿居然这样毫不遮掩的指责于他,而且还是在折昭面前,实在令他是惶恐不已。

    王县令狗急跳墙,不愿此案继续审问下去,重重一拍惊堂木,怒声言道:“大胆崔文卿,居然藐视公堂,侮辱朝廷命官,实乃罪无可恕,来人,给本官掌嘴二十。”

    历来掌嘴二十都可以把人犯打的是牙崩嘴烂,口不能言,王县令盘算很清楚,只要你崔文卿无法开口,那么也就无法向折昭申冤了。

    闻言,百姓们全都一片哗然,不少人紧张的注视着拿着手板上前的衙役,已经预料到了崔文卿悲惨的命运。

    “等等……”折昭忽地开口了,立即就让王县令等人为之一震,“王县令,本帅认为此案尚有不清不楚之处,妄不可现在动用重刑,当弄清楚事情真相再作打算。”

    王县令呼吸立即为之一滞,连忙解释道:“大都督,此人藐视公堂,不得不罚啊!若置之不理,下官还如何审案?”

    崔文卿一笑,拱手言道:“折大都督,在下既然说王县令混淆视听,颠倒黑白,自然是有证据的。”

    言罢,他对着成事非正容言道:“成大哥,请你将鲍和贵欺行霸市、嚣张跋扈的事情原原本本道来,以便大都督为咱们做主。”

    “好。”成事非知道希望来了,立即露出了振奋之色,便将鲍和贵长期打压响马帮,染指骡马市,并利用赌坊欺压宾客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末了又正容言道:“大都督,草民固虽草莽,但也懂得几分男儿豪侠义气,面对帮派时遭打压,兄弟惨遭欺负的情况,没有三分怒火那是不可能的,故才一时气氛之下,前去砸了鲍和贵的赌坊。”

    折昭美目满含锐利之光,沉稳问道:“既然鲍和贵如此霸道,那你为何不报官解决?反倒要自行动手?你可知道这样触犯了律法?”

    成事非悲叹言道:“在下早就数次报官,请求县令惩治鲍和贵,但一直是石沉大海,今次无奈,故而才铤而走险!”

    “啪”的一声大响,折昭重重一掌拍在了案几上,寒声道,“王县令,此人说言可否属实?”

    王县令吓得站了起来,连忙走下高台对着折昭一拱,战战兢兢的言道:“启禀大都督,此人……的确曾报官数次,不过鲍和贵乃是本县知名乡绅,下官并没有查到他违法记录……”

    话音刚落还未及折昭开口,围观人群中忽地响起了一个怪异的嗓音:“你与鲍和贵关系好得穿一条裤子,怎会查得出来。”

    闻言,公堂外顿时哄然大笑,显然大家都被此话逗得乐不开支。

    王县令脸都已经绿了,大袖一甩对着围观的百姓怒声言道:“公堂之上,岂容你们大声喧哗,刚才是哪个乱民胆敢污蔑本官,还不快快……”

    一言未了,一枚臭鸡蛋不知从那儿飞来,正中王县令的额头,他“哎哟”一声大叫,顿时抱头鼠窜。

    折昭黛眉微微一蹙,站起身来朝着外面拱手言道:“诸位乡亲父老,在下乃振武军大都督折昭,公堂之上历来严肃,县令更是朝廷守牧一方的要员,岂能这样折辱!若大家有所意见,折昭愿意听大家倾述。”

    话音落点,外面的哄笑声渐渐隐去,百姓们你推推我,我推推你,却没有一个人胆敢入堂。

    见状,崔文卿却是一笑,言道:“大都督,王县令官威赫赫,鲍东家拳脚暴戾,百姓们岂敢入堂禀告?还请大都督能够单独面见百姓,倾听他们的禀告,还府谷县一个朗朗乾坤。”

    闻言,王县令身子不可遏止的颤抖起来,尖声言道:“武将问案不符合规矩!大都督岂能听那些刁民胡言乱语!”

    “对!”鲍和贵亦是急声开口道,“折大都督,草民乃县内知名乡绅,绝对没有干过欺压良民之事,还请你明鉴。”

    折昭唇角轻轻一抽,露出一个满含嘲弄的冷笑,站起身来负手言道:“本帅以振武军大都督之身,镇守府、麟、隩、丰四州,虽不掌管政事,但对于影响边州稳定的事情,却能管上一管,即便是官家知晓,也不会指责,难道王县令就觉得本帅管不得你府谷县的事情了?”

    王县令周身冷汗,结结巴巴的言道:“倘若大都督你真的要过问政事,还请你征得府州刺史同意,否者下官……只能得罪了。”

    “放肆!”折昭犀利的目光直视王县令,冷冷道,“本帅持节镇抚四州,对于五品以下官员拥有先斩后奏之权,莫非王县令想试试你脖子有多硬?”

    王县令这才想起折昭可是拥有御赐的持节之权,他区区七品县令,岂能阻挡其虎威?

    霎那间王县令浑身如坠冰窖,嘴唇紫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折昭纤手一挥,清晰了当的下令道:“王县令,既然此案已经涉及到你,故而你已经不适合问案,案情就由府谷县陈县丞继续审理,而你暂且下去休息。”

    闻言,王县令脑海中顿时哄嗡一声大响,天旋地转软倒在地。

    折昭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目光示意,两名军士立即上前架起了他,送往偏厅看管。

    没想到折昭这样干脆利落的拿下了王县令,围观百姓顿时响起了一片欢天喜地的喝彩声,竟是人人振奋了。

    县丞乃一县副职,陈县丞自然具有审案之责,坐上公堂重重一拍惊堂木,沉声言道:“堂下肃静,现在开始重新审问崔文卿、鲍和贵、成事非三人聚众斗殴一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