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31章怪异
    ...

    雨夜,何殊在雷光白闪的城市外围穿梭。

    他没有任何进入城市的准备,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逃。

    确切来说,是跑。

    而他的身后,不远处的工厂区还隐约传来‘嘭嘭嘭’的枪响声,显然温周雪她们陷入了不小的麻烦。

    何殊可不是什么好心人,既然决定了,他就不可能再去关心生死。

    就这么埋头狂奔许久,他渐渐的跑出了城区范围。

    而茫茫荒野,一抹漆黑,偶尔炸起的雷光白惨惨照着,却是将荒野映照的诡异。

    不过何殊早就不是什么信仰鬼神之辈,他一手取着小袋里的指南针,然后又抬了抬手腕比对着方向,这才弓身将衣服脱下盖在头上,然后迈步朝着暗戚戚的原野走去。

    如果不出何殊计算,温周雪一众需要大概半小时到近一小时才能...驱赶或者杀死那只危险等级为三级的猎食者。

    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何殊高估他们的能力,被那猎食者当成了点心。

    黑暗世界里,何殊迈步快走一个小时之后,他才来到一片枯树林外。

    事实上荒野之外的枯树林并不会真的那么“枯”,枯树林里也不知道有多少诡异怪虫,不过何殊在大雨滂沱的夜里也无法急行许久,他看了眼四周,便决定冒险进入枯树林。

    何殊并不打算深入林里,他只是需要一处空间稍作休息,只要等到天亮便可。

    所以何殊在树林外围走了走,寻了一个枯树,然后他快速的取着砍刀,‘哆哆’两下,便直接砍断一颗枯树,然后何殊又选了一颗枯树,没两下,就又将树心已死的枯树砍下。

    这些枯树的树心基本腐朽,何殊用力摇了摇了枯树以惊走树中小虫,然后简单的将枯树与其他枯树架成一个小空间,便取着衣兜的防虫粉末,不过现在的粉末已然化为了泥水,何殊也不在意,他用那腥臭的泥水抹在脖子上手臂上,就这么粗糙的抹了抹,然后他一头朝着地面小空间里钻去。

    没多久,何殊便整个人卷缩在狭小的空间之中。

    这便是何殊的临时休息室,在这里,他要躲到雨停,躲到太阳出来。

    树洞里自然霉味十足,偶尔还有细小的虫子爬过何殊的脸侧,不过何殊一点也不在乎这又闷又狭小的空间,却是打着打哈哈,仿佛习以为常一般,渐渐的昏睡了过去。

    树外,天空之中雷鸣电闪,雨势滂沱,甚至不少积水都开始流进倒在地上的树里,可惜何殊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就这么睡的安安稳稳,一塌糊涂。

    等到凌晨,天亮时分,何殊这才睁开眼睛。

    此时他整个人泡在浅浅的泥水里,却是背部湿透,不过何殊不在乎,他粗鲁的张开双手,直接撑开枯树,然后身体咕噜的站了起来。

    他伸手取着头发里不知名虫子,一手掐死后,下意识的嗅了嗅那暴起的虫血。

    可惜虫血臭的要命,所以何殊颇有嫌弃的用手抓了抓地上的泥水,以洗去手上的腥臭。

    做完这些,何殊才抬头看向天边的微微曙光,然后他继续取着指南针,又抬着手看向手腕上的手表。

    何殊需要确定方向。

    只是这时候,他微微撇头,却是一手瞬间握住了腰侧的砍刀。

    然后他双目定定的看着一处泥泞的地面。

    地面安安静静,毫无任何异常一般。

    不过何殊并不是靠眼睛来观察的,他眯着眼看着那地面,一手抽出了砍刀。

    这时,那泥地微微拱起,却是露出了两点仿佛石子一般的眼睛。

    “簇!”

    何殊一刀砍落,直接将砍刀扎进了泥地里,顿时,这一处泥地一阵细泥翻涌,只见一个浑身泥土颜色的长蛇身体纠缠着缠绕而出,直接缠绕在了砍刀之上。

    何殊用力一压,然后他抬着砍刀看着砍刀上纠缠着的无头蛇尸,这才迈步朝着一侧走去。

    “平安...早餐...有着落了...”何殊自言自语的说着,迈步走着走着,而那断去蛇头的蛇身还生命力顽强的在刀身上纠缠蠕动,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对于何殊来说,这可是食物,哪有什么恶心可言。

    何殊本可以“借”走一辆车,但是他不想冒险去测试会不会有人因此追踪自己,而独身离开,怕是温周雪都懒得追踪自己。

    所以何殊根本没有担心这么行走在荒野之上会有人追来,他边走着边边开始撕咬尚且纠缠的蛇身。

    荒野上的生物多数是不可以吃的,只是对于何殊这种习惯了变异血肉的人来说,自然是有什么吃什么,而且不论它处于什么状态。

    事实上多食用这些有着污染的生物血肉会让人的肌体老化并产生病症,所以多数猎人的寿命都很短,甚至诸多猎人老年都会得某些污染疾病,但是未来的事,何殊现在才不会去考虑。

    先填报肚子再说。

    浑身湿漉的何殊感觉身体粘稠,并不怎么舒服,但是他知道该往哪里去。

    他一边吃着,一边又朝着那一座废城跑去。

    不论昨晚战事如何,他相信温周雪一行人只要不是太笨,都不会选择留在原地。

    因为要是他们杀死了猎食者,猎食者血气泛滥之下,定然会引来诸多麻烦,而要是他们杀不死...那自然是溜了,然不成呆在原地等着被吃。

    于是何殊一路狂奔,又持续一个小时之后,他重新跑回了那一处工厂区。

    只是此时昨晚的厂房已然塌陷破败,隐约间还能嗅到浓烈的腥臭味。

    何殊一手抽出砍刀,然后躲在角落抬头看了眼高处的监视器,静静感应了许久,这才迈步朝着一片狼藉的厂间里走去。

    果然,温周雪一众人离开了,此时厂房里乱七八糟,甚至还留下了一辆车,甚至...

    还有被巨大铁架压死的军武人员。

    何殊歪着头来到那军武人员的身侧检查了一番,然后他扭头一看,却见厂房深处,有着一个巨大的生物。

    那是一只浑身鲜血的巨大蜥蜴,这蜥蜴浑身倒刺,脖圈皮膜甚至破裂还滴淌着墨绿色的鲜血。

    此时蜥蜴还在微微鼓动着身体,似乎还没没有完全死透。

    不过何殊在它身上发现了金属探针,那是猎人用来获取野物脊髓液的粗针。

    可见昨晚他们打败了这个怪物,并取走了它身上的DNA资料。

    只是何殊感觉怪异的在于,这怪物身上的坑坑洼洼两米大小左右的巨大伤口,要知道这个危险级的猎食者都皮糙肉厚,不是寻常枪械子弹能伤害的,而这么大的伤口,何殊还不知道有什么武器能造成。

    “嘶!”不想这时候这蜥蜴挣扎着抬头,发出一声低鸣,似乎要对何殊进行恐吓一般。

    何殊猛然抬刀,直接呲的一下将砍刀刺在蜥蜴的身上。

    不想以何殊的气力,也只堪堪刺入不到三分之一的刀身。

    “码的...”何殊将身体靠在刀柄上,然后身体全力一推,那砍刀才无比艰难的一点点刺入蜥蜴的身体,而蜥蜴‘嘶’的猛然扬起头,便又将头垂了下去,却依旧没有死透,腹部还是剧烈呼吸着。

    即便如此,何殊亦是感觉身体被掏空,他不由得吐了吐口水,然后抽出砍刀。

    砍刀抽出,带着不少腥臭鲜血,何殊颇有嫌弃的甩了甩砍刀,然后觉得自己没事和一只半死不活的蜥蜴较劲做什么,他就无视了苟延残喘的蜥蜴,朝着一侧倒地满脸紫色的尸体走去。

    那尸体是王浦。

    何殊歪着头看着满脸紫色中毒而亡的王浦,便是遗憾的摇了摇头,然后蹲在王浦身侧搜罗着王浦身上的物资。

    “平安,真是...太可惜了...我还挺喜欢这个人的...”

    何殊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他一手脱下了王浦身上的衣服,接着,何殊甩了甩衣服,便准备给自己来个换装,毕竟现在他浑身湿漉不堪。

    只是这时候,何殊换衣的动作瞬间一顿,他眯着眼看向厂门外,却是嘀咕道,“不会这么倒霉吧...”

    只见那厂门外,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却是从门侧探出,不想却是数条类似灰狼一般的野兽。

    这些野狼‘呜呜呜’的咧着嘴露着犬齿,一看便对何殊颇多怨恨。

    “...”何殊慢慢止住自己的换衣动作,一手捡起了地上的砍刀,然后瞪着眼看着面前的狼群。

    人们总说‘七匹狼’,主要是因为狼群的“群”通常为七只,少有什么二三十只,而面前的狼群,可能是小型狼变异而成,也可能就只是普通的野狼,不论如何,它们目光灼灼的看向何殊的同时...

    更是盯向何殊身后不远处的巨大蜥蜴。

    何殊并不想打架,他感觉到狼群在躁动,便小心的绕开道,朝着一侧走去。

    “呜呜呜...”

    野狼群小心谨慎的朝向何殊,却是怪异的一幕出现,它们亦是绕开何殊,朝着那蜥蜴尸体而去。

    所以没多久,便出现了这么诡异的一幕,何殊一脸怪异的站在远处,而群狼警惕何殊的同时,亦是开始‘嗷呜嗷呜’的在蜥蜴身上肆意进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