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69章秘密
    ...

    直升飞机上。

    何殊微微睁开眼睛,然后他摇着头看着一侧,却见几个带着金属面具的人,还有隐约透过窗的地平线,以及地平线之上的灰黑雷云。

    “醒了?”一个面具人抬手点了点何殊的脖颈,他检查了一番何殊身上的衣装,出声说道,“三针,你这么快就醒了。”

    “...”何殊转着眼珠,似乎还有一些迷糊,他摇了摇头想要看向一侧,但只感觉头部僵硬,自己似乎转不过头,所以他迷迷糊糊的说道,“你们...想要干什么...”

    “告诉我,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力量与反应,都不同常人。”面具男扭着何殊的脸,似在检查何殊脸部一般,“别装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何殊摇着头应到。

    “不懂也好,反正你也没必要懂。”面具男将何殊推倒在地,然后朝着同伴示意。

    随即,那同伴快速的取着一根类似钢管一般的器物,他将两指粗的钢管横压在何殊的嘴里,并将钢管固定住,接着取着黑头罩就这么罩在何殊的头上。

    “呜...”何殊感觉浑身软趴趴的,他任由别人折腾着,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又重新倒了下去。

    而直升机在空中飞行许久,在即将进入远处雷暴云层的时候,它悠悠下落,朝着地面缓缓落去。

    这时本是沙土的地面突然‘卡兹卡兹’作响,两叶巨大的金属板就这么在沙地里打开,地面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基地入口。

    接着直升机‘呼呼’作响,悠悠落入那入口,并停在了内部的降落平台上。

    降落平台又继续慢慢下降,而表层的那金属入口逐渐关闭。

    数分钟后,降落平台停止下滑,只是此时的直升机已然在一个巨大的溶洞之中,而这一处巨大溶洞里,却是修建了一个隐秘的行动基地。

    那平台停稳后,直升机里的人就扛着何殊与大池迈步走出,几人脚步沉稳,快速朝着基地内部走去。

    这一处基地里,建造结构如同大楼建筑,隔间长廊,灯光电梯,倒是一应规模。

    只是在一处长廊分岔口,数名面具人将何殊扛向另一侧,到底与大池颇有不同。

    迷迷糊糊的何殊摇着脑袋,到底什么都不明了,就被扛进某一处房间,被丢在了一张金属床上。

    随即,何殊感觉自己被扒光了衣服,甚至手臂被扎上不少针管,然后身边来人来走,似乎他们很是开心,周围也很是热闹。

    可惜何殊感受不到那热闹,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终,何殊的头轻轻一点,就此失去了意识。

    而这处房间里,数名身穿纯白全身防护服的人员正在迈步走着,他们或手持医疗器具,或持握文档记录,就这么将何殊当成某一类商品,似在研究打量。

    “他体内的第三类病毒菌素素量比我们以往获得的数据都要来的多,具体...还需要详细的实验数据,预估计...在两倍以上...”一个手持特殊仪器的科研人员看着仪器上的数据,便低声说道,“这是一个重大发现...”

    “安排权限三等级实验室。”另一个科研人员检查着何殊的眼睛,便说道,“肌肉,毛发,血液,神经,骨髓,全面进行数据处理。”

    而另一个科研员摸着何殊的身体,倒是嘀嘀咕咕,颇有神经的念叨道,“这么一来...超级战士血清就有希望了...”

    而这样的科研员还有很多,他们一边交谈一边言语,似乎对何殊极为感兴趣。

    他们身穿同一白色防护服,甚至佩戴防护镜,看不清面容,看不见眼睛,唯一区分他们的,或许只有胸口的数字纹绣。

    只是那纹绣下面,是一个红色山峰的图案。

    ...

    何殊仿佛做了一场梦,梦里,他在救济院的某个阴暗角落,手里捧着一个破旧的布娃娃,然后他歪着头看着救济院院子里正在滑滑梯的同龄人...

    “你不和他们一起玩吗?”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回荡在何殊的耳侧,那声音飘飘荡荡,似乎很是虚无。

    “呵...”

    现实世界里,何殊猛然睁开眼睛。

    紧接着,他瞳孔一缩,却是看到了...天花板上巨大的白灯。

    白灯照耀下,他身下的影子淡淡。

    但是相比之下,站在一旁拿着一个仪器的科研人员更是瞪着眼毫无举动。

    赤身露体的何殊直接起身坐起,他看了看扎在自己身上的大大小小的管子,便用手拉扯着,将管子拔出。

    只是他一动,这才发现自己浑身痛的不行,原来身上的管针又细又长,却是将他扎的通透,这稍微扭动身体,他都感觉刺痛难耐。

    “啊!”何殊忍着刺痛拔去身上密密麻麻的针管,而就在他下床的时候,他突然一愣,接着,他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脑侧。

    入手处,亦是两根细细的针管。

    “哧哧...”

    何殊咬着牙忍着剧痛,将那两根针管拔了出来。

    “我曹...”何殊翻手看着那满是鲜血的针管,不想针管上的细针足有十厘米左右,也不知这东西怎么扎入他的脑部...

    而扎入他的脑部,他怎么还活着。

    这时,那愣神的科研人员撒腿朝着一侧金属门跑去,他哒哒哒的在金属门上按在密码,接着,那金属门‘卡兹’一声,迅速打开。

    身穿防护服的科研员直接冲了出去,不过他才迈步一踏,整个人却是身体僵住,一动也不能动。

    这个画面颇有些搞笑,但是他确实是保持着奔跑的姿势,但是人在原处不动。

    赤身露体的何殊迈步下床,他瞪着眼看着那科研人员,然后又扭头看了看这间...医疗室,或者说实验室四周的监视器。

    接着,何殊才转头看向那科研人员。

    科研人员身穿防护服,自然没有什么好看,但是何殊迈步走着,眼睛一垂,便看到了地上的影子。

    诡异的一幕在于,他脚下的影子链接而出,正与那科研人员脚下的影子融合在一处。

    何殊看着那影子,然后又抬头看向穿着防护服的科研人员。

    “我在哪?”何殊看着那科研人员问道。

    “在在...在...”不想科研人员仿佛吓得不轻,声音颤抖着完全说不出话来。

    何殊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怕的,所以他一只手扣在那护眼之上,将护眼一手摘去。

    顿时,科研人员的面容显露了出来,不过他到底吓得满脸细汗,似乎见了鬼一般。

    他抖着声音,转着眼珠看着何殊,身体僵直的说道,“你...你不是...死了吗...”

    “什么?”何殊皱着眉似有不解,只是这时那金属门突然‘卡兹’迅速关上,然后,房间里‘哧’的一声,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绿色烟雾。

    “...”何殊顿时来到金属门边推了推,眼见金属门纹丝不动,他便一手抓在科研员的脖子上吼道,“开门!”

    同时,何殊与科研员脚下链接的影子悠悠的散开断去,各自成体。

    科研员身体一摇就被何殊单手拎起,他紧张的喊道“好好好”,便手忙脚乱的在那密码锁上按着按钮,只是按下按钮之后,那密码锁却是显示着红色数字。

    “嘟嘟嘟。”一声声警报迅速从密码锁上传了出来。

    “什么意思?”何殊用手拎起那科研员,瞪着眼看着科研员问道。

    “他们...他们换了密码...”科研员无比紧张的吞着口水,然后他身体朝着地面的护眼面罩扑去。

    只是他还未扑到那护眼面罩上,何殊就一手将他甩飞到一侧,接着,何殊迈步走前,捡起了护眼面罩,并将那护眼面罩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不不不!”跌坐在地上的科研员吓得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他咳嗽着朝着何殊跑去,然后一把抱在何殊的身上,朝着何殊说道,“还我还我...咳咳咳...”

    话语还未完,他就瞪着眼浑身抽搐着,然后身体僵直的倒了下去。

    “呼呼...”戴着面罩的何殊透过护目镜片看向一侧的监视器,接着他盯着房间里的金属病床。

    他迈步走到金属病床旁边,用手抓在那床脚一拉,单手抡起金属病床,将金属病床狠狠砸向那金属门。

    “咣当!”

    金属病床砸在门上炸出些许花火,但是那金属门却是丝毫无损,何殊见此气极,他迈步一冲,朝着金属门旁用力踹了踹数脚。

    “咚咚!”数声闷响,无奈金属门就是毫无任何破损。

    而另一边,一个监控室里,数人正看着监控视频,亦是看着何殊发疯的举动。

    “实验过程中,我们就发现他的身体很神奇,细胞被破坏之后,却总有未知能量注入其中得以新生...”这时一名头发发白的老者皱着眉看着手里的平板,然后他暂停平板画面,放大屏幕,视线便停留在何殊脚下的影子上,“他身上的秘密,我们还没有完全挖掘清楚,还需要大量实验,这可是死而复生的神秘力量...”

    “血清也需要实验体。”这时,另一侧颇有年纪的中年男看着画面里何殊又砸又捶的样子,亦是怔怔的说道,“我们的实验体还是太少了...”

    “预估需要多少实验体?”其中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眯着眼看着何殊捶门,面无表情的说道。

    “因为人体在接受血清后基因突变的进程是不可逆的,所以...为了大数据确定特异性...”那白发老者接着话说到,“至少要十万组个体科研数据...百万以上更好...但我们不可能有那么多实验体...”

    而男子歪了歪头,看着视频里死而复生,却被绿烟淹没何殊,一边怔怔的说道,“百万...也不是不可能...阳城不就有八百万人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