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53章离开
    ...

    鸿叔瞪着眼看着眼前的一幕,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而他身体一抖靠在座椅上,双目定定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大汉,然后他转着头看向何殊。“这...是你干的?”

    “这里还有别人么?”何殊掂量着手上书本,用书本敲着桌子说道,“给我钱...我们就算扯平了...”

    “小何...”鸿叔看了何殊手上的书本,他点了点头,也没有多加言语,而是转身看向身后的书柜,然后他起身打开书柜,一边紧张的说道,“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个能力...你是进化了吗?”

    “进化?”何殊咧嘴一笑,“进化...我失去了我的手...我甚至不能找一份像样的工作,甚至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和人说话...你跟我说进化...”

    “没事的...你再回来...回社团来,我帮你联系...”鸿叔说着,打开书柜,一边转动着书柜里的密码箱,“帮你弄个机械手...现在科技那么发达...”

    “我的钱呢?”何殊取着桌上的纸巾擦着书本,然后他将书本放下,这才转头看向那保险柜。

    只见保险柜里密密麻麻的,均是一张张钱卡。

    钱卡自然颜色多样,甚至有些钱卡印满广告图案,不过对于何殊来说,这些都是钱。

    “这里每一张都是十万。”鸿叔耸肩朝着一侧走去,他看着何殊说道,“小何...回社团吧...我能给你更多...”

    何殊走到那保险柜边看着,然后他看了眼四周,便抬手随意取了一叠。

    “不用更多...”何殊歪着头打量着手里的钱卡,嘀咕着说道,“我只拿属于我的...”

    接着,何殊将钱卡收进口袋,然后他看向书架上的装着书的外包装纸盒。

    他伸手取着那纸盒,将里面的书倒在地上,接着将保险柜里的钱卡整齐的码放在纸盒里。

    而他做这些的时候,却是毫无顾及鸿叔,这时鸿叔迈步一跑,却是跑到尸体旁边,他捡起地上的手枪,直接就将枪口朝向何殊。

    何殊此时转过头正好看向鸿叔。

    鸿叔身体顿时僵住,他瞪着眼看着何殊,似乎全身都在挣扎。

    其实鸿叔很想开枪,只是不知为何,他的手指一直颤抖,却始终扣不下扳机。

    “不不不...小何!”鸿叔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切怕是何殊操控的。

    何殊瞪着眼看着鸿叔,然后他抬手点了点手指,“你以前问过我为什么带着平安...现在你知道了...”

    “不要!”鸿叔一手颤抖的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接着他就扣动了扳机。

    “嘭!”

    鸿叔的头直接喷出一股鲜血,而何殊亦是垂下头探手伸入保险柜。

    他整齐的收纳之下,却是将那纸箱装的满满,没多久,整个保险箱里只有些许的钱卡。

    何殊看了眼满满的纸箱,他脱下衣服盖在纸箱上,然后伸手将保险箱里仅剩下的几叠钱卡抓起塞进口袋。

    接着,何殊才抬抬手一挥,随即那保险柜便是自动咔呲一下关闭。

    紧接着那书柜亦是自动关闭。

    而何殊这时抱着纸盒朝外走去。

    可惜良好的隔音之下,房间里数声枪响,外面世界却是毫无异常。

    何殊没有去管那手枪,他甚至没有多看地面的尸体一眼,而是直接抱着沉甸甸的纸盒迈步走开。

    他朝着路侧的出租车招了招手,然后看了眼依旧蹲在门口抽烟的青年,便迈步坐上车辆。

    “机场。”何殊朝着司机说道。

    司机看了眼何殊,然后他耸耸肩,“要出去啊?”

    “对。”何殊点点头。

    “去哪?现在外面安全么?”司机颇有罗嗦的问道。

    这个时代,自然也有航空通行,只是由于某些特殊,航空航班费用可没有那么便宜,可以说一座班次最低也要数十万,这让寻常人少有乘坐。

    不过何殊现在有钱了。

    车辆行驶许久,一小时之后,车辆行驶入宁城机场。

    宁城机场位于地表偏僻之处,与军武行动基地相邻,当然,出入也是异常严格。

    不过何殊身上没有什么武器,倒是省了诸多麻烦。

    此时的何殊仅仅提着一个暗色手提袋,并无其他。

    他迈步走入机场大厅,然后朝着一处售票服务台走去。

    基于环境与气候诸多限制,民用航班班次有限的很,但这并不代表没有人乘坐,何殊选了一个航班,便在服务人员的热情招待之下,迈步朝着候机室走去。

    这个机场并不大,候机区也只是寥寥数人在等候,不过对于何殊来说,能离开这个城市就好了。

    不过他需要等候不少时间,才能登机。

    所以戴着鸭舌帽的何殊就这么落座在候机室,一边无聊的环视四周。

    机场人行寥寥,但是神奇之处在于,有一个车形扫地机器人正在‘嘟嘟嘟’的卡在原处艰难的行动着。

    它不停发出‘请把我推向就近充电区’这样的声音。

    何殊侧着头看着那机器人,对那机器人倒是几分兴趣。

    宁城一直在向高科技化发展,即便...

    何殊抬头转向天空外的恶劣天气,然后又收着视线点了点手指。

    即便环境再如何恶劣,亦是一如既往的往更高层次的科技发展迈步。

    不过代价是,宁城每年都要向荒野排放百万吨级别的废渣废气废水...同时,原本荒野之外的安全区范围亦是不断缩小...

    荒野之外的野物与环境愈发难以琢磨,而城市之中却以研发的科技又用来应对荒野异变。

    这像是一个轮回,到底是很难用三言两语来描述清楚的了。

    那一切似乎与个体单薄的何殊很远,又似乎就发生在何殊的身边,不过时间一晃,两小时后,何殊准备登机。

    而这时,他的通讯器微微震了震。

    “安叔...”何殊接开安文北的电话,便迈步看向迎向自己的乘务人员。

    那身姿窈窕的乘务人员朝着何殊微微一笑,那笑容实在温柔至极。

    “小何,鸿叔的事是不是你做的?”安文北严肃的出声说道。

    “不是。”何殊无比干脆的回到,“他怎么了?”

    “...”安文北顿时沉默了,他叹着气说道,“摄像头已经拍到你了,你还说不是。”

    “哦...我只是去看了看老朋友...”何殊笑着朝着面前的乘务员点头,一边找着自己的座位,“老朋友还是要见见的不是么...”

    这只是小型客机,也就二三十个座位,所以何殊没多久就找到自己的座位,并将手提袋放下,直接入座。

    “嘟嘟...”这时,飞机警报隐约传来。

    “根据现场来看...他自杀了...”安文北疑惑的说道,“不过...你去看他,然后安叔就自杀了?”

    “他可能心情不好...”何殊看向身侧的乘务人员,那一身制服穿的可是要啥有啥,何殊甚至都多看了两眼。

    “小何...你这样我很难办啊,你回到地下城就这么多事,你让我怎么跟上层交代...”安文北颇有叹气的说道。

    显然,安文北笃定这一切都是何殊做的。

    “如果没有证据,就别乱污蔑我...”何殊声音平淡的说道,“我现在是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而且我是有编号的军武人员,如果要逮捕我,叫他们准备好证据,去军武正院起诉我,不然逮捕我也行...”

    何殊转着眼看着手表,然后他细声说道,“安叔...你最好别参手...不然...你可能也会心情不好。”

    “小何...”安文北感觉不妙的朝着何殊问道,“你在哪?”

    “我在上班啊,有很多文件要处理...再联络。”说着,何殊直接咔哒挂去通讯器,然后他单手拆着通讯器,直接将通讯器拆的七零八落,一边朝着身侧的乘务人员招招手,“麻烦。”

    “先生,有什么需要的?”乘务员知晓能乘坐飞机的基本非富即贵,所以她更是声音细细,以将自己的服务做到最佳。

    “帮我丢了。”何殊将一手手机零件递给乘务员,然后他点了点手指说道,“谢谢。”

    “应该的。”乘务员笑着应到。

    随即,她便双手接过何殊的手机零件,然后笑着看着何殊问道,“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了。”何殊顿感好笑的看着面前脸蛋白净净眉黑唇红的乘务员,便笑着回到。

    随即,那乘务员点着头,也就迈步走开。

    何殊看着乘务员的背影,却是突然在想,自己或许也就需要个温柔的人,笑起来可以像花一样的人...

    现在自己也有钱了,也有了身份,找一个人相伴,似乎也不错。

    于是何殊撇头看向窗外,原处,似乎还有灰色的雷暴云团笼罩荒野,而何殊看着那云团,一时心有淡淡。

    他要离开这个城市了,去新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或许可以认识新的人。

    何殊眯着眼思索着,倒是想起了黄盈盈的隐约面容。

    他伸手挠了挠脸侧,颇有遗憾的嘀咕道,“真是太遗憾了...”

    事实上何殊有那么一瞬间,是想为了某人而留在某城的。

    可惜这人间爱,像云像风,又像戏一场。

    “嘟嘟...欢迎乘坐...”这时航班通报即刻传来,何殊转着眼挑了挑眉,嘀嘀咕咕的说道,“平安...是不是太遗憾了...”

    许久,这架特殊的小型客机徐徐滑动在长长的航道上,然后飞机低鸣着爬升,盘旋飞向云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