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1章黑线
    ...

    何殊将手按在玻璃壁上,然后他一双泛白的眼睛看向实验室里的诸多设备。

    “嗤。”

    何殊一手拔下身上的针管导管,他身体扭了扭,又艰难的伸手探向背部,硬生生将扎在自己背脊骨里的钢针拔了出来。

    这个过程何殊自然痛楚无比,整个平静的蓝色液体也是一阵气泡翻涌,而何殊身体同样抽搐个不停,但是他最终还是将那钢针拔了出来。

    接着,他低着头看着手里十多厘米长的粗质钢针,许久,他才抬头看向玻璃水箱的顶部。

    顶部是封死的,似乎用什么东西固定住了一般。

    何殊丢下手里的钢针,然后他用手细细摸着顶部玻璃壁段,这才看到了一个金属旋钮。

    于是他点着手指,朝着那手指粗的金属旋钮动了动。

    不想,那金属旋钮毫无动静。

    “...”何殊这才反应过来,他握了握手心,就又抓起那粗大的钢针。

    他将钢针抵在金属旋钮的之下的玻璃壁上,然后用手握着重力砸去。

    “叮叮!”

    钢针在玻璃上砸出一个细小的孔洞。

    何殊用手指摸了摸那浅浅的孔洞,接着,他就疯了一般手握钢针拼命扎着那一处区域。

    没多久,被钢针扎出一口的地方,那玻璃旋钮微微露了出来。

    而何殊用钢针用力捶了捶,将那金属旋钮硬生生打飞了出去。

    这时,何殊才转着身体,他将脑袋朝下,双脚朝上,然后双脚狠狠蹬向那缺了旋钮的一角。

    “噗噗噗!”

    一下一下,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一个玻璃水箱的封口直接“嘎吱”着松开些许,最后在何殊一个猛踹之下,封口“哐当”一声,被何殊直接踹开。

    液体里的何殊转动身体,用手摘下口鼻上的呼吸器,然后将那呼吸导管从喉咙里生生拔了出来。

    “呜呜!”

    何殊抽着身体拔出嘴里鼻子里的大小管道,接着他身体一浮,用肩膀钻在顶部被踢开的玻璃板上,这才无比艰难的爬出那一裂口。

    他用手推了推厚厚的封口玻璃板,然后身体一个扭动,直接从玻璃水箱里掉了出来。

    “噗!”

    何殊的身体重重掉落在地,他摇晃着身体准备起身,不想大小腿一软,仿佛肌无力一般,他就又跌坐在地上。

    “呼呼呼...”何殊大口喘着气,用力揉了揉自己几近萎缩的小腿,这才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

    他摇晃身体走到玻璃门边仔细摸着玻璃门,却发现自己完全处于一个密闭的金属隔间里,无门无窗,甚至连个小孔都没有。

    “咚!”何殊一手捶在玻璃壁上,颇有不甘的看了眼四周,然后脚下一软,就这么跌倒在地上。

    “不可能...不可能...”何殊稀稀疏疏的念叨到,“一定有什么出口...”

    只是不不知为何,何殊身体极度虚弱,他甚至走了数步就浑身虚汗,身体更是毫无气力。

    “平安...”何殊迷离的眼睛看着地面阴影,随即精神恍惚的说到,“我该怎么办...”

    可惜光与影并没有回答他,或许有时候,沉默就是所有时间的答案。

    何殊满心不甘,他瘦骨嶙峋的手臂细细摸着地面与墙壁的链接出,却是意外摸到了一条细细的缝隙。

    随即何殊的手就这么顿下,他用惨白的手摸着那缝隙,突然自嘲的咧嘴一笑,“就这一条缝...”

    “呵呵...”何殊笑着笑着,也就垂下了手。

    然后他浑身无力的瞪眼看着暗影里不知名仪器上闪烁着的各色灯点。

    他就这么静坐许久,不过也不知是他运气好,还是这个实验区的人被特意调开处理掉了,他这么一坐许久,却是没人来,也没任何监控警报。

    也没有任何毒雾喷洒。

    于是闭着眼恢复气力的何殊再次抬起了手。

    他将手朝向玻璃墙外的实验桌上,试着操控一些什么。

    只是他手指的黑线虚无晃荡而出,又转瞬消失无踪。

    “救救我...救救我...”何殊深深吐着气,努力集中注意力,将双目死死盯在桌上的一个平板上。

    何殊以为那个平板能掌控某一类开关。

    “来啊!来啊!”何殊拼了命的朝着那平板招手,而平板在时有时无的黑线拉扯下微微一动,便一个摇晃,徐徐朝着地面掉去。

    “噗...”

    平板掉落地面,又是一个拖滞,然后一点点朝着何殊移来。

    只是那平板噗嗤抵在玻璃墙面,便也就止步于此,没有了任何作用。

    “呼呼呼...”就这么数米操控,何殊累得气喘吁吁,他紧张的贴着玻璃墙然后看着平板上的内容,不想微微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的却是一些针剂药剂的相关数据。

    随即,平板屏幕又黯淡了下去。

    “码的...”何殊赶忙点着手指动了动平板,然后双目紧紧盯着那再次亮起的屏幕。

    只是那屏幕上的诸多字符何殊都看不懂,他只能从记忆里找出几个类似的熟悉字眼。

    “三号针,五号针...”

    何殊瞪着眼看着那数据,然后他又扭头看向巨大的水箱。

    他摇晃着步子来到水箱边,用力拉扯着一束密密麻麻的针管导管,然后小心的从那针端找着标识。

    “三号...五号...十八号...”何殊取着针管,接着他又喘着气坐在地上,一边扭头看向一侧的操控台,“A35...A35...”

    事实上,何殊并不能确定哪个是控制这几根营养针的电子开关,但是他知道就在操控台的那一个区域。

    所以何殊决定全部乱按,听天由命。

    于是他再次伸出了手,接着,他手里的黑线又若有若无的朝着不不远处的操控台落去。

    黑线在操控台上随缘胡乱操控,不想何殊手里的两根针管开始徐徐流出深蓝色的液体。

    何殊瞪着眼看着那液体许久,最终咬牙将针管扎在自己的手臂上。

    他身体太虚弱了,即便那平板没有什么出口明示,至少有药物针剂的部分示意,而现在的他需要能量,也需要恢复身体。

    于是两道深蓝色液体就这么注入何殊手臂,并在何殊手臂上流映出数纹蓝色的血管模样。

    何殊此时自然顾不上欣赏这些,他只是闭着眼静静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要是不适,他会第一时间拔去针管。

    只是不想他只感觉自己仿佛全身细胞都在低吟一般,却是舒服的像在泡温泉。

    而这时,不料隔间外的金属门突然嘎吱打开,一个身穿防护服的科研员正好迈步走了进来。

    何殊听到声响,他陡然从某种状态里恢复而出,随即他下意识的抬手朝向那科研员。

    随即五道黑线直射而出,失控的黑线转瞬切割过玻璃墙,亦是切割过那科研员的身体...

    ...