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妻为大都督 > 章节目录 第194章中了圈套
    折昭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深深的吸了一口粗气,冷冷言道:“崔文卿之事本帅回去之后自当懂得处理,眼下要务,在于审问折惟本贪墨军资一事,还请大家不要本末倒置,让小人得以逍遥法外!”

    折惟本冷冷一笑,望着帐内的将领们开口言道:“相信诸位袍泽都已经听见了,大都督宁愿相信小人之言,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而且还怀疑老夫贪墨军资,好,那就请大都督拿出证据来,容老夫一睹。”

    折昭微微颔首,沉声吩咐道:“王主薄,将这些年振武军战马采购账簿拿出来容大家一观。”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中年文吏捧着厚厚一摞帐篷走了出来,放在了折昭面前的帅案之上。

    众将都知道振武军历年来的战马采购,均是由折惟本具体负责的,见到折昭以此发难,相信一定是掌握了充足的证据才会如此。

    折昭纤手拿起了放在最表面的那本账簿,随意翻动了几页,看到上面所标注的红线之处,冷声质问道:“大佑七年三月,折惟本你负责购买骏马三千匹,马商已经全数将骏马移交给振武军,由你亲自点数确认,然本帅翻查军资账簿,却发现当年振武军各军加起来只接受了两千两百匹战马,还有八百匹战马去向不明,而账簿上也没有记载说明,在这里本帅想问问折长史,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八百匹战马看似数量不多,然在非常缺乏战马的大齐,一匹良马售价高达二三十两银子,也就是说这八百匹战马至少要值一万多两银子,当真是一个骇然听闻的数字了。

    话音落点,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转到了折惟本身上,显然要听他想要如何回答。

    折惟本唇角泛出了一丝古怪的微笑波纹,拱手言道:“大都督,末将经手的战马买卖太多,岂能每一比都记得清楚,还请你将账簿拿给末将一睹,不知如何?”

    如此要求也算正常,折昭没有丝毫犹豫就点头道:“好,你自己看看吧。”言罢也没有让别人相送,就这么随手一扔,朝着折惟本丢去。

    折惟本大手一抄准确接过,放在手中刚刚看得几页,忽地止不住怒声言道:“大都督,这本账簿签字画押均非末将手笔,一看这本账簿就是有人凭空捏造,故意冤枉末将,其心实在可诛!”

    没想到折惟本却矢口否认账簿乃是由他亲笔画押,众将全都止不住一阵惊讶了。

    若账簿当真是假了,这么说来便是有人故意针对折惟本而布下杀局,首先提出此事,并拿出这所谓证据的折昭,自然难持其咎,逃不脱谋害良将的嫌疑。

    “什么,并非是你的手笔?”折昭面容一惊,继而沉下俏脸言道,“折长史,这本账簿乃是你亲手交给本帅的,岂能有假!”

    折惟本绷着老脸肃然言道:“如大都督所言,末将的确已经将振武军历年来的往来账簿交给了大都督你,但是这本账簿,请恕末将直言,并非是真正的账簿,完全是一本假冒之物,目的便是为了冤枉末将,大都督,末将倒是觉得你应该向全军将解释一下,为何会多出这本账簿,从而用它来陷害末将?”

    折昭心头一凛,冷声问道:“折长史有何证据证明这本账簿乃是假的?”

    折惟本冷笑言道:“这本账簿上面的签字画押虽然非常神似末将字迹,但依旧是人为临摹仿写,振武军历来采购物资记账,均有着两套账簿,分别由老夫以及军辎参军掌管,为的便是对账核查,大都督若是不信,尽管可用军辎参军那本账簿前来比对,便知道末将之言是否属实了。”

    折昭淡淡言道:“折长史,本帅早已经核对过两本账簿,上面所记载的数目全都一致,自然不是假的。”

    折惟本冷笑道:“大都督这么说,末将岂会服膺?为求公平,还请大都督取来军辎参军所存的账簿,当着诸位同僚的面前核对。”

    “既然如此,那好。”折昭轻轻颔首,下令道,“军辎参军速速取来大佑七年的军马采购账簿,以供比对。”

    军辎参军现在本就身在帐中,闻言立即拱手应命,脚步匆匆的转身出帐,上马而去,

    片刻之后,军辎参军折回,手中已是捧着一本蓝色封皮的账簿,对着折昭拱手言道:“大都督,末将已经将账簿取来。”

    折昭抬手下令道:“好,你速速将振武军三月采购军马数目读出来听听,看看究竟数目为何。”

    “诺!”军辎参军点头应命,用左手手掌捧起了账簿,右手飞快翻动着。

    须臾之后,他停下了翻看的动作,看得账簿半响,朗声开口道:“启禀大都督,大佑七年,振武军在雁门马商处购得战马两千两百匹,分别是前军三百五十匹、左右军各四百匹,中军后军各三百匹,大都督亲卫营一百匹,故此,两千两百匹战马账簿往来清楚,断无有人在其中克扣贪污!”

    此话落点,大帐陷入了一阵可怕的寂静当中。

    如今军辎参军的账簿证明折惟本并没有说谎,那就意味着折昭手中的这本账簿乃是假的,而她的目的便是为了冤枉折惟本,以达其除掉折惟本的目的。

    一时之间,许多将领看折昭的目光全都变了。

    折惟本唇角泛出了一丝冷笑波纹,心内却大感振奋,暗忖道:折昭啊折昭,你今天终于不甚上当,看你还如何能够解释清楚。

    原来当初在交割账簿的时候,折惟本暗中留下一个心眼,故意更换了军马购买账簿,并留下了一处看似他贪赃枉法的纰漏,将购置的两千两百匹骏马,改做了三千匹。

    折昭翻查账簿感觉与各军的军马接受数目不对,于是乎前去找军辎参军核账。

    军辎参军早就已经被折惟本收买,给折昭所看的也是一本与假账簿对应的假账簿,折昭信以为真,便当真以为是折惟本以此贪污,便在今日用此点来对付折惟本,从而中了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