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47章畏惧
    ...

    何殊面无表情的蹲身,用一只手解下一众人身上的武器,然后将武器丢进其中一辆车,再走到另一侧车辆上检查诸多,这才取着一辆车前的牵引锁链,将那锁链链接在另一辆车车后。

    这行动车可不便宜,以前何殊年轻不懂事...

    至少他现在懂得了珍惜,不会再继续浪费。

    而那白花,何殊虽然知晓自己曾经见过,但是那又如何,他完全没有任何关于白花的情报,所以他现在对那白花可没有兴趣。

    于是何殊看了眼身上衣裳,眼见身上毫无鲜血沾染,这才满意的招了招手。

    而这时天上的数根钢针徐徐下落,自动飞进了车后厢。

    “呼呼呼...”

    天空中风雪似乎来的愈发的凶猛,何殊抬头看了眼白茫茫的一片,他便取着墨镜带上。

    带上墨镜自然不是为了耍帅,是为了防止雪盲。

    白茫茫的一片,看久了可是对眼睛不好。

    接着,何殊没有多看倒地的尸体一眼,就这么迈步朝车走去。

    他现在的操控能力无比精准,半年来什么都没有增长,倒是操控能力愈发提升,何殊能确保五根钢针均是扎穿每个人的头部,这些...便够了。

    “平安...狩猎结束了...”何殊颇为认真的低声说着,一边启动着车辆,将车调转,准备返回驻点。

    事实上,他也才离开驻点没多远。

    只是这荒野天气变换莫测,不想刚刚还晴空万里,现在却是阴云密布,风雪飘摇。

    坐在车里,何殊自然不被外界的风雪所影响,他一手驾车,手上还捻着那一张白花照片。

    接着,何殊转了转眼,又迅速一个掉头,将车朝向原本既定的天坑地穴而去。

    何殊突然对这花朵又有了兴趣。

    其实何殊是想去看看那花朵附近有没有什么野物...

    至少曾经有,不是么。

    于是车辆迅速在风雪之中行驶,数个小时之后,在烈烈寒风里,何殊将车停稳。

    他带上帽子下了车,然后对着地图与手表找着方向,而这个时候,一声低低的浑厚嘶吼从风雪之中隐约传来。

    “熊...”何殊垂下手,便扭头朝着风雪茫茫的远处看去。

    可惜他并不能看到野物的身影。

    要是换作寻常,何殊会去找找那大只,因为在驻点的生活实在太无聊了,每天都那么几个人,进城又进不了,方圆也就那点大...

    重点是大家都有活做,就何殊无所事事的闲着只能捕捕不能吃的猎物,所以偶尔遇到新奇生物却是成了何殊的乐趣,不过今天不行,今天何殊有自己的目标,他可不想转移目标。

    何殊确定着方向,但是远处那大熊的声音依旧烈烈低沉。

    “该死...”何殊心里痒痒,只觉得一朵花有什么好探索的,毕竟一摘下来就凉凉了,似乎完全没有必要去摘取,而且自己摘了花也没有用,他现在可不想吃花。

    这么一想,似乎那大熊更有意思。

    大熊身侧要是有小熊的话,那接下来的时间他岂不是都不会无聊了。

    于是心态疾速变化的何殊再次调转车头,就这么朝着那风雪之中的熊声而去。

    荒野茫茫,那熊声低沉怒吼,要找到熊并不困难。

    何殊根据自己的经验,很快就来到一处满是鲜血的空处。

    只是这一处空处哪有什么小熊,只有一只四五米高半死不活的大白熊,还有一辆仿佛被拆了一般的野狗。

    当然,还有几个脸色血肉模糊的猎人。

    “该死...”何殊低声暗骂,只觉得自己白来一趟,而那浑身扎满大箭的白熊‘呼呼噜噜’的叫着,似乎即将凉凉,又像是试图残喘。

    何殊走到熊的身边,那巨大的熊甚至还‘呜呜’的抬着头瞥向何殊。

    “哼哼...”何殊用手点在熊身上鲜血,然后他将手指在鼻尖嗅了嗅,顿时知晓这箭怕是上了毒。

    何殊颇有无奈的一手抓在那长箭之上,然后他‘簇’的一下拔起了长箭。

    而巨熊因为这么一下而‘呜呜’的惨叫了一分。

    何殊打量着手里的长箭,只见这长箭通体暗黑,箭头倒钩,箭身长达米许,直径约有着二十多毫米,可以说算是放大版的弩箭,而这只巨熊身上可是扎满了这样的长箭。

    这么一来,何殊的熊皮梦想也没有了,他不可能裹着满是孔洞的熊皮来炫耀。

    “啧...”

    何殊转着手里的长箭,又看了眼倒在远处抽着身体的猎人。

    何殊对猎人可没有任何兴趣,他只是来到尚且抬着头低鸣的大熊头侧,然后一手握紧手里的长箭,“好吧...我来超度你...”

    说着,何殊便准备抬手将那长箭扎入大熊的头部给大熊来这么一下...

    只是这个瞬间,一块无比巨大的冰砖就这么‘簇’的一下猛然砸落,冰砖约莫脸盆大小,直接砸在大熊的头部,散成碎片。

    “...”何殊被陡然来的这么一瞬吓得浑身一跳,就像一只兔子一般往后跳去,然后他的脚边却是‘噗’的一声,又砸落一枚拳头大小的冰块。

    “码的!”何殊顿时醒悟过来,他直接撒腿朝着车里跑去。

    而同时,天空之中,无数冰块仿佛不要钱一般噗噗噗的往地面落去。

    当然,他们并不温柔。

    何殊用一只手挡着头,整个人的速度奇快无比,他仿佛逮兔子的猎犬,一头扎入行动车里,然后无比快速的咔呲关上车门。

    “嘭嘭嘭!”

    这时,车顶传来一声声低沉的撞击声。

    同时,诸多巨大的冰块就这么砸在车前玻璃上,不过它们均是炸成细碎,并没有砸破车前玻璃。

    “啧!”何殊瞪着眼看着车窗外密密麻麻落下的冰雹,便歪了歪头低声说道,“好了...平安...要下雨了...”

    “哒哒哒哒...”接着天地间飘来瓢泼大雨,雨水直接将这个世界染成霎白。

    车里,何殊面瘫的取着巧克力咬着,一边喃喃自语道,“地球爆炸算了...还留着干什么...”

    “哼...”何殊不屑的吐着气,然后他一手丢下巧克力棒,一边叉着手翘着腿等着雨停。

    他之所以不行车原因在于,这么大的雨幕里根本分不清方向,要是一个不小心陷落在某个土坑,那才是更麻烦。

    所以何殊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雨落不停,四周一片惨白,顺便听一听无数像鸟叫一般的落雨声。

    全环绕音响,何殊微微闭上了眼睛。

    只是他才闭上眼睛,一只仿佛蝴蝶一般的鸟就这么啪叽一下砸在了车前玻璃上。

    那只鸟有四翅,嘴部更是细长尖锐,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不过更恶心的是,一块足球大小的冰雹就这么咚的一下砸在了它的身上,它直接在车前玻璃上被砸出一抹血酱。

    “...”何殊怔怔的看着那怪鸟噗嗤的模样,只是抬手搓了搓鼻子,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喃喃自语道,“爆炸算了...还留着干什么...”

    何殊边说着,边闭上了眼睛,却是一时小憩了起来。

    这雨一时半会怕是停不了了,何殊打算就这么待到雨小了再走。

    这辆行动车专为荒野探索制定,自然不会因为雨水或者冰雹而报废,但是何殊小憩没多久,便是听到低微‘咔咔咔’的声音,于是合眼假寐的何殊又睁开了眼睛。

    他在车前操控仪上点着,便是皱了皱眉头。

    只见那仪器上闪烁着红字,‘车外温度-90。’

    “...”何殊看着这不停闪烁的数字,一时抽了抽嘴,然后他下意识的去掏巧克力。

    巧克力自然吃多了也不好,但是在这个时候,何殊更需要糖分来维持自己的能量,稳定自己的情绪。

    车内,自然不会有那般低温,因为全车搭载着温度调节系统,虽然不可能调节到夏天一般,但是至少不会像车外那般寒冷,所以呆在车里何殊倒是没有太多低温危险。

    人类,其实皮毛脆弱的很,经不起低温,也受不住高温,这个特殊的环境里,个人的体质素质其实没有多少用处,因为人体脆弱的皮肤注定它承受不了极端温度。

    何殊亦是承受不了,虽然他现在的身体已然进化变态,但是他也还是要身着厚衣,以锁住自身的温度。

    相比之下,动物进化出厚厚的皮毛与脂肪层,比如北极熊,它有着十多厘米厚的脂肪层,便能在极端的气候下生活,同理,荒野上诸多冬季捕食的猎食者,自有一套御寒法则。

    而他们为了在冬季能捕获食物,则需要扩大捕猎范围,甚至可能,连骨头都吃。

    “嗷呜呜呜!”

    就在何殊看着那温度走神的时候,一声怪异的吠声徐徐传来。

    那是狼。

    狼,在哺乳动物里,分布范围仅次于人类,加之现今荒野污染辐射诡异,狼变态出万千种类,所以至今狼种类有多少,已然不为人所知。

    但是这可是冬季,一般来说,冬季猎食的狼,基本不会是独狼,而且甚至可能是大狼群。

    另外真实情况是,独狼甚至经常被猞猁所觅食...

    寒冷的季节,大狼群猎食成功率其实很低,因为大狼群的对象基本也是大猎物,比如...

    车里,何殊转着头看向车窗外的那一只巨大白熊。

    他知道那一只巨大白熊可是因毒箭而死的,也就是说,那只白熊的血肉可能有毒。

    “快去吃快去吃...”何殊饶有兴趣的透过车窗看着,却仿佛身外人一般幸灾乐祸,想要将这一切当成乐趣。

    同时,雨幕之中,数只人高的大狼却是呲牙咧嘴的慢慢走来,它们盯着何殊,似乎对车里的何殊敌意很重。

    走在前头的大狼嗅了嗅巨大白熊的尸体,便转着绿油油的眼睛看向何殊。

    “呜呜呜...”大狼前身低压,犬齿露出,更是一副进攻的模样。

    何殊自然不怕,因为他现在就在一个罐头里,所以他就这么盯着那大狼毫无畏惧,只是不想,这个时候,那雨幕里却是密密麻麻的走出诸多大狼身影,这一眼扫过,却是几近四十多只。

    “...”何殊顿时吓到,他下意识的一手握在钢针上,收起了轻佻,双目定定的看向那狼群。

    哪怕是四十头猪,他杀起来也要费去诸多手脚,更不用提这身高足有一米七八的大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