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七郎在自由城等我的消息早已等得十分焦急,早早就派人在城外接应冥港使团的归来。

    我入城之后便把在左丘城时的见闻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七郎,包括与鬼母之间达成的密约以及左丘城主的离开。不论左丘城主最后是否真的寿终正寝,左丘城内将会出现巨大的权力真空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两位副城主殷发和冷元魁也必然会为此大打出手。

    因此,左丘城近期必有内乱。加之还有地蜂窝里应外合,此时进攻左丘城可以说是最好的机会了

    七郎闻之大喜,随即下令从各城抽调兵力,仅仅几天之后就组织起一支拥有三万兵员的大军,并驱赶大量的矮脚牛和大蜗牛运载各种攻城器械,浩浩荡荡地从自由城出发,前往征讨左丘城。

    一个月后,大军抵达左丘城外的第一道关卡。不曾想,驻扎这道关卡的鬼卫队听说冥港联军前来,竟提前弃关而逃,全体撤回到左丘城内。之后的两道关卡也是如此,守军皆是闻风逃散,冥港大军不费一兵一卒就通过了这三道关卡,直抵左丘城下。

    但就在即将通过奴门前的阴脉时,冥港联军还是提前遭遇到了一支不寻常的庞大队伍

    这是一支由外地商人、流浪阴修和拥有自由身的鬼修组成的“难民”队伍,加上他们随身携带的家当、行李和驼负货物的大蜗牛,同样显得浩浩荡荡,见头不见尾。

    我让士兵拦下了这些难民,询问他们为何要逃离左丘城

    起初,其中一名从白水城来的布草商人被冥港大军吓得半死,以为碰到了劫道的鬼匪。待到我们说明情况,他才稍稍放下心来,随即哇哇诉苦道:“港主大人你看,我的商队这次一共牵来了十五只大蜗牛,背上载着满满的布匹、地毯。可是刚一到左丘城,里面就开始乱了,我的货物也当街被一伙鬼帮给抢走了一半我再不走啊,恐怕连剩下的一半也保不住了,那岂不是血本无归”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x81z.

    “鬼帮当街打劫商队”我惊奇地问道,“左丘城的治安再差,不也还有护城卫队在呢嘛难道这事儿没人管了”

    “哪里还有人管呀”那布草商人一脸的愤恨,“下城现在已经是鬼修的天下,莫说是像我这种从外地来的客商,哪怕就是本地的商户也都纷纷关门大吉,躲入上城避难去了”ァ新ヤ~8~1~中文網.x~8~1zщ. <首发、域名、请记住 xin 81zhong én xiǎo shuo ǎng

    我听了他的话,不禁更加疑惑:“冥港联军这还没到城外呢,为何城里就先乱成了这样难道殷发和冷元魁都不出面制止吗”

    “嘿嘿港主大人,你怕是还不清楚城里的情况吧”还未等布草商人答话,站在一旁的另外一只鬼修就插嘴进来说道:“上个月,左丘城主突然在半夜里发飙,连闯两道城门,从泽门离城而去,至今未归。自那以后,也没有人知道他去哪儿了,还会不会回来就在人心惶惶之际,留守的两位副城主不但不安抚人心,反而开始公然拉帮结派,好像是要准备抢位子咯”

    我看那鬼修,等级是一只黑鬼,身材孔武有力,穿戴着一套皮甲,背后还斜挎一把大刀,典型的一副镖师打扮,当然也有可能是某支探险队的成员。像这样的鬼修一般都是如吕典一样混到了自由身的自由鬼,来去自如,所以说话也比那些鬼奴大胆一些。

    我便问它:“我看你应该在左丘城待的时间不短了,为何也随着这些外地商人一起逃离左丘城呢”

    那鬼修答道:“我确实已经在左丘城待了不下十年了,如果有的选,我也不愿意离开左丘城。但现今的形势实在是由不得我,再不跑,我可能就要被拉去当壮丁,当炮灰了”

    “你刚才不是说城里无人主持大局吗,怎么还会有人拉壮丁”

    “嘿嘿港主大人,我可没说城里拉壮丁就是要跟你们打仗呀。是殷发和冷元魁两位副城主要准备打内战了,城里的阴修和鬼修都被迫选边站队。我是鬼修,又住在下城,已经有两伙鬼帮来找过我,想强逼我加入它们。就连鬼务司也在到处抓鬼,不管是不是自由之身,抓到的全部要编入鬼卫队去”

    “选边站队”我越听越惊讶,“如何选,又如何站队”

    “我说了我没得选,要是不想方设法逃离了左丘城,我肯定是要被充入某一伙鬼帮去,自然也就是成了冷元魁的手下。另一边的情况,港主大人你倒是可以问老曲”说罢,那鬼修便回手拉来了一名阴修,推到我面前。

    那名叫“老曲”的阴修看起来年纪不小了,身材瘦小,留着山羊胡子,怀里抱着一个大匣子,背上还背着一个大箩筐,里面装满了草药。其实我还真隐约记得他这么个人,打二十年前老曲就开始在下城右市里开了一家医馆,专门给鬼治病,所以也被称为:“鬼医”。

    鬼虽然不像人一样动不动就生病,偶尔还是会遇到一些魂魄受损的情况,尤其是那些鬼帮帮众整天打打杀杀地,遭受断手断脚的外伤也总是难免。这时候,它们就会找到老曲,花一点阴元“修复”一下。当然,这种魂魄修复并不能算是手术,老曲也算不上什么正经医生,倒像是兽医一样的民间大夫。

    不管怎么样,老曲在下城的生意还是挺不错的,没想到这一次他也选择了提前逃离左丘城,还真让我有些吃惊。

    我便问老曲:“你在下城好好地做你的鬼医,就算打起仗来,上门来找你的生意恐怕还会更多。你又是为何要走呀”

    老曲应该也记得我,就不跟我客气啥了,皱起三层的眉头来抱怨道:“小翟啊,城里的情况已经乱套了,我被夹在中间无所适从,不走不行了啊自打左丘城主离城出走了之后,城内的势力很快就分成了两派,拥护殷发的以阴修居多,占据了上城。其中,护城卫队基本上全部跟了殷发,已经退守到上门去了,所以下城没了人管理,治安自然就会大乱。”

    “另外一派拥护冷元魁的就以鬼修为主,尤其是三大帮主都表态支持他,加上鬼卫队,实力并不比殷发差,便占据下城。这两派每日里就在上门前的广场那儿争斗不休,现在还只是在嘴巴上吵一吵,但我看动手打大架也是迟早的事儿。左丘城啊,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内战”

    “我呢,是阴修,但又住在下城,干的也是医治鬼修的职业。因此两拨人都曾经来找过我,都想拉我入伙。我两边都没答应,想着置身事外,两边都不得罪。可接着两拨人竟然都来给我说下了狠话:如果我不加入他们,以后就是敌人,见了面就要砍我脑袋”

    “唉,你说说,目前这种形势,我又怎么知道哪一边能赢,哪一边会输万一要是我挑错了边站错了队,输了之后我肯定小命不保这种情况下,谁不跑谁就是傻子唉”说罢,老曲长叹一口气,苦恼地摇了摇头。

    听了老曲的诉苦,我也不由得感叹起来。殷发和冷元魁不和,肯定会为了争夺城主之位大打出手,这一点在我回自由城召集兵马时就已经猜到了,只是现在居然能闹成这样,还是有些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哪怕多年前遭遇大泽潮时,左丘城都没有出现过如此庞大的难民队伍。这会儿冥港联军还没到呢,城中百姓便纷纷出逃,可见城里的情况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为了避免误会,也是为了争取人心,我命令冥港联军不得骚扰和阻拦这支难民队伍。但同时我也亲自上阵,还派上秦嘉等能说会道的官吏与难民们沟通,希望他们能留下,等待战后的结果。

    我给出承诺,如果冥港联军能够攻下左丘城,定会保证他们的利益不会受损,并且欢迎他们继续留在左丘城内发展。

    经过一番说服,大部分的难民还是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议。对于他们来说,离开左丘城本就是不得已之举,如果冥港联军能拨乱反正,恢复秩序,那自然是大好事,他们也乐于看见这样的局面。只有个别的外地商人不愿意蹚这趟浑水,还是坚持离开返回自己的阴城去了。

    于是,随后我便在大军营地外找了一处分叉洞穴,暂时把这些难民安置在那里。不过这也只是权宜之计,一旦冥港联军无法攻下左丘城,或者陷入持久战,恐怕这些难民还是会失望地抛弃我们,离开此地。

    七郎见我叫停了大军行进的势头,还花了不少时间去安抚难民,不禁感觉有些不耐烦。他对我道:“这帮怕死的家伙要走便由他们走,何必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他们刚才不也说了吗,此时城中大乱,殷发和冷元魁互相猜忌,正在准备内斗。群龙无首,令出多门,正是我们进攻的大好时机。我认为不必再费心在这里安营扎寨了,排兵布阵完毕之后就可以率领大军直接对奴门发起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