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妻为大都督 > 第203章状元司马唐
    王安石颔首道:“不仅如此,刚从河东道回来的富弼也十分欣赏崔文卿,还曾想让崔文卿前去户部任职,没想到崔文卿却是推辞了。”

    苏轼皱眉言道:“那崔文卿既然参加科举,相信也是为了取得一番功名,为何却要拒绝富尚书的好意,实在令人费解。”

    王安石笑道:“子瞻有所不知,崔文卿可是振武军大都督折昭之夫,以折昭的官位实力,崔文卿看不上户部的末尾官职,想来也是理所当然了。”

    “什么?他竟是折昭的丈夫?”一听到折昭这个名字,苏轼顿时露出了龇牙咧嘴的表情,心内已是偷偷打起了退堂鼓,完全不想与这个女魔头见面。

    王安石颔首言道:“老夫考虑你与折昭本是同窗,说起来也非常熟悉,故此才派你前去府州,此事宜早不宜迟,这样,你收拾一下,明日就出发前去。”

    苏轼推无可推,只得颔首闷声道:“既然是恩相之令,那下官自当前去。”

    王安石点点头,又是叮嘱了他几乎,忽地又镇重其事的言道:“记住,这次前去可不能让崔文卿和折昭得知你乃是老夫的密探,到时候你就告诉折昭你是专程前来府州探望她的,顺便在了解一番边疆形势。”

    “专程去探望那个女魔头?啊呸!”苏轼在心底暗暗腹诽一句,面上却正色道:“恩相放心,下官省得,这就回去准备。”

    王安石微微颔首,目送着他出门远去了。

    及至午后,洛阳城雨势渐收,原本黑压压的天空也是微微泛白了。

    国子监听风小筑内,高贵而又美丽的陈学士正站在水榭内发呆,美目视线虽则落在池中,却丝毫没有被群群游鱼以及只只青蛙所吸引,眼眸一动不动显然正在发怔。

    便在此时,一人打着油纸伞冒雨而至,行至水榭内拱手问好道:“学生司马唐,见过恩师。”

    来者未及二十,端严凝重,气度沉稳,正是去岁新科状元,目前在兰台担任校书郎一职的司马唐,眼前这位陈学士,正是他的授业恩师。

    陈学士回过神来,转身望着这位她最为优秀的学生,嫣然笑道:“为师打扰状元郎公事,倒是有些冒昧失礼了。”

    司马唐正容拱手道:“恩师客气,不知恩师唤学生前来有何差遣?”

    陈学士也不多做寒暄,直截了当的言道:“我想你前去府州,助我调查一个名叫崔文卿之人,看看他的为人学识如何,倘若一切尚可,你就把这封信交给他。”说完之后,拿起一封密封妥当的书信,递到了司马唐的面前。

    司马唐却没有动手接过信件,反倒是陷入了阵阵呆滞,喃喃自语道:“府州?恩师要让我去见阿昭?”

    陈学士岂不明白司马唐心内所想,微微叹息了一声,言道:“司马唐啊,你与阿昭始终是有缘无份,现在她也已经成亲嫁人,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这次为师之所以让你前去府州,一来是为为师了解一下崔文卿,二来也是了却你心中的那段情感,不知你意下如何?”

    没有半分犹豫,司马唐已是接过了陈学士手中的书信,重重颔首道:“恩师放心,学生省得,必定不负恩师所托,对了,学生听说那崔文卿正是阿昭的丈夫?”

    陈学士点点头:“是啊,其实为师也对阿昭鲁莽的决定甚是不解,不知她为何放着满朝的王族公卿不选,偏偏选了一个落第地秀才,实在令人费解。”

    司马唐寒着脸出言道:“恩师不解之处,也是学生想不明白的地方,那好,学生也能够乘着这个机会,弄清楚阿昭心内所想,了却这一桩心事。”

    陈学士一听司马唐的满腔心思均在折昭身上,不由暗暗担心,生怕他会误了正事,略微思忖又是出言道:“你一人上路多有不便,这样,为师让谢助教陪你同去,不知你意下如何?”

    司马唐拱手言道:“既然是恩师安排,学生自当遵命,不知多久启程为妥?”

    “自然是越快越好。”陈学士说得一句,继而叮嘱道,“崔文卿此人对为师关系甚大,你切记一定要详加了解此人的才华人品,若觉得不错,才将为师给你书信给他,另外你去府州的托词,便说是专程前去探望阿昭,顺便再了解边疆形势,可知?”

    “学生明白。”司马唐点点头,“若恩师没有其他事,请容学生告退回家准备行李。”

    “好,你走吧。”陈学士颔首同意。

    司马唐对着陈学士一礼,连油纸伞也忘了拿取,就这么步入稀疏的小雨之中。

    离开听风小筑之后,司马唐并没有急着离开国子监,反倒是顺着步行道行入了一片松树林内。

    他站在林中茫然四顾,似乎回到了五年前初见折昭的那个夏日黄昏。

    那时,他不过十四岁之龄,每日只是用功读书,不闻窗外之事。

    那天,他因得罪了几个权贵子弟,而被他们拉到这片松树林中围殴。

    那几个权贵子弟的父亲都是司马光的政敌,对他自然不会留情,不消片刻,司马唐周身上下已是伤痕累累。

    便在他大感茫然无助的时候,一名不过十二三岁的女子无意路过,见到这一幕自然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三拳两腿就击败了那几个权贵子弟,将他救出了松树林。

    司马唐感激零涕,一问才知道女子名为折昭,是在国子监内就读的女学子。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折昭一颦一笑总会有意无意的出现在他的梦里,司马唐也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对巫山神女般的痴痴迷恋当中。

    在折昭离开国子监返回府州之时,司马唐大胆吐露了爱意,只可惜的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意,折昭却说自己一直把他当成了兄长。

    遭到拒绝的司马唐如遭雷噬,那段时间整个人恍恍惚惚不已,心内更是绞痛难耐,只觉是因为自己配不上折昭振武军大都督的高贵身份,故此才发奋图强用功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