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天幕之下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一章新年
    午夜时分,房东小姐打开了通往天台的大门,带着苏祈他们来到了公寓的天台。

    今天的空气很是清冷,没有魔法能力的苏梦裹了裹身上的衣服,然后靠在了身边。

    天台很暗,没有多少光亮,只有点点星光从天空中播撒而下。

    弦都的星空不知来自何处,无可琢磨,也无法猜透。

    贝娜看了看时间,然后抬起了头:“来了。”

    不远处,一个流星从地面划向天空。光点起初很亮,但渐渐的就变暗了。

    而就在光点消失,一切归于沉寂的时候,忽然之间,天空仿佛炸裂了开来。

    一朵巨大的花朵在天空之中盛放。

    魔法构成的烟花,是如此的闪耀与惊人。

    而就在下一刻,仿佛约定好了似的,无数的星光升上了天际,纷纷盛放。

    原本晦暗的天空,此时此刻却是如此的明亮、如此的充满色彩、如此的充满美好。

    “好美……”

    苏梦轻轻的靠在哥哥的怀里。

    “在地球也很少见到的景色,想不到能在弦都见到呢。”

    马上便是十二点了,新的一年即将到来。

    新年的烟花,在地球已经是鲜少能够看到了,但弦都的烟花都是魔法的烟花,干净且美丽。

    “想不到你居然会让开天台给我们用啊。”旁边的尤利娅已经变回了节能模式,她举着手机,一边看着屏幕,又一边看着远处,而更多的目光,则在关注旁边的贝尔纳黛特。

    “这个天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苏梦好奇的转过了头。

    “没什么特别的,这里只是我平日里的观测站而已,但其实我很少用。”贝娜不以为意。

    她坐在旁侧,撑着一把黑色的小阳伞,似乎是想要遮蔽远处那魔法的辉光一般。

    “观测站?天文台那样的地方?”苏梦好奇了。

    “不,是地狱观测站。能够观测到地狱的入口。”贝娜看向了前方,“不过没什么特别的。因为恶魔才不会走正门出来。”

    “地、地狱?”

    “这家伙——”尤利娅用大拇指指了指贝娜,“真正的职责是地狱看门人。字面意义上的那种。不过她基本就是打酱油,平日里比我还清闲。”

    “恶魔的领域?”苏祈记得地狱似乎是恶魔的地盘。

    “差不多吧。不过我基本都没什么事——因为恶魔从来不会傻傻的从人类能够观测到的通道过来。”贝娜摇了摇头,只是看着远处。

    而就在此时,天空变得更加明亮了。

    “12点到了。”苏祈看了一眼时间。

    “新年快乐~哥哥~新年快乐,尤利娅姐姐,贝娜姐姐~”苏梦朝着大家打招呼。

    “新年快乐。”苏祈也微笑着。

    “新年快乐。”贝娜也和两人一起打了个招呼。

    “新年好啊——我去那边吹吹风。”尤利娅去了天台另外一边的高台上。

    这样,便是新年了。

    烟花变得更加灿烂了。

    苏祈也打开了手机,和父母聊天,不过等父母说要视频的时候,苏祈就把手机给了苏梦,自己则走得远远的。

    “哥哥配女朋友去啦,现在这里只有我哦。这边有烟花诶,还是好厉害的魔法烟花!这边这位是贝娜姐姐,也是哥哥的房东……”

    开了视频之后的第一句话,就让苏祈摇了摇头。

    他索性到了另外一旁,坐在了尤利娅的旁边。

    “耶萨神庭有节日嘛?”

    尤利娅这里能够看到更开阔的风景,但她似乎心思并不在这风景之上。而是取过了手机,似乎是想要来一发新年第一抽。

    “有啊,乱七八糟的节日一大堆,还有各种活动。接触到你们地球人之后,恶习更多了。”尤利娅在戳着手机屏幕。

    “对了。”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个给你。当是回礼了。”

    尤利娅递给苏祈的是一个精致的盒子。

    “谢谢。”

    苏祈接过了盒子,然后将其打开,发现是一片羽毛。

    “这是——?”

    “天使之羽。这是被处理过的‘削命之羽’。来自被秘迹会收容的某个天使,已经无害化处理过了,不过用在武器上面,还是会有些特别力量的。”

    “天使的羽毛?”

    这根羽毛的确有些特别,但仔细观察一下的话,便会发现羽毛本身似乎也没有太过特殊。

    想必就是尤利娅说的“无害化”处理过了。

    “用在白鸦上正好。”尤利娅看了一眼手机,“啧,又是保底。”

    她把手机放在了旁边,然后蜷缩了起来。

    变成了孩童大小的尤利娅,是如此的可爱可怜,那娇小的姿态,就仿佛是能够被捧在手中的宝物一般。

    苏祈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前方。

    看着远处的魔力的炫光,看着天空那深邃之黑。

    而在那黑暗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呢喃。

    ……

    “朝向我吧。朝向我吧。”

    “在那黑暗的另外一端。在那深渊尽头的渊面之下。”

    人们懵懂的朝着前方走去。

    他们的眼中全然都是对于未来的渴望与憧憬。

    有些人摔倒了,他们爬起来继续往前走。

    有些人摔断了腿,他们在往前面爬。

    有些人被人踩着,内脏和骨骼也都粉碎,但是他们却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只是朝着前方,不断的前行。

    而在他们的前面,则是一片深渊,从上至下,通往旧都的深处。

    “啪——”

    忽然,有人打了个响指,这些人便倒在了地上。

    艾扎克带着人走了过来。

    他伸出了手,开始治愈着这些重伤者。

    “这什么情况?”洛河擦了擦脑门的汗水,跟在了他的后面。

    今年的新年他没有回去,结果就被拉过来加班。但是却忽然接到报案,说遇到了“集体自杀”的神秘事件,因为案件特征和之前的一系列失踪案件有些联系,洛河也赶紧打起了精神。

    但在遇到案件之前,他却遇到了艾扎克。

    “有些像是‘吹笛人’的手段。”艾扎克收回了手。

    “恶魔?”

    “没有恶魔的气息。更像是某种更为神秘的存在。可能与我们最近发现的遗迹有关。”艾扎克说。

    “最近发现的遗迹?”洛河皱起了眉头,“但是失踪案件可是出现在很久之前。”

    他有些头痛。

    这才是新年的第一天,竟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不过万幸的是,似乎没有人员伤亡。

    “看来又要加班了。”他无奈的笑了笑,走到了遗迹的边上。

    他看着深渊,那深邃之黑令人窒息……

    ……

    明天去拿CT,周四再去看看医生,之后应该就能稳定更新了,另外一个不是大病,下周再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