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此为防盗章杨小小没发现兆筠的不对,气鼓鼓的看着那个大骗子奸商被捕快抓走转头就想把红色石头扔了。

    等一下!!别扔!!!兆筠看着杨小小高台的手立马阻止那个是上品灵石!不是红绡石!

    “上品灵石是什么?”杨小小在脑袋里问兆筠。

    上品灵石就是就是你们所说的仙人用的货币!兆筠情急之下终于想到一个杨小小能够理解并且重视的说法。

    “仙人,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仙人啊!”杨小小感慨了下不过在她心里兆筠是比仙人还要厉害的人当初不是兆筠教了自己什么初级鉴定术自己还找不到药草哩。

    十分信任兆筠的杨小小也不再问了,听兆筠的话把上品灵石放进了系统空间。兆筠心里一下子舒坦了瞅着空间里那块两个拳头大的红色灵石怎么看怎么顺眼。

    这可是上品灵石,看着色泽应该是火系的两个拳头大嗯它记得中世界流通的上品灵石一块也就拇指大这么算下来这一块抵得好几十块了。

    突然暴富的兆筠噼里啪啦拨着算盘乐呵呵地看啥都顺眼,就算看着杨小小拿自己赚的银钱去买村里要的东西都不带半点生气的。

    买吧买吧村子一家亲不是。

    兆筠此刻体贴极了,还给杨小小扫描告诉她什么绳子最结实有韧性什么石头最稳甚至免费提供了一份村庄引水的设计图。

    杨小小买好了村长吩咐的任务哼哧哼哧把那些东西搬上牛车,然后和大牛哥打声招呼去买些青色穗子。

    大牛闷声哼气说道:“小小我听人说生人来得忒多你让桩子陪你去吧。”桩子是一同来的大汉虽然人傻乎乎的,那个个头往那一站,脸色一绷,大牛都衬得跟小鸡仔一样。

    “不成不成,”杨小小摆摆头,“我要先去慧娘那里一趟呢,带着桩子哥去还以为我是砸场子的。”

    “你去赌场?”二牛皱了下浓浓的眉头,也觉得让桩子跟着更好,“赌场更乱,让桩子跟着,在外面候着也行。”

    杨小小想了想,方才钱被抢的那一幕还是让她有些心有余悸,点了点头,牵着桩子哥的手就往赌场走了。

    杨小小的担忧有点多余,虽然生人多了,但是赌场的看守还是认得这个格外让他们老板娘青睐的小丫头片子的。哪怕她牵着一个小山大的壮汉,也嬉皮笑脸地开着玩笑,半点也不带发憷:“哎哎,小小啊,你可终于来啦,你再不来老板娘就要变成母老虎啦!”

    “老娘一过来就听见你在叨叨我坏话!”慧娘脚下带风,走到跟前就拍了看门的一脑瓜子,看门的缩着头笑哈哈赔罪。

    慧娘知道自己手下这群人的德性,朝天翻了个大白眼,牵着杨小小另一只小手就往里走去,转头打量了下存在感十足的桩子,画的精致的眉毛一挑:“哟呵,小小你终于带保镖了?”

    不是慧娘说,就杨小小这个白嫩小巧的女娃,连破旧衣服都遮不住她的可爱,头一次蒙哩蒙东闯进赌场的时候可是让好些人眼冒绿光,要不是慧娘心头一软护着,早就被吃的丁点不剩。

    不过也得亏她那次心软,不然怎么会认识这么个小宝贝呢!慧娘得意洋洋的想着。

    “大牛哥说镇子上来了好些外地人,不放心就让桩子哥陪我来。”

    “是该陪你来。”提到近些日子的外地人,慧娘的眉眼冷了下来,轻哼一声,“那些外地人不是心高气傲就是死皮赖脸的皮鬼,来镇子上准没好事!”

    杨小小也这样觉得,点点头:“刚刚还有个面生的来抢我银子哩!”

    “啥!”慧娘横眉一竖,“我场子里的?!”

    “不是不是。”杨小小把摊主差点坑到自己的事说了,泼辣的慧娘顿时把那个人骂了一通。

    到了一个漆红绘色的阁子前,慧娘一指桩子:“哎,桩子是吧,在外面候着。”

    桩子动都不动,默不吭声垂头瞅着杨小他又不是慧娘的手下,才不听她的话。

    “我马上就出来的,桩子哥,你在这里等一会。”杨小小和桩子格外黢黑的眸子对视,知道桩子的直愣愣的性子,比划了指头大小的距离,“真的,就一小会儿。”

    桩子点了点头,松开杨小小的手,盯着两个人进去,把手一盘放在胸口,唇抿的紧紧的,像一只等待主人回来的大水牛。两边站着的看守挺了挺胸,目不斜视,假装没有看见这个头都快要碰顶的汉子。

    阁子里头,是满目琳琅的宝贝。慧娘拿出好几个盒子,依次排放在杨小小面前,乐吟吟地问:“小来,老规矩,看哪个顺眼?”

    杨小小也习惯了,选出自己喜欢的后,看着忙活把盒子分类的慧娘,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问道:“慧娘,你知道哪里可以单买做穗子的线嘛?”

    杨小小知道镇上有卖彩线的铺子。这种铺子大多分为两种,一种是专门卖精品绣线或者为达官贵人服务,能买小量但是价格显然不是杨小小负担得起的。

    另一种就是提供底层的大店面,但是人家也不单买,看见杨小小一个女娃玩儿似的要买一小撮青线,定是三言两语打发了去。

    所以,杨小小来问人脉广路子多的赌场老板娘慧娘,还特地说明自己只要一点点。

    小小帮了她不少忙,慧娘眯着眼睛想了下,还真想起一处。她告诉杨小小那个地方的位置,到了那里说她的名字,怎么的店家都会给几分面子。

    门吱呀一声打开,桩子眼睛一亮。

    慧娘恰好絮絮叨叨和小丫头说话,一转头好险没被门口杵着的人墙给吓死,差点一头撞了上去。

    “吓死个人了!站这里干什么!当石头啊!”

    慧娘惊魂未定的拍拍饱满的胸脯,横眉瞪了一眼桩子,斜斜飞来的眼刀带着几分烟尘的风情。

    桩子是半点也没分个余光给老板娘,抿着的唇在看见杨小小走过来牵起他的手时,微微裂开一丝缝,勾起来,就是一个含蓄得不行的傻气笑容,这还是大牛百般叮嘱的情况下。黑黢黢的眼神亮晶晶的,显然是喜欢极了杨小小的。

    看见这一幕的慧娘半晌无语,瞧出这汉子估摸着是个傻大个,也不费脑子和他计较,让人带着两人出去便是。

    “记得下次再来啊”慧娘挥了挥绣着花色的帕子,笑盈盈的脸在转身后变得厉色又泼辣,一手叉腰,一手毫不客气地指着一楼场子里面偷偷瞟她的客人,“看什么看!咋的老娘便宜这么好看啊!再看每人交五十文的看费晓得不!”

    见一个个把眼珠子转开,慧娘的眼神绕过一些眼生的人身上,才低低啐了一声,招呼几个人过来,带着狠戾沉声警告:“给我盯好了!再有外地人挑事!管他是水中王八还是天王老子都给老娘打一顿先!”

    打手们立马应了:“哎!”

    慧娘再次扫过全场,才摇着婀娜的身姿哼着小调去了后院。哎哟哟,她现在可是要好好去看看被小小选出的宝贝们,转手就能大卖一比,前几天被人找茬子丢的钱就回来了。

    杨小小带着慧娘给的报酬走了,从后门出去的时候被不少人看见。有人啧啧感叹:“小小年纪不学好,就学会去败坏钱财了。”

    说着那话的人没发现身侧的人群有一大部分古怪的打量了下他,发现这又是一个生面孔之后,恍然大悟,往旁边走了些,怎么的都不和他挨上。

    杨小小他们那个村子可是出了名的护短,尤其是对村里的三个女娃子中的杨小镇子里都有不少人熟得很,怎么的都不会惹她。让这镇上做生意的凤花村的村民知道了,那眼睛可是一下子就狠戾地睨过来,看的你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的。

    何况杨小小性子甜软,模样乖巧又可心,身世可怜,没人会去为难这么一个奋发上进的小孩子。

    那个外地人的话虽说本地人不大感冒,但引起了不少人注意是真的。

    离赌坊处不远的冷面摊子,做在桌子旁的三人明显都是听见了这话的。

    一个扎着黑色绳筋穿着普通靛色对襟长服的男子抬起头,杨小小的身影在眼中一晃而过,很快消失在转角处。小孩儿稚嫩的面容让他冷峻的眉峰蹙了蹙:“的确是太小了些,那个女孩”

    他还未说完,右手边预感到他要说什么的黑袍捕快脸色一变,也顾不得不尊敬,立忙打了个手势:“嘘大人,这可乱说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