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22章微光
    ...

    待何殊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却已经光溜溜的躺在一张冷冰冰的板床上。

    而他起身,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十多平米的囚笼。

    囚笼没有窗户,只有一面铁门,当然,那铁门是锁着的。

    阴阴暗暗,只有些许光线透过铁门上的两巴掌大的小窗照进这间囚室里。

    何殊要是知道自己不是被送去警署而是直接被关处这样的地方,那他怕是宁愿选择在公寓里大打出手直接逃逸。

    可惜现在哪有什么后悔药可吃。

    何殊捂着头,一手捡起地上的囚服穿上,然后他看了看四周,这才探着头来到铁门那小口旁。

    透过小口看去,何殊能看到...

    对门另一个铁门和门上的小口。

    然后视线偏转,能看到斜对门的...铁门和小口。

    “喂!”何殊朝外大声喊道。

    可惜他的声音回荡了一会,却是没有人回答他。

    “喂!”何殊扯着喉咙大喊。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乱喊。”这时,长廊尽头,似乎某个囚室突然传出了一声男声。

    “喂!来人啊!”何殊大叫着,他一个昂身,丝毫无视那男声,直接光脚用力朝着那铁门踹去。

    “咚!”

    一声闷响,不想这铁门无比厚实,何殊甚至脚下一麻,压根踹不出什么动静来。

    “怎么回事!”这时一阵脚步声迅速传来,只见两个值班预警迈步走着,他们走到何殊的铁门前透过那小口看向何殊,“找死吗?”

    “我要请律师!”何殊朝着那预警说道,“我什么罪啊?放我出去啊!”

    “律师?”那预警笑了,他点着头说道,“要不要我给你个电话让你找律师啊?”

    “...”何殊瞪着眼看着那预警戏虐的样子,顿时一阵恼怒,他猛然抬着拳头砸在那铁门上,一双血丝遍布的眼恶狠狠的盯着预警,“放我出去!”

    “咚!”顿时,铁门亦是被何殊砸出一声闷响。

    “哎呦,你还喘上了!”贴门靠着的预警被何殊这么一搞吓了一跳,其中一个预警直接拔下腰侧的一个圆球,并直接将圆球丢进小口里。

    圆球咕噜噜落地,便‘呲’的一下喷出一股墨绿色的浓烟。

    “...”何殊转着眼看着那浓烟,下意识的便捂着自己的鼻子,可是那浓烟似乎根本不用呼吸,直接麻痹着何殊整个身体,何殊身体接触到浓烟,瞬间一抽,然后满脸狰狞的倒了下去。

    “嗬嗬嗬...”何殊浑身抽搐着,脸上遍布青色的血管,看着异常恐怖。

    “还搞不清状况。”铁门外,预警一声低骂,两人脚步渐渐,便是走远了去。

    而何殊抽着身体就这么一阵阵的抖着,满脸青红僵紫,倒在地上却是无力挣扎起身。

    双眼遍布血丝的他只感觉难受无比,似乎浑身上下有无数的蚂蚁在骨头里爬,他很想去抓,可是身体完全失控,手也只会颤抖,意识甚至跟不上自己的肌肉动作。

    他现在所能做的,便是双目死死的看着铁门下门缝的一丝微光,然后僵直的抖着身体,一点点的等待时间过去。

    事实上最后何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去的,最后他直接昏迷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门缝的光却是亮堂了不少,所以他摇了摇头,慢慢的站了起来。

    他捂着剧痛的头部,继续来到那小口边看了看。

    可惜小口外依旧是昨晚的风景。

    “喂!”何殊朝着走道喊道,“有人在么?”

    这时这时的何殊已然没有昨晚的大声,他敲了敲铁门,“喂,兄弟!”

    可惜依旧回音淡淡,没人回应何殊。

    何殊一股坐在地上,他费劲的摇了摇头,只感觉昨晚的烟雾真是恐怖,过了一晚竟然还有作用,他看向地上的小球,便捡起那小球。

    不想这小球完全由塑料制成,似乎就一个简单的卡扣机关,根本没有什么好琢磨的。

    于是何殊握着小球,一边捂着头慢慢躺在床上。

    他的头还是很痛,他需要缓一缓。

    反正一时半会...肯定是出不去了。

    而就在何殊疏心放弃的时候,不想走道上传来了一阵步履脚步声。

    与那脚步声相随的,是一声声滑动某个塑料的声音。

    何殊一个咕噜,便起身朝着那小口看去。

    不想这时小口一暗,门外预警直接就将一个塑料脸盆丢了进来。

    何殊一个反应,抱住了塑料脸盆。

    他匆匆看一眼塑料盆里仿佛猪食一般的粘稠物,便赶忙凑到小口边喊道,“警官,警官!”

    “干什么?”铁门外,一个预警用警棍敲着铁门,皱着眉看着何殊。

    “警官,这里是哪里啊,我犯了什么罪...”何殊恳切的朝着那不耐烦的预警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预警感觉好笑的摇摇头,却是懒得回答直接走开,他笑着与另一个预警说道,“这人连自己犯了什么罪都不知道...真是好笑...”

    “别管这些人,关久了脑子都有问题。”另一个预警却是不屑的说道。

    然后跟随他们的脚步声,又是一声声丢脸盆的细碎声音。

    “...”何殊探着头看着两名预警走开,便沉着脸看向怀里的脸盆。

    只见这个脸盆里的‘浆糊’只装了不到三分之一,似乎看着黏糊糊,像极了...

    何殊下意识的看向一侧的蹲坑,然后他撇着头,用手舀着浆糊些许放进嘴里。

    除了淡淡的霉味之外,还有丝丝顺滑的粘稠,以及沙粒一般的不知名物。

    何殊吞着这难吃到掉渣的浆糊,一边怔怔的看着那小口发呆。

    他一边咀嚼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平淡,而走廊外面更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偶尔有着低微的声音,似乎从某个囚室里传来...

    时间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何殊舀着浆糊细细吃着,一边打量着墙壁。

    不想昏暗的囚室里,那些墙壁上有着细细的文字,当然,那些文字无外乎“待从头...”“今日明日...”之类的鸡汤短句。

    何殊一脸平淡的看着那些文字,然后也举着手里的塑料球,用塑料球在墙面上刮着刮着。

    没多久,何殊刮出‘平安’两字。

    然后何殊继续在墙壁上刮蹭出金属玩偶的‘人形’,刮出人形后,他歪着头颇有满意的打量着墙壁上的图案。

    “平安...你在哪呢...”何殊细声自言自语说着,然后他将脸盆里的浆糊用手舀干净,舔着手,一边说道,“真他吗难吃...”

    虽然话语如此,何殊还是抿了抿嘴,吃的干干净净。

    吃完后,他便又来到铁门小口看向门外。

    他左看看右看看,便轻声喊道,“喂,兄弟,出声...出声...帮帮我...”

    长廊安安静静,似乎没有人理何殊。

    “帮帮我啊...”何殊轻轻的说着,一边左看看右看看,“帮帮我...帮帮我...”

    “帮你什么?”不想这时一声男声从走廊里传了出来。

    何殊顿时一喜,他靠在那小口上说道,“兄弟...兄弟...这里是哪里...”

    “哪里?”那男声也是愣了愣,他似笑非笑的说道,“这里是第一监狱重刑区...”

    “第一监狱...重刑区...”何殊喃喃自语着,然后他赶忙问道,“...兄弟,告诉我...我要这么关多久...有没有放风时间...”

    “放风?”那男声顿时笑了,他声音淡淡的说道。

    “我关了三年,都不知道有放风这个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