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妻为大都督 > 第104章豪赌一局
    陈云山额头冒出了一层亮晶晶的细汗油光,一时之间竟有些举棋不定。

    但作为开赌场之人,岂会没有一些使诈的小手段,霎那间陈云山已是打定了注意,轻轻的长吁一声,在右手触碰到骰盅的那一霎那忽地轻轻一震,躺在骰盅里面不被外人所看见的骰子立即轻轻滚动了一圈,变作了不同的点数。

    陈云山终于放下了心来,嘴角已是浮现出了胜利的笑容,便要掀开骰盅。

    小云儿猛然色变,在他快要揭开骰盅的那一瞬间,疾声出言道:“先等等……”

    陈云山面露愕然之色,紧接着冷笑言道:“怎么,小兄弟难道还想反悔不成?”

    “反悔倒不至于……”小云儿眼眸中闪动着摄人的光泽,“不过阁下这样使诈,似乎并不符合规矩吧!”

    “你说什么,我使诈?”陈云山勃然色变,尖锐的口气中虽然满是愤怒惊讶之意,却透着几分不易发觉的惊慌。

    “对,你使诈!”小云儿肯定的说了一句,指着骰盅气昂昂的言道,“时才在触碰骰盅的一瞬间,你已经偷偷使用内力震动骰子,让骰子变成了不同的点数!”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显然被小云儿之言震惊住了。

    陈云山恼羞成怒,指着小云儿愤怒言道,“我看使诈的人明明是你,现在快要被我揭穿真相,就血口喷人的倒打一耙,来人啊,给我抓住他们!”

    “等等!”

    小云儿猛然伸手止住了快要上前的打手们,毫不畏惧的笑道:“即便你刚才使诈,我还是能够猜出现在的点数。”

    陈云山心头一惊,冷声问道:“那好,你猜啊,我们接着赌。”

    小云儿点点头,神情却是有些犹豫不定。

    崔文卿心知这一次恐怕不是那么好猜,轻轻问道:“云儿兄弟,不知现在有几成把握?”

    小云儿低声言道:“时才那人偷偷使用内力改变了点数,我听得并不太真切,最多有个三四成的把握吧。”

    崔文卿暗叹一声可惜,面上却是笑道:“钱财本就是身外之物而已,云儿兄弟但猜无妨,赢了咱们就胡吃海喝一顿,输了大不了一起前去街口吃面喝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就听崔大哥之言!”小云儿展颜一笑,面颊行清晰的浮现出了两个小小的梨涡,直看得崔文卿有些愣怔。

    未等崔文卿回过神来,小云儿已是转头望向了陈云山,语调清晰的出言道:“这一局我赌点数为‘三、三、五’十一点,速速开盅!”

    崔文卿补充言道:“为了防止双方继续纠缠不休,开盅之人当另选一人为妥,不知陈当家意下如何?”

    陈云山刚才虽然改变了点数,却也不知道现在盅内的点数究竟为何,面对这样骑虎难下的情形,他也只得点头道:“那好,就由旁人开盅便可。”

    话音刚落,时才那位赌输数局,最后跟着小云儿买点赢过一次的富商走了出来,自告奋勇的言道:“我来,我为你们开盅。”

    小云儿心知此人绝对不会偏袒陈云山,顿时就放下心来,微笑点头道:“那好,就有劳先生了。”

    富商点头一笑,走上前站在了骰盅之前,凝神定气,心内却又有些慌乱。

    这可是关系到数百两甚至一千两银子的赌局啊,倘若这少年郎赢了,大力赌坊就会输上一千两银子,倘若他输了,那就一文钱都没有了,实在太过关键,也让人止不住心跳不已。

    而作为当事人的小云儿、崔文卿、陈云山三人,更是心跳如鼓,紧张得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富商心知不能就作拖延,重重吐了一口浊气高声言道:“开了!”说完之后,已是一把掀开了骰盅,里面的三枚骰子顿时清晰无比的进入了众人眼帘。

    陡然之间,堂内的呼吸声瞬间停顿,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全部凝固了。

    所有人都是情不自禁的睁大眼,都有些发怔。

    就在这个时候,崔文卿当先清醒了过来,喜不自禁的高声言道:““三、三、五”十一点!小云儿胜!”

    “崔大哥,我胜了,我居然胜了!”

    小云儿不能置信的一声尖叫,高亢得犹如女子之声,满腔的紧张之情也在霎那间化作了兴奋,竟是激动不已的抱住了崔文卿,又跳又闹。

    “哈哈,对,你胜了,而且有钱请我吃饭,咱们还能吃一顿好的,吃得比官家都好!”

    崔文卿哈哈大笑,话语有些语无伦次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全都想起了一阵不能置信的惊叹声,啧啧称奇不已。

    毕竟那可是一千两银子啊,实打实的巨款,寻常人家有了一千两银子,足可一生一世衣食无忧了。

    反观陈云山,却如遭雷噬般浑身猛然一震,若非旁人扶着,说不定就会跌倒在地。

    然他好歹也是见过了大场面之人,经过最初的慌乱,已是渐渐镇定了下来,对着小云儿拱手言道:“阁下赌术高明,在下实在佩服至极,输给你的一千两银子在下一定如数奉上,还请两位跟随我到库房里去拿取。”

    见到这人态度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崔文卿暗感奇怪,也担心其中有诈,对着小云儿低声言道:“云儿兄弟,此人只怕没安好心,咱们可不要上当才是。”

    “放心吧,有我在,他玩不出什么花样的。”小云儿自信一笑,拉着崔文卿便随着陈云山朝着厅堂后面而去。

    大力赌坊厅堂之后是一片不大不小的水池,有山有水有树有草,却未加修葺,透着几分原始荒凉。

    一瞧这里根本就没什么库房,崔文卿心内登时就咯噔了一下,对着小云儿悄声言道:“云儿兄弟,此人只怕是没安什么好心,若待会情况不妙,你不用管我先跑为上。”

    小云儿偷偷一笑,心内却是有些奇怪,问道:“若是我跑了,那你怎么办?”

    崔文卿皱着眉头露出一副苦瓜脸的神色,叹息言道:“还能怎么办,自然会被他们痛揍一顿,不过你放心,待回去之后,我立即带着人马前来灭了着大力赌坊,出口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