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18章退出
    一个优秀队长对于猎人来说,意味着生命的保障,其实很多东西不用言语,何殊能带着五人走过四年多的荒野生活,这便足以说明一切。

    四年时间,完成了多少任务,可能几人数数就能数出来,但是经历多少生死瞬间...

    或许这就没人能数的出来了。

    可以说何殊都救过在场每一位队员的生命,一次,两次,甚至更多。

    “听我说。”何殊点着水杯,将水杯点在玻璃桌上,轻轻点着清脆的声响,他抽了抽鼻息说道,“我这次私活遇到异兽了,情报已经卖给安叔了,所以...”

    何殊顿着声说道,“你们也看到了,我不在适合当队长了。”

    “不当队长谁当,队长,别开玩笑了...”江伟成一手取着筷子夹着菜,然后他正准备吃,却发现例常的队员小聚餐氛围似乎有些古怪,所以他垂下筷子,看了眼何殊。

    这么一看,他才发现何殊手臂袖子是空的。

    江伟成顿时明白诸多,然后他也瞬间保持了沉默。

    一同经历过数次生死时刻,所以小队里的某些情感,其实更比某些兄弟关系来的浓厚。

    只是在座的基本都是要三十的人了,几人沉默着,却是没有言语其他。

    这时副队张原知晓何殊怕是早已做了决定,但是毕竟何殊现在年轻,谁知以后呢,所以张原清了清喉咙,他举着杯子示意,“没有关系,不论队长如何,变成什么样,敬队长。”

    “敬队长。”林标取着水杯示意。

    “敬队长!”

    “敬队长...”

    几个大汉均是举着水杯,虽然水杯里是茶水...

    一如既往,何殊在小队会议的时候,不喝酒。

    何殊看着举着的水杯,他心里没有起伏是假的,但是这个时候,一哭就破功了,所以何殊点着手指,摆了摆手说道,“别整这些有的没的,弄的我跟死了似的。”

    “干了!”

    几个大汉一口闷,却像把茶水喝出个什么生离死别一般。

    “我想好了。”放下水杯后,张原笑着说道,“队长你要是不干了,那我也休息了,别人我真的信不过,都是把命交出去...”

    “我也不干了。”林标点着头说道,“这些年我也攒了不少钱,开个小店,我都准备好了...到时候兄弟们来我那喝酒。”

    “哎呀...”江伟成这便笑嘻嘻的说道,“多大的事啊,没了一只手怎么了,队长,你也刚好休息休息...”说着说着,江伟成朝着何殊挤眉弄眼,“找个老婆...你看全队就你一个光杆...我都替你愁...”

    “你愁屁!”而王杰看着众人的样子,便心里一琢磨,低声说道,“都不干那我也不干了,现在荒野是真的危险,据说社团十二主队里又换了三队...”

    “没事说这个干什么?”林标给王杰倒着水,一边说道,“我是真的不干了,说实话,也有些累了。”

    “你才三十你就累了?”何殊感觉好笑的看着面前一米九的大个,一边笑着说道,“你们要是想自己组队可以跟我说,没关系,我去鸿叔那里给你们吱声。”

    “队长...”而这时,林淳却是眼睛一红,似乎就要哭出声来。

    “不许哭,别给我丢人!”何殊一声怒喝,然后目光灼灼的看向林淳。

    “是...”林淳赶忙低着头,而他身边,江伟成拍了拍他的肩膀,将嘴里的烟递了过去。

    林淳接过烟狠狠吸了两口,便抿着嘴皮没有说话。

    “老林,你有后勤线,你就安安稳稳做好后勤就好了,别浪费队长的一番心血。”张原笑着点着烟,朝着林淳示意,“小店认真搞,就是最好的了。”

    事实上,何殊有开一个专门供给猎人装备的装备店,不过后来那装备店以低价让给了有家事要照顾的林淳,装备店并不大,但是足以让林淳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猎人世界,自然也有规则,这个年代,其实断了一只手的猎人意味着很多事,所以林淳当年要是没有何殊支撑,他怕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处。

    “我明白...”林淳干干的咧嘴一笑,“队长...如果有需要...”

    “没需要。”何殊一脸冷漠又坚定的看着一众队员,“我只是断了一只手,我还没死,别哭的像个娘们。”

    说着,何殊点着桌子说道,“我们小队,在鸿叔那里还有一百一十万的会金,扣去管理费,剩下的分了。”

    “队长...”这时张原赶忙出声,似乎想要表达一些什么,而几个大汉亦是急了起来,似乎都想说明自己的心里话。

    “不用拒绝,我有我自己的积蓄,不比你们少。”何殊端着茶水喝着,一边说道,“够我活下半生了,不过以后你们出去了,别给我做孬事坏我的名声...”

    “队长...以后要是有什么...”这时王杰出声准备言语,但是又觉得这话语似乎有些不太行,所以他声音越说越小声,“有什么需要帮助...”

    “家里马桶需要人通一下,你现在去。”何殊瞥了眼王杰,咧嘴冷声说道。

    “啊?”王杰微微一愣,似乎没反应过来。

    “队长还需要你帮忙?”这时林标抓着王杰的头摇了摇,“我们哪次出去不是打下手的,你开玩笑!”

    “哈哈,就是...”江伟成笑着说道,“就你那速度慢的...每次开枪都打不准,我真的早就受够你了...”

    “码的,你说我?”王杰顿时急了,他瞪着眼说道,“天天叭叭叭的,你一个大男人,...”

    这时,五六个男子亦是推门而入,走在前头的一个大汉定睛看向一脸姨母笑的何殊,却是阴阳怪气的说道。

    “哎呦,这不是九队小何吗?”

    大汉年纪三十多,却是脸上胡须密密,他亦是社团里的猎人队长,名为游广明。

    而他这么一出声,何殊一座的大汉均是转头看了过去。

    猎人之间,尤其民间的小野队,猎人与猎人竞争关系尤为明显。

    脸上有着疤痕的游广明眼尖的发现何殊的手臂空荡荡,他笑着来到何殊的餐桌边,一边探头嗅着餐桌上的饭菜,一边说道,“饭菜好香啊...”

    民间猎人自有组织,当然,这些组织虽然也不被城市政务所认可,但却被隐没默许存在,毕竟在这个随便拿个刀就能自称猎人的时代,组织也有着约束猎人的效用,所以相对来说,组织与社团会明文规定,在地下城里,猎人与猎人不能起冲突。

    尤其社团里叫的上的名列的队长,更不能动不动就与其他猎人队长眉眼来去,暗生情愫。

    也就是说,何殊不能和游广明干架。

    “游队长。”何殊眯着眼看着游广明,一边笑着说道,“要不要一起坐下吃个便饭?”

    “不了吧。”游广明笑着起身,他一只手承载何殊的座椅背部,然后撩了撩何殊的空荡的袖子,“真是太遗憾了...你这要退了吧...安心啦,以后,你的队员我会好好对待的...”

    “是嘛,那真是谢谢你了...”何殊笑着应到,似乎完全不把这些放在心上。

    而何殊的队员们均是死死看着游广明,似乎想把游广明撕碎了一般。

    不过游广明的队员亦是站着瞪着一众人,他们也没有任何的话语,所以张原一众也没有话语动作表示。

    这种情况下,张原几人要是出声动手了,那才是对何殊的失敬。

    “你们都听到了?”这时何殊一手取着桌上的筷子,一边笑着说道,“都听到了对吧?”

    “听到了。”虽然不知何殊说的是什么,但是张原第一时间应到。

    而随着张原所言,林标与江伟成亦是点头,“听到了听到了...”

    “你听到了吗?”何殊看向游广明身侧的队员,便是咧嘴笑着说道。

    那而那队员一脸萌币,不知道何殊到底什么意思,自己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似乎也不是。

    “你听到了么,游队长?”何殊将一对筷子里的一支放在桌上,然后他一手捻着另一支筷子,边转着头看向游广明。

    游广明微微一愣,没明白什么意思,他下意识的问道,“听到什么?”

    “簇!”

    这时何殊直接起身,他一手握着细筷,然后猛然抬手,直接将筷子朝着游广明按在座椅上的手臂扎去。

    ‘哆!’

    以何殊现在的怪力,一冲之下,不想那细筷直接扎穿了游广明的手臂关节。

    然后何殊猛然转动那细筷。

    ‘咔...’

    只瞬间,游广明的手腕直接被扭成怪异的曲折状。

    “啊!”游广明瞬间一声惨叫,整个人摇晃着,一手捂着自己的手臂满脸痛苦的看向何殊。

    “难道你没听到,我已经跟大伙说了我不当队长了...”何殊猛然拉动筷子,将游广明拉到自己身前,然后一个头锥狠狠砸在游广明的头上。

    ‘咚!’

    一声闷响,游广明头部一摇,瞬间昏死了过去。

    而他的身体亦是斜着摇着倒了出去。

    “队长!”游广明身后的队员顿时拥挤着朝向何殊涌去,而桌上的张原几人亦是站了起来围了过去。

    “干什么干什么!”

    “我曹!”

    “来啊!”

    双方你推我我推你,骂骂咧咧,却是极为巧妙的无人动手。

    当然,动刀那是更加不可能了,不说城市执法可以说严格到不行,社团里也有着社团自身的默认的规则,要是每一支猎人小队都在地下城打打杀杀,那社团早就被取缔了。

    “干什么!”何殊一手握着带血的筷子,他将筷子丢下,朝着怒瞪自己的游广明的队员吼道,“你们想跟我玩?”

    何殊好歹是社团第九队队长,这么一吼,几个游广明的队员均是默不作声,只是死死的瞪着何殊,并没有继续躁动。

    自己队的队长不敌对方,他们其实也无话可说。

    “社团不会允许你擅自动手的。”这时游广明的副手杨荣用力推开张原,然后他走到游广明身侧准备唤醒游广明,可惜游广明却是睡的死沉,完全没有任何清醒的样子。

    蹲在地上的杨荣顿时脸色一沉,他早就听说社团九队里有个年轻的狠角色,但是没想到何殊的战斗力这么强,游广明可不是豆芽菜,他是一队之长,更是一米八多的大汉,这一头之下却是昏死不醒...

    杨荣看向那曲折的手臂,只感觉十分不妙。

    而这时何殊亦是蹲在杨荣身侧,他抽了抽鼻息,亦是认真打量着昏死过去的游广明,一边歪着头说道,“你这队长...不太中用啊...要不你换个队长吧,跟我吧,你看怎么样?”

    “你!”杨荣瞪着眼看着何殊,似乎怒气值即将点满。

    而何殊轻轻转着手指,他贴着杨荣的耳侧说道,“你们最好快点走...我怕忍不住...”

    瞬间,何殊身上的戾气与锋芒迸然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