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妻为大都督 > 第145章反问一谜第四更

第145章反问一谜第四更

    崔文卿的心思却不在温何贵等人的上面,他只是觉得这个谜语实在太过困难了,而且出迷者居然连一点提示都没有,就这么持才凌人,觉得无人可以解开他的谜语,也着实可恶!

    心念及此,崔文卿不由生出了一份怨气,郑重开口道:“绿竹姑娘,那八百八十八两银子我是不准备要了。”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众人不能置信的看着崔文卿,竟不敢相信他居然放弃了即将到手的惊人财富,这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温何贵也是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

    什么?一贫如洗的崔文卿居然拒绝了如此巨款?这这这,是何等道理?

    心念及此,温何贵望向庞辉,却见后者也是一副呆滞的模样,显然也被崔文卿这样的决策吓住了。

    闻言,折昭虽有些惊异,心内却是无所谓。

    无所谓的缘由很简单,现在振武军已经筹得两百多万两银子,倒也不再如起初那般拮据窘迫,而且她相信崔文卿不要这个钱肯定是有所理由的,毕竟他也是一个爱财之人啊!

    绿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惊讶言道:“公子,尽管非常冒昧,但我能询问你不要银两的原因么?以便奴婢能够向东家禀告。”

    崔文卿淡淡一笑,这才字正腔圆的说道:“想出这则灯谜之人恐怕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认为世间没有几人能够猜出灯谜,今日在下不仅是猜出了灯谜,在这里还想出一道灯谜供那人猜猜,若他能够猜得出来,在下分文不收那八百多两银子,如果他猜不出来,就请他今后不要自命清高,藐视世间读书人,不知绿竹姑娘意下如何?”

    众人一听,这才恍然,原来这崔公子竟是与那出灯谜之人卯上了。

    绿竹想了想,颔首笑言道:“好,奴婢可以替东家答应公子,还请公子说出灯谜。”

    一听绿竹答应了下来,崔文卿唇角不仅浮现出了一丝揶揄的微笑,言道:“既然如此,那听好了:世间有一物,你可以用自己的左手拿着,却不能用自己的右手拿着,是为何物?”

    话音落点,所有人都是皱眉苦思,然后通通面露疑惑之色,显然都是不甚了了。

    见状,崔文卿却是自信一笑,暗忖道:这可是后世脑筋急转弯里面的经典题目,谅你们也不会轻易猜到了。”

    绿竹思忖一番,点头言道:“公子放心,奴婢这就派出鹞鹰传信,将这道谜底传给身在洛阳的东家。”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崔文卿也是点了点头。

    “那不知到时候奴婢要到何处联系公子?”

    “你就前来太原驿馆寻我便是。”

    说完之后,崔文卿余光一乜,忽地望见一人,笑着高声道:“哎哎哎,温公子,你走什么走,咱们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啦。”

    正欲偷偷下楼而去的温何贵眼见自己被崔文卿发现,不由暗骂一声,绷着脸淡淡言道:“谁说本公子是要走了,我只是想回房中继续喝酒而已。”

    崔文卿走上前去,揶揄笑道:“怎么地,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我们说过的话不知还算不算?”

    温何贵双目一瞪,昂昂言道:“自然算数。”

    “那好吧,倒茶赔礼认错。”崔文卿脸上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完全是一片正容。

    霎那间,温何贵顿时就瘪了下来,面上也是阵红阵青。

    “怎么,莫非不愿意?”崔文卿冷笑一问。

    庞辉见状,连忙笑着圆场道:“这个崔贤弟,温公子也是与你们开玩笑而已,朋友间的嬉笑之举岂能当真?还请你不要计较。”

    “放屁!”崔文卿冷笑更甚,“若是我输了,你们还会说此乃开玩笑么?!”

    一听崔文卿此话,庞辉顿时一愣,指着崔文卿结结巴巴的言道:“你你你……崔文卿,身为读书人居然满口污言秽语,当真是……有辱斯文!”

    “啊呸!”崔文卿又是直接爆了一句粗口,冷笑言道:“以前的我,就是太过老实,整日被你们这些人耍来耍去,其实你们并非是想与我成为朋友,而是因为在我身上可以找到你们的优越感,自信心,故而才与我结交,庞辉啊庞辉,别以为我崔文卿当真是呆子,不知道你心头的这些鬼名堂!”

    一席话落点,庞辉脸膛顿时就白了,竟不敢相信崔文卿居然有如此洞察力,居然连这些都知道。

    原来此人一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妥妥的扮猪吃老虎啊!

    见他根本就不想放过自己,温公子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了,色厉内荏的言道:“崔文卿,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不要太过分了。”

    崔文卿冷笑道:“这么说来,阁下是不准备道歉了?”

    “对!”温公子昂昂一声,显然寸步不让,揶揄冷笑道,“崔文卿,若是以前我倒是没什么能力,可是现在我进士及第马上就要担任朝廷命官,先不说别的,我的赔礼道歉你敢接受么?”

    “为什么不敢!”未等崔文卿开口,折昭已是冷冷一句,美目闪烁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光泽。

    温何贵被她的眼神所摄,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想了想既然双方都撕破了脸皮,索性冷笑言道:“小娘子,这崔呆子可是出了名的又笨又傻,只怕一辈子都无法进士及第考取功名,你跟着他也是受苦而已,要不你就跟了公子我,作我的小妾,保管你荣华富贵,再也不会如现在这般为了银两受累奔波。”

    折昭本就一直强忍怒火,若非崔文卿不许她动手,只怕她早就忍不住出手教训了。

    此际一听温何贵的话,她再也忍不住心头之怒,扬起纤手用力一扇,怒斥一声“混账!”啪的一声耳光已是声震厅堂。

    温何贵被她一巴掌直接打懵了,捂着脸不能置信的开口道:“你你你……你这贱人居然敢打我!你可知道我是谁?我乃圣人御封的天子门生,两榜进士,你居然敢动手打我!我要禀告朝廷,治你一个藐视朝廷命官的重罪!”

    “我看你才是藐视朝廷命官!”折昭冷冷一句,从怀中掏出了一枚掌心大小的令牌,沉声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