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34章阳光
    ...

    “呼呼呼!”

    眼见毫无甩下任何目标踪迹,而巨鳄尚且还能感受到何殊的存在,于是巨鳄长大嘴巴,便朝着地面一阵嘶吼。

    这嘶吼之下,无数沙尘直接扬起,而抱在鳞片上的何殊身体亦是飘起,他的口鼻眼甚至流出了诸多血水。

    “曹!”何殊身体就像落叶一般飞起,他根本看不见四周,更不用提用手抓住那粗硬的鳞甲,只是何殊飞起的时候,他眯着眼恍惚间看到了巨鳄眼睛后面那一道如同月亮一般的弧形裂口。

    那或许是鳄鱼内耳异变而成,不论如何,那是古怪声波传出的地方。

    只是飘在空中的何殊来不及动作,整个人便‘噗’的一下掉在了鳄鱼的背部。

    何殊在那硬甲一般的背部弹了弹,他此时浑身剧痛,头晕脑胀,但是关键时刻可不能虚,所以何殊用脚踩着地面,单手爬挖,拼命的朝着鳄鱼背部的硬质鳞片隙缝爬去。

    他抬手拔下胸口的高爆弹,然后试着瞄准朝着那弧形裂口丢去,奈何眼部流进血水,目视困难,所以何殊将高爆弹丢出去,又即刻动了动手指。

    “平安!”

    这时小小金属玩偶一跳而起,它直接抱住了那爆弹,然后它的身体在巨鳄身上几个起落,朝着那弧形裂口跳去。

    “呼呼呼!”巨鳄剧烈摇摆着身体,所以沙尘茫茫,何殊一时无力,整个身体又继续飞了出去。

    他重重的砸在鳄鱼背部一块异玉之上,只感觉似乎骨头都裂了几根,然后他下意识的用手抓在了一块仿佛水晶一般的异玉上。

    “吟...”

    只见那异玉之上瞬间荡起一阵诡异的白色能量,随即那能量徐飘动,融入何殊的身体。

    何殊感觉手部一烫,然后身上一股暖流袭来,顿时他吓得赶忙松去单手,然后整个人直接巨鳄的尾部滑去。

    而巨鳄身体猛然停顿,它似乎发生了什么一般静止数息,这才‘呼呼呼’的扬起巨大的头部,然后朝着天空一阵怒吼。

    不过也就这么停止数息,抱着手雷的平安就这么‘噗’的跳进了那弧形耳廓。

    “轰!”

    那耳廓直接炸开一团血雾,不过血雾相对巨鳄来说,却是转瞬即逝,巨鳄摇了摇头,也就继续仿佛无事一般低头看向自己的尾部。

    此时,何殊一手握着随身匕首,他将匕首扎在尾部一处,脚下不断蹬着,努力将身体固定。

    只是巨鳄扬起尾部陡然一甩,何殊整个人便‘簇’的飞了出去,就像一只被拍飞的苍蝇。

    “我曹...”何殊在空中打着滚,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他眯着眼看不清四周,不想却是一飞一两百米,然后‘噗嗤’一下,掉入了不远处的河流里。

    何殊一掉进河流里,河水中不知名的怪虫怪鱼便拼命朝着何殊涌去,试图从何殊身上分一点食物。

    何殊砸在污染严重的河水里,自然是浑身炸裂,细血横流,但是他还是拼命的往河面上游去,而这时,努力在何殊身上啃食的怪虫怪鱼又瞬间散的干净,因为巨鳄侧着巨齿,直接扎进河道,试图连河水带着何殊一同吞下。

    何殊眼看那巨齿落来,他秉着呼吸眼一瞪,眼疾手快之下,他身体靠在了一根巨齿之上,而同时,无尽沙土泥水就这么迎面而来,如同洪流一般朝着巨鳄的身体涌入。

    靠在巨齿上的何殊自觉无尽压力袭面,他甚至完全睁不开眼睛,而这时巨鳄猛然扬起头部,将头抬离河流。

    何殊的身体瞬间飘了起来,他视野迷糊的看着自己位处数楼之高,然后他回头看了眼身后黑洞洞的鳄鱼嘴口,吓得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他心想跳进去算了...

    或许那黑暗才是他的归属。

    此时何殊瞪着眼看着那幽幽黑暗,只感觉精神一阵恍惚,似乎那黑暗有着无尽的吸力一般,而这时巨鳄慢慢合上了颌口,一阵黑影向何殊压了下来...

    何殊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浑身无力挣扎又精神恍惚之下,他闭上了眼睛。

    不想巨鳄外齿丰富,何殊却又正好躲在那颌口外齿之上,倒是完全无事。

    何殊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他陡然一个激灵,然后抬头看向头顶四周的粗大牙齿,顿时心跳才恢复了起来。

    “哈哈哈...”何殊突然抽着脸大声笑道,他用痛楚无比的脚撑在一人多高的巨齿上,然后用着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可惜他身上已然没什么武器了,砍刀不知何处去,平安也估计被炸的细碎,甚至随身小刀都没了。

    顿时,何殊感觉无尽绝望。

    他的影子操控能力可是有限的很,这吨位的巨鳄他根本操控不了,所以何殊瞬间感觉到自己心跳‘砰砰’作响,一时脑袋一片空白。

    “怎么办...”何殊拔下胸口最后一枚高爆手雷,然后一手死死握着手雷不知所以。

    而此时,巨鳄似乎恢复了平静,却是开始迈着步子在荒野上摇晃着走着。

    何殊喘着气低眼看着地面的高度,又借着高处看了眼荒野荒凉壮观的风景,即便浑身痛楚无比,而且他还毫无对策方法,他还是‘呼’的吐着气,一边嘀嘀咕咕的说道,“平安...你看到了么...”

    说完,何殊便抬手一招,将手里的高爆手雷丢了出去。

    那高爆手雷飘飘摇摇的飞了出去,它的身上链接着一道道黑线,却是仿佛活的球一般,在巨鳄古怪的硬质外壳上滚动着。

    “机会只有一次...”何殊用脚努力顶靠着,一手轻轻的转动,然后屏气凝神的感受着。

    而手雷如球一般在外甲上滚动,最后咕噜一下,掉进了巨鳄那月牙形的巨大耳廓内。

    事实上鳄鱼的并没有耳朵,而是靠捕捉震动来感知,如果说非要设定一个耳朵,那只能说为内耳,所以如果那裂缝算作耳朵的话,那它应该联通鳄鱼的头部与眼部。

    何殊自然只是个半吊子生物学家,虽然他分不清这只变异的鳄鱼到底有没有耳朵,但是他知道手雷只有进入巨鳄的身体深处爆炸,才对它能造成伤害。

    所以何殊感受着那似有似无的回馈,便是轻轻点着手指,而这时,那巨大的鳄鱼突然停下,却是开始原地挖起洞来。

    一时间何殊身形踉跄,他看着鳄鱼爬挖的巨大孔洞,却是吓得不轻。

    他猜想这鳄鱼莫不是要钻地,要是钻地的话,以他现在的位置,那他肯定会被沙土活埋死。

    如果没有被压死,他也会因为窒息而凉凉。

    于是何殊用力踏着脚稳着身体,一边嘀嘀咕咕说道,“还不够...还不够...”

    而这时,那手雷似乎到了某个阻隔,却是再也前进不了了一般,被粘稠的固定在某个孔道里。

    “骂的!”何殊低声骂道,然后他猛然握紧自己的手。

    “嘭!”

    顿时,巨鳄的身体里传出一声闷响。

    正在扒挖大坑的巨鳄头部一摇,却是猛然甩起了头。

    不过也就停顿这么一会,它就又继续开始在地上扒挖着,顿时,地面一阵沙土飞扬而起

    “竟然没用...”何殊顿时觉得自己还是高估那一枚手雷的威力了,他看着那地面沙土飞起,便决定现在逃开,至少要去往鳄鱼身体的最高处...

    接着,何殊就扭头看向那鳄鱼的背脊。

    可是要从鳄鱼的巨颌齿口边爬到那背脊处...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何殊低着头看着脚下数十米的高度,一时吞了吞口水。

    他要是一步不慎,掉下去可就完了,而且现在自己还一只手。

    何殊越想越觉得自己这般爬动是不行的,他紧紧靠在两颗巨大的牙齿之间,只觉得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这一瞬间,何殊觉得自己还是太弱小了。

    如果能有什么东西...

    何殊紧张的思索着,却是脑海里闪过平安的面容,可惜平安早就炸成渣渣了,他也没有什么办法现在变出一个平安来。

    “稳住稳住...”何殊努力集中精神,接着他脑海里瞬间想到了那一辆至少六七米的装甲行动车。

    于是,何殊再次抬起了手,他五指上黑线瞬间凝结,无所阻隔的朝着巨鳄腹中探去。

    “不行不行...”何殊感应着自己黑线延伸出十多米就消散无踪的状态,一边急满脸煞白,“不行...完了...”

    而这个时候,天边阴云之处,突然破开一圈湛蓝,数道阳光直射在这一片荒野上,顿时荒野一抹金黄灿灿。

    那阳光亦是透过云层,照在了因为失血而脸色煞白的何殊的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