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妻为大都督 > 第117章终于得救
    折昭还很清楚的记得这种感觉。

    那是三年之前,身在洛阳的她忽闻父亲兄长全都战死沙场,母亲自缢殉国的消息时,所体会到的感觉。

    就在那天,折昭独自一人躲在屋里哭得是稀里哗啦,变作一个泪人儿。

    也在那天,原本玩世不恭的她一夜长大,擦干泪水独自一人扛起了摇摇欲坠的折家以及振武军,从此之后不管是遇到什么情况,即便那夜被辽国战神萧陌率军包围的时候,她也没有露出一丝软弱之态,掉过一滴眼泪。..

    然而今天,在这间倒塌了的山神庙前,折昭忽地有了想要落泪的感觉。

    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如此难过,或许崔文卿在她心中也并非是无足轻重,毕竟一夜夫妻百夜恩,面对他有可能的死讯,何能平常心待之……

    见到折昭半响没有回过神来,穆婉鼓足勇气,半跪于地凑到她耳边轻声言道:“大都督,山神庙已经塌陷,若姑爷身在其中,只怕早已经……”一言未了,感觉太过残忍,竟是说不下去了。

    折昭缓缓颔首,深深吸了一口粗气后英眉一轩,脸上的软弱伤感之色已是全都消失不见,她站起身来冷冷下令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传令亲卫立即翻开这些断木败瓦,寻找崔文卿的下落。”

    “诺!”穆婉抱拳应命,立即带着亲卫营不折不扣的开始执行折昭之令。

    亲卫营五百虎贲全都是精兵悍卒,个个冲上前去肩抗手抬,清理着断木残瓦。

    折昭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默默等待,心内却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备受煎熬折磨,深怕下一刻就会有士卒禀告发现了崔文卿的遗体。

    不过小半个时辰,废墟已被清理大半,折昭耳力极好,忽地捕捉到了一丝如同蚊蚋的声音,使得她不禁为之一怔,连忙对着正在清理废墟的军卒下令道:“诸位暂且不要妄动。”

    众军将唯命是从,连忙停下了各自举动,面面相觑却不解折昭之意。

    穆婉娥眉轻轻一皱,正欲说话,忽地隐隐约约听到了废墟掩埋中似乎隐隐有人声传来,登时又惊又喜的高声提醒道:“都督,里面似乎有人正在呼喊。”

    折昭也是听得清清楚楚,霎那间,一直悬在嗓子眼上的心儿陡然落回了胸腔,一股无以伦比的惊喜之感瞬间弥漫了全身,好不容易才压抑住了激动难耐的心情,沉声下令道:“全军听令,速速寻找声音来源,将困在里面的人救出来。”说完,竟丝毫不顾女子之身,亲自前来帮忙搬运断木。

    不过片刻,废墟基本清理完成,却未见人影。

    折昭正在奇怪当儿,忽听穆婉娇声禀告道:“都督,这里有一个被断木塞住了的缝隙,似乎乃密道入口。”

    闻言,折昭自是精神大振,连忙吩咐道:“快将断木搬走,到里面去看看。”

    话音刚落,围在缝隙周围的军士立即搬走了塞在入口处的断木,待刚露出一人可入的口子,折昭便想也不想就跳了下去,还未待她双目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顿觉眼前正有一个人影跌跌撞撞而来。

    这人影个子不高,身形也较为瘦弱,断然不是崔文卿,折昭立即心生警惕,右手反握剑柄娇声喝斥道:“站住!来者报上名来!”

    前来之人正是尚有几分体力的云婉秋,此际见到正站在入口处的高挑美丽女子,她忽地心头一松,想也不想就出言询问道:“你一定是……折昭姐姐吧?”

    折昭一愣,颔首道:“对,我就是折昭。”

    “姐姐果然生得非常漂亮。”云婉秋没头没脑的赞叹了一句,却是谁也没有发觉此话当中的苦涩之意,“崔大哥几天几夜没吃东西,已经昏了过去……还请折昭姐姐你快去救她……”

    话音刚落,云婉秋这才落下了心头大石,也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眼前一黑仰面跌倒。

    折昭眼疾手快,上前一步连忙扶住了她,这才看清楚怀中乃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

    不过她现在心系崔文卿,也没有心情询问漂亮女子身份,将漂亮女子交给紧随而入的穆婉之后,连忙大步流星的朝着密室深处走去,脚步凌乱而又紧促,显然心内非常焦急。

    ……

    就这么不知道睡了多久,崔文卿从沉沉大梦中悠然转醒,入目便是厚实的床帘纱帐。

    还问等他想明白身在何处,耳畔已是传来了一句惊喜的女声:“大都督,姑爷他醒了,你快来看啊。”

    “呃?荷叶?”

    崔文卿这才意识到了声音的主人,转头望去,入目便为荷叶梨花带雨的俏脸,泪珠儿虽然晶莹闪烁不停,但脸上的笑容却是无比的喜悦。

    也就在这一刻,昏迷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潮水般涌入了他的大脑,使得他忍不住浑身一颤,立即挣扎而起张口便唤道:“小云儿……你们可有把小云儿救出来……”

    一阵轻捷利落的脚步声走了过来,却是折昭到了,她伸出手来将崔文卿按回榻上躺着休憩,微笑言道:“云姑娘在当日便已经离去了,放心吧,她没事的。”

    崔文卿恍然点点头,忽地又问:“那她可有说过前去何处?还有多久会来看我?”

    “这……她倒没说。”折昭轻轻一句,心内却有些百般不是滋味。

    想她也是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将崔文卿救了出来,没想到崔文卿刚刚醒来,牵挂的却是另外一个女子,而且关心之色溢于言表,实在令折昭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的不爽!

    崔文卿却没有意识到折昭的不妥,缓缓颔首神情却是有些沮丧:“原来如此,也不小云儿是否会来看我……说不定她早就已经离开太原了吧……”

    折昭不想话题久久留在云婉秋身上,蹙眉言道:“对了夫君,你为何会被困在山神庙的密室当中?”

    “哦?你还不知道?难道小云儿没有给你说吗?”崔文卿又毫不知情的将话题拉了回来。

    折昭那双好看的娥眉猛然一挑,淡淡问道:“没有,我们刚救出她,她就告辞离去了,若非你昏睡的时候一直唤她的名字,我甚至还不知道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