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11章意味
    ...

    两天之后。

    这一处地裂深坑之中,石堆里。

    ‘沙’,细碎的沙石突然一滑,然后突然沙土突然内陷,一只手就这么扒挖着,然后何殊挣扎着爬了出来。

    此时他浑身沙土,灰头土面,但是到底精神状态良好。

    天空之上,一轮弯弯月亮挂着,满世界清辉。

    何殊一手丢下手里的骨刺,然后‘噗’的一口吐着口水,这才转头看了眼那地穴。

    接着,何殊打开胸口的衣裳,看了眼怀里连根带土的白色小花。

    何殊打量着盈盈发光的小花,这才看着地裂四周,而这一处地裂却是大小碎石诸多,没有之前的那般感情清楚。

    好在荒野的怪物再怎么饥渴,他们也不会吃枪械,所以何殊在碎石堆里找了一会,就找到了之前自己的枪械与背包。

    背包入手,何殊赶忙取着背包里的应急用水,然后咕咕咕的喝着那水。

    净水入肚,何殊感觉舒畅极了,这才‘呵’的吐着气。

    然后他将怀里的花朵放进包里,下意识的用手准备检查枪械,却是发现自己已经丢失了一只手。

    于是何殊一只手抬着枪械静静站着,他脸上肌肉抽动数下,最终还是不得不接受自己断手的事实,然后何殊无奈的摇着头,将怀里的枪带挂在脖子上,这才摇着身体朝着地裂之上爬去。

    一只手行动,自然有着诸多不便,但是久了...什么都习惯了。

    没多久,何殊爬上地裂,他看着手表上的指针,然后抬头看了眼天空中的星星,以定位自己的位置。

    “该死...”何殊喷了一口鼻息,最终还是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他解开背包取着行军能量棒咬着。

    事实上这一带何殊也并不陌生,只要穿过RA22峡谷,他就能回去了,但是现在问题在于,他要如何穿过RA22峡谷回去。

    要是步行经过RA22峡谷,那他怕是会被那些怪虫吸成人干,而自己现在也没有交通工具,荒野上的通讯器也没有什么用。

    何殊咬着能量棒,一手摇了摇象征性作用的定位警报器,一边将那小巴掌大小的警报器狠狠丢了出去。

    警报器在空中飞过,砸在沙地上,惊得地面一只蝎子‘簇’的一下钻进了沙地里。

    何殊叹着气,不得不根据经验,选择另外的出路。

    事实上他也想寻找流民寻找帮助,但是流民生活的营地要是那么容易找到,他们怕早就被宁城军武直接抹去了,也不会至今还在荒野上作乱。

    其实也不能算作作乱,谁不是为了活着而挣扎呢。

    而且何殊身穿军制服装,去找流民营地,怕不是自找死路。

    ‘沙’何殊用手在沙地上细细的画着简易地图,最终确定了一条线路,但是这一条线路回去并不快速,可能要花上半个月甚至更多的时间。

    在荒野上,更多的时间意味着更多的变数,何殊皱着眉思索着,最终还是决定绕行远路,毕竟通过RA22峡谷的成功率对他而言更是等于零。

    想清了线路,何殊一手拉了拉行囊包,然后开始迈步朝前走去。

    荒野夜行,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今晚明月当头,何殊还是很有胆气一试。

    就这么步履匆匆,一晚之后,天亮之时,一座大山出现在何殊的视野里。

    而此时,天际中,一道阳光破云,穿过那大山,就这么照在何殊的脸上。

    何殊脸上自然是灰尘满土,身上更是臭熏熏毫无美感,但是这一抹阳光照耀下,何殊舒服的闭上了眼睛,顿觉浑身上下充满了气力,全身更是暖洋洋的无比舒服。

    何殊并不知道,自己的背部,在这一刻,亦如那怪蛇一般凝结出了点点晶石,而那些晶石亦是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晶石细微,小到光芒低弱,但确实是异玉结晶,而不同那怪蛇胡乱生长的晶石,何殊背部的晶石排列有序,大小相同,数点并列,贯穿整个脊柱。

    背部异常,何殊自然不明,他只是迎面看向那阳光,顿觉一夜急行的疲惫被扫空,于是他一手取着能量棒咬着,一边准备继续前行。

    阳光正好,他要借着阳光先过了这条线上的危险之地。

    没多久,何殊便来到了一处满地孔洞的地区。

    之所以说危险之地,自然不可能是几个地面孔洞,可以说入眼之处的土地,均是大水桶粗的暗暗地洞。

    仿佛地面是个蜂巢一般,看着十分的壮观而又危险。

    何殊单手持枪,并谨慎的踏过地面深洞,一边迈步小心的走着。

    这里自然有危险,但是运气好在于,这里不是每一个孔洞都有怪异生物存在,如果他小心谨慎,无声穿过这一带,那也没有什么危险。

    只是何殊单手枪口相对,才走了数十步,一个隆起的深洞里,一只类似蜥蜴一般的野物却是探出了脑袋。

    那蜥蜴身上青鳞闪闪,像极了放大版的青蛙,只是蜥蜴的利爪扣在沙地上瞬间就抓出数道深痕,这倒是与青蛙完全不同。

    “嘘...”何殊轻轻将枪口对准了成人大小的古怪蜥蜴,然后他踏着步子,依旧沉稳的朝前走去。

    事实上何殊心里还是几分慌张,奈何现在慌张也没有用,因为另一边的隆起的地洞里又有着古怪蜥蜴探出了脑袋。

    ‘嘶...’那蜥蜴吐着墨绿色的蛇信,暗橙色纹路的双眸死死盯着何殊。

    何殊又将枪口对准那蜥蜴,一边走着一边眯着眼说道,“你不会想过来的...不会的...”

    只是不知道是何殊的言语起了作用,还是这些蜥蜴一早醒来只想晒太阳,诸多地穴里的蜥蜴滴溜溜的盯着何殊,却是没有一只发动攻击。

    甚至有几只蜥蜴眼见何殊走来,却是倒头就溜,转眼消失在那孔洞之中。

    不论如何,在何殊满头汗水之下,他穿过了这一处宽达千米的‘狩猎场’。

    “簇...”

    何殊垂着枪走着,一边皱着眉往回看去,他甚至还能看到几只蜥蜴转身消失的踪影,但是让何殊诡异在于,这一段路它们竟然没有攻击,反而似乎还躲着自己。

    荒野上的规则,自然是胜者为王,但是野物本性之中,却是隐隐自有定律。

    比如猎食与被猎食的食物链,比如底层生物与高层生物的等级差,何殊本身也不是傻子,所以他皱着眉思索着,一边看了眼自己的手。

    如果不是那些古怪蜥蜴吃太饱不想进食,那么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它们的某种野物本能让它们不敢攻击。

    而何殊知道自己身上就带了一朵花,花朵自然不可能有什么震慑四方的附加值,野物也不可能明白金属枪械的厉害,那么问题就肯定出在自己的身上了。

    可惜何殊只是隐约察觉,并不想再冲到那一片狩猎区里去以身试险。

    所以何殊带着满心思绪与一脸复杂,朝着远处的大山走去。

    大山之外,阳光悠悠照射,何殊迈步走了数久,这时一声高亢的狼嚎声远远回荡开。

    何殊眉头一跳,便一脸凝重的看向那苍色的远山。

    “麻烦了...”

    何殊听得懂那狼嚎的声音,那对何殊来说意味着他进入了独狼的领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