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谢谢支持正版,么么哒

    妖是最接近人的物种又没有特别大的作恶本事何况如今政策开明,讲究辩证主义看问题人里有坏人妖精堆里自然也有好妖精。只要资质好,品行端正经得住考核检验妖精,也可以进入宗俗民调局工作。

    这个部门比较神秘因此招募也异常严格每三年招一批,层层选拔过后最后只留五个,培训完成之后分给五大分局。

    关于这个培训组织,底下的谣言很多既是他们小妖精们羡慕的部门也是他们小妖精们害怕的部门。三年才五个名额大部分还都是被人类占大部分这是上头下的死命令妖精只能是少数派,主动权必须要掌握在政府手里。

    政府是人的政府自然要替人来谋福利。

    所以能应聘上这个岗位那简直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福利待遇那都是杠杠的比公务员还强!仅次于飞升上界!

    胡绥觉得自己不大会有这个机会。

    “没让你最后留在那里,”胡慧娘说,“这个培训组织是一层一层选拔下来的,你就在选拔的过程中伺机接近李成蹊,这不比我们原先设计的偶遇什么的强?”

    这么说也是没错,感觉比恶俗偶像剧桥段的偶遇更靠谱。

    李成蹊占了老不死的光,是宗俗民调局开山辟祖之人,据说如今国家特殊部门“宗俗民调局”的大部分领导,都曾在他手下学习,挑选人员,自然也是他最后拍板。

    这一次还是胡滟容出马,她以前结交的男人哪个阶层的都有,人脉广,路子宽,很快就给胡绥把一切手续办理妥当了。

    “这么容易?”按例说妖精的选拔应该是最严格的,毕竟都有妖性在,比不得人,天资卓著且家世清白的妖才有可能入选,政审那一关也得能过。他二姐认识的人这么给力?

    “我也不知道,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拖老熟人把你的资料递交上去,居然顺利过审了。”胡滟容说着就扔给他一个戳了红章的小本本。

    给他假造的身份是兔子精?!

    “温良无害又可爱,往上查八辈子都是吃素的,兔子精最合适,你只要自己注意,别露出你的狐狸尾巴就行。”

    “可是上次我被抓,说我是老鼠精。”

    “”胡滟容扶额:“都是编瞎话,你为什么不能编一些可爱一点的妖精?”

    胡绥没说话,其实现在很多女孩子喜欢养老鼠,也有很可爱的老鼠。

    “反正你一口咬定你是兔子精就行了,这种事还不是咱们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个李成蹊都没开天眼,何况别人!”

    那倒是,其实他们妖精分两类,像白和这种,出身高雅仙气的白鹤家族,恨不能嚷得大家都知道他的出身,还有一种,像狐狸啦,老鼠啦,黄鼠狼啦,还有鸡基本没人说实话!

    这一次总共在西南城市选了六个人,宗俗民调局财大气粗,派了专车过来接,黑色的加长轿车,很是气派。胡滟容透过窗户看见那车子停在小区外头,车是豪车,小区却破败不堪,门口还有些坑坑洼洼,周围的民居也是斑驳老朽。胡滟容回头说:“这小区也太破了,姐,咱们搬到新区去住吧。”

    “要搬你搬,我是不搬。”胡慧娘说。

    要不是胡慧娘坚持,他们早就搬家了。胡滟容叹了一口气,拨弄着窗台的那盆茉莉花说:“我就是随口说说。”

    胡慧娘帮胡绥整理好衣领和头发,吁了一口气。这马上要走了,她还有点舍不得。

    “别磨蹭了,别让人家等急了,政府部门的人可没那么好脾气。”胡滟容催促说,“你大包小包地往里头装什么呢,怎么那么多东西?”

    “吃的,”胡绥说,“谁知道百花洲进去了还能不能常出来,我预备点零食,有备无患。”

    胡慧娘也点头:“多拿点,我听说他们培训还挺苦的,在外头不比在家里,半夜饿了也没人给你做饭吃,自己要照顾好自己。”

    胡滟容:“你吃东西我没意见,不过你这吃货形象是不是和文艺美男子形象差的有点远?”

    “那我偷偷吃?”胡绥问。

    胡滟容点点头:“行了行了,赶紧走吧,第一次见面就迟到不好。”

    胡绥拎起行李箱,看了胡慧娘和胡滟容一眼,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样子,说:“大姐,二姐,我走了。”

    “我还有句话要叮嘱你,”胡滟容说:“我知道李成蹊魅力非凡,是个顶级帅哥,不过绥绥你要记住你的使命,千万不要被美色所迷!”

    “你放心,不可能!”胡绥信誓旦旦。

    “给你这个。”胡慧娘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递给胡绥。

    “这是”

    “我手抄的清静经,”胡慧娘说:“要是觉得自己意乱情迷,就诵读清静经,会让你无欲无求。”

    这到底还是不是胡家妖娆风流的姐妹花啊!到底还是不是狐狸精家族啊!居然担心他会被一个老道士给迷了魂,传出去不得叫人笑掉大牙!

    不过大姐一番好意,胡绥还是收下了。

    “还有一句话要嘱咐你,欲速则不达。”胡慧娘说。

    “我们家族都等了几百年了,不差这一会,悠着点来。”胡滟容说。

    胡绥把小本子装进兜里,拉着行李箱下了楼,刚走到楼下,就看见白和靠在楼下的一棵香樟树上,百无聊赖地等他。

    “我还以为见不着你了呢,想你真是不够义气,都不来送送我。”胡绥拉着箱子跑过去笑道。

    白和站直了身体,说:“你这真要走啦?”

    胡绥立马往行李箱上一靠,摆了个酷酷的姿势:“怎么样?”

    穿的很是好看,人靠衣裳马靠鞍,妥妥人间美少年。

    白和点点头,说:“好看。”

    “等我过五关斩六将,拿下李成蹊,功成名就回来请你喝酒!”

    “不用你请,等你回来,我请你喝酒。”

    白和素来活泼好动,难得见他这么沉静,比他还像文艺美少年,胡绥伸出胳膊说:“要不抱一个?”

    “抱个屁,走你的!”

    胡绥就笑嘻嘻地拉着行李箱出了小区大门,一出门,就看见一个衣着火辣的波浪卷美女在车子旁抱臂而立,看见他不耐烦地说:“你怎么这么磨蹭?”

    “上来吧。”车门拉开,有个年轻男子从里头冒出头来,戴着圆框眼镜,清俊斯文,笑呵呵地说。

    胡绥回头跟白和摆摆手,那美女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拨开他蹬蹬蹬几步上了车。胡绥上了车,才发现车里还有好几个人坐着。

    “嗨,大家好。”

    他笑眯眯地招手,车里有人理睬有人没理,比如刚才那个美女,翻了个白眼给他,胡绥只好讪讪坐下。

    “我是凌尘宇,负责接送你们的,你坐吧,时间不早了,咱们还得赶火车呢,快到点了。”

    “凌老师好!”胡绥鞠躬。

    那年轻男子就笑了,一副温和相貌:“我不是你们的老师,算你们的学长。”

    “学长真帅!”

    胡绥肉眼可见刚才那个美女又翻了个白眼给他,明显不屑他拍马屁的行为。

    “坐吧。”凌尘宇笑着说就给他一一介绍了车上的几个人,他重点记了那个美女的名字,梅青,名字倒不赖,蛮有气质。

    胡绥就坐了下来,车子从小区门口转了个弯,胡绥看见他大姐二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站在白和身后朝他招手。

    不是说好了不出来送他么?倒是搞得他有些伤感。

    他们要前往的地点,是城的百花洲,坐落在城北郊的秋邙山上,据说从明清一代,就是修道圣地,他以前也只在书上看到过,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够去那里。

    车子直接把他们送到了火车站,梅青拉了拉自己的超短裙,仰头看了看火车站,问凌尘宇:“帅哥,咱们要挤火车?”

    她说着看了看她们刚才坐的加长汽车能坐得起这么贵的汽车,干嘛还要挤火车,买飞机票多好!

    “这车是西南分局的车,咱们总局可没这么阔气。”凌尘宇笑着说。

    “咱们要进去候车么?”胡绥一副老实巴交地样子问,“需要取票么,我可以帮大家取。”

    “票已经取过了,咱们在这等下,等会一起进去。”

    “等谁啊?”

    “李部他们。”

    胡绥不知道李部是谁,但刚才那个火辣辣的美女却一下子两眼放光,兴奋地问:“李成蹊么?”

    胡绥一惊,就见凌尘宇笑着点点头,说:“对。”

    这么快就要见到李成蹊了?他一点一点挪到旁边的玻璃墙上,对着墙上的倒影照了照,拨弄了两下头发。

    第一印象很重要!

    结果他才刚拨两下,就见梅青也蹿了过来,对着镜子往下拉了拉胸口,露出一抹雪峰,这凹凸有致的身材,比他二姐也差不到哪里去!

    梅青撇了他一眼,很有敌意地说:“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

    胡绥盯着她,用了一下狐媚之术,朝她放了放电,谁知道梅青理都不理他,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走到前头去了。

    胡绥很是气馁,看见凌尘宇跑到路口去了,赶紧回到原地站好,路边停下一辆黑色轿车,胡绥一眼就看见了第一个下来的那人,这不是那天晚上把他吊起来的那个不好惹的小白脸么?!

    上次在灯光下看他已经是明艳凌厉,白日里再看,整个人简直白的发光,不过那眉眼却也变得更凌厉了,浑身上下一副“我最美我最棒有我在尔等都是贱婢”的气场。

    察觉那小白脸朝他们这边看,胡绥赶紧垂下头来,心里还想着这人到底是不是李成蹊,就听凌尘宇叫了一声:“李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