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妻为大都督 > 第88章情形不利
    “呀,夫君,你也在这里?”折昭美目睁了睁,露出了一个惊讶无比的神情,显然有些意外。

    崔文卿暗叹这妞儿果然是一个做戏的天才,拱手言道:“回娘子的话,今晚为夫率领响马帮的一群好汉,解救被鲍和贵关押的徐如水姑娘,未来得及通禀娘子,实乃为夫所失,还请娘子不要见怪。”

    说完之后,他一看折昭已是换了一套新衣,不禁暗自一笑。

    想来折昭也是被鲍和贵发现时才那蒙面人是她,故而才回去换衣前来的。

    折昭闻言,一双英眉微微蹙起,口气冷然的言道:“你们双方各执一词,本帅也不好评判,这样,以本帅之见,不如就将此事交给府谷县查办,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崔文卿一听此话,自然拍手叫好。

    先不论何由,折昭既然这么说,肯定有战胜折惟本以及鲍和贵的把握,他当然同意。

    反观折惟本、鲍和贵两人,却是同时脸色大变。

    现在府谷县王县令已被罢官免职,新来的陈县丞可是折昭的人,若是将此事交给府谷县审理,他们岂不是吃了大亏?

    心念及此,折惟本连忙出言道:“大都督,崔文卿乃是你的夫君,而鲍和贵是为末将妻舅,可算是一家之人,用不着前去县衙让别人看了我们折家的笑话,以末将之见,咱们不如家里之事家里了,不知大都督尊意如何?”

    折惟本的话音刚落,崔文卿忽地恍然击掌,惊讶笑问道:“噢呀,居然还有这一层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亲戚关系,这么说来我和鲍和贵还是亲戚?呵呵,实在让人有些意外了,他刚才动手的时候,可完全没有把我当成亲戚。”

    鲍和贵脸色愤激涨红,怒声言道:“崔文卿,是你带人硬闯我的府邸,你居然还敢血口喷人!”

    “你们两人都给我闭嘴!”折昭语带威严的说得一句,止住了崔文卿和鲍和贵的争吵,对着折惟本颔首言道,“长史之言甚合吾意,好,咱们就关起门来解决此事。”

    崔文卿抱拳言道:“娘子,徐如水姑娘被鲍和贵打成了重伤,我想立即延请郎中为她诊治,希望你能够同意。”

    “好,”折昭轻轻颔首,同意了下来。

    有倾之后,鲍府正堂灯烛煌煌,亮堂一片。

    折昭端坐在正北位的首案,折惟本陪坐在左案,至于崔文卿和鲍和贵,则立在厅堂当中。

    而那些持刀将士则威风凛凛的守在四周,气势看起来一点也不逊于府谷县的公堂。

    折昭也不用惊堂木,就这样正容开口道:“我们折家自唐朝玄宗皇帝时战功封官,便有家法家规约束门人子弟,今崔文卿、鲍和贵虽是外姓,但均与折府有所牵连,故而也以家法待之,本帅与折长史将在此倾听两位之言,孰对孰错自有定论,倘若有冒犯家规之行为,本帅绝对不会姑息。”

    言罢,折昭纤手重重一拍案面,厉声言道:“穆将军,速为本帅取来执法镇军棍!”

    “诺!”只闻一声高亢应答,穆婉手持一根八尺有余的红色包铜木棍大步而入,登上高台转身长棍拄地,站在了折昭的身后。

    见到折昭居然请来了祖先传下来的镇军棍,折惟本脸膛微微色变。

    说起来,他之所以会率军前来,完全是得到了鲍和贵请求支援的禀告,至于鲍和贵与崔文卿究竟有何种龌龊,因何事发生争执,他却不知不明。

    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可是崔文卿带人夜闯鲍和贵的府邸,于情于理已方也应该占据优势才对。

    折昭环顾站在厅堂中的两人,冷冷询问道:“事情的本末究竟如何?你们二人谁先说。”

    未等崔文卿开口,鲍和贵已是急不可耐的言道:“大都督,草民先说。”

    说完之后,他清了清嗓子,故作委屈的言道:“今夜草民在府中备置家宴,请来了娇娃馆的徐如水陪同饮酒,这等青楼女子,本就是操持这样陪酒赔笑之举,草民所为自当符合法度,没想到这徐如水出言不逊惹恼了草民,草民乘着酒意就鞭打了她数下,谁知崔文卿得此情形,率领一群亡命之徒前来硬闯我的府邸,还与草民的手下大打出手,最后竟挟持了草民的儿子进行威胁,实乃霸道蛮横至极,还请大都督为草民做主啊!”言罢伏地一拜,已是语带哽咽。

    折昭微微颔首,问崔文卿道:“夫君,他说的可是实情?”

    闻言,崔文卿却是一笑,言道:“想必娘子你还记得前不久鲍和贵率人攻打响马帮之事,如此人物岂会是善类?他又怎会是这样吃亏之人!”

    折惟本面色一沉,冷冷言道:“崔文卿,现在是让你就事论事,而非让你讲述往事。”

    崔文卿冷笑道:“长史大人此话有失偏颇,以在下之见,鲍和贵正是因为前番失利,才对在下怀恨在心,故而设计报复于我。”

    鲍和贵尖声言道:“可是你带人硬闯我府乃是不争之事实,即便我当真动手打了徐如水,你如此行径也太过霸道无礼,要知道在大齐律法当中,完全可以将你定论为打家劫舍的强盗,处于斩首之刑。”

    “对,”折惟本重重拍案,“国朝律法森森,动人打人施以仗责,但打家劫舍就能处于斩头之刑,崔文卿,不管你占据何等理由,夜闯鲍府就是不对,自当处于重刑。”言罢对着折昭抱拳言道,“大都督,崔文卿这样的人如何能够成为我折家子弟?又如何能够成为大都督你的夫君?请大都督一定秉公办理,驱逐这样的卑劣小人!”

    闻言,折昭兀自皱眉,崔文卿却是忍不住笑道:“精彩啊精彩,折长史与鲍大东家这样一唱一和,难道是在演双簧么?”

    折惟本冷哼一声道:“事到如今证据凿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崔文卿也知道自己会在这个问题上处于劣势,正在思忖说辞间,突有军士入内禀告道:“大都督,徐如水正在堂外请见,想要入内向你禀明冤屈。”

    折昭想也不想就点头道:“徐如水乃此事的关键人物,本帅自当听她的冤屈,将之请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