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26章钥匙
    ...

    另一边,何殊面无表情的点着手指,然后手又握成拳头状,一边嘀嘀咕咕的说道,“我是鬼...我是鬼...”

    几名预警护送之下,何殊很快就来到了审讯室。

    而此时,另外几名预警交错而过,朝着何殊身后的走道跑去,似乎那边发生了一些什么事,一时间审讯室外却是人行喧闹。

    “怎么了?”审讯室里,温周雪看向一侧的预警问道。

    “不知道。”预警一边为何殊扣上锁链,一边说道,“可能有犯人惹事吧,这里经常发生这样的事。”

    预警说完,便朝着温周雪示意,然后他与一众预警迈步走出审讯室,并在审讯室外等候。

    何殊一脸平淡的看着面前的温周雪与彭卓,然后他点着手指毫无言语。

    只有那指缝里的鲜血诉说着某些人间阴暗。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温周雪打开资料册说道,“如果你帮我,我会为你申请减刑。”

    温周雪看了眼何殊,准备继续出声,“依据情况,你帮助我越多...我就...”

    “我答应了。”何殊突然咧嘴一笑,“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温周雪眉头一皱的看向何殊,“你不会玩什么花样吧?”

    “今天把我弄出去,我就答应。”何殊点着手指一边说道,“那只异兽,是因为内脏破裂而死的对吧...”

    何殊压低身体,“今天,让我出去...你想要什么,我都帮你...”

    温周雪双目一缩,小而圆的眼睛盯着何殊,“你怎么知道是内脏破裂而死的...”

    宁城发现一只异兽,自然是连毛带骨都调查研究的透彻,甚至连死因都有专家进行复原总结,当然,这些东西,常人根本看不到,更别提被关了两个月之久的囚犯了。

    何殊没有言语,他只是感应着审讯室外的慌乱,一边点着手指说道。

    “你帮我离开这里,出去我就帮你...用我...”

    何殊朝着温周雪伸出被控制的手,“用我唯一一只手发誓,怎么样?成交么?”

    “...”温周雪楞楞的看着何殊的满是疤痕的大手,她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伸出洁净的小手,与何殊握在了一起。

    何殊笑着与温周雪的小手摇了摇,然后他看了一眼温周雪的细手臂,便松开手说道,“那么...看你的了。”

    温周雪带着狐疑看着何殊,似乎有些不相信何殊,因为何殊今天的状态和昨天可是天上地下。

    所以她细声说道,“你...怎么和昨天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何殊定定的看着温周雪,“你最好趁着典狱长还没来上班...早点把手续办了。”

    “为什么?”温周雪满脸疑惑的问道。

    “因为...”何殊突然凑着头靠向温周雪,他浮夸的深吸一口气,嗅着温周雪的发香,然后顿声说道,“因为他不想我出去...”

    “怎么可能。”温周雪摇着头笑着说道,“他昨晚才答应我...”

    不想何殊就这么定定看着温周雪,没有任何的言语。

    “小姐...”彭卓看着温周雪要问及与任务无关的内容,自然出声说道,“民间猎人是有信誉的,尤其是小队长...他不会骗我们的,对吗?”

    彭卓说着,一边目光锐利的看向何殊,“不然他知道后果。”

    “当然。”何殊咧嘴一笑,“弄我出去吧,我洗个澡...然后你叫我往北我就往北...”

    “异兽...你有把握找到?”温周雪皱着眉头看着何殊说道。

    “不然你去找别人?”何殊颇感好笑的看着面前犹豫不决的女孩,然后他点着手指说道,“快点,不然就让我回去睡午觉。”

    “好。”温周雪点着头,然后她看向彭卓,便独自迈步朝外走去。

    何殊转着眼看向温周雪的窈窕背影,眼睛不由得眯了眯。

    他可以确定自己的事和面前这个小女孩没有关系,因为她实在太单纯了,虽然努力装着一副成熟干练的样子...

    “喂。”这时彭卓看着何殊盯着温周雪,便一声冷哼道,“别打她的主意。”

    “我对小女孩没兴趣。”何殊转着头看向彭卓,然后他盯着彭卓说道,“什么时候出发?”

    彭卓没想到何殊这么关心任务,他皱着眉看着何殊说道,“一个星期之后...”

    “是吗...”何殊笑了笑,他轻轻转着手腕上的铁链,“一个星期...够了...”

    “你只是暂时特殊调用。”不想彭卓看着何殊满脸想要报仇的状态,却是摇着头笑着说道,“你是没有办法进入地下城的了,想都别想...”

    而何殊挑了挑眉,他微微笑的说道,“谁说我要去地下城了?”

    “...”彭卓笑容一滞,他皱着眉看着何殊,“在行动之前,我们会盯着你的,所以...合作一点,完成任务,我们会向审判组申请减刑...”

    “你是军武人员吧?”不想何殊看着彭卓说到,“那个女孩那么嫩,怎怎么你也这么单纯...”

    “哼...”彭卓不屑的摇摇头,“单纯,有时候还是单纯点好。”

    彭卓一边说着,一边起身走向审讯室的铁门口看了看,他轻声说道,“我看过你的个人资料,也打听过你的事,其实我一点也不相信你会是杀害那一家子的凶手...”

    “杀害...”何殊微微呆了呆,“谁?”

    “怎么,你连自己杀了谁都不知道么?”彭卓感觉好笑的摇摇头,“郭云昌,他的儿子才五岁半。”

    “...”何殊顿时呆住,然后他沉默着用手指点着桌子,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他老婆没事?”

    “没事,而且是她举证的你。”彭卓眼见审讯室外无人,便话语放开的说道,“你的底细我们一清二楚,甚至你七岁时候玩什么颜色的玩偶我们都知道...所以...”

    彭卓定定的说道,“好好配合我们,是你唯一的出路,不然你想怎么样,就算你找到了你想要的答案,你觉得你能怎么办?”

    “...”何殊顿时觉得自己真是小看某些人了,原来自己越往上爬,越是能看到天空的辽阔,他沉默着,却是一时无语无言。

    彭卓拍了拍何殊的肩膀,他继续说道,“重刑区,本就是死牢,你能出去,是机会,也是你的运气,你要是连这都不珍惜,那你才是真的嫩。”

    彭卓说着说着落座看着沉默的何殊,“这次异兽探索,只要能找到异兽,你这刑期其实肯定可以减去,也许你还有机会被特殊小队收编...”

    彭卓洗脑一般的言语到,“你往上走,走的越高,也许只要一句话就能解决很多事...还是你选择往下走,继续去报仇,被宁城通缉,成为流民...”

    “哼,你的口才倒是挺不错的。”何殊眯了眯眼突然出声说道,“这次探索异兽这么重要...为什么?”

    说着,何殊便点着手指说道,“以往也有异兽的消息,可没见这么...”

    “时代变了。”彭卓撇了撇嘴,他看着何殊说道,“宁城异生物基因研究院已经发现异兽身上关键的钥匙,简单的说,异兽身上能让人进化的基因片段已经被找到了,但是研究院现在急需更多的实验素材...”

    彭卓说着说着顿时笑了,“这个新闻其实电视上都有报道,现在宁城满城的猎人都盯着异兽的踪迹...不过你在这里什么也不知道罢了。”

    “进化...的钥匙...”何殊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那一道隐约的白光,他沉默着,继续问道,“她是谁?别告诉我是普通人。”

    “温文涛总将的小女儿。”不想彭卓看着何殊严肃的说道,“所以你知道你出去之后,除了找异兽,还要做的事就是保护她,不然她出了事...你也就别回来了。”

    “温文涛...”何殊撇撇嘴笑着说道,“没想到城市军武总将的女儿都要去荒野探索...怎么...日子过的太滋润了么...”

    “这就跟你没有关系了,不是么。”彭卓即刻反驳道,“你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也许你们和这里...”何殊眯着眼脸上笑容一点点僵硬的说道,“和这里的人一样...”

    “至少有一件事你说对了。”这时彭卓用手指点着桌子说道。

    “什么?”何殊微微一呆。

    而彭卓看着何殊说道,“小姐还小,她没有那么多心思,你完成任务,她自然不会亏待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