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妻为大都督 > 章节目录 第68章同行如敌国
    闻言,崔文卿差点被噎着,心内也是打起了退堂鼓。

    刚才他的确有所不对,但要他主动前去道歉,当真比杀了他还难受。

    略一思忖,崔文卿决定还是采用拖延之法敷衍荷叶,颔首道:“好,不过现在折昭还在气头上,待过几日再说。”

    荷叶不疑有他,点头而笑。

    翌日,崔文卿带上了何老汉新制成的高跟鞋,兴致匆匆的来到了娇娃馆,刚进入正堂,便看见徐如水正带着众女子刻苦练习着猫步。

    “崔公子,你总算来了,快看看我们练习得如何了?”见到崔文卿,徐如水立即面泛笑容。

    崔文卿仔细的端详良久,止不住满意点头道:“不错,几乎已经抓住了猫步的动作要领,我相信诸位姐姐再是练习几日,必定可以完全掌握。”

    此话刚完,崔文卿忽地发觉诸女全都是一身短襦长裙,不禁好奇发问:“怎么,为何大家今天没有穿着文胸内裤?”

    想及那令人面红耳赤的内衣,徐如水俏脸不自禁的一红,略显尴尬的言道:“现在大冬天的,屋内虽有燎炉取暖,但还是太冷了一些,所以就没穿。”

    崔文卿也不勉强,点点头笑道:“对了,我令人制作了一双高跟鞋,你们先试试穿上看,待内衣秀的时候,就穿这种鞋子登场。”

    闻言,徐如水大是惊奇,却不懂得崔文卿口中的高跟鞋为甚,正在疑惑间,却见崔文卿已是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包袱,从里面取来一双女子皮鞋来。

    严格说来,中原人并不喜欢穿皮制鞋子,只有不善于纺纱织布的胡人,才穿这种全皮所制的鞋子。

    但崔文卿带来的这双皮鞋却与胡人所制皮鞋不同,鞋面尚未抵达脚踝,看上去就如同普通的绣花鞋般。

    而且更令徐如水等女惊讶的是,这双鞋子后跟几乎有三尺之长,看上去如同尖锐的匕首一般,实在忒煞怪异。

    “崔公子,这样的鞋子也能穿着走路?”未等徐如水询问,站在她旁边的那个美貌高挑的女子已是惊讶开口。

    崔文卿知道此女名为吴采尔,乃是娇娃馆除李君雅之外的又一台柱,也是这次内衣秀的焦点所在,立即不厌其烦的解释道:“诸位姐姐,别看着高跟鞋造型怪异,鞋跟尖长,然若穿着它走秀展示,除了可以增加身高,更重要的因素是增进诱惑力,盖因高跟鞋能够让女人步幅减小,从而重心后移,腿部就相应挺直,并造成臀部收缩、胸部前挺,使女人的站姿、走姿都富有风韵,袅娜与韵致就应运而生。”

    听崔文卿说得这样神奇,吴采尔大是心动,笑道:“这双鞋的长短倒也与我合适,崔公子,就让奴家来试试吧。”

    崔文卿点点头,将高跟鞋交给了吴采尔。

    此女也不含糊,连忙脱掉了原本所穿的绣花鞋,穿上了那双黑色的高跟鞋。

    “来,先不要急,站起来试试。”崔文卿抬手示意。

    吴采尔轻轻颔首,缓缓站了起来,还未待她腰身挺直,脚下却猛然一崴,惊叫一声便要摔在地上。

    崔文卿离她最近,连忙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关切问道:“如何?没事吧?”

    吴采尔点了点头,红着脸如实言道:“崔公子,穿上这高跟鞋后整个人摇摇晃晃的,却是不容易平衡,站稳就已经很不错了,若要穿上走动,实在太过困难。”

    崔文卿哈哈笑道:“这是因为你还没有穿习惯,所以才会摇摇晃晃,待过几天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情况了。”

    吴采尔笑了笑,在徐如水的搀扶下试着走了几步,这才长吁出声道:“的确太难了,若要熟悉,必须抓紧联系才行。”

    崔文卿笑言道:“这样,各位姐姐可将你们所穿的鞋子尺码告诉我,我立即令人赶制,待做好了之后就给你们送来。”

    徐如水笑道:“这样也好,就有劳崔公子了。”

    便在崔文卿挨个记录众女尺码的时候,突然听到前院传来一阵阵喧哗声,似有伙计的阻拦声以及女子嚣张的谩骂。

    还未等徐如水出去察看,便看到几个穿着艳丽的女子气势汹汹的进入了正厅,阻拦的龟公委屈解释道:“徐妈,她们非要进来见你,小的也阻拦不了。”..

    崔文卿抬目望去,可见为首女子大概三十出头,身上穿着一件光华明艳的长衣,面上浓妆艳抹,打扮得是花枝招展。

    见到徐如水,那女子立即团扇掩口咯咯笑道:“哎哟,我说徐妈啊,听闻你们娇娃馆要举办什么内衣秀,奴家特意前来看看,好歹长长见识呐。”

    此话说的是阴阳怪气,隐含讥讽,崔文卿一看便知道这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必定是徐如水的仇敌,否者也不会用这样的口气说话。

    果然,徐如水俏脸冷了下来,作礼淡淡言道:“原来是顾妈驾临,奴家倒是有失远迎了。”

    崔文卿好奇询问身边的吴采尔道:“吴娘子,不知这顾妈是谁?看上去与徐姐姐有些不对路啊。”

    吴采尔小声解释道:“此人乃是对面美娥楼的老板顾盼盼,与徐妈明争暗斗多年,抢了我们不少生意,今日前来必定没安好心。”

    崔文卿恍然颔首,暗忖:“同行如敌国,见面如仇敌,只怕这下有好戏看了。”

    顾盼盼摇着折扇走了过来,望着正在堂内练习着猫步的众女,笑吟吟的言道:“听闻徐妈最近接到一笔不错的生意,穿着暴露衣裳当众表演,呵,实乃令人意想不到啊。”

    “怎么,莫非顾妈你也有兴趣参加?”似乎没有听出顾盼盼口气中的挑衅,徐如水依旧是淡淡如菊的口气。

    闻言,顾盼盼轻啐了一口,嘴角泛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我说徐妈啊,奴家虽然是低三下四的青楼女,但这为人为事呢,也算还有着几分廉耻之心,却没有如徐妈你这样的胆量,穿着暴露的衣服在大庭广众之下若无其事。”

    徐如水面色一沉,冷冷问道:“顾盼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盼盼乐呵呵的言道:“徐妈与奴家亲如姐妹,我这话可是一片好心啊,如果没记错的话,徐妈今年已是三十有三,难道还放不下昔日在洛阳千人追,万人捧的无限风华,现在居然还想抛头露面的进行表演,瞧瞧你脸上的皱纹,再看看你腰间的赘肉,这不是倒人胃口么!”

    徐如水何曾听到这样羞辱人的词汇,一张俏脸愤激变红,娇躯更是瑟瑟轻颤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