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44章打算
    ...

    在这里就谈不及什么精致了,要知道这个地方可是没有所谓的休息时间,驻点基本24小时进行‘营业’,有时候天亮时分有小队前来休整,有时候几天也不见一人,这些都是正常。

    何殊舀着咸粥和白馒头,亦是笑着与众人打趣,其实有些猎人他不认识,有些不认识他,但是三言两语之下,也就故作熟络。

    到底没有多少真感情,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在一阵喧闹中吃完东西,该休息的去休息,该值班的负责值班,剩下的...

    便是该做事的做事。

    地方小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事态简单,谁做什么工作异常清晰,所以吃完饭之后,就基本没有人与何殊吹牛了,而何殊亦是迈步走进了安文北的集装箱房里,看着安文北倒着咖啡,自己却是微微走神。

    何殊突然感觉自己时候沉迷荒野太久了,或许这样的慢生活也不错...

    “咖啡。”安文北将一小杯咖啡放在何殊身前,然后他落座后,便抿了一口咖啡,细声说道。

    “社团在五月份的时候,几位事老决定改革,和军武部门达成协议,直接承包一些区域的探索权...探索权很重要,所以社团志在必得,因为那样一来,社团的大部分猎人将正式合法。”

    安文北思索着,继续说道,“王董楼,王万山的儿子,七月,他在制造‘神仙水’的工厂被宁城警署意外清查逮捕,你也知道宁城对精神药物的态度...作为事老之一的王万山自然要保住自己的儿子...”

    安文北喝着咖啡,看着何殊说道,“社团为了保住探索权,王万山为了保住自己的儿子,所以...你被社团抛弃了,对外,你是制造‘神仙水’的犯罪分子,对内,你是杀害同胞的敌人...”

    “为什么是我?”何殊皱着眉说道,“随便一个人不行么?”

    “交出去的人分量不够。”安文北摇着头说道,“警署那边也没有办法向上级交差,你又刚好断了一只手,而且你还在那个时候对其他队长出手...我想...你明白了...”

    安文北将手里的咖啡放在桌上,一边叉着手说道,“你的事属于警务文署直接下达文件,在审判院那只是走了个形式,这也是为什么你突然被抓就直接关押第一监狱重刑区的原因,这件事从一开始,上下都...”

    “...”何殊没想到自己的事还有这么多道道,不过何殊知道,有些事其实多是考虑得失,要是他的手没有断,或许社团的人也不会选择把他推出去吧。

    这么一想,何殊却是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笑自己的无用,还是笑某些人的冷漠与荒谬。

    “那我的钱呢?”何殊笑着笑着,看向安文北问道。

    “按照规矩。”安文北耸耸肩示意。

    所谓的按照规矩,其实也不难想,属于社团的猎人都在社团有一笔钱名为“会金”,这些钱是社团为猎人负责清洗的钱财,猎人犯了事或者凉凉了,那么会金自然是被社团没收了。

    不然社团还充当银行么。

    “不过这次我会给你安排新的钱卡。”安文北看着何殊继续说道,“不走社团的渠道...需要一点时间...这些不是事,重点是...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何殊挑了挑眉,“我的东西那么好拿的么...”

    “你可想清楚,我觉得你回去会很麻烦。”安文北看着何殊的状态,便摇着头说道,“要不你等等,我找几位事老谈一谈。”

    “那就等等。”何殊突然笑了,他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只觉得这什么东西真是太苦了,一时接受不了的何殊又放下咖啡,他垂着眼看着那浓黑的液体,低声说道,“安叔...”

    “嗯?”安文北凝眉看向何殊,似乎在等何殊的询问。

    “你站哪一边的?”何殊抬着头看向安文北,一时锐利的说道。

    “我?”安文北微微一愣,然后他摆摆手说道,“我身后是军武第三部,所以我只会站在胜利的一边。”

    “我就觉得也是。”何殊笑着应着,然后他举着咖啡朝着安文北示意。

    他完全把咖啡当成了酒来喝罢了。

    “这几年你给过我很多情报与资源,按照道理来说,我该偏向你。”安文北笑着说道,“个人方面,我还是偏向你的,但是公务方面,军武没有办法参手社团的事,所以你和社团的恩怨,那是你自己的事,不过你可想清楚了,那可是社团...”

    “你有什么好建议吗?”何殊亦是笑着问道。

    事实上,何殊想法也很简单,杀回去,然后杀光,然后杀出去,接着谁挡杀谁...

    一想到这里,何殊的脸色便是瞬间变幻。

    “我可以帮你弄一套全新的身份,全新的生活,全新的关系。”不想安文北认真的看着何殊说道,“你这一身本事去那泥塘里爬太浪费了,不如走军武的线吧,我给你搭桥铺路,高等级指挥的门路我做不到,像我这样的驻点队长我还是可以帮你弄一个的...”

    “...”何殊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路,但是他越想越有一些讽刺,至于讽刺什么他也不明了,他只是抬着眼看向门外,一时精神怔怔。

    “好好考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安文北点着手说道,“你一出来,社团肯定知道了,你现在再急急忙忙的回去,到时候社团要处理你,警务文署也要逮捕你...而且你还从军武小队逃了出来...我真的很难想像你回城会是什么样。”

    被安文北这么一说,何殊顿时嘴角抽抽,他嘟囔着点头说道,“那就听你的...”

    “不过有一说一。”这时安文北笑着说道,“所有费用都从你账户里扣。”

    “那当然。”何殊点着头说道,“如果不够,我先欠着。”

    “那倒不会。”安文北摆了摆手,“昨天三支样本,我卖到其他城市去了...应该能卖不少钱。”

    “是嘛...”何殊笑着点着头,“可以啊...那...一套完整的身份资料,要多久?”

    “真实资料估计要半年时间,宁城查的很严。”安文北无奈的说道,“在此之前,你还是在我这里耐心等待吧,一会我让大龙给你整个房间,如果你要出去走走可以随便逛逛,别回城就行,不然麻烦也不小。”

    “好。”何殊心有小九九,但是他还是点头应到。

    “小何。”不像这时安文北仿佛知晓了什么一般,朝着何殊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谈个恋爱,组个家庭之类的...”

    “啥?”何殊一脸呆滞的看着安文北,似乎有些不明他怎么突然说这个。

    “我看你精神有些不对。”安文北细声说道,他边说着边点着手指在那咖啡杯上,“我见过太多因为鲜血而精神发生变化的人...你应该也知道不少...”

    “怎么可能...”何殊撇撇嘴,“我怎么可能精神有问题...我好的很...”

    “不如趁这小半年,找个女朋友。”安文北笑着说道,“散散郁气,顺便也给自己找一点事做,不要只会打打杀杀...”

    “再说吧...”何殊嘴角抽抽的应到,他只是边说便看向安文北,颇有认真的说道,“我真的精神有异常吗?”

    “你刚刚自己脸上一阵狰狞一阵傻笑的...”安文北颇有无语的摇摇头,“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应该清楚,在这个地方,多的是荒野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猎人...”

    “...”何殊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他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不是吧...”

    “不论如何。”安文北朝着何殊示意,“我还是建议你走回普通生活去,去好好感受生活...”

    “是吧。”何殊可不想听老一辈念经,他一口闷掉咖啡,一边起身说道,“我的事麻烦你了。”

    “没事,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安文北点头应到。

    “我去打猎,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家伙,给大家加餐。”何殊咧嘴一笑,便朝着安文北摆摆手,接着,他迈步走出了集装箱房。

    而安文北笑着摇了摇手,也没有多言,毕竟他年轻的时候,也不会喜欢听长辈这般言语。

    这个世界,该走的弯路,始终是要走的,不然怎么成长呢。

    而何殊走出集装箱房,便朝着另一侧的武器室走去。

    那里会有一些猎人出手或者驻点特有的武器,而何殊走进这武器室,在里面保养枪械的大炳便转着头看向何殊,“小何。”

    “大炳。”何殊摆摆手,“不用管我,我随便看看。”

    “好,随意。”大炳手不停的在武器台边忙碌着,像是在拆卸枪械配件。

    何殊环视四周,一手取着武器架上的手枪,但是他掂量了一会手枪,又觉得拿手枪很是无聊,所以何殊迈步一走,却是一手拿起了一个战术弓箭。

    只是他才扬起弓箭,正想用这弓箭去找野猪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现在可是独手...

    瞬间一种失落感袭向何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