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妻为大都督 > 第124章暗地里的阴谋

第124章暗地里的阴谋

    待崔文卿将童擎送回府中回到驿馆,时间已经快到黄昏了。

    满是劳累的进入月门洞,他立即就看见折昭的身影正俏立在轩亭之内,走进去一看,竟然发现她居然正在练字,而且字体娟秀整洁,竟是非常的美丽好看。

    似乎感觉到了崔文卿的惊讶之意,折昭头也不抬,手中笔势不减,淡淡问道:“不要这么奇怪,也用不着惊讶,你难道以为本帅不学无术不通文墨么?昔日我可是国子监的知名人物,深受诸多博士的喜爱,只是没想到学业尚未完成爹爹就战死沙场,所以才辍学回到府州。”

    崔文卿恍然一笑,言道:“原来如此,倒是以前我小觑娘子了。”

    折昭轻轻一笑,将手中毛笔搁在笔架上面,拿起写满大字的那张宣纸略作欣赏,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口问道:“人已经送回去了么?”

    崔文卿苦笑道:“那可是河东经略相公的公子,难道我还敢把他丢在大街上不成?自是送回去了。”

    折昭轻轻一叹,转过身来,言道:“童擎他性格直来直去,敢爱敢恨,你也不要怪他,待过几日我给他说说,让他不要再来寻你的麻烦。”

    崔文卿笑道:“童擎虽则有些讨厌,但我却不恨他,毕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况且自家娘子风采照人能够吸引别人目光,作为相公的我还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你有这么大度就好了。”折昭美目横了他一眼,顾盼之间满是风情万种,直看得崔文卿有些呆滞了。

    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忽地有些炙热,折昭心头莫名一慌,连忙言道:“哎,对了,有件事要告诉你。”

    崔文卿一愣,立即回过神来,刚才折昭带来的那股惊艳感觉却是久久留在了心头:“什么事?都督娘子但言无妨。”

    折昭面颊微微泛红,语气也忍不住略显急促:“是这样的,两天之后,我将在城内有朋楼设宴,延请河东道几名粮商,商议今年振武军军粮购买之事,到时候你也陪我一并前去。”

    崔文卿点头道:“那是当然,娘子,我砍价的功夫还算不错,必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折昭轻轻颔首,紧接着又是微微叹息道:“对了,到时候梁青川也是在场,上次你得罪了他,到时候说不定他会言语冒犯,军粮之事关系甚大,还请你一定要忍耐为上,不要破坏了商谈。”

    想到那个大腹便便的粮商,崔文卿便忍不住好笑,点头言道:“放心吧,娘子,我一定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但忍耐也是有所限度的。”说罢镇重其事的补充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闻言,折昭苦笑了一下,却是没有多说什么了。

    此时此刻,一辆垂着厚实车帘的高大马车披着霞光从西门进入太原,沿着宽阔的大道磷磷隆隆行得片时,又拐入了东面的一条小道之内,在灯火璀璨中缓缓进入了一间豪阔气派的府邸当中。

    梁青川早就在车马场恭候多时了,一见马车到来,立即喜不自禁的走上前去,拱手言道:“在下梁青川,在此恭候二公子驾临。”

    马车尚未停稳,车帘一动,一个俊秀挺拔的青年已是走出,干脆利落的下了高车,一把扶住梁青川哈哈大笑道:“梁世叔不必多礼,倒是我折继宣前来打扰了。”

    来者赫然正是折惟本之子折继宣。

    梁青川一笑,拱手言道:“二公子着实客气,在下已经在堂内备置了洗尘酒宴,还请公子赏脸光临。”

    “那是自然。”折继宣抚掌一笑,已是在梁青川殷情的引领下,走入了正堂之内。

    来到堂内分主宾落座,洗尘酒堪堪饮罢,折继宣便开门见山的言道:“不瞒世叔,这次在下奉爹爹之命前来太原,是专程为今年军粮购置一事而来的。”

    梁青川点点头,目光注视着折继宣,静待下文。

    折继宣继续言道:“梁世叔与爹爹相交多年,也不是外人,有什么话我也就直接说了,原本振武军军粮采购均是由爹爹负责,而爹爹与梁世叔你合作了这么多年,双方之间也非常信赖,谁料今年折昭突地横插一脚,想要亲自负责军粮采办,爹爹迫于无奈,只得答应了她,但是这对于梁世叔来讲,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我知道!”梁青川端起酒杯饮罢一口,冷声言道,“折昭这女人对我一直不甚喜欢,也将我视为你爹爹同一阵营,故而恨不得除我而后快,只是慑于我梁青川乃是河东道最大的粮商,掌握着振武军的军粮命脉,这才隐忍不发而已,这次她专程前来商议军粮采购之事,正是为了架空你爹爹的权力,从而树立她个人权威。”

    “世叔说得不错。”折继宣颔首道,“虽则在商言利,但世叔于与我父乃唇亡齿寒的关系,折昭可不是一个善良之辈,若她从世叔手中顺利买到军粮,说不定气焰更会嚣张,所以这次还请世叔能够帮忙,坐地起价让折昭苦于高价而不敢买粮。”

    梁青川想了想,点头道:“好,这没问题,不过粮价过高只怕会引起朝廷的不满,到时候……”

    未等梁青川说完,折继宣已是自信满满的微笑道:“朝廷内外的关系,爹爹会专门负责打理的,不管世叔将军粮定价几何,也不会有人来寻你麻烦。”

    “那好。”梁青川笑道,“正好后日折昭将在有朋楼内宴请我们几个粮商,到时候我便让她好看,也算一洗前耻!”

    折继宣振奋点头道:“有世叔此话,我就放心了,那我就留在太原城内等候世叔你的好消息。”

    两日之后,一场盛宴在太原城最是盛名的酒肆有朋楼内举行。

    作为东道,折昭与崔文卿未及午时便已经到来,好在有朋楼已经操持准备了一切,美酒佳肴方面倒不用他们操心。

    来到有朋楼三楼那间最是宽阔的雅间,折昭对着崔文卿轻声解释道:“夫君,这间酒肆可是太原老店,颇具特色,十分有名,店中的浑羊殁忽更被誉为一绝,今日我已经点上了这一道菜,夫君待会便可仔细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