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 353韦恩和托尼的第一次正式交流六千字保底,后续还有

353韦恩和托尼的第一次正式交流六千字保底,后续还有

    ET ,最快更新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最新章节!

    罗夏默默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雪峰,有些失语。

    之前的战斗有多少绝望,那么现在的他就有多少思考。

    比如人类真的能够抵抗那些强大的足以带来绝望的恶魔之类的问题。

    “罗夏,做好准备了吗?”

    托尔带着爽朗的笑容这样说着。

    他知道罗夏之前的一些遭遇。

    在他和沃鲁斯克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沃鲁斯克提到了这件事情的只字片语,所以托尔才会说起这些。

    他伸出了大手拍了拍罗夏的肩膀。

    在哈洛加斯圣上上,只有罗夏和他的关系显得稍微亲近一点。

    不过他也不怎么在乎。

    阿斯嘉德的王储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傲慢,只有被他所认可的人才会成为朋友。

    力量不是最重要的因素,但是托尔也不会否认力量的作用。

    “我做好了应该有的所有准备,但是我何曾有过选择的机会?”

    罗夏扯着嘴说着。

    腰上的坚果锤不断地闪烁着光芒。

    马修默不作声的和蜘蛛侠站在一起,观察着这个有些孤僻的家伙。

    “对了,你之前在战斗中遇见了什么?”

    罗夏像是在转移话题一样的问着,打量了一下托尔身边的海拉。

    海拉身上的气息让罗夏稍微有些不自在。

    “遇见了一个强大的恶魔,一场酣畅淋漓的除了没有让我真正经历死亡之外,我好像明白了一个战士应该在战场上知晓的一切。”

    托尔含糊其辞的说着。

    然后就坐在了篝火旁边,拿出了一根黑面包烤着。

    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打算吃这个东西,反正烤烤火也没有什么影响。

    “我之前可从来没有想到人类会面对这样难缠的家伙。”

    罗斯将军盯着红巨人的样子走到了跟前,相比较卢克那种更像是街溜子一样的家伙,他还是更喜欢和这些相对话少一些,却认真对待战斗的人更有好感一些。

    “我也没想过,人类之间居然还有这样的怪物。”

    罗夏提了提自己的腰带,动作有些不雅。

    “为了面对怪物,总得牺牲一点什么东西,我觉得挺好的。”

    罗斯这样说着,通红的肌肉抖了抖。

    他的身边放着一柄斧子,看起来上边沾染了不少恶魔的血迹。

    “言不由衷。”

    罗夏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然后看向了正在和先祖们交谈的莉亚。

    似乎有些好奇。

    “我就说,奖品肯定不会只有那么一点点,你说是吧?”

    康斯坦丁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身上挂着几件散发着光芒的传奇,一副暴发户的样子。

    他大力的拍着史蒂夫的脊背,脸上的笑容有些诡异。

    “康斯坦丁,我从别人那里听说过你的事情,我想,我们还是稍微保持一点距离的好。”

    史蒂夫手上依然拿着他的盾牌,只是已经是一滩碎片了。

    韦恩一言不发的最后出现,然后朝着托尼的方向走了过去。

    “别这么生分好吗?我可是从迪亚波罗的手中救下了你的小命,你差点就见不到最后的奖品了好吗?”

    康斯坦丁大声地说着,似乎生怕别人听不到一样。

    闻言,那些提前退场了新兵们都将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康斯坦丁脸上露出了一个狐狸一样的表情,笑嘻嘻的说着。

    他对于传奇的力量十分的在意。

    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他的身体根本无法使用这些传奇装备。

    普通人的身体素质想要挥动野蛮人才会使用的重武器,那简直有些开玩笑。

    “我的收获可以交给你们,但是我需要一些战友,至少在一些危机的时候,你们能够帮助我。”

    康斯坦丁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大声地说着他的条件。

    用自己用不到的传奇装备来获得一些强大的帮手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

    朗姆洛默默地点燃了一只雪茄,一言不发的坐在原地。

    对于康斯坦丁的邀请他不感兴趣。

    即便这个混蛋总是在做正义的事情,但是康斯坦丁不是一个很好的做朋友和雇主的家伙。

    “大概不会有人上门来被你坑害的,康斯坦丁,你最好还是想办法能够将自己用不到的传奇换成其他的东西比较合适。

    至少换成金币能够让你生活的不那么窘迫。”

    史蒂夫小声的说着,似乎是担心康斯坦丁会受到什么心里创伤一样。

    “你可以去找拉苏克,让他帮你把装备分解成材料,至少你那种有些蹩脚的法术能够获得更好一些的施法材料。”

    布尔凯索大踏步的走了过来,饶有深意的对着康斯坦丁说着。

    在之前康斯坦丁稍微拖延了一下迪亚波罗的时候,让布尔凯索多少对他有了些改观。

    虽然不至于一下子变得和蔼起来,但是提供一些建议还是没有问题的。

    马道克摆着臭脸走到了跟前,顺手把正在看热闹的卢克提住了后脖颈,朝着远方走了。

    卢克是他唯一的继承人,所以马道克需要开点小灶来让这个傻小子变得更加成熟一些。

    至少成熟到不会在床上被杰西卡碾压的抬不起头的程度。

    寇图尔会好好照顾杰西卡的,甚至那份奥拉克的战神荣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也会在合适的时候交托给杰西卡。

    野蛮人的脾气都不怎么好,结婚之后不够强的一方那肯定没有选择权。

    家暴?

    野蛮人不会用暴力对待自己的爱人。

    只是大多数情况下,为了决定谁做饭谁洗碗这种问题,两方会进行一些没有伤害的较量。

    比如投掷武器、武器对砍、秘境竞速之类的较量。

    再不济也会掰掰腕子之类的。

    不够强壮的那一方基本上就每天都得忙着家里的事情了。

    因为强大的一方才能在战场上不断地和恶魔战斗。

    想对弱小者在家中应该享有保护。

    继承了大熊血脉的杰西卡在力量上绝对会处于领先的位置。

    堂堂马道克的继承人居然没有踏上战场的资格?

    这是马道克不能接受的事情!

    “马道克先祖,你打算做什么?”

    卢克像是一只被提住的蛤蟆一样挥舞着四肢努力的挣扎着。

    杰西卡带着悲伤中挤出的笑脸默默看着。

    在奥拉克选择了沉睡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她的体内流着奥拉克的血液,那种血脉的牵绊让杰西卡知道,自己少了一个能够依赖的长者。

    “小熊,接下来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了。你们那边是这样说的吗?”

    寇图尔巨大的身影站在了杰西卡的身后。

    声音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

    像是慵懒的大熊正在蹭树一样。

    “寇图尔先祖,谢谢你。”

    杰西卡轻轻地说着。

    战神之刃正在她的身边默默地闪动着温柔的光辉。

    “我会保护好每一个族人的。”

    寇图尔隔了一会之后才这样说着。

    攥住的拳头诉说着他的坚定。

    卡修斯站在一个角落中往嘴里猛灌着酒水。

    只是灵魂状态的他可没办法尝到味道。

    奥拉克还是越过了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卡修斯有些恼怒。

    牺牲从来都是最强者才有资格去做的事情!

    而他在不久前才向奥拉克证明了自己才是大熊部落的最强者。

    牺牲从来都是悲伤的。

    只是野蛮人选择用“荣耀”来修饰这种东西。

    还不够强,才是牺牲的真谛。

    “史蒂夫,过来一下。”

    乔汉娜向史蒂夫打着招呼。

    这一次战斗是圣教军秘境的预演而已。

    至于该如何使用圣教军的力量,史蒂夫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学习。

    巧的是乔汉娜现在就有时间教导史蒂夫。

    “我觉得,我们回去之后就能试着挑战一下金并了。”

    马修小声地说着。

    蜘蛛侠已经扯掉了自己破损的面罩,对着马修点了点头。

    “我感觉自己变强了不少,至少已经强过了之前的朗姆洛。

    我自信不会在金并的面前毫无还手之了。”

    马修继续说着。

    他的举动有些像是没话找话。

    “我们不是有专业人士吗?他还欠我钱。”

    蜘蛛侠指了指正在大声说话的康斯坦丁。

    他知道马修是个盲人,但是也很清楚马修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动作。

    马修不是一个普通的盲人。

    “专业人士?那个家伙专业卖队友。”

    马修好像有些咬牙切齿的说着。

    “秘境”里边的受害者可不是只有蜘蛛侠一个。

    要不是康斯坦丁忽然的出现在了马修的战场上,他也不至于被蕾蔻从战场中丢出来。

    “好吧,我大概能猜到一些。”

    蜘蛛侠含糊的说着。

    杀手猴一阵吱吱吱吱的跳了出来,爬上了马修的肩膀,在他的头发中翻找着。

    “你们是在说金并?”

    莉亚严肃的走到了马修的跟前,开口问到。

    莉亚的复活对于马修和蜘蛛侠来说是一个未知的消息。

    他们完全不知道莉亚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圣山上的。

    “冒昧的问一句,你是?”

    马修小声地说着。

    他感觉到了莉亚身上那种和布尔凯索有着极高相似度的气息。

    这让他联想到了罗夏。

    “你可以叫我莉亚,王子艾丹的孩子,也是布尔凯索的孩子。”

    莉亚说着有些让人误会的话。

    或许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

    这就是事实,只是马修不太能理解。

    “如果你们打算去找金并的话,我或许能够给你们一些帮助。”

    莉亚这样说着。

    当时作为原罪的她对于其他的几个家伙有着什么程度的力量有着清晰的判断。

    而除掉迪亚波罗的爪牙也是她希望的东西。

    天锤尊者之中除了科尔森之外,莉亚都知道具体的情况。

    科尔森没有在那个频道之中自己联系其他天锤尊者,所以他成功的隐藏了自己的身份。

    ……

    “托尼史塔克,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

    韦恩严肃的对着托尼说着。

    托尼带着些意外的眼神看着眼前的韦恩。

    终于还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好吧,看在你和我一样有钱的份上。”

    托尼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布鲁斯韦恩。

    对于这个一样有着花花大少名号的同龄人,托尼一样带着些好奇。

    比如作为富豪,为什么选择成为一个野蛮人,和恶魔几乎零距离的接触着。

    “拉苏克,等我从家里回来的时候回给你带一个平板的。里边会有一些现代的知识,也许能够给你一些帮助。”

    托尼拍着拉苏克的胳膊说着。

    相比较拉苏克那两米多的野蛮人标准身高,一米八的托尼不太好拍对方的肩膀。

    那种感觉会像是小孩子撒娇一样。

    高傲的托尼还是挺在乎自己形象的。

    “走吧,我记得前边有一个石屋来着。”

    托尼这样说着,走在了前边。

    韦恩皱了皱眉毛,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

    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等到两个人走进了石屋之后,托尼有些尴尬。

    “那个,我没想到这里会是厕所。”

    托尼看了一下有些简陋的厕卫措施,故作轻松的说着。

    面对一个同样是富豪的家伙,这种失误让他感觉有些尴尬。

    好在在寒冷的圣山上,这地方没有什么异味。

    不过没有异味不代表足够的卫生就是了。

    毕竟圣山上的野蛮人大多都是灵魂体,而布尔凯索那样强大的家伙,生命形态和普通人也有了巨大的差异。

    厕卫措施不是什么必需品,也没人会在这样高海拔的地方修建自来水厂。

    “这是卢克他们自己修建和挖掘的……”

    韦恩面无表情的说着,似乎是给了托尼一个台阶。

    然后继续说着:

    “那也不重要,反正我要说的事情也不是太多。”

    韦恩从背包里边取出了一颗宝石。

    那是贼神的复仇之石。

    他用一大笔钱和韦恩集团的一个承诺从康斯坦丁的手中换来了这颗传奇宝石。

    康斯坦丁的下线超乎想象的低。

    而且那个家伙对于一切力量都充满了戒心。

    这是好事,也会错过一些机会。

    反正康斯坦丁自己也不会为此后悔就是了。

    “我想,你会对这个东西有兴趣的。”

    韦恩这样说着。

    然后将手中的贼神宝石直接扔给了托尼。

    托尼没有丝毫的动作,贼神宝石砸在了托尼的胸口,然后跌进了那个尴尬的坑中。

    正好给那座褐色的山峰加上了一个顶部的装饰。

    “那个,我不是没有反应过来。而是我从来不会从别人的手中接过东西的。”

    托尼看了一眼贼神宝石说着。

    他说的是真话。

    “无所谓,这颗宝石的力量是在你攻击远处的敌人时,距离越远伤害越高。虽然有上限,但是对你的加成很大。”

    韦恩这样说着。

    托尼的脸色有些古怪。

    相比较近距离的厮杀,托尼更喜欢远程攻击。

    虽然不是不能近战,但是在之前的战斗之中,托尼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近战水准有多么的糟糕。

    这下子就有些坐蜡了。

    贼神宝石真的挺适合他的。

    “那个,我要是按下了导弹发射按钮,这个宝石也能起效吗?”

    托尼机智的想到了一个问题来转移话题。

    “我试过了,会的。”

    韦恩这样说着。

    “好吧,看在你愿意和我分享一个宝石的份上,你想要让我干什么?”

    托尼一副我给你个面子的样子说着。

    “我需要史塔克集团、准确的说是需要你分析这颗宝石的力量来源。”

    韦恩说着,手里紧紧的攥住了火牛羚砂囊。

    韦恩感受着火牛羚砂囊带给他的生命力恢复,板着一张扑克脸说着。

    “一个我们两个人知道的秘密?只是、难道韦恩集团没有这个能力?”

    托尼扯了扯嘴角。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韦恩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他已经从乌尔什的口中知道了火牛羚砂囊的来历。

    从一种已经灭绝了的动物身上得到的。

    而贼神的复仇之石是能量层面的东西,这种研究还是交给更专业的人来做比较好。

    “共享结果?然后进行复制?这是你的打算?”

    托尼看了一眼韦恩,大概明白了韦恩想要做些什么。

    “我要的只是成果。”

    韦恩没有丝毫逗留的离开了这件小屋子。

    只留下了看着褐色山峰上那颗宝石的托尼,他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啊!这该死的!对于未知的好奇心!

    ……

    “弗兰克,我们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意义!”

    希尔特工、现在应该称呼她为绿灯侠希尔了。

    一身绿色紧身衣让她原本就很美好的身材被称衬托的更加出众。

    至少与众不同。

    “是啊,但是麻烦总是会找上我!”

    弗兰克一边扫射着,一边随口说着。

    枪械在他的手中变得更加致命。

    尤其是那种死亡的力量开始一点点的侵蚀着希尔的意志的时候。

    “我需要帮助,而你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人选。”

    希尔手指上的戒指所散发出的光辉开始逐渐地黯淡了。

    面对着弗兰克这个死亡行者的时候,一般人都会产生动摇这种情绪。

    “那我只能说,你需要扩大一下自己的交际圈了!”

    弗兰克不断地扣动着扳机,身体却在不断地转移着。

    正面战斗不是他喜欢的模式,只是多数时候他都没有必要战略转移罢了。

    惩罚者的强大一向都是由复杂的战术和突然的攻击组成的。

    攻坚能力只是他力量的冰山一角而已。

    “勇气不是愚昧的自大!渣子们,老老实实地去死吧!”

    一阵振聋发聩的吼声突然传出!

    那些泛信徒一个个的张大了嘴看着眼前的“神迹”!

    “天使!”

    “上帝啊!”

    杂乱的呼喊声传来,一切指向了那个身穿重甲头顶光环的天使。

    亚历山大安德森!

    这个被放进了天堂之泉中重获新生的家伙回到了人间,开始宣扬勇气的颂歌!

    手中持着一柄和索拉里昂没有多少差距的长矛,安德森将一个带着漆黑戒指的混混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东西?”

    那些不断交战的混乱者发出了和这差不多意思的惊呼。

    其中还带着那些“F”打头和“S”打头的脏话。

    弗兰克看了一眼正在苦苦支撑的希尔,默默地收起了手中的枪械,快步的消失在了墙角之中。

    对于别人,他还是会有些“慈悲”的。

    前提是那是正常人。

    虽然弗兰克也不怎么正常就是了。

    “别在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希尔!”

    弗兰克的警告姗姗来迟。

    绿灯侠希尔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一样,软倒在了地上。

    身上的绿色紧身衣一点点的消失,露出了那神盾局的打扮。

    被安德森贯穿的那个家伙身上被圣焰所烧灼着,转眼就变成了灰烬。

    至于他的灵魂是进入地狱还是消失,安德森都不在意。

    他用长矛挑起了地上的戒指,紧紧的攥在了手中。

    身上的战甲化作了火星四散,露出了那张坚毅的面容和身上素白的衣服。

    “你是神盾局的希尔?哪个希尔?”

    安德森有着迟疑的问着跌坐在地面上的希尔。

    他实在是想不起来希尔的名字代表着什么了。

    要不是弗兰克最后的警告,安德森可能完全不会想到该怎么称呼眼前的女士。

    虽然当时的他对于神盾局还是有些了解的,但是也不至于会了解到神盾局中某个人叫做什么名字。

    特工的保密工作做得其实挺不错的。

    只是上档次的人大多知道这些“秘密”。

    不过当时的教会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安德森神父?”

    希尔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安德森,然后快速的站了起来。

    恢复了那精锐特工的精神风貌。

    只是身体有些颤抖。

    “我现在不是神父了。”

    安德森顿了一下之后才说着。

    希尔皱了皱眉毛。

    神父是不能结婚的,那么安德森强调自己不是神父的意思是看上了自己?

    特工的脑洞一向很多,而且他们很多时候都是不讲证据的。

    “那么你想要找个地方聊聊吗?”

    希尔做出了邀请,有些刻意的捋了捋散乱的头发。

    安德森看着希尔的动作感觉有些不舒服。

    但也没有多说。

    在他的心中或许特工就是这么一群让人不舒服的存在吧。

    希尔看着安德森有些不自然的举动,感觉有些失策。

    虽然她也是个大美人,但是相比较娜塔莎的媚骨天成,她的模仿就不那么优秀了。

    “先说好,我不会去神盾局的。”

    安德森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随口说着。

    收集那两种戒指是他此次而来的目的。

    因普锐斯特意交代了他的。

    这些蕴含着生命和死亡规则的戒指会有大用。

    所以安德森才会出现在这里。

    现在那些愣头青的戒指持有者差不多都被收拾掉了。

    那些真正有能力和自知之明的戒指持有者差不多都隐藏了起来。

    这是一个有些复杂的事情。

    “我记得那边有个咖啡厅?”

    希尔指着前边的街角这样说着。

    “我更喜欢泉水和面包。”

    安德森随口回应着,但还是朝着那间街角的咖啡店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