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23章状态
    ...

    未来世界,人类依附于地下城生存,地下城存在于地表之下,有着完整的人造生态体系,交通体系,与城市管理系统,其中,每个地层之间相互通联,地下城居民均有权在地下城楼层出入,而地表之外的区域,分为地面与空中楼层。

    空中楼层建立于地面之上,多数楼层区为各类工厂、各类农场与研究场所,甚至为城市军武的驻扎之地。

    而地面,除去军务军武以及警务等相关城市政务部门,便还有城市监狱这般阴暗的角落。

    其中,监狱里的重刑区更是人间地狱,基于城市严肃严格的法律法则,所有被判定重刑罪的犯人在刑期只能在规定区域里活动,不得假事,不得通联,并被完全剥夺城市权利。

    简单来说,被关进重刑区的人,基本不是疯了,就是自杀了,少有人会真的熬到刑期结束。

    因为他们的刑期,都很长很长。

    尤其在那诡异的环境里,那些时间更是被无限拉长。

    两个月后。

    宁城,重型区,A23囚室。

    何殊端正坐在木板床上,却是一手靠在膝盖上,整个人保持着冥想的姿势。

    不同于两个月之前,这个囚室多了很多东西。

    很多东西,指的是堆在墙角的十多颗塑料球。

    显然,何殊在这两个月里并不安分,也没有少受惩罚。

    他现在赤露着的上身满是各种伤口,只是光影之下,那些伤口狰狞而又似在证明一些什么。

    何殊甚至还长高长壮实了不少,这得益于这里特殊的环境,与特殊的生活状态。

    何殊在光影斑驳的囚室受伤,又因为光影得以恢复身体,这反反复复之下,他的身体倒是比以往更为强大。

    而何殊在囚室里能做的,除了锻炼让自己的身体之外,还有锻炼自己的内心。

    他可不希望自己像昨天其他囚室因为发疯而被枪杀的人一样。

    光影透过小窗轻轻偏转,等到那一抹微光最亮的时候,何殊睁开了眼睛。

    幽暗寂静的环境,让何殊对光影有了更为深刻的感知,毕竟...

    这里除了这个东西之外,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何殊睁着眼看着那铁门小口,然后转动着手指,一边双目严肃的集中着注意力,“去!”

    只见何殊手指之上,无形的黑影丝线簇的漫延而开。

    黑影丝线径直穿过铁门,就像拉长地面的影子,却是一道暗影仿佛流水一般,沿着走道往外延伸而去。

    不同以往,这地面的影子,是真真实实的影子,而不在是那虚无的黑线。

    所以这影子,常人是看得见的。

    不过这地面仿佛被拉长的活的影子延伸到十多米之外的走廊铁门的时候,却是抖了抖,然后自动散去,消失无踪。

    囚室里,何殊眯了眯眼睛,然后他歪着头看了眼墙面的‘平安’。

    “还不够...还不够...”

    以何殊现在的能力,也就只能操控那影子延伸十五六米,再多以外,影子就会散去,他也会失去那似有似无的感应。

    “平安...还不够...”何殊迈步下床,然后他歪着头看着那铁门,他猛然抬手,一拳狠狠砸在了铁门之上。

    “咚!”铁门发出一声闷响,随即,铁门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击痕。

    而何殊的手瞬间青红,一抹淤血亦是留在了他的拳峰之上。

    可惜何殊根本不在乎,他歪着头继续坐在床上,一边嘀嘀咕咕说道,“还不够...”

    那铁门至少厚达二十毫米,当然,此时铁门上已然颇有浅痕,甚至还有不少鲜血痕迹,不过这些对于何殊来说,并不够。

    这时,走廊之外,预警用警棍敲着通道处的铁门,一边大喊,“A23!又找死是吧!”

    可惜何殊根本没有理会预警,他一拳结束,便一个挺直落地,然后单手开始做俯卧撑。

    “呼呼呼!”何殊一边锻炼着,一边大口大口呼吸,狭小空间里能做的活动有限,所以何殊也只能做一些无器械的简单动作。

    而在这光影交错的小小囚室,何殊那拳峰的青红一点点的化开散去,却是恢复了原状,仿佛那手根本没有受过伤一般,只在何殊的拳头之上,留下了厚厚的硬茧。

    时间偏走,小口的光影亦是轻轻偏转着角度,等到下午时分,正一只手撑着地倒立的何殊再次睁开了眼睛。

    他现在的感知能力很强,只要有人踏足那十多米无形影圈之内,他都能第一时间知晓。

    现在可不是饭点,但是却有四名预警,这让何殊有些意外。

    因为他呆在这里这么久,还没遇到过这么多人同时出现。

    平时也就两名预警巡逻,送饭,收餐...

    但是何殊毫无所动,依旧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倒立,只是他微红的脸正朝那铁门小口,却是面无表情。

    “A23!”不想几名预警来到何殊的门前,他们用警棍敲了敲铁门,其中一人说道,“把两只手伸出来。”

    “你忘了,他就一只手...”这时另一个预警出声说道。

    “用麻醉剂。”

    说着,那小口之上便探出一个手枪枪口,随即‘咻’的一声,何殊腹部正中了一针。

    何殊扭着头踏步站立,然后他拔去扎在自己身上的麻醉针,便一手卡兹捏碎那麻醉针。

    而麻醉针捏碎,其余部分无用,针头倒是短短的一截金属。

    “一针不够!多来几针,这人简直是怪物!”门外,透过小窗看着何殊满脸狰狞样的预警顿时慌了,随即又是咻咻数下。

    顿时,何殊身上扎满了三根金属针,而何殊一手拔起那金属针,正想抬手一招的时候,他身体一软,直接噗咚的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而他手上的金属针就这么叮当的落在了地上。

    这时,铁门才打开,几个预警迈步走进这间囚室...

    ...

    许久之后,何殊悠悠转醒。

    只是他醒来的时候,已然浑身‘香喷喷’,却是被用消毒水冲洗了一番,甚至身上也穿着干净的囚服。

    而他此时,坐在一个金属桌前,手脚均是被铁链铐着。

    这铁链也很有意思,铁链的链体上为金属管,这种特殊的铁链何殊认得,在荒野上,活捉一些力量大的野物的时候经常用到,而那些套着铁链的金属管的作用,就是为了限制猎物的行动。

    也就是说,何殊的手脚根本没有办法乱动。

    何殊感受着头部的阵阵刺痛,然后他用手拉了拉锁链。

    不想叮当作响,却是完全牵扯不动。

    随即,何殊转着手指,艰难而又轻轻的用指尖摸着手腕上的锁链金属。

    何殊分辨不出是什么金属,但是他知道这东西他挣脱不掉。

    他突然感觉讽刺,这么好的东西拿去荒野上用不好么,非要用在自己身上。

    而这时,这间审讯室的铁门‘卡兹’一下打开,不想走进铁门的,却是身穿军武服装的一男一女。

    “...”何殊眯了眯眼,然后他眼角扫过女人的腰线弧度,一边轻轻扭了扭手臂上的铁链。

    铁链一点点绷紧,但是何殊感觉自己还是搞不定这铁链,所以他装作若无其事的垂下手,一边看向两个落座在身前的军武人员。

    彭卓与温周雪坐在何殊身前,两人摊开手里的资料,便将资料里的照片与何殊比对了一番。

    “何殊,宁城地下城居民,居民编号N500225112...罪名...”温周雪翻着资料册,皱着眉抬了抬眼看向何殊,“斗殴,非法集会,私藏武器...蓄意谋杀...”

    “...”何殊看着温周雪的脸毫无言语,他只是轻轻转了转眼珠,看向另一侧板着脸的大汉彭卓。

    然后何殊又低了低眼,看向彭卓叉着放在桌上的双手。

    那一双手宽大粗糙,甚至有着不少细纹。

    何殊顿时疑惑了,因为他知道‘办公室人员’不可能有这样粗糙的手。

    就像这里的预警,一个个吃的满肚肥肠,遇到事情都是先下阴手...

    “判处...二十年劳务徒刑,外加十年社务服务。”温周雪挑了挑眉继续说道,“看来你的罪名可不小。”

    “罪名?”何殊咧嘴一笑,他转过眼看向温周雪,“你们是谁?”

    “宁城城市国土战略防御与特殊安全管理部门。”温周雪一边说着,一边取着一张照片,然后她将照片一转,并将那照片推向何殊。

    “...”何殊先是惊讶这什么部门名字这么长,然后才瞥了一眼那照片。

    只见照片中,却是那一处地裂,不过那怪蛇的颇有破损的尸骨已然被挖出,可以看到现场一片狼藉,还有不少军武人员在其中。

    “你认得这个?”温周雪轻声问道。

    “认得。”何殊笑着说道,“怎么?”

    “一个月前,你将异兽编号S89的情报告知王瑞安,是吧?”温周雪点着手,取着一张王瑞安的照片递了出来。

    何殊低眼一看,那不就是驻点安叔的照片,所以他点了点示意。

    “那么现在...”温周雪思索着说道,“摊白了讲,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

    “合作?”何殊笑着看着面前根本不属于预警部门的两个不知道到底是干什么的部门的军武人员,他笑着笑着突然脸色生硬了下来,冷冰冰的说道。

    “没有兴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